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五十四章 还施你身(第一更)

第八百五十四章 还施你身(第一更)

  千多名面无人色的天兵天将刀剑出鞘将勿乞包围了起来,原本被勿乞两道威力大得没道理的掌心雷吓得双腿战栗的他们看到博望君出面了,似乎一下子就充满了勇气。他们周身放出祥云金光,装点得身穿金甲的他们格外的威风堂堂,不愧是专门拱卫天帝的天庭禁军。

  勿乞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但是身为太乙金仙,已经到了无尘无垢的境界,他的指甲刮得耳朵‘嘎嘎’响,却一点儿耳垢之类的东西都没掏出来。弹了弹手指,勿乞望着博望君笑道:“太子说什么呢?麻烦您再说一遍?”

  博望君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阴郁的面孔在他周身紫气升腾的装饰映照下也有点发紫,越来越像是一根油光水滑的紫茄子了。他背着双手,死死的盯着勿乞冷笑道:“交出那个美人,跪在地上向本君磕头三百,今曰的事情就此作数。”

  关于勿乞击杀了他两千多随行天兵天将的事情,博望君根本没放在心上。区区两千禁军罢了,天庭根本不缺少这点兵力。坦白的说,飞升天庭的仙人,有门路有背景有实力的都去天庭各部衙门任职,最差最差的也能在那些天庭大能或者高官显爵的府邸里混个差事,只有修为最差、没有后台靠山,又穷得浑身刮不出三个大子儿来贿赂上官的倒霉仙人,才会被编入天庭的军队呢。

  两千多天仙级的仙人齐齐陨落,这要是放在外域天境那些乡巴佬的地方倒是很震动的一件事情,但是在天庭死掉数千仙人算什么?不说其他,就博望君的太子府上,每年因为各种意外悄无声息失踪的女仙就不少于三百,这多大点事啊?

  勿乞有点惊讶的看着博望君,他自然听出了博望君字里行间的某些蕴意。他扭头看向了那些随行拱卫博望君的天兵天将,那些天将还好,能够在天庭禁军当中混到将领的地位,他们多少还是有点依仗的。但是那些天兵的脸色可就难看得很,更有一些人的刀剑都已经放了下去,再没有指向勿乞。

  勿乞不由得在心里感慨,这些天兵他们是何苦呢?辛辛苦苦修成天仙,飞升去天庭后反而被人当做炮灰驱遣,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外域天境做一个散仙来得逍遥快活。

  摇了摇头,勿乞冷笑道:“太子说什么?麻烦你再说一遍?”

  博望君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哼道:“那就请东海王听好了。将你身边的那个美人给本君送来,本君今天就要在你府上宠幸了她。本君宠幸她的时候,你得跪在房门外伺候着,你听明白了么?”

  怒火冲顶,当怒气达到满盈状态时,勿乞反而显得格外的平静。他温和的向博望君笑了笑,转过身指着被捆在桩子上动弹不得的黄俍笑问道:“敢问太子,小王的属下又怎么得罪了太子,让太子下令如此严刑拷打?”

  眉头一挑,博望君淡淡的说道:“惩戒几个蝼蚁,需要借口么?东海王,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拖延时间,速速将美人送上来,还能免去你的死罪,要不然你东海一境生灵灭绝到时不要怪本君心狠。”

  勿乞转身看着博望君,他突然笑了起来,他双手抱在胸前冷哼道:“感情太子忘了一件事情,这里是东海,是本王的领地。这里是盘古大陆,是我大虞的领土,你一天庭太子有什么资格来这里指手画脚?要本王将妻子献上?你以为你是谁?”

  双眸中大片黑红色火焰喷出,勿乞在混沌之中收集的一丝寂灭荒炎火种化为滔天火焰席卷四方。博望君脸色惨变,他怒叱一声周身突然有数十朵金色莲花飞出,围绕着他急速旋转荡起大片流光将他严密的保护了起来。但是他带来的数千天庭禁军仅剩的千多人则是被寂灭荒炎一卷就化为黑灰飘散。恐怖的火焰在勿乞庞大的神识控制下化为狰狞的猛兽四处奔走,博望君的车辇,拉车的应龙,还有那些天兵天将的坐骑天马齐齐被火焰烧得干干净净。

  手指出,血蜈剑化为数十道极细的红线飞出,将黄俍等东海将领身后的金色桩子砍得粉碎。这些金色桩子的品质居然很是不错,以血蜈剑先天灵器的凌厉杀机,居然连砍了好几剑才将这些桩子砍断。

  黄俍等人回复了自由,他们第一时间跪倒在地向勿乞请罪:“王爷,属下等丢脸了!”

  勿乞一挥手,黄俍等人纷纷被一股柔和的大力卷起,他们的身上也披挂上了战袍甲胄。勿乞淡淡的说道:“这次丢脸了,下次找回来。嘿,天庭太子身边怎可能没什么高手护卫?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也不会因为这个怪罪你们!”

  两个身穿星官袍色,生得端庄威严的男子缓步从东海王府中走出,一人手持青玉如意放出大片青光护住了博望君和自己,青光中传来低沉的水浪拍击声,寂灭荒炎能焚毁天地万物,却丝毫无法侵入这青光中。勿乞定睛向这青玉如意望了一眼,愕然发现这如意居然是和寂灭荒炎同品级的混沌之中先天水灵之气凝聚的‘无源灵水’精华所聚,难怪能够抵挡寂灭荒炎的侵袭。

  也就是勿乞祭出了寂灭荒炎这种霸道的混沌神炎,换了其他后天真火、天火之类,怕是早就被这无源灵水给浇灭了。

  另外一男子则是手持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玉玺,他缓步走到博望君身边,低声喝道:“太子,臣下请旨诛杀此獠,以宣我天庭之威。”

  博望君淡淡的点了点头,他收起护身金莲懒声道:“那就杀了吧。唔,记得从他生魂中搜出那美人的下落,本君琼华宫空虚了好几个月了,正等着这美人儿去填琼华宫呢。”

  手持白色玉玺的男子微微一笑,他举起印玺就待向勿乞打下。

  勿乞冷笑着看着这两名九品太乙修为的天庭星官,他冷声道:“两位莫非是疯了?这里是我大虞领土,你们天庭敢在这里攻击本王,莫非是要挑起天庭和大虞的战争么?”

  听了勿乞的话,博望君突然放声狂笑起来:“挑起战争又如何?不过是两三年的功夫,你们大虞……”

  博望君正在口无遮拦呢,手持玉如意的那星官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博望君立刻闭上了嘴。尴尬的咳嗽了几声,他向那星官笑道:“将这城内的人全部杀了就是,谁还能将这事泄露出去不成?”

  两个星官相视一眼,手持玉玺的星官微微一笑,举起印玺向勿乞轻喝道:“东海王!”

  勿乞看了那星官一眼,一声不吭的祭起自己留用的定天剑就向那星官斩了过去。勿乞在心里暗笑,你叫我难道我就一定要答应么?神话种桥段看多了,你叫我一声,我应一声,这印玺就不知道有什么变化等着自己呢,真当我傻,你叫我就一定答应么?

  那星官本来镇定自若的大叫勿乞一声,结果勿乞理都不理他一剑劈了过来,他不由得脸色一变,左手急忙变换一个印诀,将印玺祭起来向勿乞当头打了下去。

  印玺一出手就是一团儿人头大小氤氲飘渺的霞光,带着声声低沉有力的雷鸣巨响向勿乞当头砸下。

  相比较这印玺的华丽表象,勿乞前世炼制的定天剑则是普普通通没有丝毫出彩之处。剑长三尺三寸,宽三寸三厘,剑脊厚三厘三分,剑形古朴,没有丝毫花纹修饰,也没有任何的霞光异彩,就是这么平平常常的一剑向那印玺迎了上去。

  ‘嚓’,一声微不可闻的脆响传来,就好似某件神兵利器切开了一个苹果那般细小的声音。定天剑依旧平平常常的向那星官当心刺去,那星官祭起的印玺光芒全消,被正正的劈成了两片落在了地上,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缕流光飘散。

  那星官闷哼一声,张口一道血箭喷了出来。这印玺是他姓命交修的法宝,眼看就要孕化元灵升级成太乙仙器,无数年来印玺下也不知道砸碎了多少神兵利器,收割了多少姓命。他做梦都没想到,勿乞祭出的这么普通的一柄长剑,居然将自己的本命法宝轻松击毁。

  博望君毕竟是大天帝之子,他的眼力见识不是寻常人能比的,他看着慢吞吞飞行的定天剑,撕心裂肺般叫道:“是混沌灵宝!居然是混沌灵宝!混账东西,你一大虞臣子,怎可能有混沌灵宝?”

  定天剑看似飞得极慢,所有人都能看清它的一举一动,但是就是这么飞得极慢的定天剑,却让被他锁死了的星官动弹不得。那星官因为本命法宝被毁正大口吐血,他也看到了定天剑正在向他刺来,但是他只是一口口的吐着血,身体却没有动弹丝毫,他甚至没有生起反抗或者闪避的念头。

  在定天剑前,一切都被彻底凝固,包括人的念头也是。

  飞行速度最多就和正常人行走一般的定天剑轻轻松松的刺进了那星官的心口,随后剑身倒飞回到勿乞手中,那星官双眸中神采骤然黯淡,他仰天倒地死得透彻无比。

  博望君和另外一个星官宛如见鬼一样望着勿乞,博望君嘶声咆哮道:“你敢诛杀本君臣属?东海王,你,你,你,死……”

  勿乞走上前,一剑劈开了青玉如意放出的水罩,劈脸一巴掌抽在了博望君的脸上。

  带着一丝狰狞扭曲的笑容,勿乞又是一脚跺在了博望君的小腹上,他放声笑道:“我会被天庭满门抄斩死无葬身之地是不是?在我死之前,你会陪着我一起死啊!”

  另外一星官反应过来,他双手迅速掐咒想要对付勿乞,但是一枪一戟无声无息的从他背后刺来,长枪刺穿了他的心口,长戟刺穿了他的眉心。这星官身体一抖,被敖不尊和显圣灵君的偷袭灭杀当场。

  勿乞掐着博望君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他对黄俍冷笑道:“绑起来,随意鞭打!”

  黄俍等东海将领狂喜,纷纷抱拳轰然应命。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