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六十四章 诡异祭司(第一更)

第八百六十四章 诡异祭司(第一更)

  鄣乐公主凝结雷神金身,天地间雷霆就好似她的臂膀一般驱策自如,又好似呼吸一样灵动轻松。心念动处,漫天都是雷霆震怒向下乱轰,比起那些仙人还要掐咒拈诀借调天地灵气才能放出这么大威力的雷霆攻击,鄣乐公主的法咒发动的速度和威力都比同级的仙人要强了太多。

  但是这一次的雷霆攻击,鄣乐公主可没下太多力气。毕竟境界不同,若是鄣乐公主将前方这千多个祭司一雷击杀,免不得就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但是这种注意,是现在的勿乞极力避免的。所以鄣乐公主只是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力气,天空雷霆的威力就和寻常刚刚踏入通天境界的祭司的最强攻击差不多。

  数千团雷火劈头盖脸的向对面那些祭司砸了下去,那些祭司一个个神情镇定的念诵咒语,脚下七层宝塔放出仙光瑞气,隐隐有梵唱声遥遥传来,他们的身后也有一些张牙舞爪的鬼神虚影若隐若现,仅仅从这声势上而言,他们可不比大虞的祭司差多少。

  千多座七层宝塔在祥光瑞气中骤然暴涨到千丈高下,喷出的云烟仙光在高空连成了一片。几个年纪最大的祭司在那里连连冷笑:“妖女,区区雷法,能奈何得了吾等?”

  话音未落,鄣乐公主激发的雷霆就轰在了那一片云霭仙光上。就听得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处,千多座宝塔连成的云霭仙光被数十颗爆开的雷火炸得支离破碎,首当其冲的百多座七层宝塔轰然炸开,破铜烂铁满天乱飞,将这些还在好整以暇念咒掐诀的祭司打得头破血流,好几十个祭司被巨大的铜铁碎片打得脖子断裂,就连哀嚎都没一声已经摔下地面摔成了肉饼。

  发动这一波雷霆攻击的鄣乐公主都愣住了,她只是先下手为强准备雷法搔扰一下对方而已,作战的主力应该是玉鴣这些大虞老祭司啊。怎么她随意洒出的雷光,就将这些看起来气焰嚣张修为也不低的祭司伤成了这样?

  尤其是那些七层宝塔,明显是仿造大虞的通天塔而成,更有仙家阵法和佛门禁制加持,按理说这些宝塔的防御力应该比大虞的通天塔还要强上几分才对。但是眼下看来,这些七层宝塔的防御力也就比普通天仙器好不了多少,在通天大祭司这个层次的战斗中,用这种档次的防御法器那简直就是找死。

  甚至那几十个被破碎的宝塔碎片打断了脖子的老祭司,他们死得才叫做一个委屈!他们居然连一件贴身的救命法器都没有!都已经是被雷法轰碎的宝塔碎片了,上面没什么法术威力,就是纯粹的物理撞击,这样居然都能砸死几十个人?这算什么?开玩笑么?

  鄣乐公主呆愣愣的看向了勿乞,勿乞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看对面那些祭司。没错啊,他们的修为虽然比大虞的通天祭司们普遍弱了一等,但是他们也算是踏入了通天境界的,那法力波动瞒不过人啊。怎么就好像豆腐渣一样被鄣乐公主一雷打杀了这么多?

  数千团雷光还在呼啸着落下,刚刚那些镇定自若好像老子天下第一不把勿乞他们看在眼里的老祭司宛如被火烧屁股的老鼠,惨叫着满天乱飞乱窜,就连自己的七层宝塔都顾不上理睬了。雷霆落下,一座座宝塔被炸得稀烂,漫天都是奇形怪状的破铜烂铁乱飞,那些碎片小的有拳头大小,大的有小山般大,千多个穿着黑袍的老头失魂落魄的在漫天铜铁碎片中乱飞乱窜,那场景好生凄厉凄凉不过。

  哀嚎声中,好几个老祭司被急速飞过的破铜烂铁打断了胳膊腿儿,打穿了肚皮胸口,打断了颈椎肩膀。这些老祭司嗷嗷嚎叫着从高空落下,他们来不及施展法术飞起来,结果直接摔在地上摔成了肉酱。

  还有些老祭司被锋利的铁片削走了大块大块的血肉,这些老祭司个个都是几百岁的年纪,他们又不比大虞的祭司那样保养得好,这些老祭司身上皮包骨头的本来就没有三斤肉,结果一家伙就被碎铁片带走了七八两鲜肉,这痛得他们是撕心裂肺般嚎叫,哪里还顾得上和勿乞他们交手?

  勿乞拼命的眨巴眼睛,这都是一群什么人?他们的修为倒是挺吓人的,但是他们的这应战的能力么,勿乞实在是不敢恭维。鄣乐公主则是在勿乞身边连连摇头,她都没兴趣给这些人补上一雷了。

  乱了好一阵子,被打死打伤了三百多人后,剩下的七八百老祭司狼狈的带着淋漓的鲜血退后了十几里。他们狼狈的踏在乌云上望着这边,气急败坏的指着这边暴跳如雷的嚎叫着。

  站在一旁同样呆滞的玉鴣好容易吞了一口吐沫,他随手一招,地上一块人头大小的黑漆漆的宝塔碎片飞起落入了他手中。玉鴣掌心喷出一道黑色火焰对着那宝塔碎片一烧,就听得‘嗤嗤’几声响,偌大的碎片被烧得干干净净化为一片青烟飘散,只在玉鴣掌心留下了一颗只有芝麻粒的千分之一大小,比针尖还小了一圈的银点。

  “啧!”玉鴣讥嘲的笑了起来:“我大虞通天祭司的通天塔,都是采集各种珍稀材料千锤百炼而成,每一座通天塔仅仅是先天、后天五行精华就要耗费数十亿斤。嘿,这些蠢物他们一座宝塔内的后天五行精华怕是不足半斤,这等伪劣之物如何能上得战场?”

  听了玉鴣的话,其他的那些大虞通天祭司不由得同时摇头讥笑,心中的那点压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通天祭司之所以能成为大虞的战略姓力量,不仅仅是他们的法力通天有无穷恶毒杀咒使用,更重要的就是每一位通天祭司都有一座通天塔,而通天塔内奇妙的禁制无数,一个强大的通天祭司祭炼得和心神相通的通天塔,完全就是一座战争堡垒。

  就像勿乞的玄阴星辰塔,平时用来赶路的时候看起来不过数丈大小,真个将它极力变化,就能变成高有万里底座变长数万里的一座巨型宝塔。配合上通天塔内无数的禁制,加上通天塔自身坚固异常的材质,只要在宝塔内驻扎百多万士兵,就是一座让敌人头大无比的金铁城池,任凭你如何攻打也是难得攻克。

  每一座通天塔,就算是不能控制时间流速,仅仅是最普通的那种通天塔,都要耗费巨量的材料来锻造。各种五金精英起码都要耗费掉数百条矿脉的全部储量,里面还要加入各种先天、后天的五行精华铭刻成法阵,讲究一点的通天塔里面更要融入各种先天灵物诸如五行珠之类的异宝为通天塔不断提供庞大的能量支持。每一座通天塔都要数十名乃至数百名精通炼器的通天大祭司耗费长时间的辛苦才能最终铸成,一座通天塔在铸造成功的那一天,就有了和太乙仙器相抗衡的防御力。

  但是眼前这些地方祭司的七层宝塔看起来威风不凡,可是实则偷工减料到了极点,他们的宝塔品质最多就是中品、上品天仙器的水准。这就好比两个同样身强力壮的大汉隔开百步进行决斗,一个人手里拎着一根小小的牙签,另外一个人披挂着全套铠甲还扛着各种强力的远程大杀器,这样的决斗完全就是彻头彻尾的虐杀。

  勿乞歪了歪嘴,他冷笑道:“若是外域的这些祭司都是这般水准,我大虞一人可抵他们千人!”

  一众老祭司全都轻松的笑了起来。玉鴣摇了摇头,他摆摆手笑道:“果真是不堪一击,他们……噫?这是作甚?”

  勿乞他们正在这里讥嘲大笑,那边数百名劫后余生的祭司已经同时举起双手,念诵起一模一样的咒语。随着他们的咒语声,高空中有大片水缸大小的陨星拖着极长的焰尾从高空呼啸落下,这些陨石密密麻麻的怕不是有数十万颗,一**的陨石当头直奔勿乞他们砸了过来。

  玉鴣放声大笑,他随手一指,脚下的通天塔放出一道玄光腾空而起,化身为一座方圆百里的巨塔牢牢的护在了众人头顶。对方数百位祭司同时召唤下来的陨石一**绵绵不绝的撞在了玉鴣的通天塔上,只听得剧烈的爆炸声不断响起,玉鴣的通天塔上同时爆开了无数的小小蘑菇云,但是玉鴣的通天塔却是纹丝不动,光洁的表面上就连一丝儿擦痕都没有。

  甚至玉鴣都没有开启通天塔上的防御禁制,完全是依靠通天塔自身的坚固材质抵挡对方的攻击。一**的陨石在通天塔上撞成粉碎,无数碎石沙尘带着大片的火星倾泻而下,却没能伤到勿乞他们一根头发。

  鄣乐公主突然开口道:“似乎,他们只会这一招法术。”

  勿乞愣住了,玉鴣愣住了,数百名大虞的祭司同时愣住了。

  人族的祭司之所以让那些仙人、佛陀都那般忌惮,就是因为人族的祭司掌握了太多凶狠恶毒的法术,无数法术都有杀人于无形的可怕力量。每一个人族的祭司掌握的厉害法术都不下数百种,若是那些秘殿中的专门负责钻研法术的祭司,他们一人可能会掌握数千乃至数万种杀伤力巨大的奇门法术。

  复杂多变却又恶毒狠戾的法术糅合在一起,才铸成了人族通天祭司难以招惹的威名。

  但是眼前这些来自外域天境的祭司们,他们居然只会这一招法术?

  玉鴣扁了扁嘴,他咬牙道:“原本以为是一群白虎,哪知道是一群白猫儿,老兄弟们,屠了他们!”

  几个老祭司同时怪笑,他们右手挥动,大片黑烟毒气磷火阴风裹着无数稀奇古怪的妖魔鬼怪冲了出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