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六十六章 佛道嫌隙(第三更)

第八百六十六章 佛道嫌隙(第三更)

  没惊动任何人,一具沥血魔神分身取代了勿乞的本体,他的本体直径裂开虚空,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在那无边无际的虚空中,勿乞的身体化为一线微弱的星光,混在了漫天星辰的光芒中向前慢悠悠的前行,不多时就慢吞吞的挪到了一块悬浮在虚空中纹丝不动的火流星上。

  这颗火流星有十几亩大小,通体是由九天之上受天火曰夜淬炼而成的三阳紫火岩组成。熊熊烈焰在火流星上腾起数十丈高,却丝毫奈何不得站在火流星上神情自若的一道一僧。

  那道人穿着一件月白色粗布道袍,乍一看去普普通通就是一个寻常的中年道人,无非是身材格外高大一些,手脚粗大容貌很是粗犷,貌似是某个道观的火工道人。但是仔细看去,他的每一丝发丝都散发出淡淡的润泽的青光,好似天气最好的夜里高空圆月的光芒,清澄透彻带着一股子令人心神宁静的味道。

  道人的皮肤看上去黑漆漆的,好似没洗干净一眼斑斑驳驳的很是难看。只有落在勿乞这样道行精深的人眼里才能看出,这人的每一寸皮肤都透着一丝宝珠似的光芒。这润泽的宝光含而不透,分明已经到了精气神完整统一没有丝毫泄露的地步。

  这僧人的打扮更是简单,光着脚,穿了一件粗麻布制成的僧衣,半截儿胳膊袒露在外,脖子上挂了一串儿普普通通的白杨木制成的珠串,普普通通的身高、普普通通的容貌、普普通通的眼神,整个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大概就是红尘世界中某个深山野寺里扫地的和尚那种身份。

  但是不论是这道人还是这僧人,两人站在温度足以将铁块融成汁水的三阳紫火岩上,任凭三阳天火灼烧身体,却连发丝都没有丝毫变化,就知道他们的段非常人。尤其他们身上那雍容沉肃的气度,刚刚被勿乞他们生擒的十八国的君王和他们比起来,就好似野鸡碰上了凤凰,完全没办法相比。

  两人居高临下的俯瞰盘古大陆,正好看到东海军队联合玉鴣等祭祀的随身侍卫将一处刚刚降落的天境中涌出的大队兵马杀得溃败四散,数百座通天塔悬浮高空之中肆意的掳掠那些天境中的黎民百姓,数国君主又成了玉鴣等人的阶下之囚,那些驾驭着七层宝塔的祭司被打得头破血流丢下了数百具尸体狼狈逃窜。

  那僧人就突然笑了起来:“佛主当曰说过,这些祭司若是不好生传授他们几招,他们怎消受得起大虞的那些狠角色?通天祭司的厉害,无论天庭还是我佛门,都有道友在他们手上吃过苦头,就凭这些废物,他们能起什么用?”

  那道人冷哼一声,他淡淡的说道:“当曰佛主也同意了我们的做法,这些祭司不过是送上去挨刀的货色,只求他们能杀死几个大虞的士卒就是,难不成还真指望他们能成事么?”

  僧人叹息了一声,他摇头叹道:“可怜他们如今可杀死了一人?就这么白白被人诛杀生擒,你天庭这些年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就调教出来这么一群刀下鬼,实在是可怜可叹。就为了这些不堪一击的祭司,我佛门每年可是要给天庭无数的灵药呀!”

  道人眯着眼睛看了这僧人一眼,他冷哼道:“秃驴,你怀疑我们贪墨了你们佛门的灵药?”

  僧人双手合什低声叹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贫僧不打诳语,的确有所怀疑!”

  道人双眼一瞪,他指着盘古大陆冷笑道:“若是说我天庭贪墨了原本要用在这些祭司身上的灵药,贫道还觉得诧异,他们随身的七层宝塔,可是你们佛门炼制的。为了这些宝塔,我天庭交给佛门的材料足够锻造出足够的极品金仙器,为何他们如今使用的,都是那种破烂天仙器?”

  僧人面不改色的看了道人一眼,他双手合什连声唱佛,一副若无其事心中无鬼的做派。

  道人冷笑道:“佛门也贪墨了我天庭的那些材料吧?锻造这些宝塔的人是谁?贫道回去后得奏明大天帝,让陛下颁布旨意,让锻造这些宝塔的人出来对质,我天庭的那些材料上哪里去了?如果这些宝塔的威力能再强一点,他们不至于一击即溃罢?”

  沉默了一阵,僧人轻叹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炼制这些宝塔的,是我佛门多宝自在佛,奈何他在数年前闯入良渚为自家徒儿复仇,却不幸被人围攻陨落,就连一丝残魂都没留下。”

  道人张了张嘴,没吭声。

  僧人吧嗒了一下嘴,他低声说道:“贫僧也很是好奇,天庭是谁负责炼制了那些原本要用在这些祭司身上的灵药?这些废物虽然法力修为勉强达到了通天境界,但是根基虚浮,一身法力能发挥出的百不足一,显然为他们填补精髓固本强元的丹药并没有用在他们身上。贫僧想找天庭负责炼制丹药的那位道友好生对对口供!”

  道人沉默了半晌,他轻叹道:“道尊在上,可怜,可怜,负责炼制这些丹药的,是鼎钧仙人。可惜他已经被大虞大军合围,困杀于万毒阵中,故而,道友是无法找他出来对口供的了!”

  勿乞藏身在三阳紫火岩上,听着这一僧一道如此一对一答,不由得直翻白眼。天庭和佛门的这些大能,他们还能再无耻一些么?难怪那些来自外域天境的祭司如此不堪一击,他们不仅仅随身法器被人克扣了无数的材料,他们的修为上也有很大的问题。

  难怪勿乞只觉得他们的法力波动飘浮不稳,不似玉鴣他们这些大虞的通天大祭司那样周身法力凝而不散宛如一团舍利金丹般给人坚不可摧的感觉,那些外来的祭司,他们周身法力飘浮松散,好似随时都会失控一般,他们一身法力还没发挥出百分之一二就大败亏输。

  这天庭和佛门还真做得出这种事情来。原定的一人配发一件金仙器,被他们克扣成了中品天仙器;原本给他们固本强元的丹药,说不定已经被这些天庭的大能拿去喂养自家的坐骑了。勿乞毫不怀疑这些人做得出这种事情,因为前世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

  而且天庭和道门这行事果然是滴水不漏啊!

  天庭炼丹的鼎钧仙人也就是万仙盟主,被勿乞他们给宰了。佛门炼器的多宝自在佛,同样被勿乞他们给宰了。这毁尸灭迹杀人灭口的勾当做得无比纯熟,顺便这两位的死还能放出去恶心一下娲皇氏或者其他在幕后照应人族的人,用这些借口去堵娲皇氏和其他人的嘴,这实在是妙不可言。

  一僧一道相互看了一阵子,突然齐齐冷笑。那僧人冷哼道:“鼎钧仙人可还没死!”

  那道人微微一笑,他颔首道:“鼎均佛陀还没死。如今那位是你佛门的佛陀,更被佛主弥陀收入门下,已经是你佛门三千未来佛之一,啧,他的所作所为和我天庭有什么干系?”

  饶是那僧人的心姓修为已经到了菩提本非台的程度,也差点被这道人一句话气得吐血。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一阵,这僧人冷笑道:“天庭要加快速度下手,别弄得我们送过去的人都为他们做了衣裳。嘿,那些通天祭司心狠手辣的手段你我都知晓,一个不提防他们将这些人拿去血祭,嘿,嘿,嘿,他们短时间内弄出大批的精兵强将,到时候是你天庭多死几个,还是我佛门多亡几个呢?”

  道人微微一笑镇定自若的说道:“无妨,无妨,这前面三百天境不过是探路石子,好戏还在后面。那几位老祖宗交代下来的事情,没人敢不认真伺候,道友且等着看热闹好了!”

  一僧一道再也不说话,和尚盘坐在火流星上大作,道人双手揣在袖子里发呆,两人怔怔的看着盘古大陆上玉鴣等人桀桀怪笑着将各处天境上的仙人、凡人打得抱头鼠窜,也不知道掳掠了多少人去。

  过了许久,那道人才幽幽叹道:“这里的事情,应该已经传到良渚了吧?良渚城内的那些通天祭司,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个人占便宜,他们也得赶来多抢几个人回去啊!啧,出来一个是一个吧!”

  勿乞心头微微一动,这天庭和佛门感情还用上了调虎离山计?感情他们连大虞对这些外域天境的百姓会如何处理都做出了算计?

  沉吟片刻,勿乞小心的打量了一下这一僧一道的修为,两人都是太乙五品的修为。这种修为的人不论是在天庭还是佛门都是掌握一方实权的人物,难怪他们能在这里观察盘古大陆的动向。很可能他们就是大天帝和佛主的心腹,否则也轮不到他们来这里行事啊!

  小心盘算了一阵,勿乞偷偷摸摸的转化为佛陀金身。他突然低声喝道:“师兄,还不速速依照师尊法旨行事,你还等什么?这泼毛牛鼻子,可是被大虞亲王击杀的!”

  身形一晃,勿乞三丈六尺高的佛陀金身暴起,不容一僧一道回过神来,他一把抓住了那道人的脑袋和双腿,金光熠熠的手臂一用力,无铸巨力轰然爆发。就听得一声惨嚎,这道人的身体硬生生被勿乞扭成两段,紫金色的鲜血洒了满天都是。

  那僧人惊呼道:“大胆妖孽,你,你……”和尚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勿乞身上散发出去的,可是无比纯正,比他更加精纯强大百倍的佛力啊!

  那道人体内一道血光冲天而起,他的仙魂发出愤怒的咒骂声狼狈逃窜。

  勿乞冷哼一声,他眉心一颗拳头大小的本命舍利呼啸飞出,重重的打在了那仙魂上。大半仙魂被舍利击碎,就留下一道本命元灵化为一线光影瞬息不见。

  勿乞一把将那道人身上掉下来的几件法宝抓在手中,然后朝那目瞪口呆的僧人点头道:“师兄,这里就拜托师兄了,还请师兄将这里伪装成是人族暗杀的场景,师弟就去将那牛鼻子的元灵诛灭了就与师兄一并回转交还师尊法旨!”

  身形一晃,勿乞拍拍屁股跑得无影无踪,远远的那块火流星上沉默了一阵,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咒骂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