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章 良渚战火(第二更)

第八百七十章 良渚战火(第二更)

  五色神光化为一支铺天盖地的大手,对着那方圆数十里的军镇重重一压,就听得无数水晶大瓶碎裂的清脆爆鸣声响起,数百处大小禁制被一掌按碎,军镇中的将领士兵纷纷吐血倒地。

  在白起的带领下已经杀红了双眼的东海士卒收手不及,军镇内的士卒已经倒下了一大片,他们依旧刀剑齐上箭雨洒下,被鄣乐公主一掌震晕的士兵又倒下了一大片。

  东海军迈着整齐的步子在被夷为平地的军镇内往来搜寻,守军中阵亡将士的尸体被整齐的码放在一旁,受伤者被禁锢后送上了后边的飞舟施救,身体完好只是被刚才鄣乐公主一击震晕的将士被强行灌下了东海司天殿炼制的‘傀儡散’,强迫他们编入了白起带领的前军。

  张仪、苏秦这两条舌动天下的妖人则是紧跟在这些被俘虏的士兵头上,口灿莲花的向他们宣扬人皇被人陷害驾崩,东海王奉密诏赶赴良渚救援宗室亲王。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这两位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卷‘人皇圣旨’和一卷‘人皇密旨’。

  大虞民风淳朴,风俗传统而封闭,那些士卒何曾想过有大虞的臣子会伪造人皇诏令这种事情?张仪、苏秦将这圣旨、密旨一拿出来,军镇内的将士纷纷跪倒归顺,心甘情愿的归附了东海指挥。

  看到这一幕,勿乞不由得连连感慨,民智不开也有民智不开的好处,这些大虞的士卒实在是太淳朴憨厚了,这节省了他多少事情啊?

  就在勿乞感慨的时候,白起的几个孙儿拖拖拉拉的扯着几个面色难看的军镇将领送到了这边。大队东海士卒团团守住了四周,空中还有数百名袖子上绣了金色太阳纹章的祭司扼守,这几个将领看到东海军防范如此周密,虽然嘴里骂骂咧咧的,但是他们倒也光棍,没有做那种徒劳无功的尝试逃走。

  白起的那几个孙儿将这座军镇地位最高的几员将领重重的按倒在地,强迫他们向勿乞跪下。这几个将领都是遍体鳞伤,有几个的胳膊腿都被砍了下来。面对东海的攻势,这有熊原最外一重防线的军镇实力还是显得太弱了一些,根本挡不住东海军的攻击。

  看到勿乞,一个身体大致完好,只是脸上被砍了一刀的将领愤怒的咆哮起来:“东海王,你伪造人皇旨意,这是抄家灭族的罪名!你,你,你身为外臣,居然敢率军攻打有熊原,你,你,你死定了!”

  勿乞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几员将领,他笑道:“刚刚有人对我说,今天人皇给了你们诏令,要你们封锁有熊原不许任何外臣进入是吧?但是据我所知,人皇数曰前已经驾崩,你们的诏令从何而来?”

  几员将领的脸色就是一变。勿乞眯着眼笑了起来:“你们做得,我就做不得?不就是伪造圣旨么?娘的,现在良渚乱成了一团,我就伪造圣旨又怎么?等得大事定鼎了,谁还来追究这点小事啊?”

  不容这几员将领分说,勿乞身体晃了晃,几条沥血魔神飞扑而出投入他们的身体,瞬间将他们的精血和魂魄吞得干干净净。这几员将领晃了晃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他们已经被沥血魔神占了肉身,如今完全成了勿乞的分身。

  一员将领大步走了出去,厉声呵斥道:“东海王手上的陛下密旨是真的!东海王奉旨讨逆,吾等甘愿追附骥尾。”

  刚刚已经被张仪、苏秦忽悠了个魂魄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如今见到自己的主将突然跳出来证实了张仪、苏秦的说法,这个军镇残留的八万多士卒顿时齐声应诺一声,乖乖的任凭东海郡将他们的编制打乱,编入了白起的前军听从白起的指挥。

  将这座军镇中的所有战争物资和器具洗劫一空,东海军登上飞舟腾空而起,迅速向良渚飞去。

  这里已经是有熊原的地界,为了严防有仙人、散修闯入有熊原,基本上是万里一座大城,千里一座军镇。军镇视地势险要程度驻扎了三五千到十几二十万的军队,而那些负责掌控方圆数万里情况的大城则是驻扎了少则三四十万,多则近百万的士卒。

  这些士卒只是有熊原的外围驻军,士卒的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是中品天仙的水准,根本和原来的有熊军没得比。但是这些士卒数量庞大,配合上坚固的围墙和无数的阵图禁制,他们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还是极其惊人的。

  奈何他们碰到了勿乞统辖的六国之人,且不说白起、李牧这些人的战争实力,张仪、苏秦、李斯、尉缭子、蔺相如等人的谋略之功那里是这些生姓淳朴憨厚的大虞士卒能抵挡的?

  一路上东海大军坑蒙拐骗配合上大军的突袭,加上有勿乞等一众大能或明或暗的出手,沿途数十座大城数百军镇的领军将领都被勿乞的沥血魔神分身附身,所有士卒都编成了白起麾下的前锋军。

  东海军向良渚的行军简直是势若破竹,基本上没有任何难度可言,唯独可怜苏秦、张仪两位伪造人皇圣旨忙得不亦乐乎,各种稀奇古怪的圣旨、密旨一路上起码伪造了上百份。不过幸好他们还有李斯等人帮忙,他们做这种勾当也真是一批好手。

  平均一座军镇浪费一刻钟,一座大城只能耽搁东海军半个时辰的功夫,在六国之人宛如钟表齿轮一样精密周密的计算下,东海军横扫有熊原东部防线,短短几天的功夫就直线突入到了良渚远郊地带。

  虚空中,三僧三道正站在两块火流星上静静的俯瞰有熊原中发生的一切。和当曰勿乞所见的那一僧一道几乎是肩并肩的站在一起不同,今天的这三僧三道之间起码分开了十几里的距离,而且那三个道人周身隐隐有光芒闪烁,显然他们已经放出了护身仙器唯恐有人暗中突袭。

  眼看东海军如此长驱直入,三僧三道的脸色都无比的诡异。

  等得东海军已经闯入了良渚远郊地带,一僧人这才低声咕哝道:“这些大虞士卒,何其愚蠢?”

  一道人愤愤的盯着那僧人冷笑道:“的确蠢了一些,不知道友可有良策延缓他们的行动?”

  三僧三道相互对视,半晌无语。他们的目光同时投向了有熊原的西边,在那个方向,率领有熊军大部的卫山王姬岙正艰难的向良渚跋涉。一路上各大城池和军镇给他添了极多的麻烦,姬岙饶是绞尽脑汁,一天一夜行走的路程还比不上勿乞半个时辰走过去的。如今勿乞已经冲到了良渚城外,姬岙距离良渚还有十天的功夫呢。

  “大虞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异类?”三僧三道皱眉望着东海军那浩浩荡荡的军阵,突然重重叹了口气。

  前方百万里处就是良渚,以勿乞等人的修为,站在飞舟甲板上他们已经可以看到良渚的城墙。如今良渚再不复当曰勿乞初见时的安逸中带着一丝慵懒,古老中带着一股厚重的独特韵味,良渚上空的气息散乱不堪,各种凌乱的气息相互碰撞摩擦,令得良渚四周的天地灵气都是乱成了一团。

  原本只是装饰意味大于实际用途的良渚城墙上此刻也挂满了旌旗,但是那些旌旗歪歪扭扭的根本不成个正形。勿乞耳朵微微动处,他还能听到百万里外良渚城中偶尔响起的号角声,但是那号角声也是凌乱不堪,宛如垂死之人在最后挣扎。

  不祥之兆,勿乞看着良渚城低声咕哝道:“怎么看起来就像是要亡国了呢?怎么帝皇之气散乱得这么厉害?”

  鄣乐公主眯起了眼睛,她双眸中五彩神光向良渚一扫,干脆的说道:“没救了,良渚城内九成的地方被死气覆盖,内中九成以上的人要死,而且是血光之灾死无全尸,就看谁先发动罢了!”

  勿乞张了张嘴没吭声,鄣乐公主修炼的是太古神道,上古的神灵对于这些气运之事的把握远在其他大能之上。既然她看出良渚城内九成地域被灰气笼罩,城内九成以上的人都要死于血光之灾,那么这基本上就是落棺定论的事情。

  精通奇门遁甲各色阴阳术的鬼谷子向良渚望了一眼,同样无比笃定的说道:“有人用大神通乱了此处气运,本来可以世世相传的无穷气运,怎么变得这样了?唔,乱此处气运者,就在这良渚城正中!”

  良渚城的正中?勿乞低声道:“是皇宫内,烛龙山。那里正是良渚城和整个有熊原的核心!”

  白起则是眯着眼望着前方,浑身肌肉宛如水流一样起伏,他低声笑道:“乱就乱,亡就亡,那处血煞之气冲天,大战将近,孩儿们准备好刀剑罢!”

  和勿乞他们不同,六国的这些战将看到良渚城上的那一片浓郁血气,他们已经按捺不住的血气上涌了。

  东海飞舟急速向良渚逼近,猛不丁的前方一阵轰鸣传来,烟尘四起中一队凌乱的兵马大概能有七八万人,正稀稀拉拉宛如难民一样向这边逃了过来。在那一队兵马的后面,起码五十万大军列开整齐的方阵向这边缓缓逼近,有数万精骑正衔尾追杀,将逃窜的那些士卒一一斩杀。

  前方逃窜的兵马中,大概有两千多人簇拥着一支大旗,旗面上赫然大书‘青丘’二字。

  正在逃命的,是阳山王的大儿子,青丘王姬岱!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