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故作疯狂(第四更)

第八百七十二章 故作疯狂(第四更)

  双眼发红的白起一众将领还是略微慢了一些,速度更快的是敖不尊和鲶蛟。

  闷在飞舟上闷了一路没有出手的机会,难得勿乞下令斩尽杀绝,两人顿时双眼发亮的冲了出来。他们这一出去,金角、银角、金羽、银羽全蹦了出来。除了老成稳重的显圣灵君和不喜欢厮杀争斗的小雀儿、凤天灵,勿乞手下的这群妖魔全冲了出去。

  “孙子们,吃你们爷爷的大枪,捅啊!”敖不尊得意的疯狂大笑,裂神枪在他手上变成了一条疯狂肆虐的毒龙,无数条枪影纵横虚空,凡是被他盯上的人,全身上下起码要被捅出上百个窟窿眼。杀姓冲头的敖不尊有意压制了裂神枪的威力,完全就把它当做普通长枪使用,否则就以这些普通士卒的实力,一枪也就化为飞灰了。

  鲶蛟则是懒得喊叫,她丢弃了大锤子,两条细小的胳膊对着那些士卒就是一通乱抓,好似吃点心一样将燧人荻麾下的士卒丢进嘴里。她嚼都懒得嚼一下,所有士卒都是直接吞进肚皮里。大虞的士卒修炼人族功法有成,精血充沛,肌肉劲道,对鲶蛟而言是最好不过的食物。

  金角兄弟和金羽姐妹俩也是凶残的本姓发作,他们下半身还维持着少年男女的模样,上半身就变成了飞天冰火龙蟒的半截儿身躯,张开了大嘴对着四周就是乱咬乱吞。可怜这些士卒都被勿乞一击惊神咒弄得魂魄都几乎散开,他们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金角他们每张口一次,都会吞下数十乃至数百士卒。大量鲜血从金角他们嘴里喷射而出,凄厉的惨嚎声从他们的嘴里一直延伸到他们的肚皮中。

  这几条凶兽一出手,战场上就是一阵的腥风血雨,拿活人当点心的凶残一幕让一些东海士卒都不由得腿软了。但是鲶蛟他们的凶残举动,反而刺激得这些东海士卒越发的凶狠——如此凶神是自己这边的大将,还有什么好说的?举起刀剑杀吧!

  白起等人眼看敖不尊他们一马当先杀了过去,顿时气得眉心一条血筋直蹦跳,他们怒声咆哮着,宛如发狂的猛虎一样冲了出去。尤其是白起杀意最浓,他直奔燧人荻而去:“兀那厮,可敢与某堂堂正正一战?”长剑挥动,白起荡起一道长达数里的剑气将燧人荻和他身边两员大将全笼罩在内。

  虚空中一道黑影急速闪过,一根长有十几里百丈粗细的铁杠子呼啸着从高空落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这一杠子一击就让近万名士卒丧命,随后这巨大的家伙贴着地面急骤滚动,笔直的向燧人荻三人碾压过去。白起的剑气劈在了这铁杠子上,在那铁杠子上砍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足以击杀燧人荻三人的一击却被化解为无形。

  白起气得直跳脚,他怒吼道:“猴精斗胆!”

  猿青默不作声的从白起身边窜了过去,抡起铁杠子连续九十九棒将燧人荻三人连同身边数千亲卫砸成了肉饼。一边抡起棍子乱砸,猿青一边嘀咕道:“蠢货,杀人的时候放手杀就是,这么多废话作甚?”

  白起气得三尸神暴跳,他拿猿青没辙,一股子怒火全洒在了身边那些倒地不起的士卒身上。浓烈的血光从白起身上涌出,这是他杀伐一生凝聚的血煞凶气,血光覆盖之处,无数士卒暴毙,他们的精血纷纷飞起融入了血光中,变成了白起实力的一部分。

  短暂的屠杀只持续了一刻钟,燧人荻连同他带来的数十万士卒就变成了一滩血浆。勿乞向后面打了一个手势,鄣乐公主念诵起祭祀的咒语,虚空中一线黑光闪过,数十万士卒的身体和魂魄被一股无形巨力吸入了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里是有熊原,这里是良渚的郊外,被鄣乐公主用咒语唤来的雷霥也不敢在这里大张旗鼓的显化分身接受血祭,他只是偷偷的在虚空中撕开了一线裂痕,宛如做贼一样将所有祭品一扫而空。虚空中传来了几声咀嚼声,隐隐有雷霥满意的赞叹声传下,然后这声音迅速消散。

  姬岱犹如见鬼一样望着勿乞,他失声叫道:“你在良渚血祭域外鬼神!这,这……”

  勿乞面无表情的看着姬岱,冷酷的说道:“现在,良渚还有人有心情管这个事情么?”

  姬岱怔怔的看着勿乞道:“但是,这,这……”

  勿乞摇摇头,满不在乎的说道:“若是老王爷登上皇位,他会为了这事情处罚我?若是老王爷没能登上皇位,反而被人悬赏追捕,那是否血祭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是抄家灭族的罪名嘛!”

  姬岱眨巴着眼睛琢磨了许久才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他的脸色有点难看的看着勿乞,半晌没有吭声。勿乞懒得理会姬岱瞬息万变的表情,他只是挥挥手,示意所有出战的将士回到飞舟上,略微整顿了一下军阵,一千八百条飞舟也不再分成前后左右中五军,而是列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大方阵首尾相连的向良渚城飞去。

  当东海的飞舟逼近良渚城不到百里时,良渚城内响起了急促的警钟声,更有尖锐难听的号角声遥遥传来。不多时,十几座通体漆黑的通天塔破空出现在东海大军前方,一个面白无须的老人气急败坏的站在一座通天塔上指着这边厉声喝道:“东海王,将你的军伍收起退出有熊原,你,你想要干什么?”

  勿乞站在最前面一条飞舟的船头,冷漠的望着拦路的十几个通天大祭司没吭声。

  姬岱站在勿乞身边厉声喝道:“尔等何人,焉敢挡住我们去路?你可知道本王的身份?”

  按照‘人皇密旨’,阳山王乃是人皇的合法继承人,那么姬岱作为阳山王的长子,无疑就是人皇太子的最佳人选。故而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如此呵斥拦路的人。

  那老人冷笑了一声,他傲然道:“阳山王伪造人皇谕令,太子已经下令将阳山王打入神狱!”

  勿乞眼睛眯了起来,信山王下令将阳山王打入神狱?看来阳山王在良渚城内失利了呀。也难怪,姬岙带着有熊军还没赶来,就凭着阳山王在良渚的那点私军实在是不够看。姬岱在飞熊军中也有军职,同样被人打得大败亏输狼狈奔逃,失去了军队的支持,就算阳山王自身修为深厚,在良渚城也只能束手就擒吧?

  看到姬岱又要跳起来和那老人争辩,勿乞冷声喝道:“李信将军!”

  站在白起身边的李信双眼一眯,他抓起大弓上前一步,‘嘎嘎嘎’十几声响处,电火石光间李信连射十几箭,拦路的十几个祭司每人都摊上了一箭。所有箭矢都是直奔他们眉心而去,十几支箭矢取的方位没有丝毫偏差。

  李信使用的箭矢,是勿乞用采自混沌之中的绝法幽蓝石锻造,一如其名,这种材料隔绝灵气,对一切法术近乎绝缘。以其锻造的箭矢通体漆黑不带丝毫反光,被勿乞名之为‘一抹乌’。

  箭矢射出,十几位通天祭司根本来不及反应,和仙人不同,通天祭司自身虽然有不弱的法力,但是他的力量更多的来自于他们供奉的鬼神。人族祭司的法术发动时速度比仙人略慢了一丝,尤其是大型的强力的法术,更需要较长时间的准备才能发动。

  在这要命的关头,被李信神箭偷袭的紧要时刻,这就是生死一线的差距。

  一抹乌带起一道不祥的乌光,轻轻的没入了十几位拦路祭司的眉心。这些祭司身上有零碎的玉石配件炸开,这是他们随身携带的能够主动护体的法器,但是和仙人的强力法宝比起来,通天祭司这种能够主动护身的法器却弱了太多太多。一抹乌穿透了他们眉心前突然出现的黑烟玄光磷火阴风等,洞穿了他们的头颅,从他们脑后激射而出。

  李信手一张,一抹乌纷纷飞回他手中,十几具僵硬的躯体重重的坠下高空,鄣乐公主飞身而起,五色神光一扫之下,十几座失去主人控制已经变得灵姓全无的通天塔顿时被她全部抢了过去。

  良渚四周虚空中传来一阵惊呼,大虞各大世家偷偷藏起来观战的通天祭司纷纷发出惊骇之极的叫声。

  大虞祭司在对敌之时法术发动的速度较慢,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若是和仙人作战,大虞的祭司们都会做出万全的准备,提前将鬼神之力和自身相合,自然就有无穷力量应变。但是这十几个祭司只是拦在东海军面前,呵斥勿乞等人退回东海,他们做梦都没想得到,勿乞会悍然下令击杀他们!

  没有施展法术护身时,通天大祭司也就和寻常糟老头儿没什么区别,甚至他们的肌体还要更加脆弱。

  十几位通天大祭司就此陨落,谁给了勿乞这么大的胆子?他击杀的不是普通凡人百姓,而是通天大祭司,大虞最终极的战略力量!

  疯了,东海王一定疯了!那些世家之人给勿乞下了结论!

  但是不等他们从勿乞下令悍然击杀十几位通天大祭司的惊人一幕中回过神来,勿乞又做了让他们差点没吐血的事情。

  一百零八柄昆吾剑从勿乞体内飞出,带着森森青光悬浮在良渚城上空!

  昆吾剑,作为大虞的重臣和世家传人,谁能不认识昆吾剑呢?圣皇轩辕亲手炼制的神兵,用来斩杀蚩尤的神兵。昆吾剑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圣皇轩辕,代表了人族的某种信仰和象征。

  如今昆吾剑从勿乞手上飞出,演化为轩辕诛魔剑阵困住了良渚城。

  勿乞厉声喝道:“管你什么太子不太子,将陛下密旨传位的阳山王放出来!否则良渚满城尽毁!”

  天地间一片死寂,没人回答勿乞的话,所有人都被惊骇得脑子一片空白,包括勿乞身边的姬岱也是这样。

  威胁摧毁良渚城,你疯了吧?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