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四章 娲皇宫中(第一更)

第八百七十四章 娲皇宫中(第一更)

  盘古大陆之上是三十三天,这是天庭居所。天庭之上一方是九天世界,这是道门太乙隐居潜修的圣地,清净逍遥无尘无垢。一方是大灵鹫山,当今佛门佛主弥陀的居所,佛门六成的佛陀平曰里都居住在大灵鹫山内各处寺院洞府之中,其他四成佛陀则分别坐镇外域天境。

  在九天世界和大灵鹫山之上,在盘古世界和混沌世界之间,于那眇眇忽忽的虚空之中,一片紫气宛如灵芝一般形状,方圆不知道有多少万亿里的紫气托起了一块比之寻常外域天境还要广大数倍的洞天福地,其上青山绿水风景秀美无比,更有无数奇花异草灵芝琼瑶生长,珍禽异兽满目皆是,是一处比天下任何仙人洞府都要好上千万倍的所在。

  这里的灵气不似有熊原那样浩浩荡荡宛如汪洋大海,但是在灵气的纯度上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的灵气温暖而厚重,带着洋洋暖气,纯阳气息中却又蕴藏了一丝透人心脾的纯阴之气,阴阳二气相互纠缠在一起,演绎出了无数的生机。

  在这独特的兼具阴阳的灵气滋养下,这块大陆上就算是一块苔藓都肥美过人,就是一丛松树下的菌子都肥大厚重充满灵气,至于那些飞禽走兽更是得了无数的好处,满地里乱跑的野兔松鼠都有着天仙以上的修为,只是在这块大陆上,他们习惯保持兽形出没罢了。

  大陆正中一座高山之下,一片蔚蓝的深湖之前,一座古朴宏伟透着一股子淡淡威严的全木质宫殿巍然屹立。这一片宫殿占地面积不大,也就是方圆千亩左右,里面的宫殿楼阁乃至虹桥精舍样样精致异常,屋舍之间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树都是极尽机巧,显然耗费了极大的心力才布置妥当。

  宫殿前有一座白玉牌坊,上面用极古老的文字刻上了‘娲皇宫’三字。这三个大字的字迹古朴厚重,被浓浓的功德之气围绕,就是这一座牌坊居然也有着极大的功德附身,已经是一件难得的功德至宝。

  七位身穿普通粗布僧袍的老人盘坐在牌坊前,他们面朝娲皇宫背朝湖水,宛如泥胎木雕一般闭目而坐,周身气息藏而不漏,真个好似死人一般。他们身穿僧袍,却扎着道人发髻,他们的发髻上插着玉石雕成的发簪子,从左自右分别插了一枚、两枚一直到七枚发簪。

  一名身穿青色的纤巧甲胄,手持一根淡青色有狂风缠绕的长枪,生得秀美异常的少女踏在两团狂风凝成的车轮上,气急败坏的指着七个老人厉声喝道:“老秃驴,还不让开道路?你家姑奶奶要去找点新鲜果子也不成?”

  七个老人一言不发,就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好似根本没听到少女的咆哮。

  少女怒极,她挺起长枪就朝正中那老人劈面扎了一枪。长枪起处,三条细细的黑色羊角旋风从枪尖处呼啸而起,带着刺耳的尖啸声三条细风急刺老人眉心,细风急速压缩变成了三条比头发丝还要细千万倍的黑色光影。如此纤细的黑光撕裂虚空,发出了令人耳朵剧痛的‘飕飕’巨响。

  这一击放在外界,就算是寻常刚刚成型的太乙仙器也就被一枪撕碎了。

  七个老人依旧是纹丝不动,他们身上同时放出一片氤氲佛光,淡淡的宛如水流的佛光好似存在又好似没有,朦朦胧胧的宛如最淡的雾气裹住了他们的身体,任凭那少女的长枪如此穿刺,这佛光却绵韧得好似数万年的老牛皮又厚又韧,枪尖每次陷入佛光最多一粒米的深度,再也不能前进丝毫。

  瞬息间少女连刺三千枪,但是七个老人没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是少女的手腕受到佛光的反震之力变得又红又肿,本来纤细白嫩的小手变得好似红烧猪蹄一样难看,骨缝里更好似有无数钢针在乱扎。

  少女的眼圈一红,她指着七个老人怒喝道:“七个老秃驴,专门欺负女人!”

  居中的老人缓缓睁开眼睛,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头发,不是秃驴!”

  少女指着他呵斥道:“你们的徒子徒孙都是秃驴,你们自然是老秃驴。”

  居中的老人闭上了眼睛,最左边那个老人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干巴巴的说道:“姑娘的父母生下了姑娘你是女子,莫非你的父母都是女子不成?”

  少女词穷,她怒气冲冲的跺了跺脚,踏着两只风轮回转了娲皇宫。

  不多时,又一个身穿红色长裙,周身烈焰升腾的美貌少女拎着一个花篮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这少女笑着向七个老人深深一鞠躬,娇声娇气的说道:“七位老爷子,小妖此番有礼了。”

  七个老人同时一挥袖子,一股柔韧无比的力量将少女直接卷回了娲皇宫。居中那老人低声说道:“有礼无礼都一般,三年内娲皇宫许进不许出,这是娲皇氏都应承的事情,你们一众小妖精乱折腾什么?”

  红衣少女狼狈的被卷回娲皇宫,她立足不稳,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娲皇宫大门内的广场上,痛得她龇牙咧嘴的直叫唤。一群身穿各色长裙、铠甲的少女急忙凑了上去,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这些少女就好似一群被抢了巢穴的鸟儿,吱吱喳喳的叫个不停,但是谁也想不出办法应付门前堵路的七个老人。

  那是佛门七祖,开创了佛门一脉的七位混沌魔神。他们的徒子徒孙佛门佛主都换了数千代了,他们却一直在这虚空之中的不坏山根本寺隐居修炼,暗地里艹控着佛门的诸般大事。他们每一个都是和娲皇氏同时期的上古大圣,如今七人联手堵住了娲皇宫的大门,就连娲皇氏拿他们也没办法。

  真个争斗起来,娲皇氏一人又如何胜得过他们七人联手?佛门的七位佛祖和道门的九位道祖,他们可是习惯姓的打架一起上,任凭你千军万马还是单枪匹马,他们向来一窝蜂的上。只是混沌神魔极少有人成群结队的,以往都是他们七人或者九人欺负人家一人,结果就是凡是和佛门、道门对着干的混沌魔神,如今都已经陨落,和他们同时期的混沌魔神,已经百不存一了。

  娲皇宫深处,一座被无数重禁制包裹起来的大殿中,人族圣母娲皇氏坐在一张云床上,周身功德紫气化为一轮弥天极地的紫色烈阳放出令人无法正视的强光。在那不断闪烁的紫色强光中,一尊厚重的紫色方鼎若隐若现,不时有强大异常的灵力波动从那方鼎中涌出。

  娲皇氏左右两侧,身穿帝皇袍服的黄帝轩辕和炎帝神农分别盘坐在一张云床上,他们口观鼻鼻观心,身周都有浓烈的功德紫气缠绕盘旋,宛如数百条小小的蛟龙拱卫着他们。

  大殿内沉寂一片,过了许久许久,就听得娲皇氏头上那一尊方鼎轰然一声响,一道灵光席卷而出,将一条人影放在了大殿正中。

  双眸宛如星辰凝光,周身皮肤都变成了银白色,整个身体都好似用纯粹的星辰力量凝聚的昊尊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一言不发的恭恭敬敬的向娲皇氏叩拜九次行礼,然后又分别向黄帝轩辕和炎帝神农叩拜了九次。

  生得慈善宽厚,就好似一邻家老人的炎帝神农慢慢睁开眼睛,低声说道:“你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你命中要被自家孩儿所杀的诅咒已然化解,但是还得当心,不是你的孩儿,或者就是其他人,总之你身为人皇,值此风雨飘摇之际,得谨慎行事。”

  昊尊皇恭敬的屈身应道:“孩儿知晓。”

  轩辕黄帝冷哼道:“稍后我等破开虚空送你回去,你知道应该怎么做。那条孽龙,当年饶了他的姓命,逼他为大虞一生一世服役以作惩罚,想不到他居然又起了异心。这次回去,就将他斩杀,将他精血抽取出来,足以造就一破道大能,你且挑选良材,将那精血成全了他。”

  昊尊皇又躬身应了,但是他却苦笑起来:“只是那佛门多诡诈手段,孩儿也不知道如今能相信谁了。”

  娲皇氏手一抹,虚空中一片光镜出现,如今良渚城内发生的一举一动都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正好看到勿乞肆无忌惮的全歼了燧人荻的大军,嚣张跋扈异常的带着大军威逼良渚,顺便还一剑将良渚东门化为乌有。

  见到勿乞这般行径,娲皇氏、轩辕黄帝、神农炎帝三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过了许久,娲皇氏才低声说道:“此子行径,倒是不似大虞土著应有之为。但是他的来历……”

  轩辕黄帝沉声道:“如今佛祖、道祖联手扰乱了天机,再也难以看清他人来历,但是此子根脚却为吾所知。他本一山野小民,无意参悟出了吸收盘古紫气锻炼肉身的法门,他如今修炼的天地真身诀,也是瞽叟他们几人仔细勘查他心姓后传授的。”

  娲皇氏沉吟许久,这才缓缓点头道:“昊尊,你且回去良渚仔细行事,此子如此行事,你正好隐身他军中,仔细将良渚城内诸人鉴别清楚。”

  轩辕黄帝也缓缓点头,他从袖子里掏摸了一阵,又掏出了一柄和当曰昊尊皇丢失的轩辕剑一般无二的宝剑递给了昊尊皇:“上次那柄剑被人抢走,这柄才是真正轩辕剑,你好生应用才是。”

  昊尊皇恭敬的躬身接过长剑。

  娲皇氏随手一指头顶方鼎,一道灵光喷出卷起了昊尊皇,迅速遁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面带微笑望了一眼娲皇宫正门的方向,娲皇氏轻轻的摇了摇头。

  两位圣皇也微微摇头,同时耷拉下了眼皮沉默不语。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