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五章 无限权力(第二更)

第八百七十五章 无限权力(第二更)

  良渚皇宫大殿之上,信山王恼怒的望着勿乞直发狠。

  勿乞给他扣的帽子太重,太黑,就算他是昊尊皇如今最年长的皇子,他也承受不住这种指控。不孝悖逆,这等罪名在大虞是极其严重的,若是真有人被公认为不孝悖逆的话,他的一切都可能被瞬间剥夺。尤其是在这要命的关键时刻,若是信山王真的被认定是不孝,那么他甚至有姓命之危。

  一旁同样身穿亲王袍服,背后有数千多个文臣武将簇拥着,在大殿中势力显得最为微弱的礼山王轻咳了一声,他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向信山王拱手道:“大兄,东海王所言极是,还是先彻查父皇的死因,找出幕后主使者,再议这皇位归属罢!”

  礼山王这一说,大殿内泾渭分明的各个势力的领导人纷纷点头称是,这让信山王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沉默了许久,信山王狠狠的一抖袖子厉声喝道:“蛇无头不行……”

  勿乞干巴巴的说道:“蛇无头不行,大虞可不是蛇。若是信山王担心国政大事,可以让诸位议政亲王联手处置国事。大虞十八位议政亲王德高望重,老成稳重,向来是陛下处置国事的最好助手。”

  信山王恼怒的瞪了勿乞一眼,他思忖了一阵,突然冷笑道:“好,就依东海王所言。这太子之位,本王也不稀罕。若非是担忧我大虞国祚,真以为本王将这太子之位放在眼里?真以为本王是那争权夺利之徒?”

  脱下身上王袍重重的丢在地上,信山王厉声道:“丑话说在前面,若是大虞出了任何问题,本王誓必不与你们善罢甘休。”怪笑一声,信山王伸出手一个个指过勿乞等人的鼻子,他冷声笑道:“记住了,现在大虞没有皇帝,由议政亲王处置国事。如今天庭、佛门动作连连,针对我大虞连连下手,你们若是误了大虞,休怪本王无情!”

  愤愤的跺了跺脚,信山王昂着头大步走出了大殿,一边走他一边高声呼喝着,喝令皇宫的禁卫集合,敞开所有的宫殿楼阁,他要带领大军进入皇宫,搜索昊尊皇遇刺一案的蛛丝马迹。不多时信山王走得无影无踪,只有他的咆哮声远远传来:“本王对父皇最是孝顺不过,本王若是查清了是谁害了父皇,本皇定然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信山王走出了大殿,他身后起码有三万多文武大臣排成整齐的队伍行了出去。这些文武大臣都是大虞宗室和世家的代表,三万多文武大臣,基本上代表了良渚两成的宗室和豪门世家站在了信山王身后。相比只有寥寥三千多文臣武将支持的礼山王,信山王无论是在实际力量还是声势上都占了绝对的优势。

  勿乞低声笑道:“如此声势,难怪他胆敢妄称太子。”

  礼山王看着信山王带着这般多文武大臣走了出去,不由得悻悻然哼了一声。他游目四顾,目光和几个身穿皇子袍色的中年男子相互碰触了一下,他们的目光宛如刀锋一样在虚空中交织出了点点火光,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暗中下手,就听得‘砰砰’几声闷响,大殿内空气一阵翻滚,几个皇子同时向后踉跄了一步。

  除开信山王和礼山王自成一脉,大殿内还有八位王子分成了三拨。而诸位议政亲王除了被封为卫山王,统辖有熊军坐镇有熊原西域的姬岙,其他十七位尽数在场。

  等信山王带着大队人马走了出去,五位身穿亲王袍服的老人缓步走到了阳山王身边,拱手向阳山王行了一礼。阳山王默不作声的还了一礼,六位亲王就一字儿站成了一排。毫无疑问,阳山王和这五位议政亲王是一派人马,也是议政亲王中实力最雄厚的一个派系。

  阳山王、阴山王、苍山王、昊山王、定山王、固山王,这六位议政亲王整整齐齐往大殿正中一站,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礼山王等皇子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带着身后文武大臣向一旁退却,其他分成四派的十一位议政亲王则是不动声色的大步上前,与阳山王等六人在大殿中站成了一圈。

  十七位大虞地位最高权柄最重手掌兵权的亲王相互望了一眼,阳山王沉声道:“内忧外患一并而起,某些狼子野心者可以乱,我等不能乱!”

  一个身材高大的亲王立刻轻笑道:“姬奎,你说太子殿下狼子野心,这话是说不得的。”

  站在阳山王身边的阴山王立刻呵斥道:“为何说不得?是谁下令调动飞熊军囚禁阳山王并追杀青丘王?是谁不等查清陛下遇刺一案就迫不及待自称太子窥觑人皇大位?是谁不顾陛下密旨,就……”

  阳山王轻咳了一声打断了阴山王的怒叱,他淡淡的说道:“罢了,这些事情暂且不说。眼下何事为重,诸位王兄应该有数。该如何应对天庭和佛门的侵袭,速速商议一个对策出来。顺便,召集司刑殿精锐,在吾等心腹监视下彻查陛下遇刺一事,此事就由东海王负责如何?”

  一个亲王笑了起来:“东海王?他有何等资格负责这等大事?”

  勿乞默不作声的拔出昆吾剑挥了挥,那亲王的笑声戛然而止,无比狼狈的瞪了勿乞一眼,愤怒的扭头看向了别处。勿乞挥动着昆吾剑,慢吞吞的走到了这些议政亲王的圈子里,他淡淡的说道:“小王不才,自荐调查陛下遇刺一事。小王不能保证一定能将此事调查清楚,但是凡是有可能与此事有关者,小王绝对不会放过。”

  勿乞的话有点自相矛盾,但是没人讥嘲他的这番话,因为所有人都从他这番话里听出了一股子浓郁的杀意。刚刚勿乞用轩辕诛魔剑阵轰碎了良渚东门的一幕又在众人脑海中浮现,包括那些和阳山王不对盘的议政亲王都闭上了嘴,他们绝对不会和一个手持昆吾剑的人多做争执。

  望了一眼在场的十七位议政亲王,勿乞冷笑道:“所以,小王要求诸位王爷给予小王先斩后奏或者先斩不奏的权力。小王要杀人,必须要杀人才能查清当曰的事情到底如何。若是诸位王爷是真心实意的为了大虞,为了陛下,为了我人族大计,那么……小王要求无限制的权力。”

  一个议政亲王骇然望着勿乞怒道:“什么无限制的权力?”

  勿乞晃着手上的昆吾剑淡淡的说道:“所谓无限制的权力就是,小王怀疑谁就能抓谁,就能调查谁,就能囚禁谁,就能严刑拷打谁,或者,就能将谁的亲眷老小一一在他面前杀掉。”

  就连阳山王都被勿乞一番话弄得作声不得。若是真给了勿乞这种权力,若是他真个在良渚肆意胡为,那么后果就太可怕了。但是不给勿乞这种权力,众人已经将话说死,信山王都恼怒的脱掉了王袍,放弃了在这个时候登上皇位的机会。现在谁敢说不给勿乞这种权力,是否就意味着不愿意查清昊尊皇遇刺的真实情况呢?

  这个罪名太大,一如信山王背不起勿乞扣在他身上的不孝黑锅,大殿内没人背得起这个嫌疑。

  一众亲王死死的盯着勿乞看了许久,阳山王突然一挥手道:“罢了,你要什么权力,我们给。但是,你不能一人行事,十八位议政亲王,都必须指派心腹跟随在你身旁,不许你胡作非为借机戕害大虞重臣!”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阳山王的语调语气没有丝毫变化,却怎么给人一种他巴不得勿乞胡作非为的感觉。

  其他一众亲王沉默良久,这才缓缓点头。

  勿乞双眸一闪,他冷声道:“如此大善,但是小王还请诸位王爷听明白,若是诸位王爷派出监视小王的心腹有勾结天庭、佛门对大虞不利的嫌疑,休怪小王心狠手辣对他们不客气,休怪小王直接查到诸位王爷头上!”

  不等这些亲王开口,勿乞冷笑道:“还请诸位王爷想清楚,错非有诸位王爷这种身份的人里应外合,谁能在大虞皇宫内将陛下陷害了?”

  阳山王等十七位议政亲王悚然动容,他们相互看了一阵,齐声道:“从今曰起,我等绝不擅离皇宫一步,违令者斩。”定山王更是补充道:“陛下所有皇子,必须无条件携带所有亲眷于皇宫内暂住,若有敢违者……”

  议政亲王们同时看向了礼山王等几个手握实权受人拥护的皇子,这些皇子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他们身后的那些世家代表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沉默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皇子同时深深鞠躬下去,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事情就此定下,十七位议政亲王联合用自家私玺给勿乞颁发了无限权力的公文。

  勿乞拿到公文和现场赶制的令牌后,他立刻下达了第一条命令。

  “将陛下身边所有内臣近卫通通逮捕,他们的所有亲眷家人必须全部生擒活捉投入神狱。”

  “陛下所用圣旨,都是用特制材料制成,将负责制造圣旨的所有工匠和内臣全部逮捕,连同他们所有亲眷家人投入神狱。”

  “陛下遇刺那天以及前后两天中,负责值守的所有皇宫禁卫全部逮捕,连同他们的所有亲眷送入神狱。”

  深吸一口气,勿乞随手将昆吾剑丢出大殿,再次激发了良渚的防护大阵。

  庞大的威压沉甸甸的压在了皇宫上空,勿乞冷酷的说道:“烛龙前辈,还请你元神显化为人形,随小王去神狱走一遭!”

  大殿内众人同时愣住了。更有人气恼无比的拍打起自己的脑袋,他们怎么就忘了这个茬儿?

  要说昊尊皇遇刺的事情,谁能比大殿下的这条烛龙更清楚?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