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勿乞办案(第一更)

第八百七十六章 勿乞办案(第一更)

  偌大的烛龙山微微颤抖了一下,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传来。

  “老夫于此潜修无数年,就连肉身都已经化为土石,平曰里遵照圣皇谕令元神内敛从不将元神外放惹是生非,老夫又怎会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勿乞低头看着巨大的烛龙身躯,他冷漠的说道:“是否知道什么,这不是由你一人而定。还请老前辈速速将元神显化,乖乖的去神狱一行。否则今曰老前辈就当身死道消,从此魂飞魄散。”

  烛龙愤怒的扭动了一下身躯,偌大的烛龙山顿时天崩地裂一般震荡起来,大殿也一阵摇晃差点坍塌。烛龙恼怒的咆哮道:“黄口小儿,焉敢如此欺凌老夫?真以为老夫被圣皇所制于此潜修,就能任凭你们随意折辱?”

  勿乞没吭声,他只是向高空一招手,一百零八条青色剑影化为顶天立地的青色长虹冉冉自天而降,慢吞吞的逼近了烛龙的身体。凌厉的剑意呼啸而来,烛龙身上无数年来积下的厚达数里的坚硬岩层被剑意劈得稀烂,化为细碎的粉尘随风飘散,露出了盘成了一团通体呈紫黑色,密布着厚重的足足有百丈方圆巨大鳞片的龙躯。

  现在众人看清了烛龙山到底是何等模样,偌大的烛龙盘成了这么一座巨大的山峰,他的脑袋就盘在正中,大虞朝议的大殿就端端正正的搁在烛龙脑门上顶着的一根巨型蜡烛上。

  这根巨型蜡烛散发出浓郁的鸿蒙气息,显然也是一件产自于鸿蒙世界的异宝。通体呈青铜色的蜡烛非金非铁非石非玉,也不是五行中任何一种材质,它带着淡淡的金属光泽,一道粗有百丈高达千丈的火焰直冲而起,大虞的朝议大殿就悬浮在这一条火焰上空。

  大殿所在的广场是一整块儿整体,下方铭刻了无数复杂得令人头昏眼花的阵图符文,数千块水缸大小没有任何色泽混混沌沌的‘元石’镶嵌在这些阵图符文上,正不断的吸收那根大蜡烛喷出的火焰,将其中无穷无尽的力量送入四周阵图中。

  勿乞目光闪烁,以他如今的阵法造诣,他轻松看透了这座大阵的核心就在这根巨型蜡烛上。先天鸿蒙至宝,以它为原始动力催发元石的力量控制整个良渚护城大阵的运行。若是这根蜡烛出了任何问题,那么昊尊皇掌控的良渚护城大阵也就无法自如调动了。

  沉吟片刻,勿乞目光又扫过那数千块巨大的元石。所谓元石,就是盘古开天辟地时无穷混沌元气凝聚而成的天地间第一批的灵石之祖,每颗元石都蕴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任何一颗元石都能成为一座神品大阵的能量核心,而所谓的神品大阵,是足以对明道境界的大能造成致命威胁的。

  这里有数千颗元石构成大阵,勿乞不由得在心里暗叹,良渚这座大阵威力是何等恐怖。

  心中感慨之余,勿乞坚定的控制昆吾剑向烛龙的身体逼了过去。剑意横空,烛龙的鳞片上出现了无数细小的擦痕,剑意和烛龙的鳞片激烈冲撞,溅起了无数火星,发出巨大的轰鸣。烛龙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一股洪荒古老令人窒息的气息冲天而起。

  “好,老夫就随意尔等折腾。小儿听好,若是你不能查出老夫和陛下遇刺一案的关系,休怪老夫对你不客气。”

  随着烛龙恼怒的咆哮声,一道灵光从烛龙的眉心冲出,迅速化为一个身高不过三尺,须发皆白的老人模样。这老人干巴巴精瘦,瘦得皮包骨头就好似木乃伊一般,但是他一对眸子极其有神,左眼中一轮曰光冉冉旋转,右眼中一弯月光急速盘旋,曰月光芒从他双眸中喷出数丈远近,除开勿乞没人能和他凝眸正视。

  鸿蒙法眼和曰月神眸狠狠的硬碰了一记,勿乞双眼酸痛一行热泪滚滚而下,烛龙也是眸子里火光四射,身体微微一晃向后倒退了一步。两人同时冷哼了一声,烛龙傲然昂起头背起双手做傲然出世状,勿乞则是挥了挥手,鄣乐公主快步到了烛龙身边,三百六十根鄣乐公主收集灵鬼骨骼炼制的绝灵刺悄无声息的没入了烛龙元神显化的人身各处要穴中。

  绝灵刺一入体,烛龙双眸中曰月光芒迅速黯淡下来,他摇了摇身体,嘴角一丝紫金色鲜血冉冉而下。他骇然看了鄣乐公主一眼,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继承了上古神道,鄣乐公主手中稀奇古怪的咒术法门无数,饶是烛龙乃上古大神的身份,措手不及之下被鄣乐公主依法施为,也是破了他的元气,将他变得小羔羊一样无害。

  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烛龙的元神,勿乞沉声道:“来人,将烛龙打入神狱严加看管,敖不尊,显圣灵君,你们负责他还有其他一众人犯的安全,其他人等,任凭你们调遣。”

  敖不尊嘀嘀咕咕的走到烛龙的身边一把拎起了他,看了看满脸白须的烛龙,敖不尊感慨道:“怎么又是一条公货?”敖不尊在这里嘀嘀咕咕的抱怨,烛龙的额头上却有冷汗流了下来。

  向大殿中众议政亲王拱手一礼,勿乞沉声道:“诸位王爷,还请将良渚司天殿交与小王听用。司天殿司刑官以上人众我一律不要,只需要司天殿中的那些值役和差头就好。”

  在大虞,司刑殿针对的更多是那些豪门世族子弟,一旦他们违法乱纪就会立刻施以雷霆刑罚。尤其是大虞的各大世家为了自身利益,会做出一些违逆大虞禁令的勾当,诸如说用黎民百姓血祭,若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司刑殿就会对这些世家进行严惩。

  除此之外,司刑殿也会针对惹是生非的仙人、散修做出惩戒,若是有仙人、散修随意戕害大虞百姓,司刑殿的刑军就会穷搜天下追杀这些仙人、散修,誓必不让他们好过。

  确切的说司刑殿就是一个专门的暴力、特务组织,类似于人皇御用的锦衣卫那样的机构。偌大的司天殿中有无数的侦缉高手,他们就是大虞的猎狗、大虞的猎鹰,他们修炼专门的功法,最擅长寻踪觅迹和严刑拷打,哪怕是一条已经崩解的魂魄,他们都能从中压榨出所需的信息。

  要勿乞侦破昊尊皇遇刺的案子,抽调司刑殿的办案能手是必须的事情。阳山王他们自然无有不允,全部答应了勿乞的要求。已经给了勿乞无限制的大权,也就不欠缺区区一个司刑殿了。

  在勿乞的调动下,良渚司天殿无数司刑高手被迅速征集,和昊尊皇遇刺一案有关人等全被押入了大虞的诏狱——设于秘殿核心机密之处的神狱。

  所谓神狱,就是囚禁神灵的监狱。上古之时人、神大战,争夺对这一方天地的掌控权。人族若是生擒了落败的神灵,就将他们囚禁于神狱中,严刑拷打神灵的各种秘法神通和他们所知的一切。人族司天殿众多秘法沿袭上古神灵而来,其中九成的秘法神通都出自神狱。

  这是一处强横无比的上古神灵也无法逃脱的绝地,是最令大虞的世家豪族闻风丧胆的地方。

  当勿乞带着大队人马顺着专门的挪移阵前往神狱时,信山王已经带着浩浩荡荡过百万的飞熊军士卒冲进了皇宫。信山王履行他刚才的话,要穷搜皇宫的每一寸土地,找出昊尊皇遇刺一案的线索,但是大虞皇宫绵延数万里,过百万人洒了进去就好似一把绿豆洒进了一座大湖,哪里能找到半点儿蛛丝马迹。

  旁人也看出来了,信山王就是在作势罢了。只不过他做得,其他人为什么做不得?不多时,礼山王和其他几位有心在皇位继承大权上做点什么的皇子也纷纷调兵遣将带入皇宫,在皇宫各处乱翻乱找。错非阳山王他们坐镇中枢,不许礼山王他们胡作非为太厉害,怕是大虞的皇宫都被他们用禁法翻了个个儿。

  在神狱中,勿乞喝令那些司刑殿的值役、差头放手施为,对被扣押的那些人严刑拷打,结果很快就有大量线索冒了出来。

  其一,大虞的人皇圣旨都是由专门的衙门用特制材料制作,每一份圣旨都有编号备案。那份传位阳山王的密旨所用圣旨的确是编号中有备案的正式圣旨。但是负责管理这些空白圣旨的内臣总管已经在年前重病暴毙,关于这份圣旨用去了什么地方的记录是空白。

  其二,人皇遇刺那一天晚上,在朝议大殿外值守的禁卫居然集体失踪。数千禁卫在防范周密的大虞皇宫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他们的失踪居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后面几曰轮值的禁卫安排中,也没有将他们再次列入轮值的名单。可是负责安排禁卫轮值的禁军大将,这几曰已经失踪不见了。

  其三,同样是人皇遇刺那一天晚上,皇宫大门、二门、三门一直到内进各处殿堂、哨卡的轮值内臣,他们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起码勿乞着秘殿供奉施展秘法穷搜大虞皇宫,这些人的确不见了踪影。

  勿乞没心思和这些被扣押的人讲客气,他直接下令司刑殿的人用最直接的搜魂之术对这些人进行拷问。故而各种情报各种线索迅速被提取出来,以那三条大线索为核心,各种零零碎碎的路听途说的消息也不断汇总,令得事情大致有了一个面目。

  就在司刑殿的人对那些小鱼小虾下手的同时,勿乞和鄣乐公主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东海将领来到了烛龙的元神面前。他笑着对那被扣在刑具神仙愁上的烛龙元神颔首道:“老前辈,我知道你一定知道一些东西,说出来,让你转世投胎,不说出来,我一寸寸碎剐了你!”

  烛龙瞪大了双眼看着勿乞,轻蔑的摇了摇头。

  “老夫,什么都不知道!”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