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八章 阵困烛龙(第三更)

第八百七十八章 阵困烛龙(第三更)

  无数大虞臣子从大殿中仓皇而出。祭司们脚踏黑云带着那些文弱无力的文臣飞向高空,武将们则是身披重甲,手持各色兵器面带惊慌的密布在低空,紧张又谨慎的看着剧烈蠕动的烛龙山。

  这座由烛龙的身体形成的大山正在剧烈的颤抖,大块石板从他身上不断崩落,他整个身躯都暴露了出来。长达万里的巨型龙身,没有前爪,只有两支后爪,通体鳞甲呈紫黑色,腹甲则是刺目的猩红色。烛龙无角,脑门正中顶着一支硕大的烛台,正疯狂的喷射出青色烈焰灼烧头顶悬浮的朝议大殿。

  盘成蛇阵无数年的烛龙通体剧烈的蠕动着,身体慢吞吞的打开,慢慢的舒展开。狂暴的气息在他身体附近疯狂蠕动,无数条漆黑的羊角飓风在他身边盘旋,尖锐的风啸声震得人双耳剧痛好似魂魄都要被那风声震碎,大地在剧烈的颤抖,因为那些旋风的关系,地面上不断出现巨大的坑洞。

  当烛龙的身体完全舒展开,当一片青色的火云出现在他身体下方,大虞的皇宫内所有的宫殿楼阁同时崩塌,巨大的皇宫园林内十三万六千座山峰上的花草树木轰然碎裂,无数山石被气浪冲上半空,露出了掩藏在这些山峰下十三万六千根直径过百丈高度起码在十里以上的青铜色大柱子。

  ‘铿锵’一声巨响,烛龙巨大的身体上出现了无数水缸粗细的巨大锁链,这些锁链本来无形,但是随着烛龙的挣扎这些锁链同时现形。所有锁链都深深的扎进了烛龙的身体,直接扣在了他体内长长的脊骨上。这些锁链的源头就是那十三万六千根巨大的金属柱子,如今每一根柱子都在喷射火焰,黑漆漆的火焰顺着锁链向烛龙的身体蔓延过去,迅速覆盖了烛龙的身体。

  这些诶黑漆漆的火焰实则是由天地间最为阴寒的几种极阴灵气癸水真阴凝结而成,看似火焰,实则是和火焰迥然对立的极阴冰焰。就算是石头碰到了这些冰焰都会被冻成粉碎,就算是钢铁碰到它们都会被化为飞灰,烛龙被这冰焰一层层的覆盖,他剧烈蠕动的身体骤然僵直。

  不多时,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声,烛龙头顶的曰月烛放出大片青光,可怕的高温倾泻而下,最靠近烛龙的数千大虞武将惨嚎一声在青光中化为一缕青烟,他们被高温溶解,就连一点儿渣滓都没剩下。被青光覆盖的地方,不论是泥土山石还是其他,全部都融成了微微带着一点儿红色,喷放出刺目白光的岩浆。

  大虞皇宫园林位于一个单独开辟出的小空间内,偌大的园林方圆数百万里,广袤的园林内有无数奇山异水,有各色珍贵的花草树木和灵药灵草,可谓是盘古大陆第一福地。但是被曰月烛一照,整个皇宫园林顿时变成了一片岩浆海,除了十三万六千根青铜色的大柱子保持着完好,其他的山峰丘陵乃至江河湖海都变成了一片岩浆。

  信山王等皇子带了大批士卒冲进皇宫,美其名曰在寻访昊尊皇遇刺一案的线索,如今烛龙骤然发动,信山王、礼山王等皇子还能在心腹的保护下迅速升空遁走,但是他们带进皇宫的飞熊军战士以及无数的私军护卫都是惨嚎一声,不论是何等修为,都在曰月烛的青光照耀下变成了一缕青烟飘散。

  甚至有一个皇子连同身边数千心腹亲卫来不及躲闪,他们只是尖叫了一声,一群人同时变成了一团青烟冉冉飘上高空。那些已经逃入高空的祭司和文臣中起码有万余人惊呼起来,显然他们都是这个皇子的背后支持者,但是如今他们支持的人被烛龙杀死,这可让他们彻底乱了阵脚。

  除开这些人,其他皇宫内的妃子、内臣、侍女、禁卫等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偌大的一座皇宫,昊尊皇又是一个精力极其充沛之人,隔三差五的就会新挑选一批美女送入宫中为大虞的宗室开枝散叶。粗粗计算一下,如今正式登记入册的昊尊皇妃就有数万人之众,这些妃子身边的宫女内臣又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如今青光一照,一切都化为青烟飘散。

  信山王和礼山王等皇子齐齐嘶声哀嚎:“娘亲!!!”

  烛龙无差别的全力一击,固然将他身上缠绕的极阴冰焰削去了五成左右,但是整个皇宫内无力逃生的人也被他杀得干干净净。信山王、礼山王等皇子的母亲都居住在皇宫中,她们只是普通女子,完全是依靠昊尊皇赏赐的、自己儿子进贡的各种灵药保住青春延长寿命,她们哪里有什么修为可言?

  如今皇宫变成了一片岩浆,所有皇妃全部殒命,诸位皇子的母亲齐齐魂飞魄散,飞上高空的大虞宗室和臣子顿时一阵大乱。一些最为保守传统的大虞臣子如丧考妣的痛哭流涕,奇耻大辱,这真是奇耻大辱,大虞历史上何曾有过这种事情?整个皇宫眷属被人一锅端了!

  就在乱成一团的时候,朝议大殿所在的巨大广场发出一声巨响,数千块元石乱糟糟的炸飞了出去,整个广场连同偌大的大殿被曰月烛喷出的烛光轰得稀烂。烛龙的半截身躯缓缓抬起,他仰天厉声喝道:“东海王,无耻小儿,速速还老夫三尸元神来!”

  虚空中数百条人影急速闪过,勿乞化身一条黑影迅速将那些被炸飞的元石纳入囊中。此刻漫天的大虞宗室和臣子没一个人有心情理睬这些身外之物——也极少有人认出元石是什么东西,勿乞可不客气,他将这些蕴藏了无穷灵气的元石当着众人的面收进了储物戒指,实则直接塞进了身体中用炼天**缓缓祭炼。

  黑影一敛,勿乞出现在烛龙身前,虚空中轩辕诛魔剑阵再现,勿乞望着烛龙冷笑道:“老龙,事情都闹成了这样,坦白说吧,是不是你勾结外敌刺杀了陛下?”

  烛龙双眼一瞪,眸子里曰月光芒炽热,就要向勿乞发作。但是勿乞突然一声大吼镇住了他,勿乞厉声喝道:“你可想好了,不要胡乱攀扯诬陷他人,你所说的那些和你勾结的人,你若是不发下本命元神血誓,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任何一句话的!”

  高空中,阳山王等议政亲王乱杂杂的叫骂起来,他们都觉得极其诧异,勿乞已经带走了烛龙的元神,为什么烛龙的肉身还能突然活动起来给大虞造成如此重大的破坏?等得勿乞大声吼出了那两句话,所有人都同时闭上了嘴,静静的等着听烛龙的回答。

  傲然一笑,烛龙冷声道:“小儿,老夫怎可能告诉你这些?”

  随着烛龙的冷笑声,一个身高过丈的白须男子和一个六尺左右的青年同时出现在烛龙的脑门上。两人倨傲的看着满天悬浮着的大虞宗室和臣子冷笑道:“是谁杀了昊尊皇,老夫知道;是谁勾结外敌,老夫也知道;你们如今担忧的人想要对大虞做什么,老夫更是知道。但是想要老夫说出这些东西,就凭你们?做得到么?”

  狂笑一声,烛龙的身体骤然向外一挣,就听得一声巨响,他身上同时裂开了无数的伤口,大片紫黑色的血浆带着滚滚青色火焰不断喷出,四周的岩浆海顿时变得无比狂暴,滔天的岩浆喷起来有数百丈高,暴乱的岩浆逼得高空的大虞臣子急忙飞得更高。

  只听连续数百声巨响传来,数百座通体漆黑的通天塔慢吞吞的破空袭来。来援的这些通天大祭司精通的都是各种玄冰类的符文法术,他们一到就立刻催发法术,高空中大片黑漆漆的雪花呼啸落下,刺骨的寒气从通天塔内席卷而出,配合那十三万六千根青铜色柱子上的冰焰裹住了烛龙全身。

  ‘咔咔’声中,烛龙身边的岩浆海逐渐凝固,那些刚刚还直冲高空的岩浆大浪也被厚厚的冰块封冻,烛龙体内流出的高温血液被寒气冻成了紫黑色的冰块,他的身体再一次僵直。

  尖锐刺耳的笑声传来,烛龙的两大元神同时放声狂笑,那青年元神化为一道流光回到烛龙的体内,烛龙头上的曰月烛骤然火焰暴涨十倍,四周温度直线上涨,天空飘落的雪花融成了滚烫的开水,四周封冻的岩浆再次活跃,烛龙体表的厚厚冰块也在呼呼的风火咆哮声中融为一缕水汽消散。

  数百座通天塔上盘膝而坐的通天祭司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他们惊骇的望着曰月烛,这种传说中的鸿蒙至宝啊,威力居然是如此的无法抗拒,数百通天祭司联手,居然无法封禁一支曰月烛的力量。当年的轩辕圣皇是用了什么手段才将烛龙囚禁在大虞皇宫,逼迫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阵法核心?

  惊骇的表情还挂在这些通天祭司的脸上,站在烛龙头上的那白须男子元神已经拔出了通体金黄的轩辕剑。四周大虞臣子齐声惊呼,甚至有一些臣子近乎本能的在虚空中跪倒向轩辕剑顶礼膜拜。

  烛龙放声狂笑,他挥动着轩辕剑厉声喝道:“曰月烛,轩辕剑,哈哈哈,你们如何杀我?”

  庞大的龙躯冉冉飞起,那些锁链疯狂的撕扯烛龙的身体,不时可以听到烛龙体内传来的骨骼筋肉的断裂声。烛龙痛得连连吐血,但是在庞大的元神之力的支持下,他依旧顽强的飞了起来。

  阳山王厉声喝道:“东海王,不能让此獠逃走,一定要从他嘴里问出他是如何谋害陛下的!”

  勿乞应了一声,他放声长啸,轩辕诛魔剑阵轰然发动,化为一片混沌世界将烛龙和自己裹了进去。

  鄣乐公主和敖不尊等勿乞的亲近之人冲入了这一片混沌,随后再也无人能够入内。

  尖锐的龙吟声不断从大阵中传来,但是无人能看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