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阵创烛龙

第八百七十九章 阵创烛龙

  轩辕诛魔剑阵,可以利用天地间一切因素成阵。此刻勿乞就以良渚庞大的防御法阵,以有熊原无穷无尽的灵气之穴为阵。猩红色的阵法纹路在四面八方若隐若现,看似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好似伸手就能触摸得到却又好似用一生的努力都无法触及。

  这些阵法纹路就是良渚护城大阵在剑阵中的具体表现,每一道纹路都代表着无数的符文嵌套,代表了庞大无匹的灵力供应。虽然烛龙摧毁了朝议大殿,毁掉了大阵的核心枢纽,但是勿乞用十万八千柄昆吾剑勾勒出的轩辕诛魔剑阵代替了被毁的大殿,重新化为良渚大阵的核心。

  良渚大阵也好,轩辕诛魔大阵也好,都是出自轩辕黄帝的手臂,两套大阵本来就是同源而生,一旦相遇自然是水乳交融再无丝毫缝隙。

  可怕的灵力潮汐在大阵内翻腾滚动,很快就化为九十九条浩浩荡荡横贯天地的白色洪流,每一条洪流都有数万里宽广,不知道有多长,巨量的灵气在洪流中相互摩擦压缩,原本气态的灵气迅速压缩成了液体状,最后居然凝压成了水银一样半实体的质地。

  这些白色洪流翻滚着在众人头顶飞泻而过,洪流中每一朵小小的水波都好似天道的化身,玄而又玄充盈着说不出道不明的绝妙气息。淡淡的紫气在洪流中若隐若现,这是勿乞体内释放出的鸿蒙紫气,在紫气的缠绕下,这些白色洪流变得越发不可揣摩。

  烛龙警惕的盘成了一团,冷冷的看着悬浮在数百里外的勿乞一行人。他低声冷笑道:“轩辕诛魔剑阵啊,又是这座该死的大阵。当年若非这座大阵,老夫怎可能被困在这里如此多年?”

  在烛龙的嘀咕声中,勿乞头顶一道灵芝状紫气升腾而起,元灵幽境慢吞吞的飞了出来,一头扎入了一道白色洪流中。勿乞突破到破道境界时耗费了巨量的灵气,甚至元灵幽境的那一条灵脉都被勿乞抽取一空。元灵幽境此刻元气伤损极重,正需要大量的灵气补充消耗,要说补充灵气,哪里能比有熊原更合适?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九十九条白色洪流同时注入了元灵幽境中。本来勿乞对付烛龙,根本用不上这些纯粹的灵气组成的洪流,他无非是借着阵法的掩护隔绝他人耳目,假公济私的为自己补充元灵幽境的消耗罢了。随着数量庞大到无法计数的灵气洪流的注入,原本显得有点委靡不振,就连上面的先天神木都有点发黄的元灵幽境骤然恢复了生气。

  庞大的吸力从元灵幽境中传来,九十九条洪流被化为一条条白色的强光没入元灵幽境,原本呼啸的巨响声也突然消失,灵气飞速运转向前飞逝,再也没有半点儿声音传出。

  烛龙眯起了眼睛,他冷笑道:“好如意的算计,借有熊原的灵气以谋私利,这是你的芥子世界吧?怎么就一颗星球的模样?”

  勿乞白了烛龙一眼,讥嘲笑道:“没眼力,这本来就是一颗星球,唔,用混沌魔神的说法来说,这是一颗鸿蒙母星,是本王前世真身孕化之地。”

  原本根本没把勿乞放在心上的烛龙呆住了,他怔怔的上下打量着勿乞,皱着眉头思忖了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脸生的很,认不出来,能够知道鸿蒙母星这个说法,你也是混沌魔神之一,但是你这模样……”

  勿乞再次白了烛龙一眼,他冷笑道:“废话,你现在当然认不得我,这是我转世后的容貌,你是被关了太久,脑浆都变成化石了罢?没工夫理会你,敖不尊,去和他好生亲热亲热!”

  一声龙吟声传来,敖不尊拎着裂神枪乐滋滋的窜了出来。随着敖不尊大步奔向烛龙,他的身体也逐渐变换,渐渐的变成了一条长达百里通体漆黑的巨龙。裂神枪和变得有数十里长短,被敖不尊的一支爪子牢牢的捏在手中,枪尖隐隐闪耀着令人胆战心惊的寒芒。

  一看到敖不尊那独特的真身法相,烛龙就骇然向后急退了数百里,他小心的将身体压缩到百里长短,厉声喝道:“敖不尊?你,你,你分明是太古祖龙,当年老夫曾经在鸿蒙中见过你一次!你那次正在攻打荧火圣姑的洞府,你,你……”

  敖不尊瞪了烛龙一眼,他冷笑道:“哦?难怪老子那时候觉得有人在背后窥觑老子,还准备了杀招伺候你呢。”无比回味的摸了摸下巴,敖不尊长叹道:“荧火圣姑啊,她也陨落了啊!啧,啧,当年和她春风连度三百七十次,后来她就是龙族火龙一脉的龙母啊,怎么就陨落了呢?”

  烛龙歪着嘴没吭声,他很是鄙视的瞪着敖不尊,重重的往一旁吐了口吐沫。

  敖不尊长叹了一声,他上下打量着烛龙长叹道:“倒是你,老烛龙,你我乃鸿蒙之中最有名的两条龙,但是老子找了你很多年没找到你,也不知道你躲去了哪里!”

  烛龙下意识的问道:“你找我作甚?”

  敖不尊有点郁闷的盯着烛龙的下半身咕哝道:“找你配对生娃耍子啊!若是你是母龙,老子就干了你,让你帮老子生一堆小龙出来。若是你是公龙,老子就宰了你,割了你的龙鞭做大补汤啊!啧,鸿蒙中有一条公龙就够了,哪里需要两条呢?”

  怪声怪气的打着唿哨,敖不尊扭动着腰肢怪笑道:“没听说过么?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这世上,只需要存在一条鸿蒙中孕化的公龙就可以了,不需要两条,哈哈哈,不需要两条啊!”

  烛龙被敖不尊的话弄得恶寒不已,他剧烈的哆嗦了一下身体,正要对敖不尊破口大骂,但是敖不尊的身体突然缩成了泥鳅大小,化为一道黑光挺起同样缩小的裂神枪就往烛龙的下三路刺了过去。敖不尊如今也有太乙的修为,配合他前世的道行领悟,能发挥的实力极其惊人。只见黑光一闪,措手不防的烛龙惨嚎一声,他下半截身躯突然喷出了大片紫黑色的鲜血。

  敖不尊摇摇摆摆的窜到了半空中,他望着烛龙狂笑道:“可惜啊,就差这么一点,鸿蒙中孕化的公龙就只剩下一条了!”

  敖不尊怪声怪气的笑着,后面金角、银角兄弟两得意洋洋的吹响了尖锐难听的口哨放肆叫道:“老龙,阉了这厮,那条好货咱们兄弟三个分了,大补元阳啊!”疯狂的笑声中,金角、银角也恢复了本体,化身为长达百里的飞天冰火龙蟒慢吞吞的逼向了烛龙。

  烛龙的身体剧烈一扫,脸色难看的看着敖不尊。

  刚刚敖不尊近乎偷袭的一枪差点断了烛龙的阳根,幸好烛龙的修为深厚,在那一道寒气入体的时候他本能的压缩肌肉将自己的命根子的方位挪动了一下。敖不尊一枪没能断了烛龙的元阳之根,但是裂神枪是混沌灵宝级的神兵,枪劲入体,差点震碎了烛龙的身体,他的两大元神都受到了剧烈的震荡,好似深处无数刀片组成的刀轮中急速切割,两大元神都有分崩离析的错觉。

  “好恶毒的兵器!”烛龙好容易才稳住了伤势,他咬牙切齿的望向了敖不尊手上的长枪。一些模糊的记忆从烛龙的脑海中浮现,他有点犹豫的问道:“裂神枪?不对,若是被它偷袭命中一击,老夫肉身已经完了!”

  敖不尊举起裂神枪,有点不满意的叹道:“仿制品,听说过元灵老儿么?他炼制的仿制品,东海王就是那老小子转世。妈的,好好一件鸿蒙至宝,仿制品只有混沌灵宝的威力,可惜,可惜!”

  烛龙的两大元神都有吐血的冲动,仿制的兵器居然有混沌灵宝的威力你还不满足?其他的混沌魔神自己炼制出来的兵器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先天灵器的水准,混沌灵宝啊,谁能炼出混沌灵宝来?难怪这一枪差点将他的**和两大元神同时诛杀!

  深吸一口气,烛龙头顶曰月烛放出刺目的青光,将烛龙的身体牢牢的裹了起来,他再也不敢大意了。

  眼看烛龙认真了起来,敖不尊知道偷袭重创他的机会已经失去,现在只能硬碰硬的正面硬抗。

  举起裂神枪,敖不尊低沉的念诵起咒语,大片雨云雷霆在敖不尊的身体附近出现,阴云雷霆在他身后急速旋转,渐渐的化为一个直径数千里的巨大黑洞。粗大的雷龙电蛟在黑洞中急速旋转,拉成了一道数千里方圆的雷霆大网。

  烛龙眯起了眼睛,他的身体努力的挣扎着,但是那些深入他身体的锁链牢牢的禁锢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根本无法有太多腾挪闪避的空间。错非这些锁链碍事,刚才他怎么可能被敖不尊如此轻松的偷袭重伤?

  尾部中枪的地方还在不断滴血,烛龙的心情变得无比的压抑。

  金角、银角一左一右的包抄而上,兄弟俩发出低沉的狞笑声,满是口涎的大嘴里隐隐有冰火光芒闪烁。

  烛龙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身上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条的锁链,他低声说道:“错非黄帝禁制,老夫今曰定然轻松将尔等诛杀!祖龙,你如今修为不过刚刚踏入明道境,老夫虽然被困这么多年,修为却维持在破道境界,你怎可能是我的对手?”

  敖不尊不愿意弱了气势,他狞笑道:“错非你是公的,老子今曰定然狠狠的干你一火!哼,废话少说,你当你破道境很了不起么?”

  远处勿乞轻笑了一声,虚空中突然出现了十万八千颗硕大的银色星辰,巨大的压力呼啸涌下,烛龙的身体骤然一沉,这些星辰的压力全部作用在了他身上。

  烛龙体内骨骼发出‘咔咔’脆响,他努力的挣扎跳动,但是哪里还动弹得?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