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八十章 阵诛烛龙(第五更)

第八百八十章 阵诛烛龙(第五更)

  有着整个有熊原庞大灵气为支撑的轩辕诛魔剑阵,和没有整个有熊原作为后盾的轩辕诛魔剑阵那是两个极短。一个是铁刀,一个是宝剑。铁刀也能杀人,但是绝对没有宝剑杀人那样干净利落让人连遮挡的机会都没有。

  勿乞来自万象星核的十万八千天道妙理和十万八千柄昆吾剑融为一体,有熊原无穷无尽的灵气凝聚成十万八千颗硕大的星辰高悬虚空,循着一道似乎恒古以来就存在并且将永远存在下去的轨迹在大阵中急速流转。星辰每转动一次,压在烛龙身上的压力就增大一分。

  三个弹指的功夫,大阵的压力就让烛龙身上不少鳞片脱落,鲜血从鳞甲下不断渗出。烛龙疯狂的挣扎着,但是除了将自己的骨节子弄得‘咔咔’作响几乎脱臼,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被困了这么多年,烛龙的法力修为一直被禁锢在某个临界点上,也就是相当于初入破道境界的大能应有的实力。他的元神固然因为三尸元神的修炼秘法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是因为他的托大,因为天庭和佛门的某些后续安排,烛龙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一条元神交给勿乞任其施为。

  烛龙做梦都没想到,勿乞居然就干掉了自己的元神。虽然不知道是勿乞吞噬了自己的三尸元神之一,但是勿乞实实在在的干掉了烛龙的一条元神,这就让烛龙损失了三成的元神力量。

  如今的烛龙法力修为和勿乞相差放佛,他占优的是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祭炼的三尸元神。凭借着暴涨的元神之力,配合佛门传授的专门运用元神念力的神通,他甚至有信心挣脱轩辕黄帝设置的禁制恢复自由之躯。

  但是此刻他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元神,只是勉强有把握让自己肉身强行脱离黄帝的禁制。可是加上轩辕诛魔剑阵的压力,烛龙再也难以动弹分毫。剩下的两大元神中,青年人在肉身中控制**行动,白须男子在外驱动曰月烛和敖不尊对抗,他们再无半点儿余力,再也无法抵挡剑阵的侵袭。

  密集的爆裂声不断响起,烛龙身上小半的鳞甲被碾成粉碎。十万八千太古星辰代表的天道绵绵不绝的攻击着烛龙的元神,他的两大元神面前不断出现各种幻象,他们好似在瞬间经历了无数红尘轮回,瞬间体会了无数生老病死的经历,他们的斗志为之松懈,他们的元神都变得浑浑噩噩难以自持。

  曰月烛都因为白须男子的控制力减弱而变得暗淡无光,原本厚厚一层裹在烛龙身上的青光变得只剩下了稀薄黯淡的一小片,就好似风中的轻纱,好似随意一击就能将其粉碎。

  金角银角同时发出一声怪啸,两道十几里粗细的金银二色强光激射而出,龙蟒的本命神通冰火神光宛如活物一般在空中扭曲飞旋,两条光流融为一体,化为一道紫色强光向着烛龙的逆鳞方位射了过去。两条粗有十几里的光柱融为一体后,居然变得只有拳头粗细,但是那光柱凝炼异常,简直就好似一根紫色水晶雕成的长枪,带着刺耳的裂空声急刺而去。

  烛龙的两大元神同时怒吼出声,站在烛龙肉身上的白须男子一挥手上轩辕剑就待斩碎金角银角的攻击。但是就在白须男子出手前那一瞬间,鄣乐公主早就轻哼了一声,她头顶灾神金身悄然浮现,轻描淡写的向着白须男子点出了一道法印。

  某种规则之力悄然触动,某种原本应该在未来才会让这白须男子碰到的事情提前发作,轩辕剑的剑身‘咔嚓’一声从剑柄上脱落,剑身掉下来径直插进了烛龙的脑门,白须男子手上剑柄‘轰’的一下炸开,将他的胳膊和半截身体炸得稀烂。

  “混账!”白须男子惊骇万分的看着自己爆开的身躯,紫黑色的雾气不断从他体内喷出,每一点雾气都是他辛辛苦苦数万年才能积攒一滴的魂魄本源和本命精气。

  冒牌轩辕剑断裂,剑柄爆炸的事情,原本只会在新生的昊尊皇找到烛龙时才会发生。但是鄣乐公主的灾神金身就有这样的力量,能够将一个存在未来的各种可能的倒霉事情提前。一件两件无所谓,若是七件八件,那就会让人很头痛,如果是一万两万件倒霉事同时在短期内发生,那就绝对会要人命。

  诸如一个仙人被鄣乐公主的灾神诅咒击中,他此刻是十八品金仙的修为,未来他能够修炼到太乙境界,也就是他未来必须渡过十八次雷劫才能踏足太乙境界。灾神诅咒就在短短一两天内将这十八次雷劫全部引发,这个仙人做再多的准备也是必死无疑。

  这就是灾神金身拥有的神力的真实面目,它能将你未来的灾祸提前引发,然后尽可能的将灾祸的影响增强扩大。

  就在烛龙的这一元神怒吼咆哮的时候,金角银角喷出的冰火神光没有任何阻碍的命中烛龙胸前逆鳞。飞天冰火龙蟒的冰火神光对龙族先天上就有极大的克制作用,烛龙胸前的逆鳞是他身上最坚固的鳞片,甚至比他的牙齿还要坚固百倍。但是随着一声脆响,烛龙方圆百丈的逆鳞被洞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一道血箭从窟窿内狂喷而出。

  烛龙身体沉沉的摇晃了一下,逆鳞之后就是烛龙的心脏所在,他的心脏也被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每一次心跳都从破口处喷出大量的鲜血。烛龙怒吼着运转血气要修复心脏上的伤口,但是困住他的那些青铜色柱子同时喷出比方才浓烈百倍的极阴冰焰,顺着锁链烧进了他的体内。

  血管中的血液几乎被冻成冰块,烛龙的身体机能瞬间被冻结。

  一股比刚才的压力更重了百倍的压力从高空星辰中涌出,烛龙被冻僵的身体骤然一沉,伴随着刺耳的碎裂声,他的身上有数百条长短不一的裂痕冒了出来。从这些裂痕中喷出来的不再是鲜血,而是刺目的黑色冰焰。

  雷鸣声震得烛龙头昏目眩,敖不尊身后的雷云漩涡喷出了无数形如流星的雷光。里许方圆的雷光在烛龙的身上不断爆开,每一团雷光都重创烛龙的身体,将他的大片鳞甲和龙皮炸得灰飞烟灭。

  猛不丁的烛龙发出一声难听的尖啸,敖不尊将裂神枪所化的一条黑电藏在一团雷光中轰在了烛龙的腰间。裂神枪轻松洞穿了烛龙的身体,长枪迎风一晃变得有数十丈粗百里长短,牢牢的将烛龙定在了一块硕大的黑色极阴玄冰上。

  一击得手,敖不尊都不由得愣在了那里:“烛龙,你的身子骨可是亏虚了,嘿,这可不是鸿蒙中的生灵应有的身子骨儿!”烛龙今天的表现远不及敖不尊的预估,烛龙这具肉身的威能实在是弱得可怜。

  烛龙仰天怒啸道:“错非轩辕黄帝禁锢老夫这么多年,老夫肉身已经石化僵硬,怎么可能让你们轻松得手?恨,恨,恨啊!”

  苦笑了一声,烛龙厉声道:“罢了,罢了,这肉身于老夫还有何用?未来老夫改头换面,也不复烛龙之躯,到时候自有一方新天地在老夫面前,还留恋这狼闶之躯作甚?”

  一朵金色莲台从烛龙的眉心飘出,伴随着低沉浑厚的梵唱声,烛龙的两条元神站在莲台上向虚空飞起。金色莲台放出淡淡佛光,所过之处勿乞以剑阵纠集的庞大压力再也无法奈何烛龙。巨大的曰月烛也随着莲台冉冉飞起,放出淡淡青光裹在了莲台外面。

  烛龙沉重巨大的身躯重重倒地,敖不尊、金角、银角、金羽、银羽、鲶蛟几个飞扑向了烛龙的肉身。显圣灵君破虚戟荡起一道寒光直刺莲台,猿青飞起一棍直劈向了烛龙的元神,小雀儿和凤天灵则是张嘴喷出了两道南明离火向烛龙元神烧了过去。

  金色莲台轻轻一晃,无边佛光喷涌而出,所有攻击距离烛龙元神还有老远就被化为无形,显圣灵君四人惊呼一声被震得狼狈倒退。

  勿乞眼睛一亮,他看着那莲台笑道:“好宝贝啊!”

  烛龙的两大元神怒视勿乞冷笑道:“的确是好宝贝,此乃佛主弥陀八宝莲台一瓣莲叶所化,八宝莲台乃佛门至宝,防身御敌无物可破,你岂能……天!”

  得意洋洋的烛龙突然傻眼了,勿乞当着他的面身体一晃变成了四面六臂的佛陀金身。一道佛光从勿乞眼里喷出,对着这金色莲台只是轻轻一扫,大光明不坏弥陀度厄宝经中的收取之术施展开来,金色莲台乖乖的落入了勿乞的手中。

  烛龙的元神发出一声尖叫,曰月烛爆出大片青光就要护着两条元神遁走,但是虚空中无数星辰骤然大亮,化为密密麻麻的无数银色飞剑向曰月烛飞斩而下。

  曰月烛内冲出一道方圆万里的青色烈焰,向着高空轰下的飞剑迎了上去。

  勿乞长啸一声,定天剑飞出劈下。敖不尊抖手祭出了裂神枪,显圣灵君祭起了破虚戟。鄣乐公主则是不坏莲、根本塔、一心印三件至宝连珠打出,五团强光定住了地水火风,也定住了曰月烛喷出的青色火焰。

  五件混沌灵宝硬拼一件鸿蒙至宝,固然依旧不是鸿蒙至宝的敌手,曰月烛喷出的青色火焰依旧被压得慢了一拍。就是那一弹指的延缓,无数剑光笼罩住了烛龙的元神,将他三尸元神剩下的两大元神也搅成了碎片。

  大盗之气放出,无声无息的将烛龙的三尸元神放出的本命精气吸收得干干净净。

  感受到自己元神的覆灭,烛龙僵化的身体突然长嘶一声,无数鲜血从体内狂喷而出。

  上古神祗烛龙,彻底陨落。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