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八十二章 纷纷乱乱(第二更)

第八百八十二章 纷纷乱乱(第二更)

  天地真身诀和龙变经同修,勿乞突破到破道境界后其肉身已经无法用正常的概念来形容。但是大致上他完全可以用肉身破一切法,用肉身硬抗一切法。

  其后勿乞得回前生记忆,以炼天鼎熔炼自身,将天地真身诀和龙变经以及恶龙杀等诸般功法融为炼天**,以鸿蒙紫气和元灵清气滋养肉身,他的肉身比起修炼天地真身诀和龙变经时却又强悍了无数倍。

  天地真身诀只是人族大能仿照盘古大圣的盘古真身功法创造,修炼到极致也就能赶上盘古大圣四五成的**强度。而炼天**却是元灵老人独创的功法,元灵老人的肉身可比盘古大圣还要强悍许多。

  故而此刻勿乞的**,已经超出了外人所能想象的极限。他轻描淡写的一脚踹在了礼山王的肚皮上,就听‘啪啪’几声响,礼山王的肠子裂开了好几根,一个清晰的脚印从他后背处印了出来。一口热血混着一些莫名其妙的黄黄绿绿的粘稠液体狂喷而出,礼山王抱着肚皮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几个礼山王的心腹将领怒叱一声,拔剑就朝勿乞劈砍了过来。

  勿乞冷漠的看着这几个一元盘古天巅峰境界的将领,任凭他们的兵器在自己身上乱劈乱砍。勿乞对大虞的祭司还很有点忌惮,毕竟大虞传承这么多年,天知道他们是否有什么能伤到破道境大能的恶毒咒术流传。但是对于大虞的武将,对于这些纯粹用蛮力作战的家伙,勿乞完全无视。

  长剑劈砍在勿乞的身上,就听得‘叮当’一阵刺耳的怪响,长剑寸寸裂开,那些将领的虎口炸碎,鲜血顺着剑柄喷出老远。不等这些将领惊呼出声,勿乞飞起一耳光抽在了他们脸上,七八个将领‘嗷呜’一声惨嚎,打着滚儿飞了出去,半边脸颊和面骨被打得稀烂,看上去好似半边脑袋都被勿乞抽飞了,那伤势不致命,但是很是吓人。

  这边勿乞正打得酣畅淋漓,那边第一个被注入大量功德的黄俍已经突破境界清醒过来。人族的将领突破鸿蒙盘古天境,倒是不用领悟什么天地法则,也没什么三灾四劫之类的说法,总之就是**力量暴涨了一大截就是。

  眼看居然有人敢对勿乞下手,自认是勿乞麾下第一忠臣第一干将的黄俍嗷嗷叫着就扑了上去。可怜那几个被勿乞打飞的将领还在空中飞着呢,黄俍已经带着大片残像扑到了他们身边,干净利落的拧断了这几个将领的脖子。鸿蒙盘古天境的黄俍欺负这些将领,就等于太乙金仙殴打普通金仙,一如凡人碾死蚂蚁一般轻松。

  干脆的干掉了礼山王几个心腹将领,只觉浑身上下精力充沛有着无穷力量的黄俍厉声喝道:“谁敢对吾王无礼?站出来让你家黄大爷看个仔细!”‘哼哈’一声,黄俍很风搔的曲起双臂炫耀了一下他发达的双臂肌肉,就听得一阵脆响传来,他上半身的铠甲被他暴突的肌肉震成稀烂,所有衣衫都化为灰烬飘散。

  上半身光溜溜的黄俍茫然的看着满天无语的大虞臣子,他慢慢慢慢的低下头,很是灰溜溜的窜回了勿乞身后。

  低沉有力的呼吸声绵绵响起,白起等人也逐个突破了境界。他们感受着体内无穷无尽的庞大力量,同时站在了勿乞身后。数十名六国之中最精锐的大将同时将自己久经沙场养出的杀意放出,惨烈的杀意令得礼山王麾下的那些将领再不敢胡乱出手。

  阳山王目露精光的看着勿乞身后的白起等人。他心中暗惊,勿乞身边何曾有了如此精彩的一批大将?和黄俍这个大虞土生土长的将领不同,白起等人的气度威严简直可以和阳山王相比,他们身上应是有一股子和大虞其他的武将迥异的味道。就好似一头羚羊出现在一群绵羊中,那股气质气度是无法遮盖的。

  阳山王很是好奇的上下打量着白起等人,可是早在来良渚之前,勿乞就用盗得经中的法门帮白起他们少少改变了一下容貌。他们的容貌改变得不多,无非就是眼角高一点、唇角长一点、鼻梁塌一点、眉毛粗细换一下、下巴角度增减一点,少少的改动就让他们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饶是六国君臣都是阳山王亲手艹办送去万仙星的,但是他死活认不出白起他们的来路。

  其一,勿乞改换了他们的容貌。其二,当年阳山王也并没有将白起他们太放在心上,无非是棋子一类的工具,谁会认真的记下他们的面容如何?勿乞已经解开了白起他们身上的黒眚禁神咒,阳山王没能感应到他们身上那种独特的气息,自然不会怀疑白起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今勿乞借助庞大的天道功德,硬是让白起等六国大将突破了鸿蒙盘古天的实力,加上一旁正在疯狂吞噬烛龙血肉的敖不尊一行人,勿乞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很是强横。虽然和大虞那些世家豪门相比,勿乞的底蕴依旧是太差了一些,但是他手持昆吾剑,这就可以视为轩辕黄帝的传人,加上他麾下数十名太乙级别的存在,谁还敢唐突下手?

  信山王看了一眼被勿乞一脚踹得生死不知的礼山王,脸色变幻了一阵,突然厉声喝道:“东海王,你下如此重手打伤大虞皇子,究竟意欲何为?莫非你依仗你身后这点微末力量,就想造反么?”

  竖起右手,勿乞沉声道:“以小王魂魄为誓,小王绝不造反。”

  信山王张了张嘴,硬是被勿乞突然发下的这个誓言堵得面皮一阵紫胀。他咬牙切齿的吐了一口粗气,厉声喝道:“那你还不速速将曰月烛交出来?你,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勿乞诧异的看着信山王,好整以暇的反问道:“信山王为何一定要针对小王?莫非,你害怕小王说出……”

  不等勿乞的话说完,信山王已经愤怒的咆哮起来:“放肆,我害怕你?”

  阳山王等议政亲王同时看向了信山王,他们的目光闪烁,充满了说不出道不明的危险气息。阴山王阴恻恻的说道:“信山王稍安勿躁,有什么话,让东海王说出来就是。”轻咳了一声,阴山王阴恻恻的说道:“东海王诛杀烛龙,天道居然降下如此功德,嘿嘿,本王只是听说,人皇乃天道气运所寄之人,若是有人敢擅杀人皇,定然有无边业力缠身。嘿嘿,杀死无边业力之人,定然有无量功德降下啊!”

  一旁刚刚苏醒的固山王咬着牙齿冷笑道:“还请东海王说明,到底是谁和烛龙勾结杀了陛下。”

  议政亲王们的目光都望向了信山王。

  信山王的神色丝毫不变,但是他后心大片冷汗不断渗了出来。他死死的盯着勿乞身边悬浮着的曰月烛,目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勿乞拍了拍曰月烛,淡淡的说道:“这宝贝,是小王缴获的,自然归小王处置。”

  阳山王颔首道:“此言有理,曰月烛乃东海王缴获,自然归东海王私人所有!”

  说这番话的时候,阳山王的心里挺得意,勿乞是自己一手提拔的亲信,勿乞的实力增强了,不就等于阳山王的势力变强了么?再说了,曰月烛这样的鸿蒙至宝若是落入阳山王手中,还不知道惹来多少明枪暗箭,与其自己拿在手中被人惦记,还不如给勿乞呢。

  至于其他的议政亲王么,如此重宝既然阳山王拿不到,其他人还是不要做那个美梦的好。

  迅速发落了曰月烛的归属,阳山王沉声道:“东海王,可否有陛下遇刺一案的确切线索?”

  勿乞缓缓点头,他将自己在神狱中严刑拷打出来的线索一一说出,然后将自己从烛龙元神中得来的证据也一一摆了出来。

  “传位给阳山王的旨意为伪造,目的就是要让我大虞大乱。”

  “圣旨是如何被伪造的过程,小王这里已经全部知晓。但是参与者除了几个主谋,其他人都已经被灭口。”

  信山王粗暴的打断了勿乞的话:“灭口?如何灭口?在大虞皇宫,如何灭口?”

  勿乞冷眼看着信山王,他淡淡的说道:“那天夜里值守在大殿前的禁卫,是王爷配合佛门叛逆邪佛一脉的唯一佛将他们击杀,将尸体让烛龙吞入腹中毁尸灭迹的,王爷怎么还问小王是如何灭口的?”

  信山王放声大笑起来,他指着勿乞厉声喝道:“东海王,你信口胡柴污蔑于吾,不就是本王看上了曰月烛么?你居然……”

  勿乞抓起曰月烛就丢给了信山王,他淡淡的说道:“曰月烛大爷我不要了,给你就是!”

  看都不看目瞪口呆的信山王,勿乞向阳山王一行议政亲王冷笑道:“信山王、礼山王勾结佛门,将唯一佛引入皇宫,在烛龙的配合下击杀了陛下。陛下当年登基之时,当时的司天殿大祭司曾有言,陛下将死于自家孩儿之手,敢问几位王爷可否有这件事情?”

  勿乞话音未落,信山王已经一把按在了曰月烛上,他嘶声大吼道:“诸王谋逆,谋夺我大虞国祚,飞熊军所有将士听令,绞杀东海大军,将所有叛逆一网打尽!”

  抓起曰月烛,信山王带着身后数万文臣武将飞速向皇宫出口狂奔而去。

  地面隐隐颤抖着,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冲天的喊杀声。

  新编还没有两年的飞熊军倾巢而出,在信山王心腹将领的带领下直奔良渚杀来。

  飞熊军的中军大营就在良渚城内,此刻已经有无数士卒冲出,向着诸位议政亲王的府邸攻杀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