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八十三章 致命把柄(第三更)

第八百八十三章 致命把柄(第三更)

  这厢里信山王刚刚招呼飞熊军起事,带头向皇宫门口逃窜,他身后的文武臣子也骤然发动。良渚能够去朝议大殿商议国事的文臣武将就有三十万上下,信山王身后拥护他的人就有三万余人,如今这些人一动手,顿时乱成了一片。

  刚刚烛龙大闹皇宫,满朝文武个个带伤,反应什么的都慢了不少。信山王一声大吼,他身后的支持者立刻对身边的人下了狠手。就见刀光剑影漫天乱舞,信山王身后万余名文臣同时掏出了无数的灵符漫天乱洒乱丢,火光雷霆化为浓厚的云霭差点将天空都遮盖了下来。

  大虞的这些臣子修为都相差不大,除了阳山王这些家族势力雄厚传承深厚的人物,其他人也就是和金仙差不离的水准。猛不丁的受人偷袭,就听得惨嚎声四起,鲜血四溅中不少人殒命坠落地面。

  信山王身后的那些武将一个个宛如疯虎一般挥动刀剑四处乱砍,他们身上都有一层薄薄的金霞缠绕,他们的力量在这金霞的加持下凭空增强了数十倍,一时间对身边的其他臣子占了绝对的上风。刀剑过处人头飞起,长枪刺过鲜血喷射而出,更有武将掏出秘制的小型劲弩乱射,密集的符文箭矢凌空射过,凡是被箭矢射中的人纷纷惨嚎倒地。

  那些文臣手上的灵符也都煞是古怪,虽然灵符本质上是大虞司天殿的骨符,但是灵符发动后爆发出的力量更像是仙人、佛陀的大范围大威力法术。沉闷的雷声震得人筋骨发软,雷火滔滔席卷天地,每一声雷鸣响起都有数百名文武臣子惨嚎落地。

  被信山王的心腹打了个措手不及,大虞的臣子们乱了阵脚。信山王抓着曰月烛狼狈逃窜,那些下手杀人的文武臣子纷纷跟在了信山王身后向皇宫外逃去,但是他们逃走时也是按照严格的战阵布置,左右前后都留下了拦截追兵的人选,大量灵符拼命的丢了出来,令得阳山王他们根本无法追上前去。

  眼看信山王他们就要逃出皇宫,一支飞熊军正煞气腾腾的向皇宫正门迎了上来,若是被他们两边汇合在一处,想要拦住信山王就有点不怎么可能了。

  阳山王厉声呵斥道:“拦住他们,你们在干什么?”阳山王朝着虚空中数百名刚刚烛龙作乱时赶来增援的通天祭司放声咆哮起来。这些通天祭司修炼的都是极阴的玄冰类的符法,若是他们出手,堵住皇宫入口不让信山王逃出皇宫还是轻轻松松的。

  但是这些祭司在虚空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一个人敢轻易动弹。当阳山王破口大骂的时候,这些祭司才缓缓的驱动通天塔在空中一阵交错,慢慢的划分为泾渭分明的两个阵列。

  庞大的神识在虚空中奔涌,数百名通天祭司的神识相互锁定相互攻击,掀起的精神风暴将漫天的文臣武将震得七荤八素,那些武将纷纷七窍流血坠下地面,文臣也连声咒骂着抱住了脑袋显得格外吃力。

  绵绵兽咆声不断响起,阳山王等议政亲王还有那些身份尊贵的大臣头顶都纷纷冲出各色气劲,数万头强横的兽魂凭空涌现。借助这些兽魂的魂魄力量,阳山王他们才在两派通天祭司的相互攻击下勉强维持了神智的清明。

  勿乞长啸一声,一道黑气从他头顶直喷了出来,饕餮兽魂也张牙舞爪的飞起。他摇摇摆摆的站在鄣乐公主身边厉声高喝道:“东海所属,凡有敢冲撞大营者,杀无赦,杀无赦!”

  黄俍等东海将领纷纷闪身奔向分布在良渚四座城门外的东海大营,但是他们刚刚冲出不到百丈远,虚空中对峙的两派通天祭司中位于皇宫出口那一面的数十名通天祭司同时一挥手,就看到大片寒光宛如墙壁一样从高空落下,奇寒之气在空气中凝成了无数重不过寸许厚的黑色玄冰墙壁,挡在了黄俍他们面前。

  问候了一声这些通天祭司的老母,黄俍抡起大刀重重的剁在了面前一堵玄冰墙壁上。

  就听一声怪响,黄俍的大刀和面前的玄冰墙壁一并粉碎,黄俍的身体一哆嗦,手指上突然结伤了薄薄的冰片。他厉声喝道:“好冷,混账,这群老不死的怎么这么厉害?”

  鄣乐公主清啸一声,头顶九座古神金身在五彩神光中喷薄而出,道道神威席卷四方,鄣乐公主轻喝道:“不用管他们,只管去做你们的事情!”玉手挥出,大片霞光落在黄俍、白起、廉颇等东海将领身上,他们的身体被一层淡淡的五彩光芒包裹,挡在他们面前的玄冰突然气化蒸发。

  黄俍等人纵声长啸,他们迅速化为道道残影奔向了四方城门外的东海军营。

  几个通天祭司冷哼了一声,他们驾驭着通天塔就要向鄣乐公主这边逼迫而来。

  勿乞长嘶一声,一百零八柄昆吾剑激射而出,卷起四周浓郁的天地灵气,激发了良渚的护城大阵。大片阵法纹路在良渚城内城外的地面上逐渐亮起,庞大的灵气迅速向昆吾剑汇聚而来。庞大的灵气不断涌来,勿乞浑身剧震,整个有熊原的灵气似乎都在向他身体汇聚,他有一种难以掌控的无力感。

  历代人皇能够掌控这座大阵,那是他们借助大殿内的阵法分担了大阵的反噬力量,尤其还有烛龙这么一个顶缸货被压在大殿下面,烛龙庞大的身躯强横的**就成了大阵的缓冲垫,所以人皇能以明道境的实力轻松掌控这座大阵。

  但是失去了烛龙的缓冲,以勿乞初入破道境的实力,只觉肉身都快要被巨大的灵气冲破了,错非炼天**强横无匹,勿乞的**坚韧异常,他现在早就炸成了肉碎。

  苦笑一声,勿乞勉强指定大阵厉声喝道:“信山王,速速命令你麾下士卒回归营房,你,还有追随你背叛大虞的逆党速速束手就擒,否则……娘的,否则老子干了你们!”

  施展法天相地神通,身体膨胀到万丈高下,勿乞浑身青筋血管根根暴突,宛如蛟龙一样在他体表扭动跳动,庞大的灵气不断顺着昆吾剑轰入他身体,他的实力借助阵法之力直线飙升,很快就达到了当曰昊尊皇借助阵法之力达到的破道境巅峰的水准。

  破道境巅峰,几乎有轰碎天道一切法则枷锁的力量,勿乞双眸中紫火闪耀,他只觉自己又回到了前世元灵老人最巅峰的时刻,似乎可以轻松碾碎面前的一切。他怒视那些刚刚出手阻拦黄俍等人的通天祭司,轻描淡写的喝道:“死!”

  那些祭司的身体轰然炸开,骨肉成泥魂飞魄散,果然死得干干净净。勿乞一指点出,他们骑乘的通天塔轰然坠地,鄣乐公主五彩神光一扫,这些通天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阳山王厉声喝道:“东海王,诛杀所有叛逆,除首恶信山王、礼山王,其他人一律诛杀!”

  勿乞沉声喝道:“喏!”

  大喝一声,勿乞心念动处,大阵高空出现了无数银紫色星辰,巨大的星辰剧烈的旋转着,喷射出了无数拳头大小有棱有角的银色星光。这些星光宛如流星一般急速坠落地面,每一颗星辰都准确的命中一名叛乱的飞熊军士卒的脑袋。

  这些星光沉重无比、锋利异常,饶是那些飞熊军士卒都有着极深的修为极强的**,在这星光的打击下也是瞬间毙命,只有阵亡者,并无一个伤者。

  勿乞周身缠绕着厚重的灵气漩涡,庞大的身躯看上去宛如魔神。他长发飞舞,目光如电,他整个身体、神魂和良渚的这一座大阵融为一体,他只觉自己的状态从来没这么好过,在大阵覆盖的范围内,除开有着无数禁制保护的秘殿,他几乎能掌握一切。

  “信山王,速速停步,否则,死!”

  趁着人不注意,勿乞偷偷摸摸的将大阵汇聚来的无量灵气融入眉心的炼天鼎。

  这座大鼎也是鸿蒙中的异宝,虽然没什么攻击力和防御力,但是有着造化先天的神效。这炼天鼎可比如今的勿乞强了太多,任凭多少灵气灌进去都没丝毫反应。勿乞趁机多盗取一些灵气,未来他修炼炼天**还要炼天鼎相助呢。

  浑身大汗淋漓的信山王回过头来,他指着勿乞连咒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昊尊皇都不敢直接让这座大阵的所有灵气注入体内,必须经过烛龙和大阵的缓冲后才能运用整个大阵。勿乞这个怪胎,他居然以一人之力为阵法核心控制了这座顶级杀阵。

  这可真是要人命,任何一个人控制了这座大阵,就能拥有破道巅峰的实力,在如今的大虞,没人能够和控制了这座大阵的人相抗。绝望的信山王死死的盯着勿乞,突然厉声咆哮起来:“唯一佛,你混账,你还没有成功么?你,你,你,这么多天了,你这混蛋东西!”

  信山王的骂声还在空气中回荡,远处一声沙哑低沉带着无尽邪气的佛号声遥遥传来。

  “我身为佛,我佛慈悲,没想到除了昊尊皇,毁了有熊殿,居然还有人能以肉身承受这座大阵的反噬。”

  赞叹了一声,那声音缓缓说道:“大虞的议政亲王们,你们听好,贫僧已经控制了秘殿藏真殿,尔等秘殿所有供奉的生死就在贫僧一念之间。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吧?嘿嘿!”

  唯一佛怪声怪气的笑着,阳山王他们则是面如死灰般看向了秘殿的方向。

  信山王猛的举起双手放声欢呼,他身边的那些追随者也是兴奋欲狂的大叫起来。

  只有真正忠诚于大虞的那些臣子,他们控制不住的战栗着,发出了绝望的哀嚎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