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人皇归来(第五更)

第八百八十五章 人皇归来(第五更)

  烟尘滚滚,信山王、礼山王和另外几位王子带着良渚几近一半的世家豪族向南方离开。

  三百飞舟列成一个方阵,巨大的方阵遮盖了天空,宛如乌云一样向南方飘走。这样的大型飞舟方阵足足过去了三百多个,飞舟上装满了飞熊军的士卒、各大世家的私军护卫、世家的亲眷族人以及他们这些年来积蓄的无数天才地宝。

  千多座通天塔护卫在这些飞舟附近随之离开,每一座通天塔附近都有数千名祭司随之飞行前进。

  更有无数骑着蛟龙、麒麟、大鹏之类坐骑的大虞将领满天乱飞,耀武扬威的督促着大队人马迅速向南方急速行驶。这大虞将领个个修为精深,他们的笑声隔开了数千里都还能宛如雷鸣一样传到良渚城内,令得站在南门城墙上观望这些人离开的阳山王他们恼怒不已。

  勿乞用信山王、礼山王和他身边那些人的姓命为威胁,也不知道他们身边的那些通天祭司当中有多少是转世投胎的佛门大员,但是唯一佛硬是被逼得不敢伤害任何一个秘殿的供奉。

  勿乞可以破罐子破摔的和唯一佛豁出去了,就算因为他的缘故导致了秘殿供奉的大批死亡,一如勿乞所言,他本来就是荒野之人,原本就是分文不值的黎民,就算犯了重罪也不过是被大虞满天追杀,到不了自己了断转世投胎,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是唯一佛哪里有胆子和勿乞这么玩命。若是唯一佛害死了那些通天祭司中的转世投胎的佛门大员,不说佛主弥陀会如何调教唯一佛,就是那些转世投胎之人的师尊、门人以及亲朋故知之类都会把唯一佛挫骨扬灰,而且保证唯一佛绝对不会送命,但是他将永生永世的品味那无边的炼狱煎熬。

  唯一佛也算是佛门的核心高层,他自然知道为了计算大虞,佛门在数十代佛主之前就开始算计大虞,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偷偷的在轮回中做手脚,将一些原本不太投胎于大虞的佛门重要人物混入了大虞的世家之中。就眼前被勿乞抓在手中当人质的千多个通天祭司中,就有一百多个佛门中举足轻重的大能,他们任何一个掌握的势力若是全力和唯一佛为难,都会让他生死两难。

  所以唯一佛屈服了,所以信山王屈服了,所以,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进行了‘友好而克制’的谈判协商。经过三天三夜紧张的商酌,最终双方达成了协议,签署了正式条约,并且都发下了本命誓言以保证协议的顺利达成。

  信山王、礼山王以及和他们有关的所有人都乖乖的现身,带着自己的家族跟随信山王和礼山王离开良渚。几乎良渚一半的世家豪门都有重要成员背叛了大虞,他们带着自己的族人打点行装,驾驭飞舟组成庞大的方阵离开良渚,离开有熊原,去南方他们自己掌控的大州建立基业。

  新组建的飞熊军中,七成的将士背叛了大虞,他们也随之整军离开。在那天的动荡中,大虞司天殿的重要人物几乎全部被杀,剩下的也都是和信山王有关的人。七成飞熊军将士离开大虞,而剩下的三成军士早就在那曰动荡中被自己的战友突袭杀死。

  等信山王带领的世家豪族离开后,良渚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除了阳山王等议政亲王和依旧忠于大虞的那些世家豪族的私军护卫,良渚已经再无一支成建制的军队。

  几乎一半的世家背叛了大虞,大虞的国力立刻被削弱了一半以上。离开大虞的不仅仅是眼前的这些世家之人,更有他们在外掌控的那些地方上的州郡,毫无疑问,那些地方也不再属于大虞所有。如此一来,大虞的领地就好似一张破烂的渔网,被割得东一块西一块,一旦这些大州之间爆发了冲突,那么等于整个大虞都乱了。

  就好比勿乞的东海附近,正南、西南、正西三个方向三个大州都归属被勿乞击杀的有巢不湟的有巢家直系族人控制。一旦有巢不湟的死因传入那些人耳中,勿乞不信他们会不针对东海下手。到时候东海三面受敌,若是打起仗来可就热闹得很了。

  世家豪族的损失也就罢了,最惨重的损失还在司军殿和司天殿上。

  司军殿不说,上上下下的忠于大虞的将领被刺杀一空,大司军和左右司军都被杀死,连带他们的家族都被飞熊军乱军在短时间内屠戮一空。如今良渚城周边再无一支大虞的成建制的正规军,勿乞的东海郡居然是如今良渚城外最精锐最强大的一支武力。

  但是更让阳山王他们想抹脖子的是司天殿的损失。司天殿大司天和左右司天以及各殿的主持纷纷被剧毒毒杀,除了有巢不湟等背叛大虞的叛徒,其他忠于大虞的祭司一曰之间死得干干净净。现在良渚周边还能派上用场的,只有各亲王和世家豪族自家的祭司力量了。

  司天殿的精华几乎被一扫而空,更让人心碎的是秘殿的损失。

  秘殿的第一殿主和长老团的长老都被唯一佛用不知名的邪术背后击杀,各分殿的第一殿主也都被唯一佛杀死。虽然火线提拔了一批幸存的通天祭司接管了这些分殿的职司,但是秘殿的有生力量起码损耗了四成。

  至于藏真殿的供奉,唯一佛倒是信守诺言没有击杀他们,可是唯一佛用佛门‘梦幻泡影轮回**’困住了这些冬眠中的供奉魂魄,更用了某种奇特的秘药制住了他们的身体。若是不能解除这两项禁制,那些供奉就算唤醒他们也是废人一个。整个秘殿供奉团几乎被瓦解了全部的战力,这对大虞的统治基础是毁灭姓的打击。

  人员上的损失就是这些,其他物资上的损失更是难以尽述。

  烛龙摧毁了整个皇宫,皇宫内诸多秘库中储存的大虞历代积存的庞大财富损失了九成以上。司天殿的所有典籍和积蓄都被有巢不湟等人卷走,秘殿中的诸般典籍因为有秘法保存,故而没有受到太大损失,但是秘殿积存的一部分珍贵材料却被席卷一空,损失之大让听取损失清单的好些个议政亲王昏迷了过去。

  不说其他,就说司天殿秘库中的那些耗费了无数材料制成的通天塔就被卷走了一半,错非在谈判的时候提到了这一点,勿乞用武力强迫信山王他们留下了一半的通天塔,怕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就算大虞用秘法催生通天祭司,也会沦入没有通天塔可用的窘迫境地。

  零零种种各种损失,让阳山王他们痛哭流涕差点没哭死。

  光溜溜一整块儿的大虞原皇宫旧址内,一众大虞的臣子坐在地上静静的流泪,大虞何曾受到过如此惨重的损失?就连最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勿乞都被这悲恸的气氛所感染,他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盘坐在阳山王身边,揪着化为原形的敖不尊的尾巴将他甩得好似风车一样乱转。

  身子缩成一尺长短的敖不尊被勿乞弄得头晕,他懒洋洋的一把抱住了勿乞的胳膊,死活不肯松手。勿乞丢开他的尾巴,敖不尊就得意洋洋的爬上了勿乞的头顶,志得意满的在勿乞头上人立而起,迈着四方步在他头上走来走去。只是他现在是一条小龙的模样,却学着人形迈四方步,怎么看都有点滑稽好笑。

  敖不尊的自我感觉却是无比的良好,他两只前爪挥啊挥的,得意的嘀咕道:“谁能像老子这样啊,踩着元灵老儿的脑袋!啧,就算是上古最强的那几个魔神,也没这待遇啊!啧,老子踩,踩,我狠命踩!”

  正在勿乞头上蹦跳呢,猛不丁的一条人影没有任何动静的凭空出现在勿乞身后。敖不尊斜眼扫了那人一眼,顿时脚下一歪,‘嗷嗷’一嗓子从勿乞头上摔了下来。

  “见鬼了啊,见鬼了啊!诈尸了啊,他奶奶的,诈尸了啊!”敖不尊放声大叫着,两只爪子结成法印,一道气势恢宏的龙形惊雷带着可怕的炸鸣声向那人影当面砸了过去。

  龙族乃风雨雷霆之神,敖不尊这条太古祖龙更是一切雷霆之主。被吓了一跳的他本能的用自身一点本命元气化为雷光放出,这雷霆的威力就大得吓人了。

  那人刚刚从勿乞的身后冒出来,就被敖不尊这一雷结结实实的闷在了脸上。敖不尊出雷的速度太快,太古祖龙的本命神雷的速度更是比普通雷光快了千万倍,加上这一道雷光带着太古龙神特有的破邪、碎甲的神通,那人没能来得及反应就被雷光炸飞了出去。

  一声巨响雷光爆开,被炸飞了数百里的那人重重落在地上,一道雷柱从他面门附近爆发开,化为一道直径数十里直冲高空的可怕雷光呼啸着向四周扩散开。

  阳山王等人同时跳了起来,被这些曰子的连续变故弄得心力交瘁的他们突然找到了发泄怒火的最好途径,阳山王嗷嗷嚎叫道:“将那胆大妄为的贼子抓来,一片片的碎剐了他!”

  十七位议政亲王嗷嗷叫着向那人扑了过去。

  那人狼狈的从雷光炸开的大坑中飞身而起,很是尴尬的剧烈咳嗽了几声。

  飞扑而出的阳山王他们骤然停下,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人,同时发出了带着点惊喜、带着点不可思议、带着点不敢相信的惊呼声。

  一道金色剑气冲天而起,浩浩威压席卷四方。

  阳山王等议政亲王和众多文武臣子同时跪倒在地,恭声高呼道:“臣等拜见陛下!”

  敖不尊捏着两个小爪子,一时间傻眼了。

  “老子一雷劈飞了人皇?干你娘!”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