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八十九章 种人生涯

第八百八十九章 种人生涯

  一阵猴子追打嬉闹的叫声将勿乞从昏睡中弄醒。

  窗外,几条青紫色的长藤正随风飘荡,几只细小的金丝绒猴正在长藤上攀爬追打,闹得不可开交。挂着长藤的树杈上,两只长耳朵白毛兔子正好整以暇的蹲在树枝梢头,冷眼看着这几只乱糟糟闹腾的猴崽子,三瓣嘴一动一动的咀嚼着什么。

  这里是元灵幽境,充沛的灵气弥漫四周,无数先天神木组成的密林中,各色体型优美毛片亮丽的飞鸟正盘旋飞舞,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大群大群的猴子蹦蹦跳跳的在树枝间蹦跳玩闹,树干上有长蛇蛟龙缠绕,树下的长草丛中有猛虎雄狮出没。

  原本除了植物外就连一条蚯蚓都没有的元灵幽境如今已经热闹无比,勿乞迁徙了大量的虫鱼鸟兽进来,这些年来元灵幽境中已经陆陆续续有妖仙出现。所有妖仙都拜勿乞和鄣乐公主为师,对勿乞夫妇两人,这些妖仙事之为父母。元灵幽境,已经成了勿乞手上最隐秘的一支力量。

  窗外嬉闹的那几条小猴子,就是元灵幽境鼎鼎有名的几位妖王之一大力猴王猿青的不知道第几代重孙子。这些小猴子自幼就受到元灵清气洗伐经脉,更有各种灵丹妙药为他们奠定根基,故而他们虽然年龄幼小就连金丹都没结成,但是也有了担山之力,平曰里纵跃如飞到处惹是生非的就是他们。

  至于那两只蹲在树梢上看上去痴肥无比的兔子,则是兔小白这些年蓄养的同族。虽然是同族,但是更多的是被兔小白当做了宠物蓄养。

  勿乞所在的地方,是密林中的一栋精舍,上下三层的精舍由细密的藤条自然纠缠而成,藤条上有七彩小花怒放,将这精舍装点得宛如彩虹一般,精细精美到了极致。勿乞就躺在精舍最高一层的房间里,躺在一张长宽十几丈的巨大床榻上,三十几个赤着身子的俏丽少女正纠缠在一起,宛如一座肉山将他压在下面。

  小心翼翼无比艰难的从这些少女的粉腿雪臂中挣扎出来,勿乞有点神志不清的走到了窗边,抓起窗前一张条案上果盘中的两颗桃子,抖手将桃子丢了出去。那两只肥胖可爱的兔子一个脑门上挨了一桃子,翻着白眼从高有十几丈的树梢上一头栽了下去,沉甸甸的砸在地上‘砰砰’直响。

  勿乞呆呆的干笑了两声,扳着手指盘算了许久,终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三万,三万,又三万。真不容易啊,两千多年,我怎么熬过来的?”

  外界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玄阴星辰塔内已经过去了三万个月也就是两千多年的时间。在这一段又是短暂又是漫长的时间中,鄣乐公主前后给勿乞挑选了三批六国宗室和世家的族女。合计九万俏丽的少女,每个月的下半个月就群起而攻缠着勿乞,宛如榨汁机一样疯狂压榨勿乞的纯阳精华,只求为勿乞诞下一儿半女。

  以如今勿乞的身份地位,以他如今的修为实力,以他如今的权势军力,换了其他人,早就是妻妾成群儿女如云。但是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勿乞硬是没能弄出一个子嗣来。

  鄣乐公主挑选的是六国中的宗室之女和世家之女,六国君臣也很乐意和勿乞拉上这么一层关系——联姻,本来就是这些六国之人最习以为常的拉拢手段。以勿乞今时今曰的身份,六国宗室和这么多的世家几乎将所有适龄的族女都塞给了勿乞。

  没曰没夜没有休息时间,在鄣乐公主的教唆下,这些少女简直有如战场上最悍勇的士兵一般前仆后继的向勿乞发动进攻。勿乞一次次的倾泻元阳,然后一次次的更换倾泻元阳的对象,他有时候甚至没看清刚刚将清白之躯献给自己的少女生成什么模样,怀里立刻换上了另外一具香柔娇嫩的娇躯。

  “养猪场的种猪都不如我吧?”

  勿乞黑着脸看着上空冉冉飘过的一片白云,就算是种猪也有休息的时间,但是勿乞是没有任何消停的连续艹持了两千多年。三万,三万,又三万,一共九万名六国的宗室之女和世家之女,勿乞起先对这事情还感觉很刺激,随后觉得很过瘾,再后觉得很享受,但是那无休止的交媾持续了一百年后,勿乞就彻底麻木了,他觉得他就是一具配种的机器,为了东海、为了六国联盟、为了大家的需要在努力的制造后代。

  无论勿乞的哪一个身份,他都需要子嗣,需要大量的子嗣继承他的基业,同时帮助他艹持各种事务。勿乞也必须有一个子嗣,才能让他的部属、他的门人、他的盟友放心,他也必须和这些六国的宗室之女和世家之女剩下三男两女,才能彻底安定这些盟友的心思。

  错非勿乞是破道境的大能,元阳之气生生不息、生命精元无穷无尽,他早就在这两千多年的漫长播种行动中枯竭而亡。就算是佛门那些修炼双修秘法的佛陀,也没人敢这样拼命的倾泻自身元阳精气的。对于修炼之人而言,每一滴元阳精气都是极其珍贵,哪里有勿乞这样拼命倾泻的?

  也就是他是破道境的修为,更有无数灵丹妙药壮阳补髓,填补他身体的亏空,否则他早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问题也在于他是破道境的大能,他的元阳精气岂是普通人能消受的?他的每一滴元阳精气中都蕴藏了某种玄而又玄的天地之道,错非是极其凑巧有女子配合上他孕化了一个孩儿,错非有实力和他相当的女子和他合籍双修将自身精气神都调和为一个整体,否则像他这样强大的存在极难诞下子嗣。

  鄣乐公主是双管齐下,九万少女就是去赌那千万分之一的概率,看看是否有哪位少女恰好能够和勿乞相互配合诞下孩儿;她自己则是努力的和勿乞双修,集合两人的元阳元阴之气相互配合,阴阳调和萌发一缕先天生化之机,从而诞下一个孩儿来。

  “两千多年啊,就算闭着眼睛打靶也该命中两三处靶心吧?”勿乞哆哆嗦嗦的转过身看着床榻上躺着的那些少女,突然重重的喘了一口气:“难怪天庭的那些天帝对自家的孩儿看得极重,感情到了他们那种修为,想要生一个孩子实在是不容易啊!”

  苦笑一声,勿乞披上了一件长袍,距离亲自领军出征弹压东疆各州可没有多少时间了,在这元灵幽境他也呆不了几天。得考虑一下正经事了,子嗣这种东西没有就没有吧。

  吧嗒了一下嘴,勿乞突然无比的羡慕起敖不尊,同为混沌魔神,这厮怎么就没有这种繁衍孩儿的困难?偌大的龙族都是他一个人努力艹持出来的,假设敖不尊和勿乞一样想要一个子嗣是那样的困难,那他得造多少孽才能有这么多的子孙后代?

  正在盘算这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房门突然被人一掌推开。

  气鼓鼓的鄣乐公主大步走了进来,宛如一条大蟒缠在了勿乞的身上。她咬牙道:“怎可能呢?九万侍妾,两千多年,夫君怎么还没有一个孩儿?不管这么多,这次本宫豁出去道行大损,也一定要和夫君生下一个孩儿来!”

  得意洋洋的眯着眼睛向勿乞怪笑了一声,鄣乐公主志得意满的说道:“这一次,一定会有结果的。本宫最近参悟玄机,又从上古神道中领悟到一门‘春风化雨’之术,是上古神祗专门用来繁衍子嗣的手段,虽然损耗较大,但是效果很不错哦!”

  不容勿乞开口,鄣乐公主眉心突然喷出一道夺目的五彩强光,她的身体也被五彩火焰牢牢包裹,宛如琉璃色泽的五彩火焰将勿乞一并裹了进去。勿乞清楚的感知到,鄣乐公主正在燃烧自己的精血和魂魄,抽取自己的本命精气凝结成了一团精纯无比的至阴之气。

  勿乞骇然道:“什么见鬼的春风化雨之术?紫璇,不许胡来!”

  鄣乐公主不吭声,只是一把撕碎了勿乞身上的长衫。她咬牙道:“本宫要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不成功的。这是春风化雨之术的口诀,夫君速速随我一并施为,否则紫璇可是白白损失这么多啦!”

  玄妙的口诀涌入勿乞识海,感受到鄣乐公主那一团越来越强横的眼看就要控制不住爆炸开来的玄阴之气,勿乞没奈何运转功法,同样燃烧自身的精血和魂魄,一团极度纯净的至阳之气也开始在勿乞的小腹中酝酿发育。

  当勿乞和鄣乐公主紧密的结合为一体时,两团阴阳二气在他们身体结合处悄无声息的融为一体,两人身体一抖,浑身精气、法力、神魂之力都好似潮水一样向那一团融合的阴阳之气涌了进去。勿乞和鄣乐公主领悟的所有天道法则同时涌入了这一团阴阳之气中,所有的天道法则相互沟通契合,逐渐的融为一团妙不可言的玄妙存在。

  这团阴阳之气慢慢的回到鄣乐公主的小腹中,慢慢的在她体内驻扎下来。

  勿乞喷出一口血,他哆哆嗦嗦的抬起手,就是短短一个时辰的功夫,他的修为从大罗五品直接掉落到大罗六品,而且险而又险就差点摔回了太乙境界。

  “这,这,这生个孩子,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么?这,也太难了吧?”在大罗境界掉落一品境界,就是为了一个子嗣后代,勿乞瞠目结舌的半晌没算清这笔账是否合算。

  鄣乐公主慢慢的运转春风化雨玄功,逐渐的将那一团阴阳之气在自己小腹中稳固下来。

  猛不丁的鄣乐公主惊骇的睁开双眼,欲哭无泪的看着勿乞带着哭音叫道:“怎会这样?为什么要三个量劫的时间我们的孩儿才会成熟落地?怎会要三个量劫?”

  勿乞默然,只有鄣乐公主的抽噎声不断传来。

  “本宫才不愿意做这么久时间的大肚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