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九十章 怒斩来使(第五更)

第八百九十章 怒斩来使(第五更)

  端坐在东海王府正殿上,勿乞耷拉着眼皮看着分列左右的六国君臣。

  包括燕丹在内,六国君臣的脸色都很诡异。鄣乐公主是燕丹的孙女,这个自然不需提得。那九万少女中,就包括了嬴政的曾孙女、屈平的玄孙女、田文新添的庶女等等,其中有着公主封号的就有数千人。至于其他出自六国世家的女儿,更是各家的嫡系族女,其中就包括了荆轲啊、高渐离啊、田光啊他们的嫡系族女。

  六国君臣,都是勿乞的姻亲,都是他的长辈。

  这些面色诡异的人心里都清清楚楚的,谁家的女人为勿乞怀上第一个孩儿,那个孩儿就将成为未来的东海之主。六国的各皇族各世家都有一整套的精英育成手段,那个孩儿一出生,就会受到整套的精英化教育,他绝对不可能成长为一个纨绔子,他将成为一个优秀的继承人,从而掌握庞大的权力。

  大殿内诡异的沉默保持了足足一刻钟,最终还是白起最直接的一掌拍在了面前的条案上:“东海王,一个月了,给我们一个交代罢!唔,九万族女,有多少有了身孕?”

  勿乞有气无力的看了白起一眼,你们这里只是一个月,他可是在元灵幽境被压榨了两千多年。骤然打了个寒战,勿乞将脑子里关于那两千多年的详细经历的记忆强行压了下去。干咳了一阵,勿乞干笑道:“这个,诸位都知道,修为越强,想要一个子嗣越是困难。”

  嬴政翻了个白眼,他淡淡的说道:“天庭大天帝也有子嗣,太乙大能也能有孩子!”

  勿乞苦笑着向嬴政拱手道:“小子不才,那时已经是大罗五品的修为。”

  大殿内六国君臣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大罗五品?破道境的修为?也就是比太乙境界更加强悍的大能?屈平狐疑的望着勿乞颔首道:“这么说来,东海王的子嗣岂不是比天庭大天帝还要艰难?”

  再次干咳了一阵,勿乞竖起了一根手指:“两千多年的努力,小子还是有所成就的。”

  众人精神骤然一振,所有人都挺起了腰杆笑问道:“敢问详情?”

  勿乞心里一股子火冒了出来,详情?你们还想知道详情?什么叫做详情啊?咬牙盯着六国君臣怒视了一阵,猛不丁的勿乞想起这些人都是自己长辈的身份,他一时间气焰全消。闷哼了一声,勿乞沉声道:“大燕女皇鄣乐于太古神道中参悟出春风化雨之术,小子与她燃烧道行和神魂,以自身本命元气为代价,倒是孕化了一个孩子。”

  燕丹拊掌大笑,摇头晃脑道:“妙不可言!”

  嬴政怒视勿乞,他冷哼怒道:“为何厚此薄彼?”

  白起更是跳起来咆哮道:“燕丹,你这孙女好生无耻,一月三十曰,她独占十五天,简直岂有此理。”

  燕齐君跳了起来就要和白起争辩,勿乞眼看大殿内乱成了一团,他立刻大声喝道:“闭嘴……都给我安静!你们可知道,为了这孩子,小子的修为从五品大罗直接掉落到了初入六品的境地?甚至差点因为精元损耗过度重新掉回太乙境界?”

  大殿内一片死寂,嬴政他们死死的盯着勿乞,过了许久他们才整齐划一的吞了一口吐沫,发出一声‘咕咚’巨响。勿乞叹了一口气,摇头叹道:“小子已经将那春风化雨之术参悟透彻,只要小子我主动舍弃一部分本命精元,其他女子也能为小子孕化孩儿。”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勿乞心里一阵憔悴,他觉得自己就是一根甘蔗,而六国的君臣们,他的这些便宜丈老子们,就是疯狂的榨汁机,恨不得把他最后一点精气都给榨干。苦笑一声,勿乞竖起一根手指说道:“等小子重新修炼回大罗五品境界,燃烧法力、神魂和精气,施展春风化雨之术,再降回六品太乙,能让寻常千位天仙级女子受孕,百位金仙女子受孕,十位太乙女子受孕。”

  说完这番话,勿乞就不再吭声。

  燕丹、嬴政他们的眼睛就亮了,勿乞这才多大点年纪就修炼到了这个层次,他重修回大罗五品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啊?太乙、金仙级的族女么,六国中那是一个也没有的。但是天仙级的女子么,如今勿乞身边那九万六国女子中,起码有一半修炼成了天仙啊!

  一千个受孕的机会,这可得仔细考虑一下分配的数额了。毕竟这关系着六国未来的发展,关系着勿乞和六国之中哪一国亲近一点。联姻这种手段他们是用得炉火纯青,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那是绝对不会遗漏的。

  就在燕丹他们努力的绞脑汁如何最完美的榨干勿乞这根甘蔗的时候,一员东海将领大步跑进了大殿,单膝跪倒在地沉声道:“王,有自称是人族新皇使者的人求见。”

  大殿内众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人族新皇?这是信山王还是礼山王称帝了呢?沉吟片刻,勿乞沉声道:“摆仪仗,着那人觐见。”

  那将领躬身领命而退,大殿外沉闷的脚步声响起,大队全副武装的士卒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东海的祭司们施展妙术,将大殿外的广场所处的空间拉伸,将原本能容纳数万人的广场变得足够容纳数百万人。东海的士卒在广场上排列成了煞气腾腾的大阵,这些年来东海驯养的凶禽猛兽也分门别类在大殿上逐一陈列阵势,加上空中悬浮的数十条造型狰狞丑恶的飞舟,以及飞舟上一字儿排开的口水滴答的天鬼,好端端的一座东海王府立刻化身为阎罗殿。

  大殿面朝广场的那一堵墙壁带着沉闷的轰鸣声缓缓沉入地面,天光照了进来,偌大的广场一览无遗,再无丝毫阻碍。勿乞和大殿内众人纷纷看向了广场尽头的王府正门,盘算着所谓人族新皇的使者会是什么模样。

  不多时,一队铠甲鲜明的东海将士夹持着十几名身穿华美锦袍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经过祭司的秘法加持,如今从大殿下的台阶到王府正门足足有三十里的距离,沿途密布着无数悍将勇卒,凶猛的禽兽不时‘咻咻’有声,高空更有天鬼在飞舟上慢吞吞的攀爬游走,沉闷如山的杀意在广场上积压发酵,这十几个男子的脸色都有点难看。

  三十里地耗费了这些男子一刻钟的功夫,一路上行来煞气逼人,除了领头的那个生了短胡须的中年男子,其他人都是汗流浃背双腿战栗。六国当中一些品姓不甚厚道的诸如秦舞阳这些人就哈哈大笑起来,肆意的讥嘲这些被吓得魂儿都要飞掉的使者。

  短须男子听到大殿内传来的笑声,不由得恼怒的回头瞪了自己的同伴一眼,他轻喝了一声着这些人都留在了大殿外台阶下,自己则是高高的昂着头,在八个东海将领的挟持下大步走进了东海大殿。

  站在勿乞身前三丈处,这短须男子傲然望着勿乞沉声喝道:“奉天承运,人族正朔,承天地气运,奉离火之德,大离皇朝圣帝火无量陛下特使,大离皇朝‘琞城侯’赵胜见过旧朝大虞东海王殿下。”

  这琞城侯姓赵名胜,一旁坐着的大赵皇帝赵胜冷哼了一声,眸子里已经有一抹杀意徘徊不去。

  勿乞笑了起来,他摇头道:“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这就急着给自己脸上贴金箔了?”

  满殿文武齐声欢笑,六国君臣何等人物,这莫名其妙的大离皇朝圣帝火无量实在是有趣,这大虞还好端端的存在着,就给自己加封了人族正朔的圣帝名头,他真的就这么迫不及待么?这大离皇朝有多强的实力,这就惦记着大虞的基业大虞的天下呢?

  琞城侯赵胜眼看满堂哄笑,不由得怒道:“尔等焉敢……”

  一甩袖子,勿乞淡然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要啰嗦了,君观我东海军势如何?”

  琞城侯脸色微微一变,他下意识的向后扭了扭头,但是又强行控制住了自己,死死的盯着勿乞不放:“土鸡瓦狗,我大离皇朝天兵一至尽成齑粉。”

  大殿内一片沉默,所有人都笑吟吟的看着他,这大离皇朝的人还是有点底气的,起码比前一阵子勿乞和一众通天祭司掳掠人口屠灭的那些外域天境的皇朝有底气多了。

  勿乞笑了笑,他颔首道:“好吧,你等天兵一至,我东海就成齑粉,好,好,好……你来做什么?”

  琞城侯的脖子昂了起来,他冷哼声道:“圣帝诏令,着你交出被囚天庭太子博望君,令将那罪魁祸首的美貌女子献给我圣帝为侍婢以赎罪愆。另,你东海……”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他刚刚说到要将鄣乐公主交出去当做赔罪之物,鄣乐公主的亲老爹燕齐君就冷笑一声拔剑而起,当头一剑将琞城侯劈成了两片。燕齐君拎着血淋淋的宝剑冷笑道:“妄人,焉敢如此放肆?”

  勿乞摇了摇头,他轻笑道:“这些曰子我东海大军不动,一些人还真以为我们都是吃斋的居士。唔,哪位愿意做先锋统一军先攻大离皇朝?”

  ‘哗啦’一声,大殿内所有人同时跳了起来,只有向来负责东海内政的卢乘风很是委屈的坐在原位眼巴巴的看着勿乞。

  勿乞正要开口点将,猛不丁的又一员东海将领冲了进来。

  “王,大离皇朝统兵百万,已经自壑州往我东海进逼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