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故人重逢(第三更)

第八百九十三章 故人重逢(第三更)

  壑州城外百里,一座高山之巅,五根五色阵旗散布四方,组成了一个小巧精致的五行匿息大阵。勿乞斜靠在一株大树上,正眯着眼看着远处百万大离皇朝军队冲进壑州城的壮观一幕。

  鬼谷子、张仪、苏秦师徒三个站在勿乞身边,脸上带着诡秘的笑容望着壑州城,隐隐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三天前勿乞他们就赶到了壑州城,那时候大离皇朝的百万大军正分散四周横扫壑州的大小城镇。按照鬼谷子提出的意见,区区百万军队分散成数十队人马四处扫掠,若是东海军也随之分兵剿灭,实在是浪费精力。不如就在壑州城设下埋伏,等他百万大军汇聚了,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鬼谷子的意见得到了六国中所有文臣谋士的赞同,勿乞自然是从善如流,任凭他们随意施为。

  眼看百万大离皇朝的军队已经冲入了壑州城,城内的守军也已经全部逃了出来,鬼谷子就轻描淡写的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古篆文‘火’字。大地骤然摇动,壑州城被一股异样的不祥的红光笼罩,就好似一个红水晶打造的罩子将壑州城罩在了下面。

  冲入城中的大离皇朝士卒正在惊讶的放声大叫,城内一个百姓都没有,不要说如云的美女,就是猫狗牲口都没留下一条。那些豪华宅邸干干净净好似一百条恶狗舔过的粥盆子,就连一个铜钱都没剩下。

  就在他们大声叫嚷着不满这次的收获时,长宽百里的壑州城被一团红光包裹住,所有的建筑轰然坍塌化为灰烬飘散,壑州城的城墙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壑州城平滑如砥的地面上有无数条拇指粗细的红色光线在急速穿插缠绕,迅速勾勒出了一副巨大的阵图。

  阵图大致呈圆形,阵图的核心是一支展翅欲飞的凤凰图案,九片从小雀儿的尾巴上扯下来的凤凰尾羽漂浮在大阵中心,九十九根碗口粗高有十丈通体雕刻了无数火凤凰的赤红色柱子无声无息的从地下钻了出来,释放出令人窒息的可怕高温。

  站在城外观战的嫪毐等人看着突生变故的壑州城,他们同时吓得僵硬在了那里。

  嫪毐还好,大离皇朝百万大军就算死光了也和他没根毛的关系。但是对大离皇朝的那些将领而言,这百万大军是大离皇朝九成五的军力。外域天境物产贫瘠,盘古紫气的含量更是稀少得可怜,大离皇朝耗费了多少心力,才在火无量这一任帝皇手上凑齐了百万大军?

  这支军队若是在壑州城出了什么变故,大离皇朝立刻土崩瓦解再没第二条出路。那些将领吓得浑身战栗,同时看向了嫪毐嘶声叫道:“国师,还求国师速速出手!”

  嫪毐张了张嘴,他犹犹豫豫的看着被红光笼罩的壑州城,硬是提不起勇气出手。壑州城突然的变故,让他回想起一些很久以前的记忆,这种计算的手段,这种杀人于无形的谋略,让他想到了一些很可怕的人物,一些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极重阴影的人物。

  “大虞的人,是不会这种计谋的。”嫪毐低声说道:“他们只会死战到底,他们怎可能提前将居民撤出,然后留下数万士卒诱敌?这种事情,大虞的那些石头脑袋怎想得出来?”

  大离皇朝的将领悲声高呼,看到嫪毐低着头只顾自己想心事,这些将领纷纷带领自己身边不多的亲兵护卫凌空跃起,向壑州城横掠而去。他们大声咆哮着挥动兵器劈向壑州城上空的红色光罩,然后他们一头撞进了这一片红色的的火光,就好似这一片光罩不存在一般。

  用力过度的这些大离皇朝的将领一头撞在城内,好些人差点扭了自己的脖子,他们惊讶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当他们看到地下那座以火凤凰真形为阵眼的大阵时,他们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饶是四周红光大盛都没办法让他们脸上多出半点儿血色。

  “冲出去!快!”

  一个将领挥动长剑向虚空一斩,重重的劈在了光罩上想要带着身边的士卒逃出壑州城。但是噩梦一样的场景出现了,刚刚他们闯入城中,那光罩宛如幻象一般一击就破。但是当他们进了城,想要劈开光罩冲出城外时,任凭他们如何努力,他们根本无法接触那光罩。

  长剑挥动,剑气碎空,但是剑气不断向高空激射,那光罩始终距离剑气有数百丈高,任凭剑气飞得再高,再高,高到了视力不及的地方,剑气依旧无法劈在光罩上。

  一个闯入城内的祭司不信邪的飞身而起,他带起一道狂风向高空急速遁去,但是任凭他飞得多高,那光罩就在他头顶,一寸不远、一寸不近,任凭他如何努力,他始终无法碰到这光罩丝毫。

  大离皇朝不多的几个通天祭司怒啸一声,他们架起七层宝塔向高空飞掠,但是任凭他们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他们始终无法碰到那光罩,无法攻击到光罩,自然无法救出城内的人。若是大虞的通天祭司,他们倒是能借助通天塔碎空遁走,但是这些外域天境的通天祭司,他们的法术和宝塔都被天庭、佛门的人打了折扣,碎空遁走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困难了。

  大离皇朝的官兵发出了绝望的叫声,他们纷纷涌向了四方城墙,想要攻破城墙逃出这处绝地。

  但是和高空中的光罩一样的事情发生了,任凭他们如何跑,如何跳,任凭他们跑得吐血,跑得汗流浃背再没有丝毫的力气,那城墙就在不远处,始终无法靠近。一切都好似噩梦,这是只有在噩梦中才能发生的事情,却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城外的嫪毐长叹了一口气,他摇头道:“大离皇朝完了!”

  壑州城内的地面突然崩塌溶解,原本坚固的地面变成了一片喷吐着岩浆火柱的熔岩海。长宽百里的地面变成了一片滚滚岩浆,随着一声尖锐的凤凰鸣叫声,一根四四方方的火柱冲天而起,完全由紫青色近乎透明的岩浆组成的火柱冲起来足足有十几里高,将大离皇朝百万大军一口吞了下去。

  管你是大将还是小兵,管你是通天祭司还是普通学徒,百万大军在这根火柱中只是坚持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为飞灰。百万人的魂魄怪啸着冲天而起,虚空中却有一丝雷光扫过,雷霥毫不客气的将这百万人的魂魄一口吞了下去。

  火柱冉冉落下,疯狂暴虐的岩浆迅速凝固,壑州城恢复了平静。四面城墙孤零零的屹立着,城内城外都是一水儿的平地,干干净净没有丝毫杂质。刚刚怒吼咆哮的百万大军就好似美丽的肥皂泡消失得无影无踪。

  尖锐的狂啸声从远处传来,化身火云的火无量哀嚎着飞了回来。

  凌空盘旋了一阵,火无量落在了嫪毐面前,他浑身哆嗦着朝嫪毐厉声叫道:“国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朝百万雄师,百万雄师啊!”

  嫪毐冷淡的瞥了火无量一眼,带着那些黑衣僧人转身就走:“乡下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百万大军?嘿,大虞的任何一个大州真个全力征集兵力,轻轻松松就能调集数百万的士兵。你大离皇朝不过是探路的石子,无足轻重的棋子罢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一盘菜?”

  阴损了火无量几句,嫪毐突然转身笑道:“陛下,你最小的那几位公主,嫪毐就笑纳了。唔,某会好生对待她们的,等她们诞下了一儿半女的,也算是陛下的血脉不是?唔,陛下保重,嫪毐走了!”

  火无量呆呆的看着转身就走的嫪毐,他的面皮一阵阵的发红、发紫,最后他‘哇’的一声吐出了好几口血。他指着嫪毐厉声喝道:“国师,你怎能如此绝情?”

  嫪毐冷笑着,头也不回的说道:“绝情?某和你有什么交情?某可不好男风,和你有什么交情?”

  冷笑连连的,嫪毐带着一百零八名黑衣僧人踏着云头腾空而起就待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是嫪毐刚刚飞起没多远,满脸堆笑的勿乞就孤身一人拦在了嫪毐面前。嫪毐吓得一个哆嗦,他转身就换了另外一个方向,但是那方向上荆轲手持一柄精光灿灿的小匕首等着他。嫪毐怪叫一声,急忙带着那些和尚又朝另外一个方向逃窜,可是没跑出两里地,秦舞阳带着一批如狼似虎袖管卷到肩膀上的彪形大汉拦在了嫪毐的面前。

  尴尬的一笑,嫪毐哆哆嗦嗦的向勿乞拱手行礼道:“天运王,好久,好久不见了?嘿,听得说天运王居然已经是通天祭司的修为,这个,嫪毐,啊,哈哈哈!”

  此情此景,嫪毐也只能打哈哈。佛门的情报还是很灵敏的,勿乞突破成了通天大祭司的情报很久以前就送回了大灵鹫山,嫪毐如今搭上了佛门的线,身为佛门在盘古大陆的先锋官,他如何能不知道这消息?

  面对已经成了通天大祭司的勿乞,嫪毐又深知勿乞的心狠手辣,他哪里敢和勿乞多啰嗦?

  背着手看着面色铁青的嫪毐,勿乞慢悠悠的说道:“好久不见,嘿,长信王,好久不见啊!”

  摆摆手,勿乞淡淡的说道:“杀了你身边的那些秃驴,小王和长信王还能叙叙久别之情,否则就休要怪小王咒你终生绝阳不举,从此嫪毐是阉人!”

  嫪毐怪叫一声,他身后突然喷出一轮粉红色近乎透明的宝轮,粉色佛光激射而出,他身边的一百零八个黑衣僧人惨嚎一声,被突下杀手的嫪毐打了个正着。

  粉色佛光歹毒无比,这些黑一僧人中招之后,他们的下身突然炸开,随后浑身血脉同时爆炸,最终天灵都炸成粉碎,一百零八颗拳头大小的本命舍利刚刚飞起,就被嫪毐一口吸了进去,乱嚼了几口吞入了腹中。

  勿乞放声大笑,连连鼓掌叫好。嫪毐的脸色则是难看到了极点,好似他刚刚死了全家一般。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