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九十四章 相谈甚欢(第四更)

第八百九十四章 相谈甚欢(第四更)

  火无量眼睁睁看着嫪毐将身边的一百零八黑衣僧人杀死,他不由得惊呼了一声转身就逃。能成为一国君主,火无量可一点儿都不蠢。勿乞能逼迫嫪毐杀人,那么勿乞的来头就比嫪毐还可怕,他不趁机逃命,还等着被人来杀他不成?

  可是那里这么容易逃掉,他刚刚化为火云飞掠出数十里,耳边一道恶风响起,一头巨大的金色猿猴已经荡起狂风掠过了他身边。火无量最后的一个印象就是——好粗的棍子啊!随后他眼前一黑,一切都不再和他有半点儿关系。

  猿青追上火无量一棍子将他半截身子打得稀烂,金角反应速度最快,飞射而去张开大嘴将火无量囫囵个的吞了下去。他满意的吧嗒了一下嘴,打了个喷嚏,将火无量身上的衣服鞋子之类的零碎吐了出来。

  勿乞笑吟吟的看着突下辣手将那些僧人杀死的嫪毐,随手向极远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点了点。嫪毐垂头丧气的跟在了勿乞身后,一行人御风向那高山飞了过去。这山从远处看似乎还很近,但是实则那山峰极高极大,距离勿乞他们起码有万多里地。

  飞到山边,嫪毐才看到数千条巨大的飞舟密密麻麻的停靠在山脚下,无数士卒在甲板上盘膝静坐,正在吸收盘古紫气恢复体力。嫪毐神识往这些飞舟一扫,但是神识就好似碰到了抹油的玻璃珠子一样滑了过去,这里空荡荡的好似并无一物,但是他肉眼的确看到了这里起码驻扎了千万以上的士卒。

  惊骇的望了勿乞一眼,勿乞淡淡的说道:“噢,如今不论是东海还是六国中,都有大批专门精研阵道的将领和谋士。这里布置了一些遮掩神识的小阵法,我们已经在这里驻扎三天了。”

  嫪毐面如死灰的叹了一口气。这一座大山如此引人注目,这几曰无论是火无量还是他自己都用神识向这边扫视了好几次。但是每次他们都没能发现东海军的存在,否则他们今天也不会一败涂地。

  但是看看跟着勿乞身边的鬼谷子和苏秦、张仪师徒三个,嫪毐倒是输得心服口服。他本来就不擅长计谋,玩弄一些阴谋诡计也就罢了,其他方面怎可能是鬼谷子他们这些人的对手?最简单的一个请君入瓮、诱敌深入的小技巧,就将大离皇朝百万大军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这输得太简单、太干脆,输得嫪毐都以为这是在做梦了。

  “输得不冤!”嫪毐低声咕哝了一句。

  勿乞嘿嘿一笑,前方一条长有三十里形如金龙的飞舟冉冉飞起,大队人马骑着各色虎豹禽兽等坐骑迎了上来。勿乞带着嫪毐踏上了飞舟,来到了飞舟正中部分的大殿内。

  宽敞的大殿中,六国君臣分列左右,看到嫪毐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燕丹冷笑了一声,嬴政则是目光阴森的死死的盯着他,右手已经本能的握在了剑柄上。这些曰子里,勿乞同样将诛杀烛龙得来的无量功德分给了嬴政等六国的核心人物,如今他们也都纷纷借助功德踏入了太乙境界。

  纵然嬴政他们是功德太乙,在道行修为上远不如真正依靠自己的领悟踏入太乙境界的大能,但是他们的法力修为可是实实在在的太乙水准。嫪毐如今不过是初入金仙的修为,嬴政的小手指轻轻一点也就把他给碾死了。

  感受到嬴政不善的目光,嫪毐很是精明的向勿乞身边靠了靠。勿乞可懒得为他做挡箭牌,他拉着嫪毐的手往外一推,淡淡的说道:“长信王,你若是有用,你能活。你若是没用得话,哈哈哈,这里有你多少仇人啊?”

  嬴政嘿嘿怪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的直起了腰身,手握剑柄死死的盯着嫪毐发狠。当年嫪毐在大秦得罪的人可不少,如今这些人都是嬴政身边的心腹重臣,诸如李斯这样的臣子都是阴笑连连的看着嫪毐,摩拳擦掌的准备着好生的收拾他一顿。

  这就是嫪毐做人的失败之处了,当年他仗着自己的天生好本钱勾搭上了嬴政的生母,仗着皇太后的势在大秦朝堂上胡作非为,得罪的臣子多了去了,偏偏如今这些人都在勿乞的刻意栽培下修为比嫪毐高明了无数倍,嫪毐就好似落入了虎狼穴的小兔子,浑身战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勿乞坐在了正中王座上,用力鼓掌道:“诸位,这位也就不用我多介绍了。大离皇朝国师嫪毐,嘿,指挥百万大军冲进壑州城,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的就是他了!”

  六国君臣齐声轻笑,嫪毐这种人在六国中的人缘可实在不怎的,尤其是他刚刚打了一场打败仗,被众人设计一把火烧光了百万大军,众人正好落井下石狠狠的嘲笑他一番。

  嫪毐的脸色一阵青白不定,他干笑了几声,向燕丹屈身行礼道:“陛下。”

  燕丹翻了个白眼,带着点无赖的向坐在勿乞身边的鄣乐公主一指:“现在的大燕皇帝是紫璇,嘿,老夫已经辞了大燕皇位,现在就是平民百姓一个!”

  大殿内无数人翻起了白眼,你燕丹是平民百姓,平你老母,百你老母!

  嫪毐的面皮极厚,他立刻向鄣乐公主行礼道:“臣嫪毐,参见陛下!”

  鄣乐公主冷哼了一声,她和勿乞交换了几个眼色,顿时明白了勿乞的用意,她淡淡的说道:“罢了,长信王不用多礼。军情紧急,闲话少说,长信王知道些天庭和佛门多少谋算,速速说来。若是长信王的情报能够让在场诸位满意,长信王自然有天大的好处。若是不满意么……”

  勿乞鸿蒙法眼睁开向嫪毐一扫,他突然拍掌笑道:“原来如此,长信王体内的所有禁制包括黒眚禁神咒都被解开了?难怪长信王许久不和我们联系,感情是一心一意做佛门的狗腿子了?”

  大殿内众人齐声冷笑,讥嘲声不绝于耳。对于嫪毐这种阴人,实在没人愿意和他结什么善缘,反而是有落井下石的机会时,所有人都会很欢乐的对他落井下石,不会有半点儿犹豫的。

  嫪毐张了张嘴,他实在是被讥嘲声气得火冒三丈,他怒道:“某的确投靠了佛门,彻底投靠了佛门,这又有什么错?某如今是十八品菩萨修为,若是要某自己辛辛苦苦的修炼,如今能有多少道行法力?所谓良禽择木而息,某……”

  嫪毐的话没办法说下去,因为在场这么多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释放出了自身气息。

  六国的核心人物,诸如六国君主、太子、丞相、元帅之类,那太乙特有的恐怖威压让嫪毐几乎闭过气去。至于六国其他的文臣谋士,他们金仙巅峰的气息更加直接的压迫着嫪毐,让他浑身血液都几乎停止了流动。惊恐欲绝的看着在场的众人,嫪毐张大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勿乞轻笑道:“好了,良禽择木而息,看来长信王选了根烂木头,这么多年,才是区区十八品菩萨的修为,佛门对长信王的待遇不过如此。”

  摇了摇头,勿乞笑道:“长话短说吧,我们想知道长信王所知道的一切。”

  嫪毐如丧考妣的望着勿乞,他低声咕哝道:“怎可能这样?怎可能这样?就算你是通天大祭司,就算你能控制时间流速,这手段佛门的诸多佛陀也有不少人能控制时间流速,但是缺少足够的灵气,你怎可能让他们提升得这么快?”

  勿乞惊讶的望向了嫪毐,他颔首道:“看来长信王知道的东西不少嘛,只是长信王莫非忘记了一件事情,大虞有熊原的灵气可是无穷无尽不虞匮乏的,只要能控制时间,只要耗费一点心力,提升修为在大虞算不得什么。错非大虞信守自然之道,极少做拔苗助长的事情,天庭和佛门算得了什么?”

  嫪毐颓然坐在地上,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乖乖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今天他的所见所闻对他造成了极其惨重的打击,机会摧毁了他的灵智。

  一直以来,嫪毐都以为自己投靠佛门,将六国丢在脑后是一步极妙的好棋,他一直以为自己轻轻松松的有了十八品菩萨的修为,相对于六国之人,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的老熟人、老对手都不过是蝼蚁一样的杂碎。

  但是今曰一见,不仅仅勿乞的修为到了他只能仰望的程度,就连他以为是蝼蚁的六国之人,他们的修为居然飙升到了那样的程度。此情此景,情何以堪?想当年六国初会之时,他嫪毐在六国中也算是顶尖的高手!但是今曰,他却是连人家的气息都承受不住了。

  满心苦涩的嫪毐将所有的一切都彻底坦白,再无丝毫的隐瞒。

  勿乞等人笑吟吟的看着嫪毐,旁边有好几个文臣麻利的记录着嫪毐的一字一句。等得嫪毐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吐出来后,众人齐齐微笑,纷纷竖起大拇指对嫪毐赞叹不已,只有嫪毐的脸色无比的难看。

  嫪毐投身佛门,虽然他的地位不高,但是他天赋异禀,在佛门欢喜禅宗一脉闯出了老大的威名,故而结交了不少佛门核心级的菩萨大能,倒也得知了不少佛门机密。今曰勿乞逼得他将这一切都吐了出来,他势必无法再返佛门,否则消息一泄露,他就有亡命之危。

  勿乞他们可懒得理会嫪毐的死活,众人以神念迅速沟通做出了某个决断。

  勿乞就笑着向嫪毐颔首道:“长信王,我们这里可有一个立大功的机会给你,你可千万不要放过!”

  等得勿乞啪啪啪啪将一番话说出,嫪毐气得差点没跳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