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天兵挡路(第五更)

第八百九十五章 天兵挡路(第五更)

  嫪毐孤零零一人腾空飞起,踏着一片白云慢吞吞的没入了高空不见。他那寂寥冷凄令得六国中感情比较丰富的那群人龇牙咧嘴的笑着,无比幸灾乐祸的笑着。

  勿乞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嫪毐的背影,同样眯着眼笑得不亦乐乎。对嫪毐这种随时可能反叛捅自己一刀的人,还是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好。逼他留下了各种背叛佛门的证据后,勿乞一脚将他踢了出去,让他去佛门努力的钻营,努力的向成为一尊欢喜佛而努力奋斗。

  甚至东海可以为他提供一些资源让他尽快的提升修为,只要他成就了欢喜佛,他可就能为东海做更大的贡献。至于这其中嫪毐会有承担多少风险,谁还会去理会这个?他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没人会为他伤心落泪的。

  倒是嫪毐提供的一条信息,让勿乞很是重视。

  上一次章丘王陨落,龙阳君失踪不见,其后他却是被佛门过去佛之一金身龙母佛的关门弟子救走。金身龙母佛,在当今佛门算是极其老资格的人物,已经侍奉了三十几代佛主,位高权重威望极高,她的关门小弟子龙吟天女也不知怎的救起了重伤待毙的龙阳君,而且一眼就看上了他。

  据嫪毐所言,如今龙阳君和龙吟天女几乎是寸步不离,龙阳君原本修炼的功法就走的佛门一脉的路子,这更合了金身龙母佛的胃口,龙阳君如今在佛门是如鱼得水,比嫪毐受到的待遇更好了百倍不止。

  等得嫪毐已经没入了高空,勿乞这才点头向魏无忌道:“陛下,这龙阳君,可得您下点力气。”

  魏无忌沉吟片刻,他颔首道:“龙阳君于我大魏还是深有感情的,若是有机会,定然如此。”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轻轻点头。龙阳君若是识趣,心甘情愿做东海盟的歼细那也就罢了,若是他一心一意投靠佛门,甚至翻过来算计六国的话,那就怪不得他们下黑手,对龙阳君彻底不客气。以六国如今的实力,想要对抗佛门自然是远远不足,但是仅仅是对付一个龙阳君,他可是死定了。

  解决了大离皇朝的事情,勿乞一声令下,六[***]团和勿乞的中军拔营而起,兵分七路横扫东疆州郡。事先众人已经约好,各自打下来的地盘、抢掠到的人口和财物八成归各自所有,二成归东海独享。这一路上能得到多少好处,就要看各自的手段和进展速度了。

  天庭和佛门不可能坐视东海大军随意劫掠随着外域天境到来盘古大陆的凡人国度,他们肯定会做出一定的应对措施,勿乞他们的宗旨就是在天庭和佛门做出应对的手段前尽可能的多抢好处。一旦发现天庭和佛门的人出现,就立刻收兵退回东海依雄城以死守,绝对不和对方正面硬拼。

  浩浩荡荡七路大军同时开拨,大燕、大楚、大赵直奔东北而去,大秦、大魏、大齐则是往东南进军,勿乞带着中军直奔正东,七路大军浩浩荡荡一路扫荡过去,顿时震动了东疆各州。

  那些依旧忠于大虞的州郡纷纷献上公文,为七路大军提供后勤兵力和各种军事物资。那些和信山王、礼山王有关的州郡官员则是带着兵马和物资,裹挟大批百姓闻风而遁。至于那些刚刚降落到盘古大陆上的外域天境来的人族国度,则是被东海军以犁庭扫穴之势彻底摧毁。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七路东海郡横扫东疆两万余大州,来自外域天境的一千多个人族国家全部兵马被屠灭,各国皇室被诛杀一空,所有黎民百姓尽成俘虏。随着这些天境降落盘古大陆的大小仙门也有三百多个被七路大军杀得干干净净,仙人的血肉被当做祭品献给了雷霥,七路大军的实力都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当勿乞领导的东海展露獠牙时,就好似久睡的恶龙开始猎食,其声势惊人至极。

  这一曰,勿乞刚刚领着大军将一个名之为清凉门的小小佛修宗门灭门,正朝着正东继续前进,前方一条山脉正中的山脉顶部,突然有大片金光放出。就在勿乞中军的正前方万里之外,一座小小的天兵营寨屹立在那山峰之巅,一员身穿百花锦袍的小将手持长枪,正领着数百天兵踏云往东海军阵迎了上来。

  看着那耀武扬威挺枪而来的俊俏少年将领,勿乞长叹道:“天庭终于忍不住了。这次不知道他们找了什么借口?”

  话音未落,那小将已经领着部属冲到了距离东海军阵不到三里的地方,他横枪一扫厉声喝道:“呔,来人可是大虞东海王部属?速速叫东海王出来与小爷说话!”

  勿乞没搭理这小将,哪里有随便一个人出面挑战就自己亲自出场的?若是这样,自己这个王爷也未免太掉价了一点。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淡然说道:“哪位……”

  不等勿乞将那王爷的气度彻底的演绎出来,鲶蛟已经驾起一道水云向那小将冲去。她大声笑道:“这娃娃看上去细皮嫩肉的好吃得很,姑奶奶可就不客气了!”怪笑一声,距离那小将还有里许地,鲶蛟使了一个禁法向那小将一抓,张开大嘴就往那小将吞了过去。

  鲶蛟以力大为胜,对于神通法术的造诣很是粗糙。饶是如此以她太乙的法力这一个禁法也放出了三条黑漆漆阴寒刺骨的水流,绕着那小将一阵盘旋,最后化为三条冷冰冰的玄冰圈子将这小将禁锢了起来。怪笑声中,鲶蛟将脑袋化为蛟龙本相,吐着舌头滴答着涎水冲到了那小将面前。

  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三条玄冰圈子被挣得粉碎,那小将随手一枪刺出,顿时漫天都是形如鸾鸟的青色枪影凌空飞射,密密麻麻的枪影起码有几千几万道,在那电火石光的一瞬间同时刺在了鲶蛟身上。长枪极其锋利,更有雷霆之力附着在枪尖上,鲶蛟坚硬的鳞甲被刺穿,雷火在她的皮肤下爆炸,她身上被捅出了无数拇指大小的血窟窿,大片血浆喷洒而出,痛得鲶蛟仰天惨嚎了一声。

  那小将横起枪杆重重一抽,恰恰打在鲶蛟的腰上。鲶蛟闷哼一声,被狼狈的一枪扫出了老远,一头撞在了一条飞舟的船头上,将那飞舟的防护大阵都轰碎了十几层,这才勉强停下了身体。

  勿乞的瞳孔一凝,他向那小将望了过去,紫巍巍的光芒在瞳孔内一闪,勿乞已经看透了这看似年轻的天将的虚实。好家伙,鲶蛟的确是大意了,这天将居然是太乙八品的修为,比鲶蛟的修为足足高了一个品阶,而起他手上那根长枪也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太乙仙器,威力强得吓人,难怪鲶蛟一见面就被他重创。

  金羽、银羽和鲶蛟交好,眼看她吃亏,姐妹俩急忙迎了上去扶住了浑身是血的鲶蛟。

  鄣乐公主也飞身迎了上去,她手指轻轻拂过鲶蛟的身体,那天将下手极狠,枪尖几乎刺穿了鲶蛟全部的关节和致命要害,错非鲶蛟本为妖仙,生命力比寻常仙人强韧得多,这一轮枪击已经将鲶蛟杀死。

  东海军阵内的气氛变得令人窒息,这三个月东海军一路扫荡过来,鲶蛟可怕的战斗力已经为所有东海将士所知晓。她那变态的大锤子曾经连续轰碎了七个仙门的护山大阵,还没见到有人能挡住她一锤子的。但是那看似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将居然一枪重创鲶蛟,那他得有多厉害?

  鄣乐公主抱着鲶蛟回到了勿乞座舰的后殿中去,太乙级别的修士要么不受伤,一旦受伤就是极大的伤害,任何一点精血的损失都是极其惨痛的。错非东海有元灵幽境中先天神木炼制的丹药,怕是鲶蛟就算留下一条姓命,也会被活活打落回金仙境界。

  勿乞看了一眼甲板上鲶蛟滴落的鲜血,冷声问道:“来者何人!”

  那小将微微一笑,长枪往空中一丢,化为一条青色的长不过丈许的小龙绕着自己飞旋不定。他笑道:“我乃天庭三坛镇魔神君火呉,今曰拦你东海去路,乃是为了私怨,和天庭无关。”

  敖不尊怪声怪气的叫道:“啊哟?私怨?老子这两天循规蹈矩没有强掳民女,里面不可能有你的娘亲或者你的妻子吧?”

  火呉浅浅一笑,他摇头道:“这位实在是说笑了。说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诸位灭杀了我在人间留下的嫡系血脉,有灭我苗裔之仇,故而特意来和诸位讨个说法而已。”

  深吸一口气,火呉指着勿乞冷笑道:“人间大离皇朝乃我后裔,火无量乃我嫡系血裔,你东海灭杀大离皇朝,将火无量满门诛杀,此仇不得不报!”

  勿乞笑了,他扭头向身边的显圣灵君笑道:“我就说,他们肯定会找什么借口来和我们为难。只不过,为了找一个阻止我们进军的借口,把自己的子孙送上来让我们随意宰杀,这心肠可真够狠的!”

  显圣灵君只是摇头,天庭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点令他不齿。

  一旁的猿青则是拎起棍子就往外冲,他厉声喝道:“是你家爷爷杀了你那灰孙子,你咬我怎的?”

  猿青还没冲出去,勿乞一把抓着他的脖子将他提溜了回来。

  勿乞厉声喝道:“敖不尊,显圣大哥,你们一并上!猿青、金角、银角、金羽、银羽,你们在外掠阵。此人是八品太乙修为,手上是成气候的太乙仙器,万万不能大意!”

  敖不尊和显圣灵君应了一声,拔出兵器就往外走。

  火呉微微一笑,他举起右手向高空一抓,顿时天地间一片赤红,无边火云翻滚着向东海军阵烧了过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