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大敌来袭(第四更)

第八百九十九章 大敌来袭(第四更)

  盘古大陆向上,直上三十三天,一座永远笼罩在明光中的大殿被层层云霭托住,金龙彩凤围绕着这座大殿盘旋飞舞,一对对白鹤衔着灵芝轻盈的从大殿上空青冥之中冉冉飞过。上下三重的大殿金色的琉璃瓦在明光照耀下反射出厚重的金光,赤红色的柱子和赤红色墙壁在金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威严。

  无数天将昂首挺胸的侍立在大殿附近一千零八十座云台上,每一座云台附近都有三千六百团白色流云往来飞舞,那些流云中或多或少有三五十或者三五百的天兵天将侍立。

  大殿前是一座宽大无比的美玉铺成的广场,一道极长的玉阶从厚重的云霭中逐渐延伸过来,接通了广场前分为九层的玉台。每一层玉台上自然也有顶盔束甲的天将侍立,唯独在最高层的玉台上,有一对奇形男子正站在那里,一个目透金光向下方扫视,一个有着巨大的蒲扇耳朵的男子则是侧耳倾听着什么。

  布置得庄严华丽的大殿内,金光紫气笼罩着六位身穿帝皇袍色的中年男子。

  正中坐在大殿尽头宝座上,上空有一道紫气直垂下来,化为一轮紫色光幢将他环绕在内的白面男子,正是这一任的天庭大帝中极玉枢紫薇灵应大天帝。在宝座两侧的云台上落座的,就是天庭的五方五御天帝。

  六个人都耷拉着眼皮,宛如泥雕木胎一般望着大殿正中一轮旋转不定的金光。蒙蒙金光分成了七个部分,恰恰将勿乞东海七大军团的动静显示了出来。当那五个禁忌一族的男子突然膨胀炸开,将那数百里方圆的山岭祸害成一个大坑的时候,紫薇灵应大天帝突然轻轻的哼了一声。

  “一群废物,白养了他们这么多年!”面色白皙宛如羊脂美玉,生了一部极好的垂胸长髯,美须丝丝透风、根根露肉煞是美观的大天帝轻掠了一下长须,淡淡的说道:“诸位皇兄有何见解?”

  五方五御天帝相互看了一眼,身穿赤色皇袍的南斗大帝赤帝淡然道:“癣疥小患,无伤大局。”

  大殿内沉默良久,紫薇灵应大天帝突然抿嘴一笑,摇头叹道:“只是面皮挂不过,毕竟是吾家太子拿出去做那勾当,道门中倒是无人呱噪,就怕曰后被那群秃子拿来说事,吾这脸面不好看!”

  五方五御天帝再次相互望了一眼,南斗大帝赤帝颔首道:“那,依陛下之言如何?”

  紫薇灵应大天帝沉吟片刻,他轻笑道:“能一击将火呉重创,虽然是靠围攻消耗了火呉不少力气,这东海王倒也有几分手段,有些能耐。不能让他觉得我天庭无能啊!自上一次天地重劫之后,我天庭韬光养晦积蓄了这么多良将能臣,岂能让一小儿于我等面前放肆。”

  依旧是南斗大帝赤帝笑道:“如此,也好。总之东海王杀了博望君,有了这借口,就算我天庭如何发难他大虞都只能接着。区区一东海王,于大局无伤,灭杀了就是。”

  一旁身穿白袍,一脸死气沉沉浑身阴风环绕的北斗大帝干巴巴的问道:“派谁去?”

  六位帝君相互看了一眼,其他五位同时指向了北斗大帝。南斗大帝笑道:“皇兄麾下高手如云良将如雨,,自然是皇兄挑选三五高手出手就是。只杀东海王,不动其他人就是,速去速回,不要给人抓住了把柄。”

  说道‘把柄’二字,六位天帝同时抬头望了望头顶大殿的天花板,他们相互望了一眼,饶有默契的相互点了点头。北斗大帝沉吟片刻,挥手道:“七杀星君、破军星君、贪狼星君何在,速速下界一趟,诛杀东海王取其魂魄缴令。太阳、太阴两位星君于后接应,阻拦东海追兵,却不可杀伤过甚。”

  大殿内星光骤盛,五声应诺传来,高空之中五颗光芒流转的大星骤然放出夺目强光,随后五线极细的星光从高空中急速向盘古大陆飞射而来。三颗通体有尖锐星芒环绕的星光在前,一红一白两颗光芒刺目的星辰在后,前后两波星辰相隔有数十万里,飞行之时带起的星力激荡令得周天星象都随之微微变化。

  东海大秦军团中,正站在嬴政座舰瞭望台上仰观星象的鬼谷子和张仪师徒一愣,鬼谷子皱眉道:“天星下界?居然还是杀破狼一并出动?嘿,这是怎么个讲究?有趣,有趣!”

  反手抽出一柄用有熊原数亿年气候的一株老桃木的木心制造的桃木剑,洒下一把用西海龙龟鳞片制成的卜卦龟甲,鬼谷子脚踏禹步,身形扭扭捏捏的跳动起来。桃木剑宛如鬼画符一般在空气中连连刺动,逐渐有一丝星光在剑尖上凝聚。

  念诵着古老的咒语,鬼谷子脸上透着一股子见猎心喜的红晕,他踏罡布气,手起处鬼神惊动,剑挥处星辰摇晃。看似疯疯癫癫的鬼谷子一番施为后,周天星辰骤然一亮。

  七杀、破军、贪狼三位正在向盘古大陆急速飞掠的星君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重绵绵密密由无量星光组成的光幕,三位星君措手不及一头撞在了光幕上,巨响声中三人好生狼狈的被撞得倒飞了数万里。堂堂三位星君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通过天星的变化察觉他们的行动,并且动用周天星辰之力阻挠他们前往盘古大陆。

  三大星君气得差点没吐血,尤其是身后太阴太阳两位星君故意做作的惊呼声更是让凶名赫赫的三位星君怒气冲天。他们仰天狂咆道:“收起尔等本命星力,否则他曰某等一一登门拜访!”

  ‘唰’的一下,周天星辰光芒骤然黯淡,正在跳着禹步施展手段和杀破狼三位为难的鬼谷子一脚踏空,身体狼狈的向前倾斜,一脑门磕在了瞭望台的栏杆上。鬼谷子哆哆嗦嗦的爬起来,气得直咬牙:“混账,无赖,老夫和尔等斗法,为何做这等无耻手段?居然收了周天星光,这,这……”

  拈着长须,鬼谷子语重心长的对侍立一旁的张仪教训道:“和天庭中人争斗,这星象之术是没用了,周天星辰之力尽在他们掌握中。唔,要对付他们,只能动用地脉之力。以地脉对星辰,这盘古大陆的地脉之力若是能够全部调动起来,嘿嘿,周天星君又算得了什么?”

  傲气十足的鬼谷子收起桃木剑,咬牙望着星空发狠道:“今曰驳了老夫的颜面,他曰老夫定有厚报!”

  杀破狼三位星君面前由星光组成的光幕炸成漫天流萤消散,略带狼狈的三位星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咒骂了一声,继续驾起遁光向盘古大陆飞射而去。他们的面皮微微发红,咬牙切齿的只等将那大虞东海王给宰了,还一定要找出那个胆大妄为和他们为难的人,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简直就是混账,修炼的是周天星辰一路的法术,居然敢对下界的三位星君不尊,哪位散修有这么大的胆子和星君为难?那些散修、散仙凡是要布置各种阵法、修炼各种法术,凡是要借用星辰之力的,哪个不是对天庭各位星君恭恭敬敬的,逢年过节都有大量祭品献上?

  今天居然有胆大妄为之徒和三位星君捣乱,这简直就是要造反嘛!

  牙齿咬得嘎嘣响,三位星君恶狠狠的向刚刚那一道星力诡异变化的源头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急速向勿乞所在的东海军中军的方向飞射而去。他们觉得很是奇怪,他们还位于外域虚空之中,距离盘古大陆极其遥远,就算是大虞司天殿观星殿的那些专门研究星象的通天祭司都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行踪,为何就有人施展法术阻挠他们的前进?

  难不成盘古大陆的散修散仙当中,还有高明如斯的人?

  带着满肚皮的疑惑,三位星君和后面的太阴太阳两位星君一并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借助漫天星光的掩护掩盖了自己的行迹,急速向盘古大陆逼近。这一下,就连鬼谷子师徒都只能勉勉强强发现星光中隐藏了某些不祥的存在,但是再也无法看破五位下界星君的动向。

  沉吟片刻,鬼谷子沉声道:“张仪,速速将这事情通传下去,星君下界倒也罢了,下界的是杀破狼这三位杀胚,怕是来意不善,速速着陛下和东海王以及其他各国君臣知晓此事!”

  张仪应了一声,急忙退了下去。

  勿乞的座舰上,勿乞已经下令东海飞舟返回东海,同时着人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通传六[***]团。他下令要六[***]团返回东海,同时要六国君臣小心防范自身,严防禁忌一族的咒杀。这种来无形去无影的咒杀极其诡异莫测,杀伤力却又强得惊人,若是六国君臣有人受损,勿乞可是会心痛的。

  浩浩荡荡的飞舟大队正在向西方返回,前行了不过小半个时辰,虚空中突然三线银光闪过。

  巨响声中,勿乞亲帅的军团前锋三条玉甲玄龟飞舟拦腰折断,锋利如刀的银色星光席卷四方,偌大的飞舟被星光绞成粉碎,飞舟上过万士卒惨嚎声都没发出一声就被无量星光蒸发。

  三尊周身燃烧着紫青色星光烈焰,身穿奇形铠甲的人影拦在了飞舟阵前。

  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大虞东海王?上来受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