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章 恶斗星君(第五更)

第九百章 恶斗星君(第五更)

  七杀、破军、贪狼三位星君悬浮在东海大军前,几乎凝聚成实质的杀意覆盖了整个东海军阵。东海将士苦苦的抵挡着这杀意的侵袭,他们的灵智宛如暴风雨中的一根蜡烛,随时都可能被这杀意扑灭。

  天庭下属的星君,他们本身也就是寻常凡人修炼而成的修士,只是修炼有成后被封为星君,就能继承对应的那颗星辰的力量。眼前这三位星君,就是天庭的七朝老臣,他们已经侍奉了七任大天帝,在天庭是实实在在的元老重臣,地位极高、权柄极重。

  和苦苦修炼的太乙仙人不同,这些星君可没有什么道行法力的说法,他们代表的是规则的力量。他们就算被封为星君时只是普通天仙的力量,一旦被天庭诰封为星君,就能立刻获取那颗星辰的全部力量。

  这些星辰都是盘古大陆开天辟地时从鸿蒙世界中生成,蕴有无穷星力,更对应了这个盘古世界的某些天道法则。无数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星君固然有陨落者,但是这些星辰本体却是恒古不灭。

  一如杀破狼三位星君,他们代表了凶煞战乱和阴险诡诈之类的规则,无数年来,三颗本命星辰不断吸收盘古大陆和红尘世界中与之有关的信念之力,星辰之力越发强横,这三位星君也是历任杀破狼星君中最为强大的三个。

  此刻他们毫无顾忌的将本命星辰的气息释放出来,浓烈的杀意差点将眼前这支东海大军覆灭。

  幸好鄣乐公主反应极快,三位星君一出现,她立刻怒叱一声升起了九座古神金身。庞大的神力气息翻滚着覆盖了整个东海舰队,那些灵智差点被掐灭的士卒同时松了一口气,他们狼狈的坐在地上,浑身冷汗宛如泉水一样滚了下来。

  鄣乐公主出手后,那些东海祭司也终于醒悟过来,大把大把的骨符掏了出来,他们捏碎骨符发动各色咒法,各种防护精神冲击稳固魂魄的法术护住了东海士卒。更有激昂士气的法术加持在了这些士卒身上,刚刚被煞气冲击差点儿被吓破肝胆的东海士卒纷纷站起,一个个双眼赤红的对着三位星君放声咆哮叫骂起来。

  不知道是哪位将领带头,东海的士卒逐渐的整齐的跺起脚,他们举起左手塔盾,右手兵器重重的敲击盾牌,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所有士卒齐声呐喊‘杀、杀、杀’,滔天的杀气在东海战阵中逐渐酝酿发酵,化为一片血色战气弥漫在战争上空。

  但是令人心惊的事情发生了,东海士卒心中的杀意越是浓烈,三位星君中破军、七杀星君身上散发出的杀意就越是可怕。渐渐的就连鄣乐公主的神力气息都无法阻拦那两位星君散发出的杀意侵袭,鄣乐公主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突然她面皮一白,嘴角一丝鲜血渗出,五脏六腑都已经被那可怕的杀意震伤。

  勿乞大惊,他一把扶住了鄣乐公主厉声喝道:“所有东海将士听令,放下兵器,盘坐调息,稳固心神,不许胡思乱想!”

  杀破狼三位星君主人间厮杀征战之事,东海士卒散发出的杀意越强,他们的本命星辰吸收的杀意就越多,他们的实力增加得就越快。东海士卒越是放声高呼‘杀、杀、杀’,这就等于在给几位星君加油助威啊。

  但是勿乞的命令还是晚了一步,七杀星君发出一声长啸,骤然大喝道:“杀!”

  手持兵器正准备敲击盾牌的东海士卒中超过七诚仁伴随着七杀星君大吼了一声‘杀’,暴雷一般的巨响从他们胸腔中发出,这些士卒同时口吐鲜血,大量内脏碎片随着他们的大吼声喷了出来。

  七杀星君控制了这些士卒身上的杀气,用他们自身的杀气震伤了他们。

  其他三成修为较高的士卒也是口鼻喷血,踉跄着坐倒在地无法动弹。和另外七成同僚相比,他们唯一的好处就是还能勉强睁开眼说话罢了。

  一声大吼几乎将勿乞的东海大军一网打尽,勿乞和东海将领们悚然动容,这就是天庭星君的力量?代表了七杀、破军、贪狼三颗太古星辰,执掌人间杀伐征战之事的星君,他们的异能恐怖如斯!

  鄣乐公主低声念诵咒语,四方山林之中无量绿气冉冉飘起,化为馨香扑鼻的绿色暴雨洒在了东海大军舰队上。手上的士卒被绿色的充满了生机生气的灵液包裹,他们的伤势迅速恢复。士卒们稳固心神,不管外界其他事情,努力的运转功法吸取盘古紫气疗伤。氤氲紫气裹住了整个东海舰队,三位星君的力量再也难以影响紫气包裹中的东海士卒。

  勿乞暗自点头,盘古紫气对仙人的仙力有极强的排斥作用,这些士卒疗伤时吸纳来的盘古紫气居然能有效的抵挡三位星君的杀意侵袭,这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他望了鄣乐公主一眼,鄣乐公主会意点头,她双手轻揉,指尖点点荧光射出,东海军阵下方的一条地脉轰然发动,一条形如巨龙的紫气冲天而起,将整个东海舰队含在了龙口中。

  杀破狼三位星君脸色微变,随后他们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七杀星君淡然道:“东海王速速出列受死。我兄弟三人乃上界星君,不能在这下界久留,一面沾了红尘俗气,污染了我们仙体法身。”

  勿乞缓步上前,他站在了飞舟船头,冷眼看着三位星君笑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下界其实很不错的,风景优美风水极佳的地方处处皆是,三位可以挑选一处风水龙穴,小王可以将三位风光大葬!”

  贪狼星君闻言放声大笑,他摇头道:“不知天高地厚,你不过是大虞区区一王爵,焉敢口出狂言?让你死个明白,今曰是紫薇灵应大天帝亲自下旨要诛杀你为太子博望君报仇雪恨,你只怪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休要怪我们心狠无情。”

  勿乞望着三位星君颔首道:“彼此彼此,三位若是没有其他遗言,小王就要出手了!”

  三位星君齐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讥嘲和不屑。

  就在他们的讥笑声中,勿乞张口喷出血蜈剑,一道血光向破军星君当面刺了过去。

  破军星君沉声喝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区区先天灵器,算得什么?”

  高空中,破军星放出夺目光芒,平曰里不过豆子大小的星辰今曰却变得比太阳还要大了好几圈,一道银色光流从破军星中呼啸落下,径直注入了破军星君体内。一圈圈银色狂潮从破军星君身边扩散开,地面在颤抖,大地上出现了无数深不见底绵延数万里的裂痕。

  身体变成了刺目的银色,就连五官都看不清的破军星君举起右手,一把抓住了血蜈剑。

  剑光扭动,摩擦着破军星君的右掌,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但是破军星君此刻得到本命星辰的星力加持,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任凭血蜈剑怎么挣扎也无法脱得他手。

  破军星君低声冷笑,正要嗤笑勿乞不自量力,猛不丁的血蜈剑的剑光中慢条斯理的飞出了一柄看似普普通通浑身没有半点儿光芒的长剑。勿乞将定天剑藏在了血蜈剑的剑光中飞出,几乎就在破军星君的面门前定天剑慢悠悠的向他眉心刺了过去。

  定天剑可定周天星辰,可定地水火风,可定无量时空,定天剑一出,破军星君周身星力骤然凝滞,他浑身僵硬的看着定天剑慢吞吞的向自己的眉心刺了下来,剑尖逐渐的没入了他的眉心,扎穿了他的颅骨。

  就在破军星君要被勿乞一剑斩杀的要命关头,一旁的贪狼星君长啸一声,飞起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定天剑剑脊上。这一拳的力道极其骇人,恐怖的力量打得定天剑哀鸣不已,长剑化为一道流光急速遁回勿乞身边。

  勿乞也是眼前金星乱闪,贪狼星君的这一拳简直强得没有天理,居然将定天剑冻结的时间和空间彻底击碎。这一拳甚至超过了勿乞如今肉身全力一击能拥有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仙人通过苦修能得到的力量。勿乞以神魂滋养定天剑,宝剑和他神魂相连,剑身被重击自然直接影响到了勿乞。

  这就是天庭星君的可怕底蕴,他们的力量并非自己修炼而来,而是直接传承于他们的本命星辰。

  那高高悬挂在虚空中的星辰,恒古以来他们积存了多强的力量?

  咳嗽了一声,勿乞缓缓退后了几步。前世的元灵老人从来没和天庭的星君打过交道,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何等底蕴,今曰看来,这场仗怕是麻烦了。杀破狼三位星君的道行大概就是金仙水准,但是他们实际能发挥出的可怕战力,怕是普通太乙都会被他们一拳打杀。

  七杀星君逼上前几步,横身挡在了破军星君面前。他笑着对勿乞颔首道:“不错,居然有一件混沌灵宝,居然差点击杀了破军。了不起,所以我们兄弟会将你所有属下全部杀掉,否则怎么对得起这一剑之赐?”

  话音未落,七杀星君简简单单的一拳向勿乞面门轰来。

  勿乞冷哼一声,双手拦在胸前和七杀星君硬碰了一记。

  虚空中七杀星骤然爆出一团强光,不可抗的巨力当面袭来,勿乞双臂剧痛,胸口一阵热涨发甜,一口血喷出老远,被七杀星君一拳打飞。他双臂上一个清晰的拳印直印在了骨头上,双臂几乎失去了只觉。

  死死的盯着七杀星君,勿乞厉声道:“好硬的拳头,并肩子上!”

  敖不尊等人早就熬不住肝火,闻言纷纷挥动兵器掩杀了上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