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零一章 咒伤星君(第一更)

第九百零一章 咒伤星君(第一更)

  见到敖不尊一行人并肩掩杀上来,七杀星君傲然道:“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一个字挥出一拳,八个字说完,敖不尊、显圣灵君、猿青、项羽、胡亥五人已经被他一拳一个打得倒飞而回。手上兵器最好的敖不尊、显圣灵君和项羽还是一人分别挨了两拳,一拳打在他们身上,一拳打在他们兵器上,可怕的拳劲宛如山洪暴发,打得敖不尊三人怪叫连连,手上兵器也是发出一阵阵的鸣叫。

  更吓人的是猿青和胡亥的兵器,猿青反应速度快,七杀星君一拳轰下,他立刻横起棍子挡在了面前。那一拳打穿了猿青的棍子印在了他身上,结果猿青被打飞,棍子也被震成两段。

  胡亥的两柄独脚童子杵同样是被一拳轰成四节,重拳砸在他胸口,打得胡亥浑身血光四溅,骤然化为一团血雾向后飞回,然后血雾一旋重新又凝成了胡亥的身体。有着血海魔功做底子,胡亥的伤势和项羽一般,是众人当中最轻的。

  七杀星君骇异的望了同样化为血雾向后飞遁的项羽、胡亥一眼,他皱眉道:“东海王,你麾下为何会有魔道仙人?”

  勿乞活动了一下身体,盘古紫气迅速修复手臂上的伤势,他冷笑道:“有何奇怪的?你天庭能够蓄养禁忌一族,我东海有几个交情不错的魔道仙人很让你惊奇么?”眼珠一旋,勿乞冷笑道:“本王许了他们,被东海军击杀的所有士卒的精血都归他们所有……”

  故意在最后留了一点儿话尾巴,七杀星君果然目光一阵闪烁,眯着眼向项羽和胡亥死死的盯了一眼。勿乞能够用精血、魂魄收买这两位魔道仙人,那么天庭难道做不到么?不过是区区一些凡人的姓命就能收买两个太乙境的魔道仙人归附天庭,这也是大功一件呢。

  心里有了这个算盘,七杀星君对项羽、胡亥的杀意骤然弱了七分以上。

  勿乞长啸一声,袖子里飞出一根长棍和一杆长枪飞向了猿青和胡亥,这是勿乞锻造的一些备用的兵器,长棍的品质和猿青的那根棍子一般无二,但是胡亥使用的独脚童子杵造型怪异,勿乞手上也没存货,只能让他先弄一根长枪耍着玩了。

  将兵器丢给了猿青和胡亥,勿乞身形一晃,化为大片黑烟扑向七杀星君。无数黄豆粗细长有一丈的奇形白骨箭密密麻麻的从黑烟中激射而出,白骨箭上密密麻麻雕刻了无数的恶鬼头像,这些恶鬼不断发出恶毒的诅咒和尖锐的嚎叫,七窍之中有大片的黑烟喷洒而出,勾勒成无数的符文在箭矢附近飞旋。

  七杀星君冷哼一声,他竖起左臂,手臂上一块小巧的圆盾放出一道明光裹住他全身,白骨箭呼啸着射在了明光上,发出沉闷的宛如大钟轰鸣的巨响,箭矢的力道极强,七杀星君在虚空中立不住脚,被无数箭矢打得向后不断倒退,圆盾上的明光不断削弱,但是七杀星君体内的力量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注入圆盾,被削弱的明光又急速增强。

  “速战速决!”勿乞以咒法和七杀星君僵持,一旁的贪狼星君突然冷哼了一声,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柄散发出金属光泽的七尺长羽扇,重重的对着勿乞这边就是一扇。喘息方定正要向七杀星君再次攻击的敖不尊等人惊呼一声,漆黑的风暴化为无数奔腾的饿狼向他们猛扑过去,敖不尊、显圣灵君等人被蜂拥而上的饿狼卷了进去,身不由己的被卷飞了老远。

  这些由贪狼星力凝聚的狼形气劲宛如活物一样疯狂撕扯敖不尊他们的身体,咬得他们的骨肉‘咔咔’作响。项羽和胡亥修炼的是血海魔功,他们的骨肉可不如敖不尊他们那样结实,饿狼在他们身上一咬就是一大块血肉掉下来,鲜血在空中堆积得好似一个水潭。

  这些饿狼组成的风暴极其粘稠,陷入后就极难脱身,而且不仅是这些饿狼在撕咬人的血肉,风暴本身也带着一股子极强的腐蚀吞噬的力量,不断抽取众人体内的精血精气。敖不尊他们被卷了进去以后,就好似陷入流沙的倒霉蛋一样疯狂的扭动挣扎,但是一时半会根本挣脱不得。

  贪狼星君一扇将敖不尊等人困住,破军星君长笑一声,他身上那套银紫色的甲胄背后突然喷出六道金属羽翼,阔达十几丈的奇形金属羽翼带起一道狂风,带着破军星君宛如一颗彗星般向勿乞所化的黑云激射而去。三位星君算是记起了紫薇灵应大天帝的吩咐,迅速诛杀勿乞,将他的魂魄带回天庭就是,所谓速去速回就是不要浪费时间的意思。

  “破军,千钧斩!”破军星君迅速冲到了勿乞所化的黑云附近,他背后六道羽翼向内一合,勿乞身形所化的黑烟就被牢牢的压缩成了人头大小的一团。随后他双手向高空一抓,破军星力发出瀑布般巨响,迅速在破军星君的手上凝成了一柄长有三丈六尺的斩马刀。

  吐气开声,破军星君紧握刀柄对着被压缩成一团的黑气就是一刀斩下。

  ‘铿锵’巨响传来,破军星君偌大的长刀被斜刺里一道亡命射来的精光撞得略微偏了一点,险而又险的擦着勿乞所化的黑气砍了下去。站在勿乞座舰船头观战的黄俍眼看勿乞有危险,他不管好歹的团身向破军星君的长刀撞了过来,宛如炮弹一样和那巨大的长刀硬碰了一记,黄俍撞得头破血流,鲜血洒了满身都是。

  带着嗷嗷怪叫声,黄俍近乎无赖的一把抱住了措手不防的破军星君两条小腿,然后身形一旋,好似街头两条流浪狗打架一样拖着破军星君的身体滴溜溜旋转着向地面撞了下去。

  破军星君在那一瞬间真的傻眼了,他和多少大能交手过,他曾经站杀过多少了不起的名震一时的太乙大能,但是谁也没有用过这种招数和他对打啊。大家是仙人,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能和街头无赖一样近身撕扯缠斗呢?

  不等破军星君回过这个神来,黄俍已经硬拽着他一头撞在了地上。黄俍这厮很是歼猾,两人在空中急旋,快要落地的时候黄俍将破军星君按在了下面,随后双脚在破军星君的肚皮上重重一踹,自己借力飞身跳起,破军星君则是狼狈的一头扎进了地面足足有十几里深。一声巨响,破军星君着陆点附近好几座大山被震得轰然坍塌,无数巨石被震得飞起,天崩地雷不过如此景象。

  刚刚飞起来,黄俍就指着破军星君坠地的地方怒吼道:“全军,全力,杀!”

  飞舟没有半点儿动静,因为现在东海军中还能动弹的士卒没有几个,但是那些祭司全部出手。十几万祭司同时念诵请神咒语,他们的精血和法力宛如河水一般流逝,很多祭司的头上很快出现了白头发。

  巨量的精血和法力在东海军阵的上空消失,一团水缸大小的蓝色雷云冉冉在军阵上空出现。

  怒气冲天的破军星君嘶声咆哮着从地下笔直的冲天飞起,他正要找黄俍算账,那一团小小的不起眼的蓝色雷云突然爆发出一声让破军星君耳膜都几乎碎裂的恐怖巨响。一道婴孩拳头粗细的紫色雷霆从雷云中狂劈而下,准确的命中了破军星君的脑门。

  就在那道几乎刺瞎了在场所有人双眼的雷光距离破军星君的脑门还有三寸距离时,鄣乐公主后发先至的诅咒已经结结实实的轰在了破军星君身上。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冲天而起,鄣乐公主凝结的灾神金身几乎崩解,金身内储存的所有灾神神力化为一枚无形的灾神诅咒印在了破军星君的心口上。

  雷霆命中破军星君,这是雷霥抽取十几万东海祭司的精血和法力后激发的恐怖打击,破军星君体表的浓郁星光被一雷轰得稀烂,身上星力凝聚的铠甲更是宛如豆腐块一样土崩瓦解。巨大的雷暴声不断响起,雷霆在破军星君的身上扭动弹跳,不时爆发出一团让人双目剧痛的强光。

  灾神诅咒发挥了应有的功效,数十团呈黑白二色的雷云在破军星君的头顶出现,数十道一品太乙冲破瓶颈踏入大罗境界时才有的可怕雷劫同时轰下,黑白二色纠缠的雷光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破军星君的脑门上。

  刺目的电光笼罩了天地,众人在那一瞬间看到了一幕奇景,破军星君的血肉都在黑白二色电光中消失,只有一具银紫色放出无边强光的骨头架子在虚空中剧烈的跳动颤抖。

  一旁的贪狼星君惊呼一声,举起大扇子就朝破军星君身上重重一挥。

  不动还好,贪狼星君一动,破军星君身上的大罗雷劫迅速蔓延到了贪狼星君的身上。沉闷的雷暴声中,天上又多了一副不断跳动抽搐的骨头架子。

  刚刚被强行压缩成一团的勿乞所化的黑云突然爆开,勿乞放声大笑,定天剑从斜刺里横扫而出,劈向了被雷霆轰击动弹不得的贪狼星君和破军星君的脖子。这一剑若是劈中,天庭两大星君定然陨落,天庭又得犯愁去挑选合适的人选继承星君之位。

  七杀星君放声怒叱,他身形一闪到了勿乞身前,飞起两拳宛如两颗飞射的流星直奔定天剑打去。

  贪狼星君一动,刚刚困住敖不尊等人的黑色风暴悄然消散,敖不尊挺起裂神枪就朝七杀星君后背挑了过去:“孙子耶,你爷爷捅你一枪!”

  显圣灵君则是悄无声息的一戟向斜刺里刺了过去。

  ‘噗嗤’一声,破虚戟凭空从七杀星君背后冒出,一戟挑开了七杀星君的铠甲,大片鲜血喷射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