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一十二章 求贤若渴(第五更)

第九百一十二章 求贤若渴(第五更)

  炼制好佛陀金丹后又过了大半个月,鄣乐公主终于带着所有的战利品返回。七位天庭的太乙,两位魔界的太乙,一名妖界的太乙,以及另外三十二名佛门佛陀,这就是鄣乐公主此行的收获。

  勿乞倒也不客气,他立刻将这些太乙大能全部炼成了丹药,随后一行人迅速返回了东海。

  将这些蕴藏了庞大精气的丹药分发给了敖不尊等亲近心腹,勿乞召集所有人秘密会议了一番。他留下了所有沥血魔神分身坐镇东海,放出风声勿乞闭关修炼,平曰里偶尔由一条沥血魔神分身化为勿乞模样露露面。其他由鄣乐公主代替勿乞掌管东海所有的行政事务,勿乞从六国中带了鬼谷子和墨翟两位宗师离开了东海。

  东海收敛了爪牙,只是稳稳的守住了东海周边和东疆部分大州,其他地方放任外域天境来的那些人和仙门胡作非为。前一阵子刚刚掀起腥风血雨的东海平静得宛如一池死水,再无半点儿波澜。

  天庭、佛门损失了大批太乙级的大能,他们会如何追究这件事情也和东海无关。勿乞和鄣乐公主下手干净利落得很,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哪怕天庭和佛门的高层打破了头也无法将这件事情牵扯上东海。在鄣乐公主的掌握下,东海静静的积蓄着力量,随时准备应变。

  勿乞离开东海七天之后,大虞南疆极偏远处,一座无名大山中突然喷出大片清气祥云,三头身躯巨大的白鹤驮着三位道装打扮的男子腾空而起,轻盈的向高空飞起。

  身穿青色道袍,袍服上绣了云水龙纹,头上挽了一对发髻,背负一口绿色鲨鱼皮鞘黄铜吞口三尺长剑,周身清气飘逸隐隐有白云盘旋身周的,是勿乞。只是他略微改动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就算是极亲近他的人,也不可能认出他来。

  身穿黑色道袍,袍子上绣了南斗六星和北斗七星图纹,身形枯瘦宛如古松,一对眸子隐隐放出碧光,通体带着一股古朴沧桑之气的,是随着勿乞离开东海的鬼谷子。鬼谷子背后背着一口积年老桃木心制成的六尺长剑,剑锋上斑斑驳驳的尽是暗血色的符箓痕迹,透着一股子玄妙神秘的气息。

  最后一股身穿铁灰色道袍,袍袖上绣了大片烈焰,通体散发出逼人高温,面容端正方刚不怒自威的,则是和勿乞一起出来的墨翟。墨翟盘坐在白鹤背上,膝盖上横着一柄长六尺,锤头有冬瓜大小的四楞铁锤。这锤子重量极大,三人骑乘的白鹤都是一般儿大小,修为也都差不多,都是结成了金丹的鹤精,但是就数墨翟乘坐的这白鹤飞得慢飞得气喘吁吁的,这和墨翟手上的这柄大锤子大有关系。

  有了勿乞亲手制作的灵符,以鸿蒙紫气灌注的灵符有着极好的藏匿气息的作用,三人的气息都压制在了金仙巅峰无限逼近太乙境界的水准,除非是勿乞最忌惮的那些人当面用神识强行窥探勿乞三人的修为,否则没人会发现勿乞他们到底是什么实力。

  三人骑乘在白鹤上,高飞三千里后,就慢吞吞的向着东方飞了过去。

  高空中长风流动,三头白鹤发出清脆的鸣叫,一路顺风向东方缓缓的滑翔而过。千山万水在身下飘摇而过,这里是南疆极其偏僻的地方,往往万亿里不见人影,只有无数毒虫猛兽在山间出没,更有那万丈长蛇盘绕在山头上喷云吐雾,结成无边无际七彩云霭祸害生灵。

  勿乞眯着眼坐在白鹤背上,神识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四周发生的一切都尽在他掌握中。

  山头上那条通体五彩斑斓的长蛇突然抬起头来向高空一吸,一股巨大的吸力困住了勿乞三人坐下的白鹤,就要将三头巨大的白鹤吸下高空吞入腹中。勿乞冷笑一声,背后长剑发出一声清鸣,带起一道长有百丈的白光离鞘飞出,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重重斩下。

  大蛇发出惊天动地的长嘶声,它被剑光斩成了十八段,鲜血好似喷泉从体内喷出。但是长蛇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如此重伤它还一时不得死,只能在地上蠕动抽搐着,不断的仰天悲鸣。

  随手一指,白龙一般的剑光飞回身后剑鞘,勿乞冷笑道:“好胆大的孽障,居然敢拦住道君爷爷的云路,实在是该死!”手起处,勿乞念咒掐诀,五指上五团黑漆漆的粘稠水汽凝聚,伴随着低沉的雷鸣声,五团寒气向内一合压缩成了一团拳头大小的雷光,慢吞吞的向下方坠落。

  雷光落在了那大蛇身上,一声低沉的闷响传来,雷光爆开将大蛇的身体炸成了碎片。血水碰到了雷光炸开喷放出的黑色雷云,血光也迅速变得黑漆漆一片,飞溅的血水在密集的爆炸声中不断爆开。大蛇的血水全部变成了雷劲轰然炸响,炸得长达万丈的大蛇支离破碎就连一点儿肉渣滓都没剩下。

  一滴被炸飞的血水带着淡淡的雷光落在了附近一条小溪里,小溪中的所有水汽立刻发生了连锁反应变成了姓质无比暴虐的雷劲。密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整条长有百多里的小溪同时爆开,山间宛如出现了一条狂暴的黑色雷龙,将附近的山石悬崖炸得天翻地覆,无数巨石翻滚着冲上了高空,又被阴柔的雷劲震成了细沙飘落。

  小溪的尽头是一口直径三十几里的深潭,溪水不断爆炸,最终蔓延到了水潭中。原本碧绿色的深潭突然变成了令人心悸绝望的黑色,清澈的潭水变得粘稠阴寒,一声巨响传来,偌大的水潭宛如一颗炸弹般爆开,方圆百里的岩层整个被掀飞,厚达十里的岩层呼啸着飞上高空,随后还没等落下就被阴柔的爆炸力震成了一片灰尘飘散。

  还有好几条小溪汇入这一眼深潭,爆炸牵扯到了这些小溪,连带着它们也一并炸起。所有的水都被转化成雷光炸开,一条条黑色电龙在山间肆虐,尽情的摧毁了它们身边的一切。

  不过是为了诛杀一条大蛇随意丢下的雷光,结果最终毁灭了方圆两千多里的一片山林,将这一片山林中的所有生灵全部诛杀殆尽后,这雷光的威力才最终消解。

  百里外云头上,一名身穿九龙帝皇袍色的中年男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切。骑在一头青色蛟龙背上的男子呆呆的看着这威力绝大的雷霆一击,哆哆嗦嗦的问道:“各位卿家,这,这位仙长的神通……”

  几个身穿黑色祭司长袍,头顶一座小巧的七层黑色宝塔的老人呆呆的看着勿乞,喃喃自语道:“神妙不可测。随意一击就能引得癸水元力连绵爆炸,这若是放在战场上,若是人血被炸开,这……”

  勿乞击出的癸水阴雷只要是有水就能连绵炸开,除非耗尽了初始雷球中的雷劲,否则这爆炸不会停止。若是在战场上用出这一招,连绵爆发的阴雷只要引动敌军体内的血浆,那几乎可以瞬间击杀敌人所有的士卒。

  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中年男子用力一拍座下蛟龙头上独角,蛟龙发出一声长吟窜出云团直奔勿乞他们而去。那男子迎着高空罡风厉声喝道:“三位仙长且留步,三位仙长,弟子虔诚请三位仙长留步呵!”

  勿乞轻哼了一声,他随手洒下一片白云托住了三头白鹤的身体,回头望着那男子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叫道君爷爷留步?嗯?速速报上来历,否则……”

  ‘铿锵’一声,勿乞身后的长剑突然跳出剑鞘三寸。

  那男子急声道:“弟子乃大吴皇朝当朝皇帝吴天明,弟子诚心诚意请三位仙长往我大吴一行。”

  那几个身穿黑色祭祀长袍的老人赶到了吴天明身边,他们略带不屑的望着勿乞三人。这些老人都是天庭和佛门培养出的通天祭司,虽然都属于假冒伪劣一类的货色,但是他们可没有那个自觉。他们自诩自己都是这个世上顶儿尖儿的存在,勿乞三人的气息比起他们还弱了一丝,哪里进得他们的法眼?

  虽然勿乞那一道雷光极其神妙,威力也极其宏大,但是不过如此罢了。他们自信不管是谁出手,都能轻轻松松的将勿乞他们拾掇下来,故而对吴天明这般尊敬的向勿乞他们打招呼,这些祭司都很不以为然。

  勿乞看了一眼这些面色不善的祭司,突然冷笑了起来。

  身后长剑一声脆鸣,白龙似剑光飞掠而起,八名黑衣祭司头顶的七层宝塔被拦腰截断,剑光顺势向下一斩,八名祭司整整齐齐的被劈成了十六片。他们骇然望着勿乞,身体慢慢的自中分开,鲜血不断喷出,十六片身躯骤然向地面坠下。

  勿乞冷眼看着吴天明,淡淡的说道:“好大的胆子,还从没有人敢对道君爷爷这般吹鼻子瞪眼的。”

  自己随行护卫的祭司被杀,吴天明不惊反喜,他咕咚一声跪在了云头上,向勿乞顶礼膜拜道:“仙长,仙师,弟子吴天明虔诚请三位仙长往我大吴皇朝一行。弟子求贤若渴,三位仙师就是那久旱甘霖,还请三位仙师看在弟子的一片诚心的份上……”

  墨翟打断了吴天明的废话,他瓮声瓮气干脆无比的问道:“想要贫道师兄弟三人为你们大吴皇朝出力?你能给我们多少好处啊?”

  吴天明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好似耗子一样晶亮,他忙不迭的叫道:“您要什么,只要我大吴皇朝有的,尽可以献给三位仙师。还请三位仙师……”

  鬼谷子挥挥手打断了吴天明的呱噪,他干脆利落的说道:“带路!”

  吴天明大喜,他抬头看了勿乞一眼,勿乞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招手收回了飞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