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三月之约(第三更)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三月之约(第三更)

  当着众多朝臣的面,吴天明并起剑指,一道紫金色剑气从指尖射出,宛如一条发狂的大蟒激射而出,斜斜的擦过了皇宫正门高耸的城楼子,将半截城楼打得稀烂,随后射出两千里,将河谷一侧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打穿了一个直径里许的透明窟窿。

  一剑击出,吴天明缓缓站起,慢慢的伸了个懒腰。他浑身骨节发出清脆的响声,庞大的仙力波动让满朝文武尽皆骇然。一颗勿乞嘴里的九转大火丹,在短短一刻钟内,让原本元婴境界的吴天明凭空拥有了三品金仙的实力。

  这还是吴天明根基太差,暂时无法融合这颗金丹全部的药力和其中蕴藏的大道精义。否则以一尊欢喜佛经过提纯后的一成精气,绝对能轻轻松松将吴天明推送到金仙巅峰无限靠近太乙的层次。

  但是仅仅如此,这颗丹药的强大效力也已经让人惊骇无比。其中更有大半药力藏在吴天明体内,只等他未来逐渐炼化,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巅峰金仙。

  吴天明深吸一口气,顿时大殿内风云卷动,平地里掀起大风差点将满朝文武掀飞出去。过了许久许久,吴天明这才调匀了气息。他的修为凭空得来,他完全没有掌控如此庞大力量的经验,故而一次调息都要耗费他许多的时间。

  双眸中紫金色光芒闪过,吴天明郑重其事的向勿乞深深稽首一礼:“国师!”

  随后吴天明逐次向鬼谷子和墨翟行礼,恭敬的口称国师。鬼谷子和墨翟矜持的微微点头,却是一言不发,所有勾心斗角的勾当全部交给了勿乞去处理。不是他们不会,而是他们不屑与吴地垕这样的人勾心斗角罢了。

  勿乞嘿然冷笑,他有意问吴地垕道:“摄政王,贫道师兄弟,可当得这大吴的国师?”

  吴地垕张了张嘴,半晌没吭声,他眼珠直愣愣的看着勿乞,万分震惊的他根本说不出话来。短短一刻钟,居然造就了一个三品金仙,这是什么样的灵丹妙药?能够炼制出这种丹药的丹师,又是何等离谱何等变态的存在?听到勿乞略带挑衅意味的问题,吴地垕艰难的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满朝文武,自己的党羽都宛如被雷霆吓坏的蛤蟆一样张大了嘴,那些平曰里和自己不对路的朝臣,则是惊喜若狂的看着吴天明。

  大吴的朝堂要发生巨变,吴地垕突然有了这么种觉悟。

  干笑一声,吴地垕艰难的说道:“我大吴国师,必须是有能也有德之人,三位仙长……”

  勿乞还没开口,一旁的鬼谷子冷笑道:“何为德?谋朝纂位是为德?欺凌亲侄是为德?把持朝柄是为德?为国挡贤是为德?何为德也?贫道敢问摄政王,何为德?”

  吴地垕被鬼谷子一连串尖酸刻薄的问题弄得老脸赤红,他恼羞成怒的瞪着鬼谷子正要发作,但是猛不丁的想起被勿乞一剑劈死的那八位大吴大祭司,吴地垕那点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张了张嘴,绞尽脑汁想要找出反对勿乞三人成为大吴国师的借口。

  或者,直接调兵将他们三人诛杀?想不出合适的借口,吴地垕不由得生出了杀心。

  除开被杀的八位大祭司,大吴皇朝和吴地垕为党的大祭司还有二十三人,修为比吴地垕略低一等的大将还有十二人,配合上镇守皇城的二十万大军,吴地垕有把握将勿乞这三个来路不明的道人诛杀。

  就在吴地垕忍不住开口下令调集兵马的时候,另外一个老得都和风干的果子无异的老臣缓步走出了班列。这老臣眯着一对三角眼咳嗽了几声,低沉的说道:“三位仙长的丹术果然无比精妙。但是炼丹之术只是小道,纵能造就三五金仙,只是利了个人,却于我大吴国力并无丝毫增益。”

  吴地垕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借口找得好。你吴天明就算成就了三品金仙又如何,你一个人成了金仙,但是大吴皇朝上下三十亿子民呢。就算多了十几二十个金仙,也对大吴的国力无益啊!

  吴天明听了这老臣的话,不由得气得头发倒竖而起。他指着那老臣怒道:“大司马,你……”

  大殿中超过七成的朝臣同时向吴天明躬身行礼长声道:“还请陛下三思!”

  被称为大司马的那老臣得意的拈动长须,笑吟吟的说道:“陛下,还请陛下三思。这国师一职实在是干系重大,若是所托非人,对我大吴可是有大害的。”

  这大司马还要继续说话,勿乞已经冷冰冰的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够了!”

  一声轻喝震得那大司马向后急退了几步,勿乞傲然道:“原本贫道师兄弟三人,并无世俗功名之心,对这红尘俗世并无心搭理。我等隐居盘古大陆潜修,距今已有十八量劫之久,此次出山,只是想要找一洞天福地开辟道场宣扬大道。这大吴国师一职,我等何曾在意?”

  冷笑一声,勿乞指点着吴地垕和满朝文武冷笑道:“只是尔等口口声声为难吾师兄弟三人,这国师的宝座,贫道还非要坐上去玩几天不可。”

  不等这些朝臣说话,勿乞转身向吴天明道:“陛下,贫道师兄弟三人有心为我大吴立鼎大业出力,还请陛下稍待片刻,由我师兄弟三人稍稍显露一点手段,看看我们是否有资格成为大吴国师。”

  吴天明欣然朝勿乞一抱拳道:“国师尽管施为就是。”

  勿乞缓缓点头,他朝吴地垕等人冷笑道:“今曰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经天纬地之才、神鬼莫测之机!”轻咳一声,勿乞向墨翟颔首道:“二师兄,还请出手!”

  墨翟冷哼一声,他向吴天明瓮声瓮气的说道:“上好镔铁十万斤,速速送来!”

  吴天明一愣,他几乎是本能的看向了吴地垕。

  吴地垕同样愣了一下,他眯着眼沉吟一阵,轻轻的摆了摆手,大殿中几个大吴负责军器锻造的主事官员就大步走出殿外。一连串的命令急速传递了下去,不多时十万斤锻造好的铁锭就堆积在了大殿正中。

  刚刚墨翟要的是十万斤上好镔铁,这是普通铁矿石所能炼出的最好品质的成品铁锭。但是大吴的这些臣子送上来的却是十万斤普通铁定,和墨翟索要的镔铁品质相差了何止十倍?

  吴天明倒也不蠢,他看清了这些臣子玩弄的手段,他恼怒的咬牙扫了那几个主事官员一眼,将他们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吴天明发誓,只要他斗倒了吴地垕,彻底掌握了大吴的皇权,他一定要让这些胆敢违逆自己旨意的臣子倒霉,让他们永远都记得什么叫做君王一怒血流漂杵。

  墨翟不以为然的摇头冷笑。他随手朝那十万斤精铁一招,掌心一道细细的赤色火光喷出,十万精铁‘哧啦’一声融成铁水,原本极大的体积眨眼间就缩水了数倍。墨翟简简单单的用手指在空中勾勒了几个符文往那铁水中一点,随手右手一晃,一片精光从他掌心洒出,‘叮叮当当’一阵脆响传来,整整齐齐三十柄造型极其简单的单手剑就一字儿插在了大殿中。

  墨翟挥了挥手,冷哼了一声。

  勿乞背着手,翻着白眼,两个鼻孔对着大殿天花板冷哼道:“还请诸位鉴赏!”

  吴地垕沉默了一阵,随后他突然笑了起来:“镇殿将军何在?”

  大殿门口一名金甲将领大步走了过来,他向吴地垕抱拳行礼,随后才向吴天明行礼参拜。吴天明冷冷一笑,他沉声道:“试试破军国师炼制的兵器。”

  大殿内的文武臣子不由得同时摇头,他们虽然不会炼器,但是他们都知道,炼器是一件及其复杂艰难的大本领,像墨翟这样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弄出来的兵器,能是什么好东西?大吴皇朝自己也有专门的炼器师,修为达天仙级别的炼器师炼制出来的都是仙器,几位镇殿将军佩戴的就是他们炼制出来的神兵利器。

  但是墨翟这三十柄单手剑,看上去暗淡无光,根本不像是什么利器哪!

  那镇殿将军从吴地垕的目光中受到了指点,他拔出腰间佩剑,重重的一剑向面前插着的一柄单手剑拦腰斩了过去。就听得‘嗤’的一声脆响,好似纸张被撕开的声音,这镇殿将军的手一轻,半截长剑已经掉在了地上。

  满殿文武惊愕,吴地垕骇然扑上前了几步。

  镇殿将军手上那柄大吴皇朝最高明的炼器师耗费了半年苦功炼制的天仙器,居然被墨翟用两个呼吸的时间成批量炼制出来的单手剑轻松斩断,而且断口光滑如镜,没有一丝毛刺。

  墨翟冷哼了一声,倨傲的闭上了眼睛。

  勿乞放声大笑起来,他向吴天明行礼道:“陛下,由贫道二师兄炼制十万套铠甲、兵器,由贫道大师兄运筹帷幄,贫道为先锋官攻城拔寨,三月之内,助陛下将这条河谷所有势力一举荡平。”

  吴天明在镇殿将军手上宝剑断折的时候就已经激动的跳了起来,听得勿乞这般说,吴天明不由得拊掌大笑道:“妙哉,就依国师此言!”

  吴地垕则是猛的跳了起来,他厉声喝道:“三位仙长此言,可愿立下军令状?”

  勿乞怜悯的看了吴地垕一眼,他淡淡的说道:“军令状?好啊!摄政王莫非还要加点彩头?”

  吴地垕微微一愣,然后他突然大笑起来:“若是三位仙长真能在三个月内让我大吴独霸此处,本王就卸下摄政王一职做一平民又如何?”

  勿乞和吴地垕对望一眼,吴地垕本能的转过头去,勿乞则是放声大笑,连连鼓掌叫好。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