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妙法惊敌(第四更)

第九百二十一章 妙法惊敌(第四更)

  大吴军背水结阵,后方是一片绵延数百里的大湖,大营前方一左一右是两座高有数百米的小山,小山绵延十几里,宛如两条手臂恰好将大营搂在怀中。两山之间是一条宽有三十里左右的谷地。盘古大陆充沛的灵气肥沃的土地让这谷地中草被丰美,齐腰深的长草正随风翻滚。

  在谷地对面百里外,就是炂国国君带领的联军大营。七国联的营房扎得整整齐齐,壕沟、栅栏、望台、箭楼、拒马、陷阱等布置得简直有如教科书一样精准。营地四周正有祭司在布置禁空法阵和各种其他的禁制阵法,有了这些禁制,大吴的士卒就难以潜入营地偷袭。

  七国加起来有两百出头的大祭司,他们头顶七层宝塔,正倨傲无比的悬浮在营地上空瞭望大吴营地。一些大祭司正朝这边指指点点的说笑,似乎在盘算用多少时间就能将这十万人的军队彻底歼灭。

  必须是歼灭,击溃都是无法接受的战果。近千万的军队攻打十万人的军营,如果只是一次击溃战,这让联军的高层脸面何存?为了讨伐大吴,七国不仅仅将现役军队全部调派了出来,就连预备役和已经退伍的老兵都全部重新武装了起来。耗费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这一场仗必须是歼灭战,只能是歼灭战。

  勿乞等人也站在大营的一座望楼上,眺望着远处的联军大营。

  吴天明和吴地垕都站在勿乞三人身边,很是诧异的看着联军铺天盖地看不到边际的大营。眺望了良久,吴天明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终于问出了在心中盘旋良久的问题:“师尊,为何一份最后通牒,就能引得七国联军倾力来攻?”

  勿乞白了吴天明一眼,他根本懒得回答这种白痴一类的问题。这还用问么?谁叫你大吴是这条河谷中最强大的国家,谁叫你大吴大言不惭要吞并其他七国,谁叫你下了最后通牒向人挑衅?这就好比当年战国七雄乱战,六国好几次联军攻打秦国一样,你最强,那些弱者就肯定联兵揍你,这种问题还需要解释么?

  勿乞懒得解释,墨翟歪着头同样懒得开口,只有鬼谷子非常好‘传道授业解惑’这一口,他详详细细的为吴天明分析河谷中各国的竞争关系,各国之间那种注定你死我活的局面。他对吴天明分析大吴的强大对其他各国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向他分析一旦大吴露出了吞并他国的势头,就会引起整个河谷其他各国的警惕和畏惧等等。

  不仅仅是吴天明,就是吴地垕和其他随行出征的大吴臣子都津津有味的聆听鬼谷子的教训。鬼谷子的一些视角、一些观点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如今鬼谷子将这些问题一一剖析开,众人都宛如醍醐灌顶,感觉自己在外交关系这一块得到了极大的长进。

  吴天明等人对勿乞三人更是奉若天人,勿乞曾经吹嘘鬼谷子对于政治军事无所不精无所不通,今曰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吴天明不由得沾沾自喜,自己是多大的福缘,只是心中烦闷外出闲逛,居然就能请得这么三位大能加入大吴,这是大吴强盛的征兆啊!

  想到在各国之间流传的那个说法,吴天明隐隐约约的觉得,也许自己真的就是那人族新皇,人族圣皇的最佳人选?一想到那传说中人族圣皇的光辉前景,吴天明就浑身一阵阵的燥热。

  沉闷的蹄声响起,十几员联军将领带着数千骑兵朝这边蜂拥而来。一个手持长枪的黑面大将隔开老远就厉声喝道:“偌大吴国,可有豪杰敢与某单打独斗么?”

  显然这些人是联军派出来刺探大吴虚实的人物,若是十万大吴军队中就连一个能战胜这些人的高手都没有,怕是紧接而来的就是大军的合围包抄,十万大军就要被人啃得干干净净。

  吴地垕眉头一挑,他兴奋的叫道:“本王……”

  ‘本王’二字还在吴地垕的嘴边滚动,勿乞大袖一挥,一道黑漆漆的阴风贴着地面吹了过去。‘呜呜’的风啸声中,那些骑兵的坐骑四蹄一软,他们身体被阴风一吹,同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浑身力气突然顺着毛孔泄了出去。一阵沉闷的声响传来,大量草皮飞上了半空。数千骑兵狼狈的摔倒在地,人仰马翻四蹄朝天,数千坐骑和骑兵你撞我、我挤你的压成了一团,谷地中顿时乱成了一团。

  刚刚那个开口挑衅的黑面大将最是倒霉,他手足无力,手上长枪脱手飞出,长枪在空中打了两个转儿,在他向前扑倒的时候枪尖恰好对准了他的喉咙,他团身撞上,长枪‘噗嗤’一声刺穿了他的脖子,好好一个一元盘古天八星境界的大将就这么冤里冤枉的死得干脆。

  大吴军营内先是死一样的寂静,随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勿乞轻轻的拍了拍手掌,淡淡的说道:“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今夜就是他们的死期,哪里还用人出手?”

  话音未落,联军大营内又有数万骑兵奔腾而出,化为一片乌云贴着地面向大吴军营冲杀而来。

  勿乞冷哼一声,他手指轻晃,念诵了几声咒语后一口气吹出,平地里一阵狂风吹起,就听得‘啪啪啪啪’一阵密集的刺耳的响声过处,山谷中所有的长草突然齐根断裂。这些长有三尺手指宽其薄如纸的草叶纷纷放出刺目的精光冲天飞起,宛如无数的长剑般在空中一个盘旋,骤然带起数丈长的绿光向那数万骑兵激射而去。

  凄厉的惨嚎声冲天而起,后续的数万骑兵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这些被勿乞法力加持的草叶已经宛如利剑一样撕开了他们的铠甲,撕开了他们的肌肉,斩断了他们的骨骼、血管和经络,将他们撕成了无数的碎块。

  勿乞只是动用了相当于十八品天仙的法力,但是他的道行是那样的精深,以近乎合道境的道行控制这一点法力,所有草叶的结构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原本脆弱无比的草叶变得比钻石还要坚固百倍,这些草叶的锋利程度甚至不比普通金仙器差到哪里去。

  方圆数十里的的谷地中生长了何止亿万的长草,这些草叶宛如雨点一样落下,这些骑兵修为最高的不过太始盘古天三星的修为,他们哪里经得起这般残酷的攻击。

  鲜血润湿了谷地,勿乞双手一拍,那些飞腾而起的长草同时碎成了草粉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光溜溜的谷地中。大地宛如水波一样翻腾起来,所有碎裂的血肉都被吞入了地下,随着低声的咒语声,谷地内新长出了细密的草芽,不多时这些草芽就长成了齐腰深的长草,刚才那一场残酷的杀戮好似没发生过。

  刚刚那些人仰马翻的骑兵狼狈的站起身来,他们看到了后面发生的那一场残酷的杀戮,所有人都吓得失魂落魄的向自家大营冲了回去。数千人盲目的向大营狂奔,他们的修为都很不错,奔驰的速度很快,数十里的距离只耗费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眼看他们就跑到了自家大营外。

  勿乞手指轻轻的一挑,淡淡的说了一声:“杀!”

  ‘噗嗤’声不绝于耳,就在联军大营的门前,方圆数里的泥土下突然射出了无数根拇指粗细尖锐无比的土刺。漆黑的土刺深深的扎进了这些逃跑的士卒体内,在他们身上刺出了无数窟窿。更有一些土刺刺进了他们的脑袋,刺进了他们的大脑,搅碎了他们的脑子,彻底断绝了他们的生机。

  联军大营上空漂浮着的两百许大祭司惊恐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下意识的向后飘飞了数百丈远,勿乞神出鬼没的法术让他们凭空生出了极大的恐怖。这些祭司都是天庭、佛门的人为各国培养出来的战略级作战力量,但是他们得到的传承极其有限,他们只会极少几种毫无变化的法术,何曾见过勿乞这般神妙莫测的咒法?

  联军的大营安静了下来,再无人出营向大吴的军营挑衅。

  数千具死状凄惨的尸体就被土刺撑在了联军大营门口,宛如数千墓碑一样,带着不祥的气息杵在那里。

  联军大营中并无人出来为他们收拾尸体,联军上下都已经被勿乞吓破了胆子,在他们想出应对的良策之前,他们再也不会轻举妄动。

  大吴的军营中则是欢声震天,数千头失去了主人的坐骑被拉回了大营,勿乞一声令下,这些体型庞大的坐骑全部被杀死,挑选它们身上最肥美的肉做成了烤肉和肉汤,大坛大坛的美酒被推了出来,众人从黄昏时开始畅饮作乐,一直持续到月上中天。毫无节制的痛饮美酒,让军营中一大半的士卒都醉倒在地。

  远处草丛中监视大吴军营的联军探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大吴今天是没办法发动攻击了。

  他们的所见所闻被传回了联军大营,联军高层也都松了一口气。

  半夜时分,大吴军营后方的大湖中冒出了大片水汽,黑云升腾而上遮住了月亮,细微的虫鸣声在草丛中响起。听到这些虫子鸣叫的联军探子眼皮就好似抹了胶水一样难以睁开,他们努力的挣扎着,却依旧在那潮水一样的睡意中屈服。

  大吴十万大军整顿好铠甲兵器,三万修士在前,七万战士分成七十个千人队在吴地垕等将领的带领下组成一个弧月形阵型悄无声息的向联军大阵行去。

  鬼谷子孤零零一人行走在大军的最前方,他漫不经心的踏着草尖御风前行,所过之处联军祭司布置的所有阵图禁制全部无声无息的化为乌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