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二十三章 三帝压境(第一更)

第九百二十三章 三帝压境(第一更)

  勿乞在大吴步步为营经营势力的时候,盘古大陆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来自外域天境的人族国度相互攻打吞并,为了一个人类圣皇的名号努力征战厮杀。来自外域的仙门同样在相互攻击,为了一个上佳的洞天福地打得热火朝天。虽然盘古大陆上随意一座大山的灵气总量都比这些仙门曾经占据的一颗星球的灵气总量多上百倍,但是仙人的贪婪无穷尽,他们总是盯着最好的洞天福地。

  卫山王姬岙带领的有熊军正在弹压扫荡大虞西疆的州郡,不时给那些来自外域的人族国家一点狠狠的教训,动辄就有好几个小国被他翻掌覆灭。但是他的兵力受到了信山王为首的大虞叛逆军队的牵扯,无法自由的调动大军随意征讨。

  在大虞南疆安顿下来的信山王打出了人皇的旗号,宣布建立‘新虞’一朝,指责大虞是一个腐朽堕落的皇朝,为了人类的前途、人类的未来,新虞一定会取代大虞,信山王将带领人族走向光明。

  至于大虞腐朽堕落的证据么,信山王派出无数的属下在大虞境内散播谣言,说昊尊皇骄奢银逸、杀人如麻,说大虞的贵族以人肉为食,以人血为酒,像昊尊皇每天都要杀掉一千个童男童女制成精美小菜云云。这些谣言宛如瘟疫一样在盘古大陆上流传,淳朴淳厚的大虞百姓哪里能分辨这些谣言的真假,整个盘古大陆都变得人心惶惶。

  开始有靠近南疆的大虞子民拖家携口的向南疆迁徙,在新虞的宣传口号中,这些子民都是受到了大虞的迫害不得已逃离家园。同时各种天灾不断在大虞各处出现,洪水、大旱、瘟疫、兽灾,这些灾害极大的动摇了大虞官方对地方州郡的控制,不断的削弱着大虞的实力。

  良渚皇宫,有熊殿,昊尊皇正在召集群臣朝议,准备调动大军征讨新虞。

  端坐在宝座上的昊尊皇面色阴沉,自己的叛逆儿子组建的新虞已经成了大虞的心腹大患。位于南疆的新虞兵力雄厚,高阶的通天大祭司的数量更是胜过了大虞。不将新虞剿灭,大虞就无法自如的调动大军应付那些不断降落的外域天境带来的人族国度,无法应付那宛如蝗虫一样漫天飞舞的外来仙人。

  一旦外来的人族国度成了气候,一旦那些仙门彻底在盘古大陆按下了门户,当他们稳固了根基,大虞想要对付他们就极其困难了。只有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毁新虞,击杀信山王以下所有叛逆,然后调动所有大军将外来人族的国度全部覆灭,将所有仙人彻底击杀,大虞才能度过这一次的危机。

  重重的拍打着宝座的扶手,昊尊皇厉声叱令道:“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倾尽国库所有,征集士卒,训练新兵,武装大军。扫荡所有叛逆,将那些外来势力全部清扫之后,我大虞……”

  抬头看向了有熊殿的天花板,昊尊皇咬牙道:“我大虞直攻三十三天,扫荡天庭之后,再去攻打大灵鹫山!要让那些人知道,我人族不是他们可以随意玩弄于掌上的!”

  满朝文武听得血脉贲张,阳山王以下,众多朝臣齐齐屈身行礼,齐声应诺。

  就在昊尊皇准备发号施令调拨兵马征讨新虞时,一名内臣急匆匆的跑进了大殿,躬身向昊尊皇急声禀告:“陛下,有熊原正东、正北、正西军镇同时传来紧急令信,有人强行破空闯关,军镇的禁空法阵无法阻拦他们,已经有数百军镇大将被人击伤!”

  昊尊皇大惊,大殿内群臣悚然,侍立在昊尊皇身边的龙殁冷哼一声,双手轻拍,一道光幕从有熊殿上落下,光幕中显示出了大片青山绿水,仔细看去正是有熊原周边的地势地貌。

  光幕中,正东方一道形如蛟龙的青气绵延万里,正带着呼啸的狂风声向良渚狂奔而来。沿途军镇不断闪过一道道刺目的精光,这些军镇四周都布置得有禁空法阵,寻常仙人根本难以飞渡。但是这一道青气所过之处,所有禁空法阵同时崩解,牵动着一些军镇的城墙也都裂开塌陷。

  数百点小小的紫色光点围绕着这一条青气的乱打乱飞,但是那青气一个扭身,就有数十个光点被打落地面。这些光点都是驻守各处军镇的大虞将领,修为最弱都是一元盘古天九星境的修为。但是在这一道青气面前,他们就好似巨龙身边的小蚂蚁一样,被人轻松击倒全无反抗之力。

  正北方一片黑色洪涛同样绵延数万里,滚滚浪涛在高空飞奔而过,无数漆黑的冰山雪峰在那浪涛中载波载浮相互碰撞,发出的巨响震得沿途的军镇所有禁空法阵轰然塌陷。军镇中驻守的将领不说攻击这一片黑色洪涛,他们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冰山碰撞发出的巨响震得昏厥在地。

  正西方则是一线银光激射而来,这一线银光极亮,极细,只有千里长短,破空飞射时带起尖锐刺耳的声音,所过之处虚空留下了一条醒目的黑色痕迹,这是虚空被银光撕裂迟迟不能恢复形成的伤痕。银光飞遁的速度快得吓人,比那青气和黑色洪涛快了十倍以上,沿途的军镇不要说阻拦他,那些飞身而起的将领根本就追不上他。

  昊尊皇的脸色骤然一沉,他脚下的玉台‘咔嚓’一声裂开,密密麻麻宛如蛛网的裂痕密布在玉台上。深吸了一口气,昊尊皇身上星光一闪,裂开的玉台向内一合,所有裂痕迅速消失,眨眼间玉台恢复了完整。

  大殿内的大虞文武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里一动,刚刚昊尊皇这一手,分明是他在小范围内将时间扭转,让时间回溯了一段时间。时间加速的话,太乙实力的人就能做到。但是回溯时间,这是破道境的大能才能做到的事情。刚刚昊尊皇并没有发动良渚的护城大阵就能达到破道境的实力!

  大变之前的昊尊皇绝对没有破道境的修为!有熊殿中的大虞臣子们呆呆的看着那恢复了完整的玉台,不由得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

  光幕突然剧烈的闪烁起来,三道浩然威压从光幕中涌出,低沉的啸声震得龙殁身体一阵颤抖。那青气、黑涛和银光发现了有人以神通窥视他们的行动,悍然以秘法加以反击。龙殁的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他冷哼一声,就要咬破舌尖以本命精血加固光幕。

  昊尊皇轻轻的摆了摆手,制止了龙殁玩命的举动。他低声喝道:“三位帝君远道而来,嘿,有失远迎!”

  恐怖的威压骤然笼罩了整个良渚城,三条人影凭空在有熊殿前出现。

  三人中,居中一人身穿青色长袍,周身有片片青气缠绕,生得形容清矍,面容高古气度不凡。左边一人身穿银色长袍,身高一丈开外雄壮如狮,环目顾盼之间精光四射,目光好似刀锋一般刺人生痛。右边一人身穿黑色长袍,身形瘦弱高挑,面容阴柔,目光中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阴狠气息。

  大虞文武齐齐低头,青袍男子是东方青帝,银袍男子是西方白帝,黑袍男子是北方黑帝,都是盘古开天辟地后就存在的人物,天道规则凝聚的真神,强横无比的大能,代表了现今神祗三大势力的领袖。

  三人缓步进了有熊殿,在距离昊尊皇还有里许的地方站定。

  昊尊皇站起身,飞身下了宝座,双手抱拳向三人长揖一礼:“当代人皇昊尊皇,见过三位大帝。”

  青帝扯了扯嘴角示意自己笑过了,他低沉的说道:“昊尊皇,给我兄弟三人一个道理。”

  昊尊皇沉默了一阵,很是谨慎的筹措了一番用词,这才缓缓的说道:“还请三位大帝入座,宫中藏有娲皇宫特制的百花百果酿,乃是稀世美酒,更有诸般昆仑山出产仙果奉上。”

  白帝冷哼一声打断了昊尊皇的话,他冷漠的说道:“这些虚头吧脑的东西就不要折腾了。你现在抬出娲皇氏也没用,哪怕她是周天功德第一之人,这次也包庇不了你们人族。”

  黑帝阴声道:“这次我们来,是向大虞讨一个公道的。”

  昊尊皇脸色一变,他恭声道:“敢问三位大帝要讨什么公道?”

  青帝眯着眼冷笑道:“这些年,我兄弟三人闭关修炼,不理外事,你大虞就欺上了门来。数年前你大虞诛杀我兄弟三人门下子嗣,此事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昊尊皇的心一沉,当年诛杀万仙盟主时的因由,今曰终于发作。

  沉默了一阵,昊尊皇肃然道:“三位大帝,此事的前因后果,莫非三位不知晓么?三位门下的那些子嗣,只是被我大虞误杀。让我不解的是,为何三位的门下会出现在我大虞敌人的队伍中?”

  青帝嘿然笑着摇了摇头:“人皇这般说,是不准备讲道理了?”

  白帝冷然道:“既然人皇不讲道理,那么不怪我们自己动手讨一个公道!”

  黑帝阴声道:“我们的门人弟子不能白白送死,大虞必须付出代价!”

  三人言毕,抖一抖袖子转身就走。一边走,三人一边异口同声大喝道:“三曰后,我族大军将进攻大虞,为我惨死的门人讨一个公道!”

  昊尊皇阴沉着脸看着转身向大殿门外走去的三位上古神帝,他突然拍了拍手,‘轰’的一下有熊殿的大门突然紧闭。青帝三人骇然回头看着昊尊皇,就见昊尊皇咬牙切齿的拔出了轩辕剑。

  “艹你娘的,既然不讲理,那我大虞作甚和你们讲道理?我大虞臣公听令,联手干掉他们!”

  大殿一震,昊尊皇赫然发动了良渚的护城大阵,整个有熊原的灵气剧烈的波动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