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先民巫咸(第二更)

第九百二十四章 先民巫咸(第二更)

  三十三天,无量明光中,紫薇灵应大天帝端着金色美玉雕琢而成薄如蝉翼的酒盏,兴致极佳的品尝着美酒,观看着大殿正中悬浮的紫色光镜内出现的影响。良渚有熊殿中发生的一切都展示在光镜中,没有任何细节能瞒过他锐利的视线。

  有熊殿内外有无数的禁制防范外人的窥觑,但是紫薇灵应大天帝面前的紫色光镜能如此清晰的反应有熊殿内发生的事情,可见要么是这紫色光镜的威能无穷,要么就是有熊殿中有人和天庭暗通款曲。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总之对大虞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面带微笑的紫薇灵应大天帝眯着眼连连点头,很为青帝、白帝、黑帝三位帝君对大虞的态度叫好。他放下酒盏,轻轻的拍了拍手,低声笑道:“三个老歼巨猾的老不死,也该是你们出手的时候了。再不动手,这果子你们可就闻都别想闻一下,更别说从中得到好处。”

  哂笑了几声,大天帝迷离的目光看向了大殿中侍立的几位倾国倾城的绝色女仙。这些女仙都是最近几个月刚刚飞升到天庭,被特意选拔了送到大天帝身边侍候的。区区千多岁的年龄,这些女仙在仙人当中简直是嫩得宛如春天刚刚冒出芽尖的春笋,嫩得一掐都出水啊!

  得意洋洋的大天帝突然觉得小腹火热,他掐指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大儿子博望君已经为了天庭大计而损失了,似乎应该补充一个或者两个皇子。毕竟只有保持足够的皇子人数,才能让自己的那一群孩子有足够的竞争压力,逼得他们更加努力向上。

  大天帝是一个很会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的合格的父亲,所以他觉得需要补充两三个孩子,这些美丽的仙女就是最好的人选,她们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年轻,如此的动人,而且大天帝此刻的心情如此的好,正适合发生点什么旖旎的事情。

  随手一指,一个侍立的仙女娇呼一声,窈窕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大天帝怀中飞了过来。大天帝双手一搂将这仙女抱在了怀中,双手无比熟练的分开仙女纤长的双腿正要向她的密地进发,紫色光镜中突然出现了昊尊皇拔出轩辕剑破口大骂的场景。

  大天帝呆了呆,他脱手丢开怀中美女,很是诧异的掏了掏耳朵。他没听错吧?昊尊皇问候青帝三人的母亲?这,人皇居然会口吐粗言,直接问候人家的老娘?人皇居然关上了有熊殿的大门,将上门兴师问罪的青帝三人困在了大殿中?

  甚至昊尊皇还开启了良渚的护城大阵,调动了良渚最强的城防力量攻击三位上古神帝?太无耻了,他甚至还让大殿中的大虞文武加入了围攻,这简直太无耻了!

  “无耻败类,这种事情他身为人皇怎么能做!”紫薇灵应大天帝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指着紫色光镜破口大骂。简直就是人族的耻辱,人族的败类,身为人族的人皇,他怎么能这么做?人皇不应该是传统而保守,不应该是因循守旧的人么?

  昊尊皇应该恭送三位神帝离开大虞的领地,然后调集兵马去正东、正北、正西三处边疆固守,一板一眼的和三位神帝的神祗大军对战才是正理。他怎么能这样做?他居然趁着三位神帝登门问罪的机会关门打狗,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下令围攻三位神帝?

  这,这,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天庭和佛门可以这么做,这种事情他们做得不少,但是昊尊皇怎能这么做?他就怎么能这么无耻呢?

  紫薇灵应大天帝气得一掌将面前金龙案拍得稀烂,大袖一甩转身就走。原本雍容尊贵的面孔扭曲着,变得无比的狰狞。他咬牙道:“好,那三个老不死的死在良渚是最好不过,哼,他们的那几个孩儿可不成器得很,正好拿来做我天庭的棋子,妙不可言,最好就让他们死在良渚!”

  双眸中精光闪烁,紫薇灵应大天帝立刻盘算出了青帝、白帝、黑帝若是被大虞斩杀会给天庭带来多大的好处。这三位神帝不死,天庭就只能和他们平等的谈条件、分好处,只要他们一死,天庭就有可能取而代之成为那三大神族的掌控者,这利益可就太大了。

  冷笑连连的紫薇灵应大天帝随手点出几线火光,将他的想法传送给了另外五方五御天帝。很快就有细若游丝的火光激射而回,五位天帝已经知晓了他的想法,而且正迅速的调兵遣将进行各种准备。

  匆匆转入后殿,顺着一条透明水精铺成的游廊向前走了十几丈,大天帝突然一愣,他沉吟片刻,大袖一抖,骤然化为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眨眼间就冲出了三十三天,身形闪动处,他腰间一块巴掌大小的月牙形玉佩放出一片明光笼罩了他的身体,大天帝骤然瞬移了极远的距离,来到了九天世界的入口处。

  身上的天地袍服消失,大天帝换上了一件云水色道袍,背后背了一柄普普通通的青铜剑,化身为一个普通不过的修道之人,擦着九天世界的边缘向更高层次的外层天域飞去。脚下一团白云连连闪动朦胧的灵光,大天帝的云光速度快得吓人,不多时就越过了九天世界。大天帝架着云头向高空急速飞行,经过了好几次设置在无边虚空中的挪移阵传送之后,他终于来到了一片灰蒙蒙的云霭上。

  一座孤零零的高有百丈的黑玉牌坊矗立在这云霭中,牌坊正中的匾额上雕刻了三个鲜明的血色大字‘无涯天’。三千尊通体灰蒙蒙的雕像矗立在牌坊下,这些雕像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造型,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阴邪气息在这些雕像的四周缠绕,那阴邪气息让大天燕京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冷哼一声,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骨符向这些雕像一晃,大天帝大步踏进了牌坊,身形在一片灰光的缠绕下消失不见。

  一片灰色的山水中,大天帝悄无声息的冒了出来。这里倒也有曰月星辰,有山川河岳,有花草树木,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除了灰色,再没有其他任何色泽。这一片虚空死气沉沉的,风不动,水不流,花不香,鸟不语,好似一切都凝固在了某个时间点上,永远不会有任何变化。

  大天帝显然对这里的环境也有点不适应,他皱着眉头向四周望了一眼,熟门熟路的向远处一座高耸入云形如金字塔的大山飞去。沿途的大山之巅不时有三三两两奇形怪状的人物出现,这些人或者是马身人首,或者是蛇身人首,或者一人有数个脑袋,或者是几具身体共用一个头颅,或者全身黑毛犹如猩猩,或者身体剔透宛如水晶。

  这些奇形怪状的人都带着几分森森邪气,他们‘嗤嗤’笑着望着高空中疾飞而过的大天帝,有些人还掏出了一些怪模怪样的骨杖、骨箭之类对着大天帝比比划划。他们看似无心的一个动作,往往能令大天帝后心一阵冷汗,面部肌肉更是不断的抽搐。

  好容易到了那座大山前,大天帝厉声高喝道:“巫咸,巫咸,速速出来!”

  低沉粘稠的‘咕咕’声好似从地下传来,一滩黑漆漆奇形怪状的玩意慢吞吞的贴着这座大山光滑的山体缓缓滑落。这一团东西体积大概在百多里上下,说不清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可以将其想象为一团硕大无比的流动癌细胞,每一颗细胞上都有一张扭曲的面孔在蠕动,这一团怪异、恶心让人做噩梦的东西慢吞吞的顺着山壁滑下来,不断发出那粘稠的‘咕咕’声。

  好容易这团玩意滑到了和大天帝平齐的高度,当中一部分组织慢吞吞的鼓起来,慢慢的凝聚成了一团大致和人面孔相似的玩意。这东西张开应该是嘴的器官低声问道:“又有什么事?不是派了我族最好的一批年轻人去帮你了么?”

  大天帝脸色一寒,他悻悻然摇头道:“徒劳无功,白白浪费了我天庭偌大的人力物力。巫咸,你派出去的可真是精英啊!”大天帝的语气中不无抱怨。

  巫咸低声嗤笑道:“不能怪我们,是你们天庭的情报不准。嘶,老夫倚老卖老一把,你不如你师祖太多了。当年你师祖做天庭大天帝时,可是帮我们连着干掉了三任人皇,盗取了大量人皇之气啊!”

  身体剧烈的沸腾着,巫咸咝咝笑道:“还差一点点人皇之气,就差这么一点点,那件东西就能炼制成功了。嘿,可惜你们派出去的人不顶事,否则真个杀了那昊尊皇,夺了他的皇气,大功已经告成。”

  大天帝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沉声道:“你放心,人皇之气会给你凑齐的。这次是要麻烦你亲自出手。”

  巫咸愣了愣,他哆哆嗦嗦的缩成了一团球,怪声怪气的说道:“求我亲自出手?代价很大啊!我现在要炼制那件东西,可是一点儿精气都不能浪费的。要我出手,你准备糟践多少好东西啊?”

  大天帝若无其事的说道:“东西自然有我准备,你只管出手就是。”

  沉吟片刻,巫咸沙哑着笑道:“好吧,已经有好久没亲自出手了,要对付谁?话先说好,被咒杀的人,他身上的一切都归我。”

  大天帝微微一笑,他压低声音,说出了要咒杀之人的名号。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