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临危背叛(第四更)

第九百二十六章 临危背叛(第四更)

  一如勿乞刚才所料那样,青帝、白帝、黑帝三人向着南方只顾着逃跑,根本没有回头和昊尊皇拼命的心思。昊尊皇也是一门心思的追杀三人,轩辕剑荡起大片剑光几乎将三人笼罩在内,剑光一记接一记结结实实的砍在他们身上,直砍得三人惨叫不已。

  就见轩辕剑每一次挥动,附近万里之内的山川河岳同时爆发出夺目的强光,轩辕剑上就有和这些山川河岳的形状一模一样的光影闪过,每一剑击下都蕴藏了山川之力,剑光气象万千威势惊人,青帝三人护身的三色奇光被砍得支离破碎,剑光落在他们身上就是一条极深的剑痕。

  只是这三位上古神帝并无肉身可言,他们的身体就是纯粹的能量聚合体,轩辕剑劈开了他们的身躯,四周天地灵气不断补充进他们的身体,伤口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愈合。只是剑气凌厉,每一剑都带走了他们的一丝本命元气,令得他们的身体越来越模糊。

  从良渚一路向南,所有军镇附近都有禁空法阵。对于实力处于巅峰期的三位大帝而言,这些禁空法阵就是一个笑话。但是现在他们在有熊殿被昊尊皇连同大虞众多文臣武将联手重创,本命精气被削走了大半,元气大伤的他们碰到这些禁空法阵也不由得叫苦连连。

  就看到长虹一般三色奇光路过一个军镇就骤然向下一降,好容易才挣扎着重新飞上高空,昊尊皇已经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对着他们连砍数十剑。轩辕剑坚定的一丝又一丝的磨走他们的元气,令得他们浑身战栗难受不堪,但是始终无法摆脱昊尊皇的追杀。

  当他们最终冲出有熊原时,三人遁光差点在一座大的城池上空坠下地面。他们的身体几乎是擦着城头飞了过去,飞得最低的白帝一脚带在了城头上,将一块城砖踢得粉碎。

  青帝回过神对昊尊皇厉声喝道:“人皇,你真敢诛杀我等?你不怕我三大神族于你大虞不死不休?”

  昊尊皇咬牙一剑砍下,青帝的半边脚掌随着剑光湮灭,他厉声道:“有何区别?我大虞如今风雨飘摇正是四面皆敌之时,三条老猪狗落井下石登门宣战,已经和我大虞不死不休,还有什么好说的?”

  半边脚掌被毁,青帝痛得嘶声惨嚎,他张开嘴一吸,天地灵气滚滚汇入嘴里,他被毁的半边脚掌又生了出来,只是脚掌朦朦胧胧的宛如白雾凝成,再无刚才好似肉身一样的质地。青帝放声痛呼道:“你,你,今曰,今曰若是……”

  昊尊皇闪身到了青帝身边,左手荡起一团星光轰在了青帝的软肋上。昊尊皇厉声道:“三位帝君何等身份,要死就死,休要啰嗦。像个男人一样的死吧,少在这里像个娘们一样呱噪!”

  星光爆开,化为数十条毒蛇一样的锁链钻进了青帝的身体,青帝的身形一滞,差点没落下地面。就听一声怒啸,青帝身体一晃,大片青气从他体内喷出将这些星力凝结的锁链震碎,他的身形向前骤然一窜,将白帝、黑帝丢下了数十里的距离,闷头只顾自己逃窜。

  昊尊皇眉飞色舞的大笑道:“妙不可言,你连自身的本命神元都使了出来,这一下损了你多少年的修为?一元会,还是一量劫?嘿嘿,你有多少本命神元损耗呢?”

  神祗的本命神元就相当于仙人的魂魄本源一般,是他们最核心最精华的力量,动用本命神元,就好似仙人燃烧仙魂,不是关系着姓命的要命时刻,神祗是绝对舍不得动用丝毫的。

  这一道突然迸发的青气不仅让青帝向前飞窜了数十里将白帝和黑帝落下了老远,更让他模糊残缺的身体恢复了大半。青帝闷着头向前猛冲,就连黑帝和白帝的破口大骂都充耳不闻。

  “青帝那老不死的开始拼命了,两位意下如何?”昊尊皇宛如跗骨之蛆般跟在了白帝和黑帝身边,慢条斯理的在虚空中勾勒一道道诡异的符箓。星光闪耀的符箓散发出诡异的气息,白帝和黑帝同时大吼一声,体内分别有黑白二色光芒闪过,他们的飞行速度也骤然向前窜了一截,堪堪掠过了青帝的身形,将他一人丢在了后面十几里的地方。

  勿乞看得差点没大笑起来,这果然就犹如那个笑话一样,在野外碰到了猛兽,你不需要比猛兽跑得快,只要比自己的同伴跑得快就足够了。高高在上的三位神族大帝,他们在这姓命攸关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品行可着实不怎的。

  勿乞就不明白,他们既然开始动用本命神元了,为什么就不能联手和昊尊皇一战呢?哪怕昊尊皇实力丝毫无损,哪怕昊尊皇手持轩辕剑,这三位若是真个孤注一掷,一定能将昊尊皇击败逼他逃走。但是他们宁可损耗本命神元逃命也不愿意和昊尊皇拼命,这就难怪他们吃瘪了。

  “嘿嘿,这就是上古的神灵啊!”勿乞在心里讥笑,他在高空急速飞行,收敛了全部的气息化为一团清风紧跟在三位大帝身边,他低声笑道:“本命神元啊,你们就多吐点血罢,我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

  昊尊皇不紧不慢的追到了青帝身边,他一剑重重的刺进了青帝的后心厉声呵斥道:“青帝,你们不是要我大虞给你们一个交待么?这就是我大虞的交待!分明是你们勾结天庭算计我大虞,还要我们给什么交待?还要我们给什么交待?他妈的这个交待够不够啊?”

  平曰里威严端庄的昊尊皇满口污言秽语问候着青帝的一切亲属,轩辕剑一次次的刺进青帝的体内。青帝发出痛苦的哀嚎声,他的脸上满是惶恐,被宛如疯子一样放声咒骂的昊尊皇给吓坏了。

  像他们这种身份这种层次的存在,哪里会像昊尊皇这样口不择言的放口辱骂?只能说昊尊皇疯了,他彻底的疯了,否则堂堂人皇,怎么能爆出这么多的粗口?

  长啸一声,青帝突然挥出了一根青色的木杖,重重的和轩辕剑硬碰了一记。这木杖原本青光流溢色泽如玉,显然是一件极难得的宝物,但是此刻木杖上尽是大大小小的裂痕,再被轩辕剑重斩了一记,木杖发出一声哀鸣,一条裂痕骤然扩大,差点将这木杖分成两段。

  勿乞的眼睛一亮,好东西啊,这是开天辟地之时青帝诞生之初伴生的本命神器罢?青帝秉承东方青木之气而生,这木杖中蕴藏了无比精纯强大无比的青木生气,勿乞若是能以炼天**配合盗得经将这木杖吞噬吸收,他几乎能将自身炼成不灭之体。

  可惜如此灵宝,怎么就被弄成了这么凄惨的模样?显然青帝三人从有熊殿中脱身并非没有代价,他们估计是爆发了自身本命神器的最大威能,才勉强破开良渚大阵逃命。

  木杖一击,青帝嘴里连喷出好几口青色汁液,他周身青气一闪,越过了前方的白帝和黑帝。昊尊皇被木杖打飞了数十里,他凌空划了一道弧线,骤然到了白帝和黑帝身边,举起长剑又一次重重斩下:“三位,三位前辈,三位神帝,三位老不死的老狗,你们可千万不要分散逃。你们聚在一起逃,还有机会缓缓气,若是分散了逃,说不定哪位就死定了。嘿嘿,千万不要分开啊!”

  白帝、黑帝长啸一声,黑白二气连闪,两人快若闪电般越过了青帝,继续向前逃窜。

  一如昊尊皇所言,三人始终在一起逃窜,没有一个人起意分开走。三人联手,也许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若是分散逃,肯定有一人会落在昊尊皇手中。三分之一陨落的机会,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赌,他们将自己的姓命看得太重,根本不敢赌谁是那个最终陨落的倒霉蛋。

  昊尊皇追上了青帝,一剑重重的劈在了青帝肩膀上,他淡淡的说道:“真可惜啊,三位为了逃出有熊殿,居然自爆本命神器,害得轩辕剑都受了重创,若非如此,三位早就被斩于剑下,也就不用如此辛苦了。”

  青帝惨嚎一声,他的一条胳膊被轩辕剑斩了下来,他摇头怒吼,身体化为一团绵绵青气向前飞射,眨眼间又将白帝和黑帝甩在了后面。

  一路追追逃逃,众人遁光速度极快,前方云头上数十面巨大的旌旗突然迎风展开,无比刺目的‘新虞’二字清晰在望。三百六十座通天塔在虚空中组成了一个怪异无比的扭曲符文,就在逃窜的三位大帝喜出望外连声叫唤的时候,那些通天塔突然爆发出大片阴风黑气,凝成了一个极大的鬼头飞射而出。

  一声惨嚎,三位大帝被鬼头撞得倒飞百里,恰恰撞在了昊尊皇的剑锋上,每人又被砍了好几剑。

  黑帝尖叫道:“新虞皇,你忘了我们的盟约么?”

  昊尊皇闻言暴怒,他咆哮道:“混账,你们果然勾结一气!”

  身穿帝皇袍色的信山王面带笑容的从一座通天塔上出现,他向这边拱拱手,略带着一丝歉意的叹道:“三位帝君,此路不通,你们随便换个方向逃走吧,祝你们能顺利逃出生天!”

  昊尊皇怒视信山王,咬牙冷哼道:“逆子!”

  信山王眯着眼望着昊尊皇,他向这边长揖一礼,淡淡的说道:“父皇,大虞注定覆灭,不用挣扎了!”

  青帝、黑帝、白帝破口大骂信山王背信弃义,同时他们一致选择向高空急速飞起,向外域虚空逃窜。

  昊尊皇望了信山王一眼,一言不发的紧随三位大帝之后追杀了过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