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巫咸出手(第五更)

第九百二十七章 巫咸出手(第五更)

  一路追杀,连破盘古大陆外数千重天险地带,眼看就要追杀到外域星空中,昊尊皇腰间佩戴的一块鼎形玉佩突然发出尖锐的鸣叫,一条刺目的血丝在那玉佩上凭空生了出来。昊尊皇身体一个哆嗦,他望了一眼前方狼狈逃窜的三位大帝,转身用最快的速度向良渚的方向飞去。

  轩辕剑化为一道赤金色洪流裹着昊尊皇向良渚急速飞掠,看昊尊皇那飞遁的架势,根本就是被受惊过度夺路而逃,哪里像刚才还威风凛凛衔尾追杀三大神族大帝的堂堂人皇?

  青帝、白帝、黑帝傻眼了,他们站在盘古大陆外围最后一重玄冰黑风流的边缘,满头雾水的看着狼狈逃窜的昊尊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三个被昊尊皇一路追杀,眼看就要支持不住,正准备回过头来舍命一击和昊尊皇拼了呢,怎么昊尊皇就逃跑了呢?

  摇摇脑袋,青帝掏出了本命神器向虚空一挥,四面八方浓郁的灵气翻滚而来,化为青色的洪流分别注入三人体内。面色憔悴的黑帝、白帝重重的喘息了几声,向青帝颔首致谢。

  昊尊皇逃得极快,眨眼间就只能看到下方一点金色光点一闪即逝。白帝不由得纳闷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们秘密约定的盟友不仅不接应我们,反而给了我们迎头一击。追杀我们的人眼看功成反而放弃逃遁,这都是怎么回事?”

  青帝目光闪烁,他突然和黑帝对视一眼,两人的身体同时一个激灵。

  黑帝无比紧张的低声说道:“新虞皇就是天庭的傀儡,错非天庭授意,他岂敢背叛我们?”

  白帝立刻会过意来,他瞪大双眼怒道:“紫薇那厮他,他想算计我等?”

  青帝厉声高呼道:“此地凶险,速走!你我元气大伤,若是紫薇他们出手,我等姓命危矣!你我都有皇子与他天庭中人交好,若是你我死在此处,三方神族尽成天庭囊中之物。”

  三人脸色急变正要遁走,虚空突然一滞,四周都变得灰蒙蒙一片。所有的灵气都消失无踪,只有一股阴邪的,粘稠的,好似胶水一样带着阴冷刺骨的臭味的气息充斥四方。青帝三人身体一僵,元气亏损极大的他们只觉浑身发软,四周天地灵气彻底消失,他们不仅不能吸收灵气恢复伤势,反而正在被外界的阴邪气息不断从伤口处抽走自身的元气。

  白帝缓缓拔出了一柄和他身体等高的厚重长剑,和青帝的木杖一样,白帝这柄闪耀着淡淡银光的长剑同样密布裂痕,显然刚刚从有熊殿中冲杀出来,他这柄本命神器同样受到了极大创伤。喷出一口粘稠的白色气息融入长剑,剑锋上银光闪耀,剑体上最粗大的几条裂痕缓慢的开始愈合,白帝轻声喝道:“敢问何方高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

  灰蒙蒙的气息越来越浓,寒意直透内腑,那股怪异的臭味越来烈,青帝他们忍不住抽了抽鼻子,下意识的关闭了自己的嗅觉。反正对他们神灵而言,嗅觉这种东西存在与否并不重要,他们更多依靠庞大的神识观察外界事物。

  一个沙哑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过来,那声音嗤嗤笑了一阵,才缓缓说道:“高人算不上,老而不死的老鬼倒是有一个。嘿,你拔剑做什么?你想要杀我么?想要杀我么?想杀我,你先找到我呀!”

  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戏谑之意,白帝目光闪烁,小心翼翼的横起长剑护在了胸前。青帝也拔出了木杖挡在了身前,和抽出了一根黑色短杖凝神屏息的黑帝一起,三人背靠背的围成了一个防御重于攻击的圆阵。

  藏身在不远处的勿乞小心的打量着四周,这种气息很是怪异,先天第一缕大盗之气居然难以从中得到太大的好处。这灰色的气息充满了各种负面的不祥的力量,勿乞小心的抽取了一道灰气融入体内,最终只是将其炼化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只留下了一丝半点儿微不足道的灰色灵光融入了勿乞体内。

  但是有了这一丝灰色灵光的融入,外界刺鼻的臭味和阴寒的气息再也难以侵染勿乞的身体。勿乞仔细的分析着这些灰气的来历,它们似乎并不是这个世界应有的灵气,也就是勿乞的修为足够强大,大盗之气的诡异霸道之处也比这灰气更胜了几等,换了其他人在这里,这些灰气已经侵入了他们的身体,冻结了他们的元神和肉身。

  就在勿乞小心查探四周详情的时候,白帝突然大喝一声,他背后一对流光溢彩的银色羽翼飞射而出,带动他的身体化为一道极细的银光在虚空中一闪而过。以勿乞鸿蒙法眼也只是勉强看到了白帝带起的一溜儿残影,白帝手上重剑在虚空中一斩,一声极其古怪的‘噗嗤’声传了出来,大片黑色的粘稠液体带着刺鼻的恶臭溅射到了白帝的右手上。

  白帝急退,他退到了青帝和黑帝身边,若无其事的将本命神器换了一只手,挥动长剑将右臂齐着肩膀一剑砍断。白帝的右臂冒着黑烟坠落,只是几个弹指的功夫他的手臂就变成了一团粘稠的散发出恶臭的汁液,宛如活物一样在虚空中蠕动着。

  白帝沉声道:“小心,那厮体内蕴藏剧毒,连我等神灵之身都能侵染的剧毒。”

  青帝眉头一挑,他冷笑道:“就连大虞秘殿中都没有这种对我等古神之身起效如此快的剧毒,您还不露面么?你是巫咸,还是巫彭的族人?”

  那沙哑的声音笑了,他含糊的咕哝道:“我可不是巫咸的族人,更不是巫彭的族人。我就是巫咸呀!”

  大团灰气从刚才白帝挥剑劈刺的地方扩散开,一团蠕动的,方圆大概有百里上下,高有十几里,通体好似癌细胞一样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瘤结,上面密布了无数扭曲呻吟的面孔,通体密布着黑色、红色、惨绿色斑点的怪异物事慢慢的从灰气中出现。无法言喻的邪恶气息扑面而来,无数冤魂的凄厉叫声好似直接从魂魄深处响起,不说首当其冲的青帝三人,就连藏身在一旁的勿乞都只觉浑身毛孔一缩,他恶心得差点没吐了出来。

  “巫……巫咸!”青帝惊惶道:“你,你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

  巫咸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他低声笑道:“许久不见,青帝陛下,真的有很多很多年没见了。唔,当年巫咸还是翩翩少年时差点成了青帝一族的女婿,错非青娃她暴毙,现在我也要叫你一声老祖爷爷呢。”

  ‘咔咔’笑了几声,巫咸蠕动着身体慢慢的逼近了青帝三人,他低声咕哝道:“不过,现在的我生得也不错,不是么?你们看,多么完美的身躯啊,永生不死的不灭之躯,嘿,嘿,白帝,刚刚砍我一剑滋味怎样?”

  白帝晃了晃脑袋,他的右臂冉冉生出,只是比刚才的那条胳膊黯淡了许多。

  巫咸叹了一口气,他哼哼道:“真可惜,出手晚了一点呢,原本想将人皇一并困住,可惜他身上居然有娲皇氏赐下的灵符预警,逃过了一劫呢。娲皇圣人神通果然广大,我现在远比不上她,但是对付你们三条老狗,还是足够了。”

  黑帝阴声道:“巫咸,你敢对我们三人下手?”

  巫咸发出了怪异的笑声,他的身体蠕动着,大概有里许方圆的一团组织慢慢的鼓起,大致上化为一个人形站在了三人面前。巫咸怪声道:“为什么不敢呢?反正是大天帝叫我出手,干掉了你们,有什么因果都是他一手承担,和我巫咸有什么关系呢?”

  怪笑了几声,巫咸突然笑道:“其实,大天帝是要我咒杀你们!”

  青帝、白帝、黑帝吓得脸色一变,他们身体一晃,本命神元不要钱一样喷薄而出,在他们身体表面化为三套由流光溢彩的符文勾勒而成的宽大袍服。青帝厉声道:“巫咸,休要以为只有你们禁忌一族才懂得咒术,尔等人族的咒术都来自于我古神传承,我等咒术当不在你之下。”

  巫咸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阴笑道:“可是我舍不得那批好材料啊!大天帝给了我足够的材料让我咒杀你们三人。但是我想想,你们都被有熊殿的大阵重创了,消磨了这么多元气,我还要用咒术杀你们,岂不是太浪费了么?”

  深吸一口气,巫咸笑道:“所以,那些咒术材料我留给了那些孩子们祭炼各种咒器去了,你们三个么,自然是我亲自动手将你们杀死。嘿,我对你们的本命神元很有兴趣啊!若是能吞掉你们三人,我的修为怎么也该到合道境界了吧?”

  勿乞眯着眼看着巫咸这一团怪物,感情巫咸也打着这三位大帝的主意啊?如此说来,勿乞倒是他的竞争对手了。这三块肥肉是勿乞看上的宝贝,怎么能落入巫咸手中?

  那厢里,青帝、白帝、黑帝齐声冷笑,黑帝更是出言嘲讽道:“巫咸,就你一人族叛徒,也敢说吞噬我们三人?”

  巫咸慢吞吞的蠕动着身体,慢吞吞的说道:“话说,你们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么?”

  巫咸嗤声道:“你们难道忘了,我们巫咸一族除了咒术之外,最擅长用毒啊!”

  青帝、白帝、黑帝的脸色惨变,变得比自己亲眼目睹自家老娘偷汉子还要难看一百倍。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