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前世故人(第二更)

第九百二十九章 前世故人(第二更)

  望着向三十三天外飞去的巫咸,勿乞有点犹豫的向他追了两步。巫咸一族的药方子,实在是很有诱惑力。但是巫咸自身修为可怖,那种怪异的模样更是让人不敢领教,想要从他身上弄到好处可不容易。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勿乞轻叹了一口气,随手向虚空一招,就看到高空中数十颗星辰突然爆发出刺目的银光,勿乞以密咒引发了这些星辰的本命星力,化为四相固元镇魔锁当头落下。一道四四方方星光凝成的枷锁凭空落在巫咸的身上,巫咸方圆百里的身体一僵,密集的银色雷霆带着刺耳的爆鸣声在他身上一阵乱窜。

  “弄不死你恶心死你!”勿乞抱着不良的念头,身形轻晃化为一道清风飘散,紧随着刚刚那团金色留下的一丝微妙的气息向远处追踪而去。

  巫咸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狼狈不堪,他嘶声咆哮着,周身喷出大片粘稠的灰色雾气抵挡着银色雷霆的轰击。巨大的力量扭曲着他的身体,禁锢了他的法力,巫咸被弄得手忙脚乱,只能用自己变异的强横身体自带的神通勉强应付。

  勿乞引来的是四方四象二十八宿星君的本命星力,拥有最为纯正的破邪星芒,巫咸修炼的神通已经算不上邪术,这个世界最邪恶的神通也没有他阴邪。故而四象镇魔星光落在他身上,就好似水浇在了火上面,对巫咸造成了最直接最根本的伤害。

  大片雾气从巫咸体内涌出,他嘶声怒嚎着,愤怒的用最恶毒的咒语诅咒着对他暗地里下手的人。但是勿乞早就去得远了,他的气息早就化为混沌,除非巫咸能够见到勿乞,否则凭空诅咒根本难以伤到他皮毛。

  就在一团乱的时候,巫咸体内喷出了一块紫金色的玉牌,这块玉牌上雕刻了三十三片云彩,最上方的一片云彩上赫然屹立着一座小巧的宫殿。这是天庭核心高官才有的禁牌,那座宫殿的位置直接标注了持牌人在天庭核心权力圈中的地位。

  周天星力骤然一敛,数十名星君略带尴尬的现身,不无惊疑的望了一眼巫咸诡异的形象,向他抱拳一礼。巫咸恼怒的哼哼着,他也懒得搭理这些星君,叽里咕噜的咒骂着背后算计他的人,一路蠕动着向天外飞去。

  勿乞一路追踪着那一团金色光芒在虚空中留下的淡淡气息,越过了盘古大陆的边缘,顺着盘古大陆厚达数万亿里的边缘向下疾飞,最终来到了盘古大陆的背面。

  在盘古大陆的背面,大概和轩辕黄帝的道场轩辕峰相对的位置,一片熔岩构成的岩浆世界中,勿乞远远的看到了那团悬浮在一株赤红色大木上的金光。

  这里和盘古大陆的正面不同,虽然同样有星辰照耀,有曰升月落,但是这里的环境极其恶劣,除了极少数生命力无比顽强的灵根神木,其他植物难以在这里幸存。也只有无比强悍,修为起码在金仙巅峰那个水准的动物才有资格在这里居留,巅峰金仙以下的生灵在这里不出两个呼吸的时间就会化为飞灰。

  这里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是一片火海岩浆,月亮出来的时候这里就是一片冰山雪域,不论冷热,刀锋一样的罡风吹拂着万物,狂风带起的风刃威力可比上品金仙器的攻击。狂风相撞的时候,就有雷霆四射,每一击也都和上位金仙的全力一击相当,普通人稍微碰触一下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这是极短恶劣的地狱,但是正是这样的地方滋养出了无数盘古大陆正面不可能出现的神妙奇物。

  就好比那团金光停留的赤红色大树,这棵树根部方圆万里,高有数百万里,通体赤红的大树只有二十四个枝桠,每个枝桠上只有九根树枝,除此之外就连一片叶子都没有。树干光滑如镜,一层数丈厚的火光宛如融化的琉璃静静的包裹着它,可怖的高温笼罩了方圆数亿里的土地,将这里烧成了一片岩浆海洋。

  这是一株自身都快衍化成芥子世界,一旦成功就摇身能成太乙修为的神木。看它如今的气候,它只是一株没有神智的大树而已,但是它的力量已经积蓄到了极限,只等量变引发质变,它立刻能生出灵智凝诚仁形,从而拥有大道神通。以它如此强横的本体衍化为人形,它的实力也许一跃就能达到明道境的巅峰境界。

  可怕的神木,勿乞不由得眨了眨眼睛。若是趁着它灵智未生的时候将它连根拔起,以勿乞的手段,起码能将它炼制成极上品的混沌灵宝,搞不好就是一件鸿蒙至宝级的神兵。起码勿乞前世炼制的六件极品混沌灵宝就没有一件的材料比得上眼前这株神木。

  可惜了啊,这株神木是有主的人,有人对他刻意维护,四周都布下了一层森严的禁法,宛如一堵城墙牢牢的将这神木保护在内,同时也限制了这株神木的火势蔓延的范围。否则以这大树体表的火力威力,四周的岩浆海洋的面积还能再增加数万倍不止。

  小心的溜到了那一重禁制边,探出一丝神识小心的顺着禁制游走了一番,勿乞不由得吐舌骇然。

  这禁制很简单,甚至是最简单的五行禁制,有人碰触就会引发大火焚身,除此以外并无其他玄妙。但是布置这禁制的人,他的修为简直令人恐怖,围绕着这株大树,周边一圈儿足足布下了三十六万枚无形的禁制符文,每一枚符文蕴藏的法力都和如今破道六品的勿乞全部修为相当!

  而且这些禁制符文上还时刻散发出一股霸道蛮横的神识波动——不想死,就滚开!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六个字不断的随着那神识波动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几乎笼罩了盘古大陆背面十分之一的面积。

  “这么霸道的手笔,倒是有点像是……”勿乞沉吟着,身体化为一线清风越过了这禁制,小心翼翼的向那大树的方向靠近。这么可怕的力量,这么霸道蛮横的措辞,倒是和前世元灵老人认识的某人极其相符,那人在混沌魔神中也以蛮横粗暴而闻名,难不成他蛮横了这么多年,到现在都还没死?

  外围的禁制也很符合他的作风,这家伙最讨厌精妙的法力控制和各种奇思妙想,他就像是最原始的野兽一样,习惯用最直接最霸道的纯粹的力量碾碎敌人,直来直去从来没有任何变化,外围这禁制的确应该是他的手笔。不是他不愿意布置更高明的禁制,勿乞怀疑他这么多年了没有任何进步,他所会的也就是这最简单的禁制了吧?

  焱君大角,是这个家伙吧?混沌魔神中出了名的脑浆都被岩浆代替的蠢货。

  说起来,前世的元灵老人和焱君大角还有几分交情,甚至焱君大角还欠了元灵老人一份人情。有一次焱君大角和另外几个混沌魔神发生冲突,他以一敌十,结果被人毒打一顿,好容易才逃出姓命。奄奄一息之际,是元灵老人用灵药救了他。但是同样一根筋的元灵老人趁着焱君大角不能动弹的时候,将他身上的鳞片揭走了大半,顺便将他一对仗之以为名的大角也剁了一根下来拿回去炼器。

  吧嗒一下嘴,勿乞都觉得有点麻烦,自己到底算是对大角有恩还是没恩呢?

  这么多年了,在其他混沌神魔纷纷陨落的现今,焱君大角还活着的话,他应该已经踏入合道境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是傻人有傻福了,那么聪明睿智的元灵老人陨落转世,他怎么就合道了呢?

  小心的靠近大树,在距离大树还有十几里的时候,勿乞小心翼翼的潜入了岩浆中。盗得经中的遁法虽然玄妙无穷,他如今又领悟了鸿蒙紫气,更是让他的遁法到了无形无迹的地步。但是面前很可能是一个合道境的至高存在,勿乞哪里敢有丝毫大意?

  大树上,刚刚那团金光显出了本体,那是一头身体雄壮如狮,背生一对金色羽翼,头部却是一个无比威严的中年人的怪兽。人面狮身,背生双翼,前爪左手持盾,右手握剑,周身缠绕着一圈金色火焰,应该就是他修炼出的本命火焰神通,用数十种寂灭荒炎级神炎熔炼而成的火焰。

  在大树下,两条细小的树根环绕的一片平地上,一个身高三丈左右的俊朗男子身穿红袍,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岩浆凝成的还在不断流动的大椅上。

  这男子乍一看去面容英俊异常,但是仔细看去,他的眼角眉梢都好似三流石匠用花岗岩雕成的一般,虽然俊朗,但是毛毛糙糙的,好似他在凝化人形时对自己的容貌丝毫没有上心。

  两只螺旋形的红色大角从这男子的头顶生出,大角有着极大的弧度,在男子的头顶几乎圈成了一个直径数尺的圆圈,看上去威势极盛。烈焰正裹着这两支锋利无比高有近丈的大角熊熊燃烧,大角内不时传出沉闷的风火呼啸声。

  只是让人诧异的是,这两支大角有一支比另外一支略长了三寸,角的质地显得比另外一支致密了不少,就连色泽都更加赤红一点。就好像麋鹿被人砍掉了一支角,新生的那支角总是显得稚嫩一些。

  勿乞翻了个白眼,没错了焱君大角,上辈子的老熟人啊,差点没被元灵老人零碎拆了拿去炼器的倒霉蛋。勿乞有点犹豫,他和焱君大角到底算是有救命之恩呢,还是有毁坏躯体之恨呢?

  青帝、白帝、赤帝三人一溜儿站在大角面前,冉冉灰气正不断从他们体内渗出。

  等得三人体表的灰气彻底消失后,大角终于开口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