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三十一章 七圣围攻(第四更)

第九百三十一章 七圣围攻(第四更)

  小腹上破开了一个透明窟窿的老道和脑门上凹陷了一大块的焱君大角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盯着,过了足足一刻钟,两人才同时一晃身体,一股异香扩散开,两人的伤势同时痊愈。不仅如此,他们的精气也都补充完全,和没受伤之前完全一样。

  又发狠相互望了一阵子,焱君大角晃了晃手上长枪,干巴巴的说道:“滚一边去,别来烦我。”

  长眉老道沉吟片刻,他压低了声音柔声道:“大角,就让青帝、白帝、黑帝于你此处修炼如何?只要他们不离开这棵火之源木,今曰之事,贫道不再追究。”

  焱君大角翻了翻眼皮,大枪一挺对着长眉老道又是一枪捅了过去。这一枪和刚才那一击迥然不同,这一次长枪刺出,四方虚空突然变得暗红色一片,虚空中的温度直线飙升,扭曲的热浪将虚空融成了一团摇曳不定的虚影,长眉老道就被困在那一团小小的虚影中。

  枪尖轻轻一刺,虚影破开,就听得‘啪’的一下,那一片虚空彻底湮灭,只有坐在蒲团上的长眉老道脸色难看的悬浮在一片看似极小实则极大空无一物的虚无之中。一圈又一圈青光从老道的身边扩散开来,青光所过之处消失的空间、时间、空气、热流之类的物事重新恢复,眨眼间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长眉老道厉声呵斥道:“大角,你非要与我们为难不成?”

  焱君大角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那是一团紫黑色的岩浆,熊熊燃烧的紫黑色火焰一碰到岩浆海洋,就将方圆数里的岩浆烧成了一道青气飘散,可见焱君大角的浓痰有着多可怕的温度。他挺着长枪干巴巴的说道:“废话,是你打上门来找我的麻烦!”

  晃了晃脖子,头上长角喷出大片紫色火焰,焱君大角冷喝道:“干一场!你能抢走青帝他们,我就不管这件事情,你抢不走,就乖乖的滚……唔,留下三千年前你在鸿蒙中找到的那一池塘的‘萃火精’,还有你两千七百年前炼制成的那一路回火丹,还有你五百年前收的那个有着先天火神脉的女徒弟。”

  歪歪头,琢磨了一阵,焱君大角继续说道:“你的那条每天就能生出一角玉液琼浆的酒角也留下来,你们这些道人和尚不像话,自己给徒子徒孙定了这么多清规戒律,自家窝在洞府里吃肉喝酒算什么呢?老子每顿无酒不欢,这酒角给我才是正理!”

  长眉老道咬牙怒道:“大角,你是劫道的匪类不成?你……”

  焱君大角眉头一挑,大咧咧的说道:“哪个劫道的有我厉害?啧,你要从我手上抢青帝他们三人,我就从你这里抢我看上的宝贝,总不成只有你抢我的道理?”

  老道气得面皮发青,他冷笑着一挥龙虎金如意,一龙一虎两条光影激射而出,凌空向焱君大角逼了过去。他咬牙道:“如此甚好,今曰贫道就领教领教,这么多年不见,你焱君大角到底有了多大的提升!”

  勿乞小心翼翼的从地下探出了一丝混入了无边火劲的神识,窥视着这一对儿合道境至高存在的打斗。合道境的存在啊,勿乞前世距离合道境就是一步之差,已经能摸到了那个境界的边儿,可惜却被人联手打杀。这辈子他一定要以身合道,看看那到底是什么滋味。

  一龙一虎的气劲飞扑向焱君大角,但是他根本懒得理会这两条紫色的光影。他抓起长枪,‘嘿哈’大吼就朝长眉道人的眉心刺了过去。龙虎光影撞在了焱君大角身上,只听得一声巨响,焱君大角的身体被破开了两个巨大的缺口,但是长枪也刺到了长眉道人的眉心前。

  异香飘过,被重创的焱君大角残破的身躯恢复如初,就和没有受伤一般模样。

  长眉道人冷哼一声,手上龙虎玉如意向面前一点,焱君大角的长枪突然爆发出一团夺目的火光,锋利的长枪居然变成了一根树枝丫,赤红色的枝桠正喷发出大片的火光。老道这一指的功夫,已经将焱君大角的长枪恢复成了它的本来面目——从火之源木上截取下来的一支树枝。

  焱君大角嘿然大笑,他一把抓住树枝,这根树枝突然炸开,化为数十柄和刚才的长枪一模一样的枪影凌空激射,在空气中勾勒出了一张密集的火网。一龙一虎光影再次向他冲了下来,但是那火网向内一卷,龙虎光影被困在网中,焱君大角嘴里喷出一道紫色火流,将那龙虎光影烧成了一片金光散开。

  长眉道人手上的龙虎金如意‘嚯啦’巨响,突然散成了无数金光灿灿的珍稀材料,还有十几颗带着鸿蒙气息的灵珠腾空飞起,就要化为精光四射遁走。老道气得冷哼一声,左手大袖一挥,龙虎金如意被分拆开的材料全部卷入袖子里,他右手连续抓下,三道紫气升腾的大手迅速向着青帝、白帝、黑帝当头抓了下去。

  一道青气从长眉老道的头顶冲起,三个和老道生得一般无二的长眉白须的道人呵呵笑着飞了出来,他们齐声喝道:“道友勿慌,贫道师兄弟助道友擒拿此獠!”

  这三个从青气中显化的老道一人手持扁担,一人手持渔鼓,一人手持两柄青锋长剑,一起呵呵大笑着向焱君大角打了下来。那扁担一击,虚空尽成混沌;渔鼓响处,神鬼魂魄尽碎;长剑挥过,一切都被斩开。三个老道一加入战场,焱君大角立刻变得狼狈不堪,连续被打上了七扁担,两条腿都被打得骨断筋裂,更是被渔鼓声震得昏天黑地。两柄长剑分寸不离焱君大角的脖子,好几次差点将他偌大的头颅斩下来,就算是合道境的修为,头颅若是被斩下,那也是元气大伤的事情,需要卧床疗养才能逐次恢复。

  三道紫气升腾的大手已经抓到了青帝三人的头顶,眼看就要将他们生擒活捉。站在树上的狮身人面抖起翅膀飞扑而下,一剑将那三支大手斩成紫气散开。狮身人面厉声喝道:“长眉道祖,四个打一个,不公平哩!”

  长眉老道诧异的看了一眼劈碎了自己元气所化先天一气大擒拿手的狮身人面,他冷笑道:“原来是当年大角从混沌内捡的那只猫儿,居然有了今曰的修为,很不错啊!”

  晒然一笑,老道冷声道:“一气化三清,这是老道的独门神通,若是你觉得不公平,不如你帮你师尊一把?”

  不等狮身人面回答,焱君大角已经怒吼起来:“还等什么?这老牛鼻子四个打我一个,一起出手干他!”

  老道一愣神的功夫,当头一块黑漆漆没有丝毫光泽的大印呼啸落下,正正的打在了手持扁担的那道人身上,打得那道人头顶千万朵莲花绽放开,打得他向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进了岩浆中。

  斜刺里一道完全由混沌之气组成的太极画卷冉冉飞出,手持渔鼓的那道人被画卷一晃,当即被卷入了画卷中的小世界中。隐隐可见那画卷中有一身穿长衫的鹰头神人手持大斧,劈头盖脸的向那道人砍了下去。

  叮叮几声响,一口小巧的金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手持双剑的道人头顶,不容那道人挥剑斩击,金钟一晃,虚空裂开,金钟荡起一道强光撞在了道人身上,将那道人撞入了粉碎的虚空中,连人带钟不知道撞去了哪里。

  随后三条人影悄无声息的从岩浆之中冒了出来,连同浑身是伤的焱君大角一起将长眉老道围在了中心。

  长眉老道的脸色变得无比的精彩,他咬牙望了一眼冒出来的这三人,怒声道:“阢神、蒼木公、垚灵,你们是执意与我等为难么?”

  阢神,面色青白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年。

  蒼木公,身躯高大健壮,充满生命气息面容慈善的老者。

  垚灵,姿容绝美,身穿黑色长裙,长长的裙摆有百多里长,上面绣满了天地间无数奇花异草花纹的少女。

  加上身躯高大周身是火的焱君大角,四位合道境的大能将长眉老道围得死死的。加上刚刚将长眉老道的三个分身卷走的人,一共是七个合道境的大能在此围攻长眉道人。

  长眉老道的表情很精彩,就好似一个摸进美女闺房的色狼,拉亮灯后突然发现闺房中站着一百多个姓取向有问题的彪形大汉一样的精彩,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精彩,精彩到他的脸色变得和小黄瓜一样绿油油的。

  阢神、蒼木公和妖灵只是微笑,不搭理长眉老道的话。

  焱君大角则是瞪大了双眼冷哼道:“什么执意为难?老子们就是等在这里等倒霉蛋上门。不管今天是谁过来,总逃不出一顿毒打。老子一直说,你们这几个牛鼻子和秃驴,就得好好揍你们一顿,你们才能长记姓!”

  怪笑一声,焱君大角得意洋洋的说道:“七个秃驴堵住了娲皇氏的大门,嘿嘿,我们也在这里准备了七个人毒打你一个。反正都是人多欺负人少嘛,我们七个毒打你一个,反正打不死,我们尽情的打就是了!”

  长眉老道气得嘴角抽搐,他咬牙问蒼木公道:“蒼木公,你是十八圣中最稳重之人,怎么也和他们胡来?”

  蒼木公沉吟片刻,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一根尺许粗一丈多长的木桩子,他低声说道:“什么胡来?只是忍不住,想毒打你一顿而已!”

  唿哨一声,蒼木公举起木桩就往老道脑门拍了下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