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两相罢兵(第五更)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两相罢兵(第五更)

  苍木公一击,长眉老道身边虚空突然塌陷,万里方圆的一块虚空塌陷成了丈许大小,浓郁的青色灵气充斥在那一小块虚空中。无边无际的绿树长藤凭空而生,变得芝麻粒般大小的长眉老道被困在这一小块虚空中,大树长藤同时蠕动着向他缠绕了过去。

  每一株大树都代表了一种由先天甲木后天乙木之气凝聚而成的规则,或者风,或者雷,或者巨声,或者剧毒,甲木乙木之力宛如太极双鱼相互缠绕,于那阴阳之眼中迸发出无穷玄妙。

  一声巨响,青色的灵气中电光迸发,火焰激荡而起,于火中生出了绿色的土壤,灵动飘逸的土壤在高空中结成了大山,凝缩成一枚拇指大小的印玺悄无声息的向长眉道人的眉心压了下去。

  在这一方小小的虚空中,一切都都源自于甲木乙木之气,故而滋生出的土壤也都融入了风的灵动,融入了火的飘逸,融入了诸般奇妙的木之灵气所能衍化的奥义。那不起眼的印玺悄无声息的印在了长眉老道的眉心,一个清晰刺目的绿色纹章深深的融入了老道的皮肤。

  小巧的四方形纹章中只有一个扭曲的纹路,那纹路在混沌魔神的世界中称之为‘混沌念文’,所谓念文,就是并无实际形体,只有神念波动的文字。任何一个能够将无形无迹的混沌念文提炼成实体的人物,都是混沌魔神中无人敢招惹的顶级存在。

  而眼前这个凝聚成实质的扭曲的绿色念文,只是代表了一个含义——毒!

  苍木公的表态是驾驭木之灵气的合道境混元仙人,但是他的力量的实质是毒,让人无法抵挡恐怖无比的毒。和其他混沌魔神一般,苍木公的本体形状究竟如何并无太多人知晓,他一出世,就以可怕的歹毒凌厉无以伦比的剧毒震慑了周天生灵。

  长眉老道的身体一哆嗦,他整个人都变成了绿油油的,倒是和他刚才的脸色很是相配。随后大量粘稠的绿色脓水从他毛孔中渗了出来,原本仙风道骨的老道顿时变得好似一块烂肉,看上去好生狼狈。

  不等长眉老道施法破解苍木公的攻击,垚灵已经轻笑一声,比那水洗过的小葱还要细嫩莹白的手指轻轻一划,就听得一声极可怕的碎裂声过处,苍木公那一方压缩而成的小小虚空突然裂开。虚空碎裂的部位恰好穿过长眉老道的身体,十分匀称的从他眉心部位一字儿裂开。

  长眉老道刚刚掐了一个印诀,四周虚空崩解,他的身体一晃,周身青光荡漾,从那粉碎的虚空中飞身冲出。从他眉心一直到小腹处,一条极细的土黄色光线正散发出极淡的光芒,那光芒在他身后也有,却是正好将他从正中分成了两片。对于合道境的存在而言,这样的伤势同样不会伤及姓命,但是对长眉老道的元气伤损就太大了。

  身形一晃,异香扑鼻而来,长眉老道周身紫烟缭绕,大片绿气黄光不断从他体内涌出。他很是有点恼怒的指着垚灵喝道:“土妖精,你真下这么狠的手?”

  生得秀美绝伦看身形不过是十四五岁没长开的少女的垚灵皱了皱眉头,她很是有点幽怨的望着长眉老道轻叹道:“揭人根脚算什么呢?我是土妖精,你不就是一长眉蝙蝠么?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干嘛对你不能下狠手?”

  眸子里凶光一闪,垚灵突然挪移到了老道身边,变得白骨嶙峋的双手重重的向老道两侧软肋插了过去。垚灵厉声道:“就准你们堵门欺负娲皇氏,不许我们下重手教训你们?天下哪里有这个道理?”

  被苍木公的剧毒侵染,老道的动作实在是有点缓慢,垚灵突然下黑手,锋利如刀的双手深深的没入了老道的双肋,刺耳的骨折声中,垚灵‘咯咯’笑着很欢乐的随手向上一挑,将老道的两排肋骨搅成了骨渣子。

  老道闷哼一声,他的身体一晃化为一团青气冲天而起,他盘坐的蒲团伴随着‘飕飕’巨响崩解,组成蒲团的四万九千根柔韧的青色长草散发出夺目灵光,在老道头顶编成了一座四棱八角十三层的宝塔。宝塔放出无量青光,肉眼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这青光由无数极细的光丝组成,每一条光丝内都有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字的道门真言,四周虚空一凝,垚灵的动作骤然慢了下来。

  随手掏出一块刺绣了八卦图的黄色手绢向外一丢,一道黄风卷起,一只大手从黄风中冲出,一把抓住了垚灵向下重重一摔。垚灵怪叫了一声,带着长有百里的裙摆狼狈的一头撞在了火之源木上,她的身体倒也结实,火之源木被撞碎了方圆百丈的一个大坑,垚灵手脚扭曲的嵌在了大木内,昏头昏脑的连连摇晃着脑袋。

  火之源木受到重创,藏在地下正在偷取火之源木精元的勿乞狂喜,他急忙加大了对火之源木精元的盗取速度。被垚灵这么一撞,谁说得清这火之源木损失了多少元气?这笔账全部得算在长眉老道的身上,和勿乞可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滚滚热流不断涌入勿乞的身体,勿乞惊喜的发现,这棵神木果然不愧被称为火之源木,他的精元中居然包括了各种各样火焰的本源气息。从最普通的凡间柴禾火焰,一直到和寂灭神炎一般威能的鸿蒙火种,随着勿乞盗取精元的速度不断提升,数以千万计的火种滚滚流入了勿乞的身体。

  勿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前世元灵老人之所以炼丹炼器的技术称雄于混沌神魔之间,除了炼天鼎的帮助,就因为他收集了数十种寂灭荒炎级的混沌之火祭炼成了一道元灵真焱。今曰看来,有这火之源木的帮助,勿乞这辈子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就能将其淬炼为新的元灵真焱。

  尤其是勿乞还身怀凤凰真火,这可是火之源木中都没有的火种。火之源木只包容有天地自然生成的火种,像凤凰真火这样的经过生命精血祭炼过的火种却是没有的。这就代表着勿乞这辈子祭炼成的元灵真焱比前世威力更大,更加神妙。

  欢喜鼓舞的勿乞借助火之源木无穷无尽的庞大精元,开始融合各种火种,小心的以炼天**中的炼火之术逐渐提纯压缩火种。他懒得理会外界的大战,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这妙不可言的提炼过程中。每一次提炼,不仅仅是火种得到了升华,他的肉身、他的法力也都受到了净化和提纯。

  长眉老道随意一击将垚灵打进了火之源木,这可出动了焱君大角的逆鳞,他愤怒的挺起长枪对着长眉老道头上的宝塔就刺了过去。焱君大角怒吼道:“老蝙蝠,你敢伤老子的命根子,老子今天就剁了你的命根子!给我爆啊!”

  紫火缠绕的长枪刺在了青色的宝塔上,随后长枪轰然爆开。这柄长枪是焱君大角用火之源木的一根枝桠祭炼而成,随后曰夜伴随自己用心血寄养,威力几乎不弱于普通的混沌灵宝。这一爆开,青色宝塔轰然碎裂,重新化为四万九千根长草绕着长眉老道盘旋飞舞。

  冷哼一声,焱君大角慢吞吞的抽出了一根通体赤红,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雕成的长枪。这根长枪一出,顿时四周一片清凉,所有火气都被长枪吸了进去,再无丝毫火力外泄。

  长眉老道惊骇叫道:“混账东西,大角,你真要拼命?你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器算什么?嗯?”

  一直站在旁边观战的阢神趁着长眉老道慌乱的那一瞬间,他的脑袋突然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类似毒蛇的头颅。他张开嘴,一片黄蒙蒙的沙雾喷洒而出,全部洒在了长眉老道的影子上。阢神捏了一个手印一缩一放,低声喝了一声‘中’!

  长眉老道一口血喷出老远,他的半边身体突然融化成了散发出古怪气味的肉膏。长眉老道怒喝一声,他周身青光闪耀,化为肉膏的身躯重新凝聚成形,但是随后黄光一闪,半截身躯再次化为肉膏。长眉老道怒颂真言,青光连连闪动,那黄光也紧随着青光急闪。连续闪烁三十六次后,黄光炸成漫天光雨飘散,长眉老道的身形终于恢复正常,就连一点儿受过伤的痕迹都没有。

  阴沉着面孔的长眉老道也不啰嗦,他咬着牙向空中一抓,一根长三十六节,每一节都附着了四道灵符的四方青铜锏带着黯淡的神光落在了手中。一晃这四尺九寸长的青铜锏,长眉老道咬牙对抓着长枪正准备朝自己捅过来的焱君大角冷笑道:“真要拼命,休怪老道无情!”

  垚灵摇摇晃晃的从树坑里爬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长得离谱的裙摆,咬牙切齿的飞上了半空。她叽叽喳喳的叫道:“无情?谁怕谁啊?老蝙蝠,谁怕谁啊?反正大家怎么都杀不了对方,打着玩呗!少罗嗦,一起上,今天不把这老蝙蝠摆布成一万八千个模样儿,姑奶奶我就改名换姓不见人!”

  无比干脆的脱去了长裙,露出了一身短衣小打扮,垚灵嘎嘎叫着就要往长眉老道身上扑。

  还没等垚灵动手,长眉老道身边已经突兀的多出了三条人影,三个同样做道装打扮的老人。

  垚灵呆了呆,她飞快的向后退了几步。

  焱君大角、苍木公、阢神和垚灵一字儿排开,双方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无言了半晌。

  过了足足一刻钟,四个老道同时冷哼一声,长眉老道淡然道:“罢了,算那三个孽障命大!”

  一阵白蒙蒙的长风吹来,四个道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