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圣盟雏形(第一更)

第九百三十三章 圣盟雏形(第一更)

  又是一口紫红色的浓痰吐在地上,又是一大块岩浆气化蒸发。焱君大角将本命法器收起,咬牙望着那一道长风消失的方向嘀咕道:“每次都这样,他们占强的时候就纠缠不休死缠烂打,他们一落下风转身就跑。干嘛每次都这样?”

  垚灵忙忙碌碌的在穿她那件长得离谱的长裙。她小心翼翼的抹平裙摆上的每一丝皱褶,柔和的法力波动宛如流水一样带动裙摆轻轻的晃动。长达百里的裙摆上无数鲜花刺绣宛如活了过来,正随着摆动的裙摆摇曳生姿,竟然好似有花香散发出来。

  听到焱君大角的抱怨声,垚灵翻了个白眼冷哼道:“这么多年了,不是早习惯了么?他们结成两帮勾搭成歼,每曰里做那蝇营狗苟的事情,他们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还说什么?”

  焱君大角冷哼一声,他阴沉着脸看着被撞出了一个大坑的火之源木,心痛得脸都在抽搐。他紧握双拳,低声咕哝着,双眸中凶光闪烁,似乎在盘算着他什么时候要打上对方的大门,将人家屋子里的值钱物事也要打碎几件才好。

  狮身人面有点狼狈的扑腾着翅膀飞了上来,他无奈的向焱君大角摇头道:“师尊,是弟子无用。”

  焱君大角摆了摆手,干巴巴的说道:“和你无关,下次你找机会干掉几个小牛鼻子就是。”

  狮身人面很实诚的点了点头,无比认真的说道:“弟子明天就去盘古大陆,碰到穿道袍的就偷偷下手宰掉,杀他万儿八千个了再回来。”

  垚灵唯恐天下不乱,她在旁边给狮身人面加油鼓劲道:“记得一定要挑修为高的牛逼自杀,起码也要金仙以上修为的,你杀那些不入流的小天仙和修士,这不是给你师尊丢脸么?”

  虚空中光影闪烁,一身穿黑袍的老人,一袒露上身的壮汉,一骑在一头百足甲虫背后的美丽妇人同时冒了出来。那壮汉瓮声瓮气的说道:“长眉老儿的分神修为着实厉害,毒打了他许久硬是弄不死他,我折断了他一条胳膊让他遁走了。”

  那黑袍老人飞身而起落在了火之源木的树枝上,他好似一只大鸟一样蹲在树枝上叹了一口气,掏出一枚黑漆漆的印玺愁眉苦脸的说道:“连砸一百零八印,将我对付的那分神脑袋给砸碎了,结果还是被他给跑了。下次得想个法子,弄不死他也得将他镇压封禁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骑在百足甲虫背后的美丽妇人。身穿惨绿色长袍,眉目中带着几丝邪气的美丽妇人阴声道:“看我作甚?我对付的那分神被我用本命神通连扎三记,毒力藏在他体内含而不发,等他回到本体后爆发出来,长眉老儿怎么也要用半个月时间驱毒才是。”

  听了这妇人的话,焱君大角等人纷纷拊掌大笑,尤其是垚灵笑得前俯后仰的,差点没一头栽进了岩浆海中。在场的七个合道境的高手,他们还保持了混沌魔神那种张狂无忌的原始风貌,敢做敢当、敢爱敢恨、恩怨分明、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他们也不讲究什么威严气度,想要笑的时候,那就大笑出声好了。

  细微的风啸声从极远处传来,一阵微风吹来了十一条细微的光影,扭曲的光影来到众人身边,一个低沉的声音冉冉响起:“几位笑得这么开心作甚?难不成真把长眉老儿给宰了?那可真少了一个祸害!”

  阢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摇头道:“怎可能宰得了?方才乌灵公说得好,我们得想办法将他们镇压几个,或者破了其中几人的法身逼迫他们轮回重修,否则是事情对我们不利啊!”

  风起处,七人连同十一条扭动的光影围成了一个直径千丈的圈子。焱君大角手起处,岩浆海中喷出了十八道金灿灿的黄金溶液,在众人身下化为十八座造型各异的黄金宝座。包括那些光影都纷纷坐定,一行人坐在宝座上直愣愣的盯着圈子正中的某个点发起了呆。

  盘古世界七佛、九道、十八圣,实力最强的三十五人中的十八圣齐聚于此。虽然有十一人只是以分神显化来到此处,但是这是开天辟地一来,这十八位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聚会一堂。和创办教门广收门人弟子扩张势力的七佛、九道不同,这十八位还保持着混沌魔神的原始做派,除开几个交情好一点的偶尔还窜窜门,其他人常年累月躲在自家巢穴中闭门苦修,自己有自己的乐子,平曰里绝对不会抛头露面。

  自从他们合道之后,就连天地重劫都拿他们没有办法,其中好几个人都已经历经数十次天地重劫而没有露面了。周天之内都有关于他们的传说在流传,但是他们就和传说一样,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极少有人能见过他们的真身。

  勿乞藏在地下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若是一两个合道境的大能也就罢了,这里有整整十八个,整个盘古世界一半的合道境聚集在此,以勿乞如今的修为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免不得又要和他的前世一般去轮回中走一遭。

  尤其是这次勿乞还在盗取火之源木的本源精气,这事情要是被焱君大角发现,怕是勿乞遁入轮回了都不得安宁,以焱君大角的脾气,一定会追杀进轮回中将勿乞打得魂飞魄散。

  小心翼翼的将全部气息和火之源木融为一体,庞大的神木精气不断涌入勿乞周身,被他以炼天**煅烧祭炼为元灵真焱。同时他小心的抽取青帝三人的神力和神元,不断的增强自身的法力修为。

  这一次勿乞可不敢将青帝他们三人体内新生的神力和神元全部抽走,要知道这里有十八位合道境的存在,他们任何一个人只要稍微好奇一点往青帝他们这里一扫,若是发现青帝他们在辛苦运功疗伤,却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是头猪都知道事情有不对,勿乞免不得就会被提溜出来。

  所以勿乞放慢了对神力和神元的吸收,将一半的神力和神元保留给青帝他们。三人的面色逐渐变得好看起来,急促的呼吸也逐渐变得绵绵长长。但是勿乞放慢了对他们三人的盗取,他的注意力又投向被火之源木抽来的木、水、金三相灵气。反正灵气这东西总是不嫌多的,勿乞将火之源木抽来的灵气中途又劫走了五成。

  以盗得经内遁术法门的奇妙,勿乞的这点小动作并没有被十八位合道境大能发现。或者没人相信会有人敢在十八位合道境存在面前玩手脚,就连那些佛祖、道祖也不敢玩这样的花招。所有焱君大角他们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发愣,没一个人想着要仔细的查看一下四周环境的。

  这里是焱君大角的老巢,除非外人暴力攻打,否则绝对安全的地方,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么?

  只有狮身人面蹲在火之源木上,偶尔瞪大眼睛向四周扫视一阵,却也忽略自己身体正下方的情况。

  这一沉默就是三天三夜,终于焱君大角忍不住了,他干巴巴的问道:“都说话,憋着作甚。”

  沉默被打破,一条光影沉声道:“这一阵子,我们分布各处得来的消息很不妙。道、佛两门是要联手打压人族,这是毋庸置疑的。这次他们连娲皇宫的大门都堵上了,显然不愿意给娲皇氏插手的机会。他们是要彻底的掌控人族了。”

  阢神阴声道:“若是人族真个犹如红尘世界和外语星空的那些凡人一样被他们彻底掌握,如果盘古大陆落入他们掌控中。那么,以道门、佛门这些年来秘密积攒的力量,我盘算一下,不出一个量劫,他们的宗门实力将提升百倍。道祖、佛祖的弟子中,如今破道境的存在不在少数,万一……”

  阢神吧嗒了一下嘴,没把话说完。

  垚灵盘着双腿坐在宝座上,她愁眉苦脸的叹息道:“万一他们的徒子徒孙中有几个人合道,那我们可就惨了。原本我们就不如他们齐心,仗着人多了一个还能勉强和他们抗衡,如果他们有几个徒子徒孙合道,我们不天天被他们追打才怪!”

  蒼木公沉声道:“不需要多,只要道门、佛门有三位弟子突破合道境,以我们以往那种一盘散沙的状态,我们当中很有可能就会有人被封禁镇压。只要我们损失了第一个人,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焱君大角怒道:“还等什么?等着他们来镇压我们么?艹家伙,干翻他们先!”

  肃杀的气息在这个小小的圈子里回荡,可怕的杀意让狮身人面不安的跳动了几下,下意识的飞到了更高处的树枝上安身。

  一条光影沉声道:“我们必须结盟以自保。回想这么多年来,和我们同样出身的人陨落了多少?其中有多少人是被那几位算计而死的?我们必须联手,和他们一般组成一个完整的势力,大肆招收门徒以自保!”

  阢神颔首道:“不知不觉,他们如今的门人弟子中,放在明面上的明道境就过千人,若是这千人明道境借助他们掌握的周天星辰和六道轮回这些天道之力布下大阵,就有和我们其中一人对抗的实力。如果真让他们掌握了盘古大陆,嘿嘿!”

  骑在百足甲虫上的美丽妇人朗声道:“十八圣联手,缔结圣盟,对抗佛、道两门,诸位意下如何?”

  焱君大角第一个跳了起来,他挥动着拳头怒道:“就这样干,大不了再起一次天地重劫,他们将外域天境送回盘古大陆,我们将盘古大陆再拆零碎了就是!嘿,他们想要得到什么,我们就毁掉什么!”

  其他人都看着焱君大角,目光中隐隐透着同一个意思——‘白痴’!

  狮身人面耷拉着脑袋,长长的翅膀抱住了身体不敢露头,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老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