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星遁甲(第五更)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星遁甲(第五更)

  剧痛不断袭来,勿乞痛得眼前金星乱闪,双手连续变换法诀,连续拍出了数千手法印落在了身上。那人头大小正正印在勿乞后心的暗红色纹章上的火焰逐渐消散,剧痛稍微缓解。但是纹章依旧存在,好似水晶雕成的纹章内隐隐有暗红色邪光闪烁,不时发出‘嗡嗡’轻响。

  锁魂印,那些神识极其强大的混沌魔神特别擅长的法咒,能够以自身精血和庞大的神识凝成一枚诅咒烙印在敌人身上,哪怕相隔千山万水,哪怕历经万世轮回,锁魂印都会附着在敌人身上,让下咒之人找到敌人。

  除非神识修为比下咒之人强大一倍以上,才能用强大的神识强行破开锁魂印,否则这玩意将犹如跗骨之蛆,任凭你跑去哪里都无法摆脱。但是下咒之人是外域魔头,这种魔头**力量不甚强悍,唯独神识格外强大,她们的身体九成由神识力量组成,在神识的修为上她们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如果勿乞和那魔头修为相当,以外域魔头的特姓,她的神识力量也将是勿乞的十倍以上。那魔头如今的修为在破道境极限境界,勿乞除非踏入合道境,以神魂融入天道,否则不可能拥有比她强过一倍的神识。

  “该死的女人,我哪里招惹你了?”勿乞一边化解锁魂印给肉身带来的剧痛,一边施展秘法隔绝了锁魂印不断向外界散发出的隐隐波动。这锁魂印放出的神识波动可不仅仅是那魔头能感知到,只要距离勿乞近到一定程度的人,也会感受到这锁魂印的存在。

  虽然勿乞修炼盗得经,肉身神魂都融入了鸿蒙紫气,天道法则把握不住他的存在,敌人也极难用卜卦推算之道找到他的踪影,但是这锁魂印已经附着在勿乞身上。这就好似一个隐身人被人喷了一身的狗屎,那股难闻的味道足以出卖他的行迹。勿乞就是那倒霉的隐身人,这锁魂印就是一盆臭狗屎。

  带着锁魂印,勿乞必须耗费绝大的法力将锁魂印外放的能量波动隔绝开。勿乞估算了一下,这个锁魂印强度极大,仅仅隔绝它的波动就要耗费勿乞四成的法力。换言之,这个该死的锁魂印凭空让勿乞的战力降低了四成!虽然他有着破道四品的法力修为,但是能发挥出的实际战力,大概就相当于破道五品巅峰的水准。

  “最恶毒不过妇人心!”勿乞觉得自己挺冤枉,平白无故怎么招惹上了这个见鬼的魔头。他暗自发誓,他要用最快的速度突破到合道境,然后永尽一切法子将那魔头摆布成各种模样!

  琢磨了一阵,勿乞小心的运转盗得经,准备吞噬掉这个锁魂印。但是任凭勿乞如何努力,他始终无法把握住这个锁魂印的实体存在的方位。锁魂印存在于虚实之间,以勿乞的修为居然无法找到它到底是如何存在的。

  想要所定锁魂印的本体,就必须动用神识。但是魔女的神识比勿乞的神识强大太多,布下的神识禁制又是极其玄妙,勿乞如今是根本找不到目标的存在,谈何吞噬这个锁魂印?

  正在努力的时候,纹章突然一亮,丝丝火苗重新燃烧,勿乞急忙拍打出数十手印诀打入体内,再次将锁魂印封禁了下来。火焰灼烧着身体,勿乞痛得额头冷汗直流。低声咒骂着那个女魔,勿乞小心的绕了好多个圈子,用尽了各种手段抹除了自己可能留下的痕迹,小心的回到了大吴。

  大吴国师府正殿,鬼谷子和墨翟高坐其上,十几个天仙带着百多名元神境修士诚惶诚恐的站在大殿中。一个有着天仙九品修为的老人恭谨的屈身说道:“两位前辈,我白河宗诚心归顺,若是前辈不嫌弃晚辈等天资浅薄,晚辈等宁愿归顺门下,任凭前辈驱遣。”

  一肚皮火气,满脸不快的勿乞化身一道金光飞遁进了国师府。金光散开,勿乞从中走出,刚好听到了那老人的话。眉头一挑,勿乞没好气的说道:“卖身来投啊?好吧,没空和你们呱噪,先在我们门下做个外门弟子,若是你们办事得力,又是真的诚心投靠,以后收你们做内门弟子也可以!”

  大袖一挥,十几柄飞剑叮叮当当的落在了地上,随后这些飞剑主动的飞起,悬浮在了众人面前。勿乞厉声喝道:“来人,带他们去侧院挑选房屋住下,唔,没事不许他们到处乱跑,过几天找点事情给他们去艹办。啧,这些飞剑算是见面礼了,速速退下!”

  勿乞心情不好,故而言辞之间恶行恶色没个客气。白河宗的这些仙人、修士一愣,心头不由得都有点火气。尤其是那刚刚屈身祈求的老人身为白河宗的宗主,虽然带着所有门人弟子投奔大吴,自认也不是来做奴才的。勿乞如此发付他们,实在是有点践踏人的自尊,侮辱人的尊严。

  但是一看勿乞随意丢出来的这十几柄飞剑,白河宗当代宗主,也就是白河宗的开山祖师白河真人浑身一个激灵,欢天喜地的带着一众徒子徒孙向勿乞跪拜了下去,口口声声连呼‘师尊’不迭。

  没吃过猪肉,但是活猪还是见过。白河真人也曾经远远的见过几个斗法厮杀的金仙,认得勿乞丢出来的这些飞剑都是金仙器!苍天在上,白河真人手上只有一柄求爷爷告奶奶辛辛苦苦求了一个炼器师为他炼制的十品天仙器,他做梦都没想过,勿乞会丢给金仙器做见面礼,而且一丢就是十几柄!

  大吴是个好地方,三位国师都是大好人,现在不要说勿乞的态度恶劣,就是勿乞拎起白河真人每天臭骂他一顿他都不会走了。如此慷慨的师尊,底蕴如此深厚的大吴,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心里藏着事情的勿乞阴沉着脸接受了白河真人他们的叩拜,随后挥动袖子将他们赶出了大殿。

  鬼谷子和墨翟惊讶的站起身来,不解的询问勿乞发生了什么事情。勿乞这一次外出就是一个多月,回来的时候怎么会变得如此面色阴郁?要知道勿乞平曰里待人处事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他现在就好似被人烧了尾巴的猫,眸子里都透着一股子凶光,好似见人不顺眼就要挠他几把的样子。

  见到鬼谷子和墨翟,勿乞的脸色这才恢复了正常,他一把撕下了上半身的衣服,转过身体将那枚人头大小的锁魂印显示了出来,然后将自己此行碰到的事情用最精简的言语述说了一遍。

  墨翟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最擅长的方面是锻造各种器械,要说这种神识方面的法门的确研究不深,而且他对神通秘法之类也并无兴趣,故而对这锁魂印他实在是帮不上忙。

  倒是鬼谷子对这锁魂印大有兴趣,听了勿乞对这锁魂印的描述后,鬼谷子知道,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个锁魂印如今牵扯了勿乞太大的法力,削弱了他的实力。

  沉吟许久,鬼谷子缓缓点了点头,温吞吞的说道:“倒是有个法子可以试试,只是老夫研习出这法门还没多少时曰,不敢肯定它就一定能解决你的麻烦。”

  勿乞惊喜的望向了鬼谷子,他笑道:“只要有法子就行。不管怎样,只要能够让它不牵扯我的法力,不让它将我所处方位暴露出去,我总能想出办法将它彻底磨灭了去。”

  是夜子时,高山之巅,用五色土壤堆砌的法坛上,鬼谷子手持桃木剑脚踏禹步,向四周运气布罡。诸般法器法物整齐的陈设在法坛上,随着鬼谷子的施为,不时有各种法器法物飞上高空,在离地百里的空中组成了一座小巧精致循着周天星辰轨迹的大阵。

  天星遁甲术,鬼谷子踏入明道境后参悟天机,自行悟出的一门奇门遁甲秘法。以周天星辰之力随心意衍化,于细微处衍化星空,有无穷奥秘。如今鬼谷子刚刚编出了天星遁甲第一篇,刚刚形成了这一奇门神通的总纲罢了。

  勿乞盘坐在法坛上,他光着上身,隐隐闪烁着红光的锁魂印在他白皙的皮肉上显得格外刺目。

  随着鬼谷子的咒语声,一圈圈小旋风打着转儿向四周扩散开,高空中的星辰飘飘荡荡的降下了宛如雨珠的星力,融入了高空那座遵循星辰轨迹的大阵中。

  极细的银光银光从大阵中涌出,宛如极细的银针,绕着勿乞背上的锁魂印急速转动。暗红色的锁魂印边逐渐出现了大片致密的银色花纹,随着银色花纹的逐渐增多,锁魂印散发出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微弱,勿乞风劲锁魂印所需的法力也越来越小。

  耗费了三个时辰,当东方一片红霞冲天而起时,满头大汗的鬼谷子停止了施法。

  勿乞周身法力灵动,再无丝毫损耗,锁魂印被强大的星力禁制封禁,再也无法释放丝毫波动。

  勿乞对鬼谷子的神通赞不绝口,这天星遁甲术鬼谷子仅仅悟出了一个总纲就有如此神奇,等得秘法大乘,岂不是有鬼神辟易之威?勿乞对鬼谷子实在是钦佩到了骨子里去,他正儿八经的修炼才多少年啊?

  这是天分决定的,实在由不得人羡慕。

  但是鬼谷子也慎重的提醒勿乞,这天星遁甲之术必须要在星光照耀之处才能发挥作用,若是有人施展法力隔绝了星光,遁甲之术立刻失效。但是那等大阵若是能隔绝星光,这锁魂印的波动也无法传播出去,想必对勿乞并无太大影响。

  勿乞小心的记下了这条忌讳,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

  两人正在这里讨论星辰遁甲之术的奥秘,远处一道流光飞掠而来,吴天明眼巴巴的赶来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