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势如破竹(第二更)

第九百三十九章 势如破竹(第二更)

  两山之间,一座雄城挡住了大吴军去路。

  通体用黑色巨石筑成的城墙高百丈,厚半里,宽三十里,四周密布大大小小的禁空法阵和其他防御阵法,将大吴军从‘吴江’河谷向北的通道彻底断绝。越过这座城池,就是同样来自外域的大国‘楮国’的疆土。

  时当夕阳西下,血色晚霞密布空中,血光照耀四方,一切都被镀上了一层浓浓的血色。

  数十万仆佣军分成万人一队的攻城军阵,宛如起潮时的绵绵波涛不断向城墙冲锋。禁空法阵让他们无法腾空跃起,只能依仗简陋的云梯和其他攻城器械拼命。城墙上箭下如雨,一排儿数百名祭司站在城头,双手高高举国头顶,掌心不断有丈许直径的火球呼啸着落下,一旦落地就迅猛爆开,将数十丈方圆内的一切笼罩在烈焰中。

  不时有士卒中箭倒地,但是他们迅速拔出箭矢,咬牙切齿怒嚎着向城墙冲去。

  不时有士卒被火球炸飞,但是他们带着浑身黑烟火气,不顾身上被炸碎的皮肉,努力挣扎着挥动兵器向城墙冲锋。

  大队大队的仆佣军手持强弓硬弩混在攻城大军中向前奔跑,不时直起身体射出密密集集的箭矢覆盖某一段城墙。更有一些祭司也混在大队人马中,小心的躲闪着城头上落下的箭矢和火球,不时放出火球、闪电攻击城墙上的同行。

  同样也有仆佣军哭天喊地的丢下兵器和铠甲向后逃窜,但是他们还没跑出几步,就听得刺耳的掠空声传来,大吴督战队的神射手毫不留情的射出特制的灭神矢,命中这些士卒的头颅,将他们的魂魄一举粉碎。

  前一波攻城的万人大队很快在城头上守军的疯狂打击中崩溃,溃兵向后逃窜,新的一波攻城万人大队在督战队疯狂的咒骂呵斥声中宛如野兽一样咆哮着,用最快的速度向城墙冲去。

  一波又一波,绵绵不息,永无止尽。

  大吴北伐的三百万大军在山谷中扎下了临时军阵,整齐干净的军营最前方是乱糟糟的仆佣军大营,二十余万仆佣军士卒正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全速吸收盘古紫气疗伤和恢复体力。

  这些仆佣军美其名曰是仆佣军,实则是大吴北伐以来被攻破的城池中的驻军,所有驻军都被贬为奴隶贬入了仆佣军中,充当大吴攻城的炮灰。在大吴强悍的军力、精良的军械面前,这些仆佣军士卒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他们只能拼死厮杀,力求斩杀敌人立功。

  杀一人,免去仆佣军身份,编入大吴后勤军;杀三人,脱离后勤军营,编入大吴正规战兵队列;杀十人,获得大吴子民的身份,可为军官;杀百人,为将领;杀千人,裂土封爵!

  所有仆佣军都是原本楮国的士卒,大吴一月之内连破楮国三十七城,俘虏士卒超过六十万,俘虏的祭司也有两千余人,如今他们都编成了大吴的仆佣军,正舍生忘死的为大吴出力。

  当第十三波攻城万人方阵崩溃后,大吴督战队后方一座矮山上,正在观战的勿乞摇了摇头。鬼谷子也摇了摇头,这座城防极其坚固,仆佣军是不可能将其攻克的。这些仆佣军还有大用,不能白白折损在这城墙下。

  左手向身边的一块巨石一抓,一块尺许方圆的石板飞了出来。鬼谷子以一道仙力于石板上刻画了几道符箓,随手交给了身边侍立的一个童子。那童子躬身领命,双手恭敬的捧着石板,缓步走向了十几里外的城墙。另外几个童男女紧跟在童子身后,合计十二童男童女,正合六丁六甲之术。他们身上铭刻的符箓也是按照丁甲之术而成,一旦聚集在一起,就自有神力滋生。

  十二个童男女脚下生风,几个弹指的功夫就来到了城墙前不足两里的地方。

  这些童男童女怪异的装扮惊动了城头上的守军,一个将领一声令下,三张守城巨弩‘嘎嘎’一声,三十六根拳头粗细一丈多长的弩箭激射而出,向那些童男童女当心射了过去。

  纯金属铸造的弩箭距离目标还有十几丈远,就看到一道霹雳从高空劈下,狂雷在十二个童男女面前炸开,弩箭在雷光中融成了铁水溅了一地都是。高温铁水飞溅,最远飞出了数十丈外,但是所有铁水都避开了这些童男童女的身体,没有伤到他们一根头发。

  鬼谷子矜持的捻须微笑,他轻笑颔首道:“六丁六甲护身,一应外邪不可侵。这六丁六甲符的精义就在于,如何将那些童儿的命格和丁甲神连为一体。这说起来奇妙,实则很是简单。你等记好,这画符之时只需如此就是。”侍立在车辇边,对奇门遁甲天星卜算之术很有兴趣的那些仙人和修士提起耳朵倾听鬼谷子的教训,唯恐漏掉了一个字。

  勿乞三人对外宣称自己师兄弟三人都是顶级金仙,随时可能跨入太乙境的存在。对这些来自外域天境的仙人和修士而言,金仙就是传说中的生物,为了能够拜入金仙门下修炼,他们可以舍弃一切。问题是外域天境的金仙高高在上,他们根本不会胡乱收徒,任何一个徒弟都是千挑万选甚至要经过十几个轮回的考察验证后才会收为门人,以这些小仙门的仙人和修士的资质和背景,他们怎可能拜入金仙门下?

  如今勿乞三人广开山门随意收徒,这些仙人和修士自然是全心全意的巴结,全心全意的听从教诲。

  六丁六甲十二童子齐齐向城头稽首,随后同时念诵了一声咒语。第一个童子手上的石板突然飞起,化为一片朦胧的土气钻进了城墙四周的地面和山体。一阵地动山摇,密密麻麻的禁制阵法光纹从地面和山体中喷出,这座城池所有的禁空法阵和其他阵法瞬间瓦解。

  鬼谷子以一块石板强行扭转了这城池下方的地脉路径,令得地下灵气消散,轻松破了这城池的护城大阵。禁空法阵破解,城池方圆百里内的无形压力骤然一轻,大吴的两千许天仙和数万修士纷纷飞上高空,剑光如雨飞掠而下,在城池上空结成了一片琉璃光幕。

  城内士卒乱成了一团,数十名身穿重甲的将领大声呼喝着冲天跃起,手持兵器向剑光组成的光幕重重砸去。轰然巨响中,这些将领手上兵器纷纷断裂,绝大的反击力将他们震得口吐鲜血坠落地面。

  数十条拇指粗细龙筋搓成的擒将索呼啸落下,晶莹透亮首尾各有一道血色符箓的擒将索将这些将领捆得好似粽子一般,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擒将索的束缚。

  城内还有几近十万士卒镇守,眼看自己的顶头上司被敌人生擒活捉,这些士卒呐喊一声,七诚仁打开北门就往外逃窜。其他三成士卒倒是极有勇气,纷纷抱起那些沉重的巨型弩箭和其他守城器具,特制弩箭和各色铁球铁蒺藜骨朵之类的物事乱杂杂的向空中射去。

  奈何那一堵光幕由无数仙剑组成,这些攻击一碰到光幕上就被切成了碎片坠落。

  三十七座黑漆漆的七层宝塔飞起,宝塔迅速膨胀成数里高下,宛如三十七座小山般沉甸甸的砸在了城池的北门外平原上。每一座宝塔顶部都站着一名身穿黑袍的大吴大祭司,他们不屑的冷眼望着这些逃窜的士卒,同时结了一个印诀,随后双手向前一放。

  呼啸声中,三十七颗直径数丈的小流星带着刺耳的啸声笔直的落下,火光四溅,乳白色冲击波卷着火光和巨石碎片向四周喷射而出,近万名士兵在这一次攻击中灰飞烟灭,还有两万许冲得比较前面的士卒被冲击波卷走,被巨石碎片打得骨断筋裂。

  在后方观战的勿乞沉沉的喝道:“一群败家子,陛下,大吴的这些祭司得好生教训教训了。一万三千七百九十九名士卒被击杀,一万三千七百九十九名仆佣军啊!他们起码能让我大吴少牺牲数千精锐,怎么就一下全部击杀了?”

  吴天明也是面露不快的看着那些大祭司,他冷声道:“此事就全拜托师尊了,他们,是得好生艹练一番了。”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吴天明交给了勿乞调教,三十七位大祭司得意洋洋的站在宝塔顶部,冷眼看着平原上黑压压一片跪倒在地的楮国士卒。后方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大吴的精兵猛将冲入了城池,正在那些修士的配合下逐一击杀、俘虏拦路的士兵。不多时就有身穿大吴甲胄的士卒从北门冲出,将这数万降兵包围在内。

  前方一马平川,就是楮国的都城。

  大吴三百万大军和数十万仆佣军宛如一条恶龙向前猛冲,只耗费了半天功夫就将大半兵力被俘虏的楮国消灭,随后以楮国为基地,大吴兵分三路,每一路分别有勿乞、鬼谷子、墨翟坐镇,三路大军浩浩荡荡扫荡四方,短短一年灭国八十有七,大吴的北方边境,已经和新虞南疆相接。

  墨翟统辖的那一路大军的先锋,就和新虞守军发生了冲突,三千大吴先锋军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被新虞十名巡逻兵斩尽杀绝。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