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四十章 虞吴初战(第一更)

第九百四十章 虞吴初战(第一更)

  残阳似血,映得山河红遍。

  宽阔的河谷中,整整齐齐的倒下了三千名大吴精锐士卒。他们正在行军中,还来不及展开作战阵列就被人杀死,他们整齐的向后倒下,每个人都是脖子上挨了一剑,堪堪留下一丝肉皮让他们不至于尸首分离。鲜血流了一地,这一段宽有里许的河道都被人血染成了红色。

  身穿重甲手持长枪的吴人仁绝望的看着缓步向自己逼来的十位新虞士卒。身穿草绿色紧身皮甲,脚步极轻行走时没有丝毫声音的新虞斥候宛如地狱的恶鬼,一出现就掀起了一场屠杀。他们从吴人仁统辖的先锋军行军队伍最前方一路杀到队伍最后,整整三千大吴精锐还没看清敌人的模样,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杀得干干净净。

  队伍最后面的数十名大吴士卒刚刚来得及拔出兵器,前面的士卒甚至连拔出兵器的意识都没有,就被这十个恐怖的新虞斥候斩于剑下。

  吴人仁,大吴前摄政王吴地垕之子,修为达太始盘古天九星巅峰,吴地垕为了让他多立军功,故而特意指派他率领先锋军在前探路,一路遇山开路遇水架桥,倒是做了不少辛苦工。

  大吴军一路上势如破竹连灭数十国,吴人仁行军之时未免带上了几分自得之意,一路洋洋洒洒煞是自得。眼前这十个可怕的新虞士卒却彻底覆灭了他心头的那一丝得意,在新虞的士卒面前,大吴百战百胜的雄兵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坐骑青狮子已经被新虞斥候身上浓郁的杀意吓得四足发软,原本凶狠暴虐的青狮子乖乖的趴在地上,任凭吴人仁如何踢打都不肯动弹。吴人仁哆哆嗦嗦的握着长枪,却提不起和眼前这些人拼命的念头。

  实力差距太大,这些新虞的斥候,哪一个都有着一元盘古天一星境的修为。用金仙实力的士卒充当斥候四处巡逻,这就是新虞的底气么?吴人仁真的想哭,大吴倒也有一元盘古天境界的士卒,但是那样的士卒数量极少不提,还都被吴天明留在了身边充当战略预备队。

  但是眼前的这些士兵,他们只是斥候,只是斥候啊!他们怎么就能有一元盘古天的实力?

  一个新虞斥候握住了吴人仁的长枪,将它强行从吴人仁手上抢了过去。这斥候好奇的一剑剁在了长枪上,墨翟亲手锻造的长枪,而且是为吴人仁这样的大吴宗室将领锻造的长枪自然是用了精工好料,上品金仙器级得兵器,哪里是这个士卒手上的新虞制式兵器能砍开的?

  一声闷响,长枪上一丝痕迹都没有,斥候那柄纤长细薄专为斥候配发的细剑则是干脆的断成了十几段。新虞的斥候们惊讶的叫了一声:“上好神兵!”

  这些斥候用猛虎见到小羊羔的诡异目光看向了吴人仁,他们扑向了吴人仁,三下五除二的将他捆得结结实实。大虞军方的制度极其死板,你是什么实力,就配发什么样的兵器,就连大虞的宗室亲王都不能违反这个规则。

  吴人仁的长枪品质极高,但是他的修为在这些士卒看来却不怎么的。如此差得修为能配发如此好的神兵利器,这家伙的身份地位肯定极高。新虞的斥候们欢天喜地的将吴人仁捆得和粽子一样,就用吴人仁的长枪挑起了他,一溜烟的顺着河谷向河道的上游奔了过去。

  在河道出口处,一座小小的新虞军镇赫然在目。这座军阵只驻扎了少少的一百士卒,对于新虞而言,配发一百士卒的军镇象征意义大过于实际意义,无非是这里是新虞最南方的边境,新虞在这里派驻一些士兵,宣告这里的归属权罢了。

  实则新虞距离这座军镇最近的城池距离这里还有两千多里,除了一些官方的采药人和猎手,谁会没事跑来这里乱逛?

  十个斥候带着吴人仁冲回了军镇,高声呼喊着‘紧急军情’四字。军镇中平曰里闲得用脑袋撞大山玩的士卒们顿时搔动起来,他们纷纷顶盔束甲,提着兵器冲了出来。所有人,包括军镇的那个百人尉都是双眼放着绿油油的凶光,恨不得现在就冒出来一群敌人被他们杀着玩才好。

  河谷中,河水带着血水向下游流淌,吴人仁率领的先锋军后方十几里的地方,吴地垕统辖的大军正在河谷中休息,士卒们正在河边取水,或者埋火造饭,或者给随军的牲口坐骑饮水。猛不丁的大片血水从上游被冲了下来,虽然血水经过十几里的洗刷已经变得稀薄无比,但是这些士卒的耳目聪明,五感极其惊人,他们立刻嗅到了河水中那浓烈的血腥味。

  不仅是血腥味,而且是人血的味道!

  消息立刻被反馈给了吴地垕,大惊失色的吴地垕立刻派人将军情传递给后方率领中军的墨翟,自己带了十几名心腹将领跨上坐骑就顺着河谷向前查探。数万大军一声唿哨,丢下了营帐辎重留给后方友军收拾,自己则是轻装简行,提起兵器迅速列队向前狂奔。

  短短十几里地,吴地垕很快来到了三千先锋军被杀的地方。

  三千大吴精锐整整齐齐的倒在地上,整齐得好似有人将他们的尸体仔细的排列过一般。每个人都是脖子上中了一剑,就是这一剑彻底灭杀了他们的生机。实力相差悬殊,三千人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杀死,对方的实力极其惊人。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心爱的儿子吴人仁的尸体没被发现,显然他被人生擒活捉,但是这总被人杀死来得好。

  看了一眼吴人仁那头被吓得四足发软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青狮子,吴地垕低声喝道:“无能废物,要你合用?”一脚飞出,青狮子惨嚎一声被吴地垕踢飞了数十里,五脏六腑被震得稀烂,死得不能再死。

  “整军,准备厮杀!”吴地垕骑在青鳞角马背上,手中顶级金仙器级的长枪捏得‘咔吧’直响。

  数万大吴士卒迈着沉重的整齐的宛如鼓点的脚步声狂奔而来,两名头顶七层宝塔的大祭司悬浮在他们头顶,为这些士卒加持了他们仅会的所有的三个符咒——精神防御、加强防御、士气热血。

  数万大军在吴地垕的率领下,宛如一团乌云向河谷尽头冲去,短短一刻钟后,数万大军在河谷尽头的小平原上,将那个方圆两百多丈,仅仅驻扎了一百名新虞的军镇包围得水泄不通。吴地垕也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被扒光了衣服,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吊在了军镇南门的旗杆上。

  目光扫过军镇,区区一百士卒和两名并没有宝塔随身的祭司,那两个祭司正手舞足蹈的掏出骨符为士卒们加持各种防护法咒。吴地垕冷笑一声,轻声喝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简直就是可笑!”

  以吴地垕的修为,他自然看不上军镇中那些新虞士卒的那点实力。他一挥长枪向前一指,沉声喝道:“哪位将军为本王拿下此处,算上大功一件!”

  大吴的将领们还没出手,随军的两位大祭司已经无比骄傲的急速飞向了军镇,煞是高傲的使出了他们威力最强的那一招法术——陨星召唤!

  两颗十几丈方圆的陨星从高空飞射而下,向着军镇正中笔直的落了下去,同时其中一位大祭司一招手,被吊在旗杆上的吴人仁身体一晃,被一股大力拖拽着,就要飞向那大祭司的身边。

  ‘砰砰’两声闷雷般的巨响过处,两道黑影撕裂虚空,吴地垕麾下仅有的两名大祭司惨嚎一声,他们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他们的胸口上破开了一个脸盆大小的透明窟窿,一股诡异的力量正在疯狂吞噬他们的生机。不等他们想出应变保命的法子,那股诡异的咒力扼杀了他们的生命之火,他们的身体变成了两团臭水从高空洒下。

  两座七层宝塔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两名大祭司刚才根本没顾得上祭起它们护身就被对方击杀。

  城头上,这座军镇的百人尉惊讶的看向了身边的祭司:“他们是蠢的?没有任何防护就敢靠近我新虞军镇十里之内?真当我们新虞的‘诛神穿云弩’是摆设么?”

  这百人尉大是不解的拼命抓挠脑袋:“他们是祭司啊,祭司应该坐镇军阵后方为大军提供支援啊,就算通天大祭司也极少冲上前线啊!为什么他们要冲到我们军镇前送死?他们有什么阴谋?有什么诡计?谁能帮我想想,他们到底有什么阴谋?是某种歹毒的咒法么?”

  军镇上所有士卒和两个祭司都是大眼瞪小眼的,没人能回答自己顶头上司的这个问题。

  吴地垕手上长枪差点脱手甩了出去,他心脏一阵阵的抽搐——大吴仅有三十几个大祭司,这一下就被干掉两个?一下就被干掉两个?吴人仁死了也就罢了,反正吴地垕的子嗣众多,他有百多个儿女呢。但是这大祭司,整个大吴才三十几个啊!

  “攻城,攻城!全军进攻!”吴地垕气得浑身直哆嗦,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发动了攻城的命令。

  在双方谁对谁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大吴和新虞发生了第一次大规模同时也是小规模的碰撞。

  对大吴而言,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战役。

  对新虞而言,这……好吧,这里的战况根本没资格摆上新虞皇,也就是当年信山王的案头。

  几近十万大吴士卒围攻新虞一座百人驻守的军镇,大战已经展开。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