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九百四十一章 大败亏输(第二更)

九百四十一章 大败亏输(第二更)

  高空上,闻讯赶来的勿乞、鬼谷子、墨翟三人站在一团白云中俯瞰大地。

  正下方就是那百人驻守的军镇,几近十万大吴军士将小小的军镇围得水泄不通,第一波攻城的一千士卒正雄纠纠气昂昂的从军镇的东侧发动进攻。

  这座军镇有着大虞独特的风格,虽然只是百人驻守的小军镇,但是它依山而建,西方是山脉延伸出的丘陵,大军不好布阵;北方和南方是一片极其陡峭的坡地,敌人可以囤积重兵,但是仰面进攻是极其愚笨的事情,没人会傻到从这两个方向发动进攻。

  东侧则是一块扇形平地,最窄处就在东侧城墙下,宽不过二十丈,最宽的地方则有十几里,足以容纳数万兵马进驻。古怪的地形决定了敌人就算是一次出动数万大军从东侧发动进攻,他们走到城墙下的时候,进攻面也只有二十丈长。

  地形上就让这军镇占了易守难攻的地利,军镇的各种城防设施也是一板一眼毫无纰漏。

  大虞传统、保守、顽固、死板,但是就因为这种好似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保守传统,大虞绝对没有豆腐渣工程这一说法。小小的,不过驻扎了百人规模的军镇,一切城防措施应有尽有。足以让金仙都难以飞起的禁空法阵,深藏于地下广达百里的禁制阵图,这些都极大的削弱了攻城军队的实力。

  高有二十丈的城墙令得这小小的军镇看上去好似一个碉堡楼,军镇如此小,城墙如此高,看上去就让人心里凭空生出不安之感。厚达丈许底部厚度几达五丈的城墙由巨大的山岩熔入了合金铁水铸造而成,每一块巨石上都雕刻了复杂的符文禁制,城墙的防御极其厚重。

  和大虞其他的城池一样,这座小小的军镇也沟通了地下好几条灵脉,通过灵脉这小小的好似一口气就能吹塌的军镇和方圆数万里内的大山大川连成一体,更召集了无数山野间的山精水怪各种鬼神之力加持,故而外力想要撼动这座军镇,就要粉碎方圆数万里的大山大川,将山川内藏匿的那些山精水鬼一举击杀才行。

  而这小小的军镇下方的所有城防禁制,都只是两千里外那座城池城防禁制的一部分,那座居住了数十万人口的城池下方的城防禁制,又是数万里外一座大军镇防御禁制的一部分。一环套一环,无数小禁制组成了一座大型禁制,无数这样的大型禁制又反馈回一州的州城、一郡的郡城,化为整个州郡的禁制。

  牵一发而动全身,大虞所有军镇城池的建造都是这样的死板和僵硬,所有的设施都是按照一个统一的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标准建造。眼前这座小小的百人军镇,却是一颗实实在在的铁钉牢牢的钉在了这里。

  鬼谷子向勿乞和墨翟详细的解说着这座军镇各种防御禁制这阵图的虚实,那些隐藏在地下深处,甚至深入地脉数千里的小型法阵都瞒不过鬼谷子的逆向剖析。偌大的嵌套式禁制在他眼里没有丝毫的奥秘可言,就算一些禁制阵图是大虞司天殿秘传的样式,以他如今的道行和对奇门遁甲禁制阵法的造诣将其逐一的剖析干净。

  偌大的禁制阵图被解析一空,墨翟皱眉道:“如此说来,这小小军镇若是全力发动,这大吴的大军会有溃败之危?”

  勿乞缓缓点头道:“只要这军镇的百人尉不是傻子,依靠这军镇自身的防御禁制和配发的大威力战具,他们实在有击溃这数万大军的机会。嘿,那两个大祭司,不就是一见面就被射杀了么?”

  鬼谷子阴恻恻的说道:“如此甚好。大吴国内的保守势力对我等三人依旧有抵触之心,且让新虞帮我等好好教训他们,如此一来能尽收大吴人心,倒也是一件好事。”

  勿乞眯着眼直乐,可不是这个道理?别看吴地垕被逼交出了摄政王大权,如今还忠心耿耿的帮着吴天明东征西讨,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除非勿乞拘出他的魂魄拷问,否则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还有大吴的那些个假冒伪劣的通天大祭司,本事没多少,他们的脾气可比谁都大。就算他们知道勿乞一剑诛杀了八个和他们一般修为的大祭司,他们也只是认为勿乞背后偷袭胜之不武,他们依旧自高自大,在朝堂上指手画脚不是很安分。尤其他们徒子徒孙众多,归附的世家豪门也多,以勿乞三人如今的地位在一些事情上也只能对他们容让三分。

  毕竟勿乞不愿意用暴力手段统治大吴,那样就太高调了。他想要的是合情合理的用春风化雨的手段影响大吴,仅仅是影响,而不是控制。

  借用新虞的力量将大吴朝中的保守势力狠狠教训一番,让他们明白离开了勿乞他们什么都玩不转,这就是很好的效果。如果还能让大吴朝中的什么大祭司啊、亲王之类的战死几个,那也是何乐而不为的勾当。勿乞不会为死了的那两个大祭司伤心,他只会鼓掌欢呼而已。

  就在勿乞他们低声说笑时,第一波攻向军镇的大吴士卒已经冲到了距离城墙不到百丈的地方。

  城头上,一个新虞祭司举起双手低声念诵了一声咒语,军镇东边的这一段城墙突然蠕动起来,好似活物一样蠕动着。一个活灵活现的鬼头出现在城墙上,巨大狰狞的鬼头张开大嘴向前一吞,一团黑气涌出,裹着三千大吴士卒向内一收。凄厉的惨嚎声不断从黑气中传来,地下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咀嚼声,第一波攻城士卒连同一些云梯之类的攻城器具眨眼间损失一空。

  鬼头扭动着,隐隐有挣扎咆哮声从蠕动的鬼头中传出。一柄长剑突然撕开了鬼头的大嘴探了出来,吴地垕身边一名有着一元盘古天三星境界修为的将领踉跄着从鬼头里探出了小半截身躯,然后他惨嚎一声,又被鬼头一吸,将他重新吸回了嘴里。

  骨骼断裂声不断传来,这鬼头是方圆数万里的山川河岳的鬼神之力所化,这鬼头每一次咀嚼都好似数万里内的所有大山大河压在了身上,经过阵法禁制的加持后增强了数倍碾压人体。饶是那将领修为惊人,却也扛不住这等咒法攻击,勉强挣扎了一下,就被鬼头吃得干干净净……

  吴地垕暴怒,他大手一挥,身边七八名心腹将领同时冲出阵列,他们大声呼号着,万余名吴地垕麾下最精锐的士卒同时整队,他们排着真正齐齐的长方形整列,宛如一条黑色的怒潮向军镇东侧城墙冲去。

  吴地垕身边的那几位修为最高的将领冲在了队列的最前方,他们手持大吴大祭司亲手制作的驱邪灵符护在身前,悍不畏死的向前冲锋。

  冲到距离军镇还有百多丈距离时,城头上两个新虞祭司同时一挥手,地下传来一声轰鸣,冲锋的几员大吴将领身体一晃,他们脚下一软,眼前一阵强光闪烁,他们被军镇的禁制传送去了天知道什么地方。反正他们睁开眼时,他们面前出现的是一座城墙边长数百里,城头上甲兵如云的雄城!

  在这座令人窒息的雄城上空,有十八座黑漆漆的通天塔悬浮着,十八名通天大祭司和城头上数万新虞士卒,正诧异的看向了这几员勇敢、强大、勇于冲锋陷阵的大吴将领。

  大虞建造的军镇连通地脉,而所有地脉却又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一如勿乞自行参悟的夸父追曰步神通,军镇外的禁制阵法可以将小规模的敌人随意的传送出去,通过地脉传送到其他的地方——比如说,新虞如今的都城有熊城。

  若是大吴有合格的,精通各种法术咒法的祭司随军,他们可以帮助大军抵挡这种诡异的禁制,吴地垕身边这几位修为强大的将领不至于被人轻松送走。

  可惜吴地垕身边最强的两个大祭司贪功被杀,其他祭司根本对新虞的城防禁制一窍不通,他们哪里有力量帮助大吴的军队攻敌?

  领军冲锋的将领诡异的在众人面前消失,吴地垕身边最精锐的万余名士卒直愣愣的向军镇城墙冲了过去。城墙上的鬼头再现,五千余士卒被他一口吞下。城墙上两名新虞祭司同时扭断一根人的大腿骨制成的骨杖,诡异的灵魂冲击席卷四周,吴地垕身边侍立的几个祭司一愣神,大片大片的大吴军士浑身僵硬的倒在了地上,他们的魂魄被冲得离体飞去,被迅速卷入了轮回之中。

  可怜大吴的祭司,就和外域天境其他人族国家的祭司一般,他们根本没有系统的全面的学习到各种应有的符箓符咒之术,面对新虞的祭司们诡异莫测千奇百怪的灵魂攻击,他们的反应是很茫然,他们根本不懂自己的对手做了什么事情。

  他们加持的那些粗浅的防护法术,根本无法阻挡军镇内两个祭司借用强力法器激发的咒术。

  数万大吴士卒死得干干净净,只有修为强大至极,并且魂魄融合了一条兽魂的吴地垕和数十名随军的祭司幸存。他们孤零零的站在军镇前,浑身僵硬,目光呆滞的看着那小小的军镇,脑子里一片空白,再无任何想法。

  勿乞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丝轻笑。

  骤然间,军镇上空一座通天塔破空出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