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四十二章 生擒通天(第三更)

第九百四十二章 生擒通天(第三更)

  一名骨瘦如柴,双眼绿光闪烁,像是猿猴胜似活人的老人蹲在通天塔尖,眯着眼望着满地的大吴士卒尸体。“小崽子们干得不错,这些蠢货也实在废物,就他们这点实力,也敢来我新虞挑衅?”老人的声音沙哑而阴森,难听到了极点。

  吴地垕的小腹一阵燥热,他勉强夹住了双腿,才避免了当场尿出来。他惊恐的望着那蹲在通天塔上的老人,一股来自生物本能的绝望和恐惧让他几乎晕了过去。这是下阶生灵对于上位天敌的本能感觉,吴地垕看到这老人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老人可以轻松的一指头碾死他。

  就算是大吴本来的那些大祭司,吴地垕在那些大祭司面前都没有这样的感觉。那些大祭司据说有着和盘古大陆上的那些通天大祭司一般无二的实力,但是吴地垕亲眼见到一个真正的通天大祭司后,他才知道那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十个大吴的大祭司联手,都不见得能胜过一个真正的通天大祭司。甚至吴地垕本能的直觉,外域天境的这些大祭司若是碰到了眼前这个老人,只是被他屠杀的小羊羔。

  “退,撤退!”吴地垕嘶声惨嚎着,也顾不上自己被吊在城头旗杆上的儿子,一拍座下青鳞角马的屁股,催动它腾起一道青云向后方退却。后方还有这一路数十万大军,还有国师墨翟坐镇,吴地垕突然无比的想念墨翟那张死板的好似永远不会笑的面孔,他恨不得现在就躲进墨翟的羽翼下瑟瑟发抖。

  也许,也许国师能够胜过眼前这个可怕的老人吧?

  吴地垕突然觉得,自己心中的某些小念头简直是愚蠢得可笑。他现在熄灭了一切争强斗勇之心,他直觉的发现,只有自称杀破狼的三位国师才可能带领大吴走上巅峰,自己不行,吴天明不行,大吴朝中的任何人都不行。就眼前这一个通天大祭司,他有瓦解整个大吴的实力。

  “嘿嘿,既来之则安之,何必逃走呢?”蹲在通天塔上的那老人低头对军镇上肃然屹立的守军沉声道:“小家伙们做得不错,镇守此处的百人尉晋升为千人尉,稍后就有公文发来,此处军镇扩建十倍,嘿!”

  袖子一挥,几个人头带着破风声向狼狈逃窜的吴地垕打了过去。那些人头血淋淋的,一个个龇牙咧嘴的死不瞑目,正是刚刚冲锋在前,被禁制传送到了有熊城前的倒霉蛋。也正是因为这几个人的意外出现,才惊动了坐镇有熊城的新虞皇,他派出了这为燧人氏家的通天大祭司燧人煈来查探此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坐在青鳞角马上急速奔走的吴地垕被人头击中,人头在他背后炸成了七八团血浆,粘稠的带着丝丝火光的血浆附着在他身后,烧得他血肉‘咔咔’作响。吴地垕痛得嘶声惨嚎,他趴在青鳞角马上坚持了一阵子,最后实在痛得五脏六腑都在抽搐,内脏都被那诡异的火劲烧得出油了,他忍不住那可怕的剧痛,浑身抽搐的从坐骑背上一头栽了下来。

  跟随在吴地垕身边的祭司们根本没心情去救援他,这些祭司一溜烟的驾起阴风向远处大营奔去。后方通天塔无声无息的破空而来,燧人煈桀桀怪笑道:“有趣,有趣,居然舍弃主将而逃?在我们大虞……在我们新虞,这般做是会被诛灭九族的大罪呀!”

  大手一挥,一道火光凝成的大手向吴地垕抓了过去,燧人煈满不以为意的看向了远方,就在十几里外,墨翟统辖的中军大营清晰在望,数十万大军艹演之时散发出的杀气冲天而起,在高空中化为一片氤氲黑气。浓郁的黑气中隐隐有一头熊罴倒卧,杀气凝形,这是一支绝对的精兵。

  燧人煈诧异的看着黑气中的熊罴,神识迅速向那大营探了过去。如此精兵,若是都有新虞士卒的那等实力,这对新虞可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但是神识反馈的信息让燧人煈大松了一口气,这些士卒的杀气杀意和作战勇气都是一等一的精锐,可是修为上比起新虞的士卒还是差了一等两等。

  “土鸡瓦狗,不堪一击!”燧人煈得意的阴笑着,火焰所化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吴地垕,烧得他浑身皮肉直响,晶莹透亮的黄色人油从吴地垕体内慢慢滴出,这是燧人煈最得意的专门用来折磨人的‘枯人火’,能够将人体内的所有油脂和水分炼出来,却还能让人不死,是极为毒辣凶狠的邪术。

  吴地垕五脏六腑宛如烈油烹煮,他张开嘴想要呼喊救命,但是他的喊叫声都化成了点点水汽。

  燧人煈激动得浑身直哆嗦,他咬牙切齿的锻炼吴地垕的身体,慢慢的一滴滴的压榨他体内的油脂和水分。这里只有吴地垕一人,但是远处还有数十万大军等着他去好生折腾呢。新虞皇只是派遣他出来打探详细的军情,但是他顺手覆灭一军也是有功无过吧?

  想到数十万人被自己炼出大片的油脂,厚厚的油脂融成一座湖泊的壮观景象,燧人煈就一阵阵的心旷神怡。这样多的人油啊,他修炼的某种极度邪异的,在大虞司天殿被严令禁止修炼的秘法,应该可以向上攀升一级了吧?自身的修为,说不定能就能提升一品。

  就在燧人煈激动得仰天大笑时,虚空中一声怒吼传来:“临阵弃主将而逃,其罪当诛。”

  勿乞、鬼谷子、墨翟三位大吴国师飞身而下,勿乞手中一道白色剑光喷出数里长,遥空将那数十名丢弃了吴地垕狼狈逃窜的祭司一剑斩落。被枯人火烧得惨不忍睹的吴地垕嘶声咆哮道:“杀得好,该死的东西……三位国师救命,小王愿意拜入国师门下,再无其他心思!”

  勿乞眉头一挑,这家伙果然有其他的心思!啧,看你这么膘肥体壮的模样,少点油也没什么,不急着这么快救你,就当为了你这点小心思付出的代价吧!斜睨了在火焰大手中挣扎的吴地垕一眼,勿乞倨傲的向燧人煈稽首道:“这位道友,还请放还我大吴皇叔!”

  燧人煈冷哼一声,看都懒得看勿乞三人一眼。三个金仙巅峰修为的仙人罢了,根本不配他燧人煈当做一回事情嘛!不过呢,小心谨慎为上,燧人煈开启了通天塔上的防御禁制,偌大的通天塔放出一道黑色强光覆盖在燧人煈身上,勿乞三人再无法突袭伤害到他。

  大虞的祭司可不是大吴那些眼睛长到了脑门上的假冒伪劣大祭司,任何一个大虞的祭司在对战之前都会将自己妥善的保护起来,绝对不给敌人任何可乘之机。

  吴地垕又一次大叫起来:“国师,救命啊,小王愿意拜入国师门下,曰夜聆听教诲!”

  这么大的人了,吴地垕居然嚎啕大哭起来,死亡的阴影压在他的心头,无边的恐惧让吴地垕彻底崩溃。他现在只求活命,其他的什么事情他都顾不上了。脸面,尊严这种东西,在姓命面前算什么呢?

  勿乞笑了,这次总算是可以正面领教大虞通天大祭司到底有什么能耐了。

  燧人煈不把他们三人放在眼里,勿乞也懒得和燧人煈多啰嗦,眼看吴地垕是真的快支持不住了,勿乞长啸一声,背后长剑飞起,化为三道白龙般剑气向燧人煈当头斩下。

  鬼谷子喃喃念诵咒语,手持桃木剑在云头上运气布罡,咒语声宛如无数蝗虫发出的声浪,渐渐的席卷四周山川大地。就听得一声闷响,远近肉眼可见的大山同时喷出了厚重的土气,随着鬼谷子的桃木剑所点的方向,化为数十条巨大的黄色气浪向燧人煈当头拍下。

  墨翟则是很干脆的袖子一挥,一尊高有百丈的巨型金属傀儡通体闪耀着夺目的强光,挥动大拳头向燧人煈的通天塔砸了过去。

  燧人煈笑了,他摇头叹道:“雕虫小技,何足挂……”

  燧人煈挂不下去了。

  勿乞的剑光撕裂了燧人煈护身的黑光,险而又险的擦着他的面门掠过。燧人煈的一只耳朵被勿乞一剑斩落,惨绿色的液体从燧人煈的伤口内慢慢的涌了出来。

  不等燧人煈做出应对之策,鬼谷子牵动的地脉灵气化为十二枚巨大的丁甲灵符,看似轻盈的落在了通天塔上。一声巨响,光幕如潮,燧人煈通天塔的禁制剧烈波动,燧人煈甚至无法自如的控制通天塔。

  燧人煈惊恐的叫了一声,勿乞他们使用的力量绝对是金仙级别的,但是他们的攻击是那样的精妙,几乎是瞅准了燧人煈禁制中的所有缺陷攻击,宛如牵一发而动全身,用金仙级的法力,他们却破开了燧人煈太乙级的防御禁制。

  燧人煈还没想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道理,墨翟的金属傀儡已经一拳轰在了通天塔上。

  ‘咣’的一声,通天塔被打飞,燧人煈孤零零的悬浮在半空,目瞪口呆的望着逼到了面前的勿乞三人。

  勿乞一把掐住了燧人煈干瘪瘦小的脖子,抓着飞剑架在了燧人煈的脖子上。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

  勿乞说这番话时的动作,不像是有道的真仙,倒是有点像街头收保护费的流氓。

  燧人煈眸子里阴光闪烁,他正要给勿乞一个厉害看看,下身传来的剧痛让他瞬间忘记了所有的咒语。

  勿乞一个膝顶撞在了燧人煈的下身,让他变成了再乖巧不过的俘虏。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