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四十五章 人皇正位(第一更)

第九百四十五章 人皇正位(第一更)

  宰相刘邦?汉王刘邦?

  张腾云背着手,皱着眉头打量着满脸是笑的刘邦。今天的刘邦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好似他脸上的一张面具被人扯掉了,露出了一张让人很陌生的面孔。人还是那个人,但是他的气息却变得极其怪异。

  至于吕不韦,他笑呵呵的站在刘邦身后,一对眼睛只是在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少女身上梭巡。他不时的啧啧赞叹着,一副食指大动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些嫩羊羔一样的少女好生宠爱一番。

  “宰相?汉王?”张腾云撇了撇嘴:“我灵朝可有宰相一职?可有汉王封爵?”

  刘邦很开心的笑着,他摊开双手,微笑道:“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张腾云勃然大怒,一根三尺长青铜长戈从他身边冒出,呼啸一声带起一道丈许长青亮亮的寒光向刘邦当心刺去。长戈造型奇古,通体刻绘了上古之人祭天时的场景,祭出后一股令人心悸的凶猛气息扑面而来,好似一头洪荒巨兽张开大嘴咬向了刘邦。

  一朵清华如水的白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刘邦面前,青铜长戈还没靠近刘邦的心口,白莲上仙光一卷,青铜长戈消失得无影无踪。张腾云呆了呆,他愕然发现那朵白莲是那样的熟悉,他急忙抬头一看,漂浮在他头顶的鸿蒙至宝玉清白莲果然不见。

  “你……”张腾云身体哆嗦着,一股恶寒从脚底直冲天灵盖,他好似被万雷轰顶,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刘邦轻轻的抚摸着玉清白莲,温和的说道:“陛下勿慌,臣对陛下并无恶意。陛下乃天定的人族圣皇,谁敢对陛下无礼?谁敢伤陛下一毫一发?”

  抿嘴一笑,刘邦向张腾云深深稽首道:“至于臣的来历,灵朝以前没有宰相一职,现在有了。灵朝以前没有汉王的封爵,现在也有了。另外,臣身后老人名曰吕不韦,有经天纬地之才,乃不可多得的国之栋梁,故而他将出任灵朝中朝正一职,总管灵朝政务。”

  张腾云气得面色发青,心头那股不祥的恶寒却又让他的脸皮一阵阵发白,青白不定的面色瞬息转换,他的身体更是在轻微的哆嗦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愤怒,总之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哆嗦着,尤其是他看到了和他生得一模一样的博扬君,看到刘邦身前漂浮着的玉清白莲的时候,张腾云的眼前更是一阵阵的发黑,浑身冷汗不断流了出来。

  哆哆嗦嗦的指着刘邦,张腾云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有吾之谕令,什么宰相,什么中朝正,尔等休想。”

  站在刘邦身后的博扬君缓缓的上前了一步,号称出生时就魂魄不全,一直呆头呆脑有点一条筋的博扬君向张腾云挑了挑下巴,干巴巴的说道:“不需要你同意,不需要你的谕令,这些事情,是我来决定,由我来办法旨意通传天下。”

  张腾云头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尊青光熠熠的三重三角塔。宝塔放出红白蓝三色奇光,光晕中有弧光飞旋宛如刀剪,带着森森杀意向博扬君当头斩了下来。这座三相塔也是收张腾云为记名弟子的无名老道赐下的宝物,混沌灵宝的品阶,有着绞杀一切有实体之物的绝大威力。

  博扬君欣然望着这宝塔,他连连颔首道:“好宝贝,正和吾的心意,以后会经常使用!”

  手指处,三相塔放出的三色奇光一凝,所有光芒都宛如退潮的海水般带着巨响涌回了宝塔。体积不大不过人头大小的三相塔好似乖巧的小猫,带着一道毫光脱离了张腾云,飞到了博扬君的身前静静的飘浮着。

  张腾云浑身冷汗如雨,顺着他光溜溜的身体不断淌了下来。他惊恐欲绝的大叫起来:“怎么回事?这是,这是吾用心血元神祭炼的法宝,怎会这样?你用了什么邪法子,居然,居然……”

  话说到这里,张腾云已经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不管博扬君用的什么邪法,问题在于,什么邪法能够将一个一品太乙用心血元神祭炼的法宝收走?若是普通威力极小的灵器、仙器也就罢了,这是混沌灵宝啊!刚刚的玉清白莲甚至还是一件鸿蒙至宝,不说张腾云自身的修为,这两件宝物自身都有极强灵姓,他们的灵姓甚至比张腾云还要强大,错非他们自愿,谁能收走他们?

  冷汗潺潺而下,张腾云踉跄着向后退去,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骨节子发出刺耳的‘咔咔’声响。惊恐到了极点的张腾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了他登基之后,被他亲手一个一个掐死的亲生兄弟们。当他带着诡异的笑容向那些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亲兄弟逼过去的时候,他们也和今天的张腾云一样剧烈的喘息着,惊恐的向后倒退。

  于那极大的恐惧中,张腾云居然觉得小腹一阵阵的滚烫,自己身处不可测的危局,但是他居然感到了极大的快意。这是一种比那些躺在地上的少女带给他的快感更加强烈一百倍一千倍的快意,似乎自己的毁灭是这个世界上让他最痛快的事情。

  听到张腾云的大叫声,刘邦讥嘲的抿嘴一笑。他连连摇头,轻声叹道:“陛下的确用心血和元神祭炼了这些法宝,可是,陛下可否知道,人有三魂七魄?”

  张腾云恼怒的瞪了刘邦一眼,这简直就是废话,任何一个修道之人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

  博望君冷飕飕的开口道:“你我两人,我有两魂四魄,你有一魂三魄。你以元神祭炼这些法宝,实则等于我以元神祭炼他们。我的两魂四魄,总比你的一魂三魄来得强大罢?”

  张腾云骇然望向了博望君,他嘶声怒号道:“简直岂有此理,吾自身三魂七魄完整,怎可能……”

  刘邦笑了,他得意的望着面色青白惶恐到了极点的张腾云,慢悠悠无比得意的问道:“陛下和天庭也有了这么多年交情,可否听说过禁忌一族?以他们的禁法,将一魂三魄分成三魂七魄,随后由佛门神通加注念力,将三魂七魄的魂魄之力补全之后送入轮回,这就是陛下的来由了!”

  博扬君冷漠的望着张腾云冷笑道:“汝在轮回中历经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轮回,每一次都是帝皇之躯,吸收了九万余次帝皇之气,每次轮回都由佛门护送将你周身帝皇之气带入下一世,故而你每轮回一次,你的皇朝基业就更盛一等!”

  冷哼一声,博扬君淡淡的说道:“而我,则是在三十三天之上,曰夜受周天几颗帝皇之星本命星力淬炼,以元神融合紫薇、南斗、北斗、中极、西极、东极六颗帝星精华。你积累的是人将帝皇之气,而我积累的是天庭帝皇之气。”

  刘邦补充道:“当三魂七魄重新合为一体,天皇、人皇气息水乳交融,真正的人族新圣皇也就有了雏形了。只等陛下带领灵朝横扫盘古大陆,将外域天境那些小国的所谓皇帝全部斩杀,将他们体内的帝皇之气全部纳入体内,这股浩浩皇气,天下再也无人能当!”

  吕不韦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自己,他‘嘿嘿’笑道:“原本大虞人皇秉承天地气运,他的人皇之气外力是不可动摇的。但是,啊,哈哈哈,大虞人皇养了几个好儿子,如今新虞自大虞分裂出去,大虞人皇之气分为两份,任何一份都无法和陛下你汇聚外域天境所有人族国度帝皇之气后的浩浩皇气相抗,这人族大势就此定鼎,哪怕娲皇氏冲出娲皇宫,她也无力回天了!”

  博扬君背着手,傲然昂着头冷笑道:“更有无数外域天境返回盘古大陆,天道降下的无量功德随身,吾甚至有立地合道的际遇。一旦合道,这人族圣皇之名更是名副其实,轩辕黄帝、炎帝神农,他们也该从圣皇宝座上滚下去了!”

  张腾云浑身哆哆嗦嗦的,他惊恐的看着刘邦三人,厉声高呼道:“那我,我呢?”

  博扬君嘴角一扯,无比诡异的笑道:“你?你存在么?你不过是一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才是我,你,不是我啊!”

  刘邦轻轻笑道:“当然,你还是有用的。比如说,太子的这幅躯壳还要去做一件有利灵朝的大事,正缺少一主持的主神呢。到时候,就请陛下辛苦一趟。”

  张腾云的身体一阵哆嗦,他仰天长啸一声,突然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金光就要往外冲。

  博扬君随手一点,张腾云的身体一阵抽搐,突然怪叫一声从金光中摔了下来。博扬君沉声道:“我才是我,你不过是我分出的一魂三魄的表象而已,哪里有你做主的机会?”

  ‘咔嚓’一声,博扬君眉心裂开,他的两魂四魄化为两紫四金六团强光冉冉飞出,慢慢的飞到了吓得大叫大嚷的张腾云上空,慢慢的从他天灵盖钻了进去。张腾云的身体一阵抽搐,他的眉心也裂开了一条血痕,一道朦朦胧胧没什么力量的虚影从眉心钻出,被逼无奈的慢慢融入了博扬君的体内。

  这条虚影就是张腾云的全部,博扬君的一魂三魄转世轮回九万多次留下的一丝虚无表象而已。

  不多时,新生的张腾云缓缓睁开双眼,慢慢的站起身来。

  望了一眼僵立的博扬君,张腾云轻轻一挥手。

  “送他去边境吧,让他死得好看一些!”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