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天星下界(第三更)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天星下界(第三更)

  博扬君自尽的那一瞬间,一声怒吼从极远的东方传来。

  “大胆,杀吾挚友,何异斩吾手足?吾将兴倾国之兵,与尔等一决生死。”

  张腾云的咆哮声宛如万龙跃空,道道紫气从东方直冲而来,将东海水军卷起的浓雾妖云冲得支离破碎,数千条最前列的东海飞舟被震得‘咔咔’作响,飞舟内的主要结构不断裂开,大块大块的甲板不断落地。数十条大河之中,随着东海大军往东方前进的东海水族惨嚎连连,数以十万计的鱼虾蟹蚌之类的水精水怪爆体而亡,随后迅速被水军中的鲨鱼鲸鱼之类吞噬。

  形如蛟龙的紫气宛如流星向东海大军直冲而来,勿乞冷哼一声,长发丝丝竖起,无边黑气从他体内翻滚而出,他身体骤然拔高到数十丈高下,化为龙人之躯,举起双拳向前方虚空一击。

  一击之下,虚空宛如水面一样鼓荡不休,所有紫气纷纷碎裂,勿乞双手在身前连连挥动,画出一个直径百丈的硕大血符,咬破舌尖将一口心血吐在血符上,双手握住血符向内一压,将其压缩成一滴针尖大小的血光,抖手向前方射了过去。

  血光瞬间穿透了遥远的空间,直射向了端坐在灵朝万灵宫朝议大殿宝座上的张腾云。

  灵朝众多文武臣子眼看一点血光带着凄厉的鬼啸声射向张腾云眉心,众多老臣齐声怒喝,纷纷出手准备拦截。张腾云一声呵斥,所有文武臣子齐齐俯首,张腾云浑然不在意的一把握住了勿乞点出的血符,讥嘲的笑道:“米粒之珠,也放……放……放……”

  ‘嘭’的一声,张腾云在掌心布下的三十三道镇邪灵符被血光震碎,小小的血光轰然炸开,无铸邪力炸得张腾云右掌血肉横飞。邪力在张腾云的经络血脉中穿行,他的血管膨胀得足足有拇指粗细,宛如无数的毒蛇疯狂的钻向他的身体。

  张腾云怒叱一声,玉清白莲悄然飞起,道道仙光洒落,体内邪力瞬间平复,被炸伤的手臂也急速愈合,不多时就痊愈如初,没有留下一丝疤痕。

  当着众多臣子的面出了这么大一个丑,张腾云的面容一阵扭曲,眉心有一抹狰狞的煞气油然而生。他厉声喝道:“来人,起兵,吾御驾亲征,势必扫荡东海,攻破良渚,为我人族开辟新元。”

  一连串的命令不断发放,除张腾云亲自带领的中军攻打东海,更分出了十几个小军团扫荡盘古大陆。避开大虞和新虞两头庞然巨兽不去招惹,灵朝大军从南疆、北疆绕路,专门针对外域天境来到盘古大陆的众多人族国家下手,灭其帝皇,取其帝皇之气汇入张腾云一人体内,从而成就人皇伟业。

  博扬君和张腾云的魂魄重新融为一体后,张腾云的所有毛病都被继承了下来,而且还凭空多了一股子杀伐暴虐之气。原本的张腾云固然骄纵狂悖,却是行事小心,宛如毒蛇捕食,只有到必杀之际才会全力出手,不给敌人半点儿机会,也从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境地。

  但是新生的张腾云么,站在他宝座边的灵朝宰相汉王刘邦直皱眉头。张腾云方才的表现很奇怪,他怎么会傻乎乎的去抓勿乞遥空射来的法咒?换了原本的张腾云或者博扬君,他们都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为何他们的魂魄重新归于一体了,反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也许只是魂魄新定,故而有点情绪的波动,刘邦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他从南斗大帝那里得知天庭为了张腾云,可是下了极大的功夫,张腾云的出身也不简单,他曾经是道门极其重要的一个大人物,在天庭也曾经出任高位。刘邦怀疑,这个张腾云甚至可能是天庭历任陨落的大天帝之一。问题就在这里,如果张腾云真是那样的人物转世,为何会做出刚才那样不智的举动?

  就算有玉清白莲护身,身为帝皇,也不应该如此冒失。

  刘邦耷拉着眼皮,将这一切都记在了心底。

  灵朝上下效率极高,而且灵朝来盘古大陆就是为了起兵打仗建立不世功业的,故而张腾云一声令下,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灵朝中军在一个时辰后就集结完毕,在张腾云的带领下向西方边境冲杀过去。另外十八个大小军团则是分向四方进发,扫荡那些人族国家,将其一一归入灵朝的统治下。

  勿乞带领的东海军谨慎的越过了东疆边境,踏入了灵朝此刻控制的疆域。刚刚那一枚血符并没有重创张腾云,这让勿乞觉得有点棘手。张腾云护身的玉清白莲居然是一件鸿蒙至宝,这让勿乞脑袋都大了三分。只有出自混沌世界的存在才知道鸿蒙至宝是什么样的变态物事,拥有鸿蒙至宝的人,对没有鸿蒙至宝的同级别敌人是绝对的压制姓优势。

  固然炼天鼎也是鸿蒙至宝,但是炼天鼎是纯粹的辅助姓物品,和玉清白莲相比,在征战之时的作用可就弱了许多。至于张云腾的修为么勿乞并没放在心上,明道境巅峰的修为,在勿乞这里还不算一盘菜。

  手指连连掐动,勿乞以鬼谷子传授的星辰卜算之术算出了今曰的星辰方位,当即喝令东海舰队分别循着天星方位列阵,组成了攻防一体的一座浑圆大阵,慢吞吞的向灵朝距离东疆最近的那座大城逼去。

  那座连城门上的匾额上都还来不及雕刻出城池名号的大城上空烟云缠绕,城内的守军已经开启了城防禁制。面对铺天盖地涌来的东海舰队,城外那些正在劳作的灵朝子民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喊声,他们疯狂的涌向最近的城池和村镇,祈求这些看似坚固的城墙能够给予他们庇护。

  但是东海军来得太快,更多的子民还在田野中奔跑的时候,就被飞舟上的东海祭司做法拘起,将他们强行掳入飞舟中。飞舟所过之处,片瓦不存,所有屋舍都被碾碎,所有百姓都被掳走,大军一路逼近到了距离城池不足十里的地方才缓缓停下。

  勿乞的座舰长达三十里,庞大的飞舟令人窒息,城墙上的数千守军却是丝毫不乱,一名身穿重甲的灵朝将领甚至飞身到了飞舟前方不足百丈处,指着站在船头上的勿乞厉声喝道:“此乃灵朝疆土,速速滚开,这里不是尔等该来的地方!”

  勿乞沉默一阵,抿嘴笑道:“你们灵朝的皇帝张腾云,应该就是所谓的人族新皇吧?”

  那将领突然变得无比的狂热,他高声呼喝道:“吾皇乃天定人族圣皇,当统领人族千秋万世,国祚绵绵不绝。盘古大陆人族已经腐朽,吾皇当改朝换代,为这一片天地开辟新元,再建人族盛世!”

  勿乞看着这个有着金仙修为的将领,实实在在的金仙,他修炼的不是人族的功法,而是道门的仙术。勿乞不由得冷笑起来,人族根本不承认仙人是人族,依靠一群仙人为人族开辟新元,再建人族盛世,这个提法简直荒谬到了极点!

  勿乞想要和这将领辩驳几句,但是鄣乐公主随手一指,一道血光刺进了那将领的眉心,‘啪’的一下,这将领的身体炸成了血浆喷散,一道灵魂滴溜溜飞起,瞬间冲上了高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将领的魂魄飞起时,东海军中有不下于十万人几乎是同时施展禁法想要将这人的魂魄擒拿下来,包括屈平和大楚国内最鬼神之术最精通的一群文臣都齐齐出手,但是这将领的魂魄就好似油里泥鳅一般滑不留手,无数禁法同时落空,他的魂魄一闪就不知去向。

  这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当曰诛杀博望君时,他的魂魄也是这般一闪就不知去向。

  众人大惊,这算是怎么回事?

  勿乞沉吟片刻,他眉头一皱,突然一把抓出,城头上一群战战兢兢的灵朝士兵怪叫一声,被勿乞一把抓出来十几个。血蜈剑飞起,十几个人头在血光中冲天飞起,十几条血淋淋的灵魂怪叫着冲上了高空,眨眼间不知去向。

  勿乞在飞出血蜈剑的同时就已经施展了擒魂之术想要禁锢这些魂魄,但是他的擒魂之术居然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抵抗,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这十几个修为不过天仙的士卒的魂魄擒下。

  鄣乐公主双眸一旋,她随手一掌按下,下方河道中一头金丹修为的鲫鱼精‘嗷’的一声炸成粉碎,他的魂魄畏畏缩缩的飞上了高空,然后鄣乐公主伸出手想要擒住他的魂魄,结果也是无功而返。

  “似乎……”勿乞和鄣乐公主对望一眼,看来,对方已经完成了最紧要的布局了。

  就在勿乞盘算着这种情况会带来的影响时,前方烟云滚滚,张腾云带领的灵朝大军,一支规模比东海军队还要庞大的军队驱动云雾向这边急速飞来。

  高空中突然星辰光芒大盛,近千颗位于天空边缘部位,属于不甚重要的小星辰光芒急闪,近千道极细的星芒从高空激射而下,瞬间落入了灵朝的军队中。

  勿乞的脸色骤然一变,天庭星君下界,他们果然出手了。

  看来,天庭布局已成,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盘古大陆这块肥肉吞下去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