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四十九章 约法三章(第五更)

第九百四十九章 约法三章(第五更)

  勿乞也站起身来,冷眼看着对面的张腾云。

  从身高上而言,勿乞比张腾云略矮了一拳;从外貌上而言,张腾云的面容几乎是玉石雕成的艺术品,勿乞比他更是不如。从气度气质上来说,一个帝皇应有的霸气、豪气、威压、威风等等,张腾云应有尽有,甚至他还显得那样的风流倜傥,那样的俊秀飘逸。

  但是两人站在一起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勿乞吸引。那是一种夏夜仰望星空,看到繁星无数,震惊于天地之广大、宇宙之无限的膜拜之心。张腾云只是一个人间的帝皇,而勿乞,却是高高在上不可捉摸的存在,一如原始人类对天道的无知,对雷霆雨露感到神秘,进而进行膜拜。

  两人都敏锐的察觉到了相互之间的不同,勿乞轻轻一笑,张腾云则是一张脸抽得皱巴巴的煞是难看。面对勿乞,张腾云居然自然而然的起了自惭形秽之心,这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恼怒。

  咬咬牙,张腾云正要开口,勿乞却恰到好处的抢到了张腾云前面向刘邦笑道:“汉王刘邦,你可会太会钻营。唔,如今你在灵朝又是什么职位?”

  刘邦笑着向勿乞拱了拱手:“让东海王见笑了,小王如今忝为灵朝宰相一职,总督军务朝政罢了。”

  勿乞大惊小怪的叫道:“哎呀,让汉王做宰相?那,灵朝的皇帝可要小心又小心了,汉王岂是屈居人下的人物?可不要像汉王身边的吕不韦吕丞相那样,架空了皇帝,自己做那太上皇啊!”

  刘邦和吕不韦的脸色气得发青,两人恼怒的瞪了勿乞一眼,同时向张腾云躬身行礼道:“还请陛下明鉴,此乃他人挑拨离间之言。”

  张腾云冷笑一声,他强忍自己听到勿乞这番话后心头的那一丝煞气和杀气,轻轻的摆了摆手:“吾岂能不知是他人诡计?两位只管为我灵朝忠心办事,曰后自然有两位卿家的好处。”冷笑一声,张腾云倨傲的昂起头向勿乞冷笑道:“东海王未免将吾看得忒浅薄了!”

  勿乞无所谓的挑了一下眉头,他淡淡的说道:“无妨,若是挑拨成功,你杀了他们两个,我少了很多麻烦。若是挑拨不成功,这又于我何损?唔,吕不韦,你真不会架空张腾云这小子么?我看他不是做人皇的样子,若是你吕不韦敢弄死他自己登基,我勿乞在此发誓,东海大军一定帮你平定灵朝的反抗。”

  吕不韦的脸色不再发青而是一阵阵的发绿,张腾云则是气得眼角直跳,他怒视吕不韦一眼,指着勿乞厉声喝道:“东海王,休要让吾看不起你!”

  懒散的望了张腾云一眼,勿乞放过了脸色发绿的吕不韦,笑着向刘邦颔首道:“汉王,你乃天纵英才,为何屈居人下?你若是有心做人皇,你敢发誓你一心一意争那人皇之位,我这就将项羽宰了,东海大军全力支持你争夺人皇大位!”

  刘邦的脸色也唰的一下变得和绿皮萝卜一样,不等刘邦开口分辩,勿乞已经大叫大嚷着一把从后面浩浩荡荡的东海舰队中将项羽一把抓了出来。勿乞笑着问项羽:“西楚霸王项羽,若是刘邦要争人皇之位,我杀了你,你服不服?”

  项羽无比配合的一把抓下头盔,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脖子:“大好头颅在此,东海王若是需要,只管拿去!”

  刘邦快要哭出来,项羽却是不肯放过他,他指着刘邦喝道:“刘邦兄弟,多少年不见,一向安好?你我兄弟也,虽然有些许误会,但是兄弟之情犹如金玉,些许误会算得什么?你若有那竞争人皇的雄心大志,某的人头,随你拿去!”

  张腾云的脸色变得很古怪,他若有所思的回头望了刘邦一眼。

  刘邦吓得心脏一哆嗦,他急忙指着项羽厉声喝道:“简直胡说八道一派胡言!”

  剧烈的喘息了一阵,刘邦怒视勿乞咆哮道:“东海王,你身为大虞重臣,麾下为何有修炼魔道功法的魔仙?你,你东海军中,为何有这么多山精水怪随行?你还是大虞的臣子么?”被勿乞接连扣黑锅,刘邦有点受不了,他情急之下抓着勿乞的一些纰漏就开始反击。

  冷眼看着刘邦,勿乞拍了一下项羽的肩膀冷笑道:“项羽乃本王俘虏,难不成本王不能驱策他行军作战?至于那些水精水怪……”低头望了望远近几条大河里无边无际密密麻麻的东海水军,勿乞微笑着向刘邦颔首道:“他们,是军粮啊!是我东海军随军携带的新鲜军粮,这也碍着你了?”

  ‘军粮’?

  张腾云、刘邦、吕不韦死死的盯着勿乞,都有一种吐血的冲动。人可以无耻,但是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吧?堂堂大虞的亲王出征,携带了无数的水生妖魔,居然是军粮?

  好吧,勿乞如此无耻,但是要如何反驳他呢?那些金丹期的小妖精,什么大龙虾、大鲍鱼、大明虾、大牡蛎之类应有尽有,你说他们是军粮,那绝对没错。你说他们不是军粮,非要说他们是东海军的正规军,那,那,那鲶蛟在做什么?

  就在最近的一条河道上,鲶蛟懒洋洋的躺在一头巨大的海龟背上,正抓着两个龙虾精大口小口的啃得无比爽快。围绕着那头大海龟,无边无际的全部是修为有成的龙虾精,看样子全是鲶蛟为自己准备的行军小点心。

  刘邦哑然,这还真是准备的新鲜军粮啊?

  刘邦彻底败退,他耷拉着脑袋不再吭声。张腾云冷眼看着勿乞,举起手重重的向着勿乞点了几下:“好,东海王,如此手段,你有成大事的资格。将你身边女子献给吾,等吾从人皇之位上退下,晋封天庭大帝之时,可以考虑让你接掌人皇大位。”

  勿乞看了一眼鄣乐公主,突然笑了起来:“紫璇,你值人皇之位呢。”

  鄣乐公主白了勿乞一眼,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小腹,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孩子的父亲若是敢用本宫交换什么东西,本宫这就把他给活活掐死,然后拖着他的父亲一块儿死!”

  勿乞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开玩笑,他转过头指着张腾云厉声喝道:“放你娘的春秋大屁,张腾云,本王懒得和你污言秽语相互辱骂,今曰我东海大军来此,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既然你也率领大军来此,你我商议一个章程,决定我东海和你灵朝的前途如何?”

  张腾云眯起眼睛,他望了一眼鄣乐公主,正要下令全军攻击,不惜一切代价覆灭东海军呢,车辇帷幕后突然转出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生得形容丑怪好似螃蟹成精的中年男子。这人凑到了张腾云耳朵边嘀咕了几句,然后深深的望了勿乞一眼,转身又退到了帷幕后。

  勿乞望了一眼这男子,他身上的星力波动极其明显,应该就是下界的星君之一。

  张腾云沉思了一阵,他向勿乞颔首道:“善哉,善哉,那就约定一个章程吧。”

  望了一眼浩浩荡荡的东海大军,张腾云笑道:“东海王,若是你我高手齐出,在此大战一场,你我大军可能幸免?”

  勿乞沉默一阵,轻轻的摇了摇头。在明道境乃至破道境这种层次的争斗中,稍微一不小心就是亿万里虚空崩溃的恶果,当年诸天大能争斗,天地重劫中盘古大陆都被打飞了无数碎片形成了今曰的外域天境。若是勿乞和张腾云精锐齐出全力厮杀,只要灵朝那近千个星君一起冲出,搞不好就是双方大军同归于尽的下场,普通士卒在他们面前,实在是没有任何抵抗力。

  张腾云笑着点了点头,他又望了鄣乐公主一眼,沉声说道:“如此你我发誓,灵朝和东海交战,太乙以下修为才能出手厮杀如何?”

  勿乞想到了刚才那些星君,他笑道:“若是有人本身修为不到太乙境,但是他们……”

  张腾云颔首道:“那些星君,自然不会出手对付东海一兵一卒。”

  两人交谈许久,一条条的商议了许多条款,终于达成了双方征战的约定。

  太乙境界以上修为者不能亲自出手,但是赏赐法宝符箓灵丹妙药之类可以随意施为。

  双方金仙境界的将领、祭司、仙人、散修、妖魔鬼怪等统帅大军相互攻击,最终看谁先攻下对方都城为胜。若是东海大军攻下了万灵城则张腾云俯首认输,若是灵朝大军攻下了东海城,则勿乞也将失去他的一切。

  除了不能亲自出手,其他所有的谋划算计都是允许的。诸如说鄣乐公主亲自出手咒杀某位灵朝将领,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但是鄣乐公主出手建造一座祭坛,手把手的教会一个东海的祭司咒死了一个灵朝将领,那是绝对被允许的。

  双方就以如今手上的所有力量为准,不许任何外来势力插手。

  所谓外来势力,就是天庭和大虞。若是有天庭任何一个仙人出现在灵朝阵列中,灵朝输;若是大虞支援了东海一兵一卒,东海输。

  各种条款一一制定,勿乞和张腾云当众宣布了此事。两人谁也没发誓,显然都知道这誓言不是怎么可靠的。随后双方大军同时向后撤退,准备交战前的各种谋算计划。

  勿乞一回到车辇上,就立刻抓住了敖不尊:“生,努力的生!只能金仙级的将领出手,你能生多少?”

  敖不尊傲气凌云的一挺胸膛,他大咧咧的叫道:“给我足够的女人,老子用金仙级的龙族大军淹没整个灵朝!”

  一旁的鄣乐公主脸色变得漆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