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五十章 方外闲人(第一更)

第九百五十章 方外闲人(第一更)

  东海城中,勿乞盘坐在密室中,元神外放,控制着沥血魔神分身四处活动。大吴对外的征战已经进入了**,越来越多的士卒加入了军队,越来越多的山精水怪加入了军队,越来越多的仙门和散修加入了大吴,拜入了国师府门下。

  放回了被生擒活捉的燧人煈,迅速脱离了和新虞的接触,大吴在东西两线上打得有声有色,基本上每天都有几个来自外域天境的人族国家被大吴吞并。在沥血魔神分身的属意下,那些国家的皇燕京被押回了大吴都城,由吴天明亲手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一如勿乞预料的那般,那些皇帝体内的帝皇之气都融入了吴天明的体内。吴天明身体中那条紫色的形如蛟龙的皇气已经变得越来越茁壮清晰,长有丈许的紫色蛟龙已经逐渐生出了双眼和鳞片,就连细细的龙须子都是清晰可见。

  新虞对燧人煈被人生擒活捉一事大为震怒,新虞皇甚至下令调遣一支军队追杀大吴。但是大虞开始对新虞发动了试探姓的进攻,昊尊皇亲自统辖了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分成三十六路大军向新虞边境攻来。昊尊皇的军队中出现了轩辕峰的古仙人和古神人,更有大量化为人形的神兽神禽助战,新虞为之震动,新虞皇只能调动所有军队和大虞抗衡,再也无力理睬大吴。

  昊尊皇从北方向新虞发动了进攻,而在大虞南疆,炎帝神农座下的一些神人也带动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军队,由无数奇异人种组成的大军从南方大泽浩浩荡荡涌出,从背面狠狠的捅了新虞一刀。

  南北夹击,新虞有得好受了。

  大虞开始和新虞硬碰硬,勿乞的东海大军开始和灵朝竞争,姬岙在西方统辖的军队似乎也碰到了了不起的敌人。具体的军情不明,勿乞正派出了几条沥血魔神分身去那边打探消息,若是有可能,就给姬岙偷偷摸摸的帮忙下几个暗手,将他的对手暗算掉几个也不错。

  盘古大陆算是正式开战,东南西北各大势力打得乱七八糟。总体看来大虞依旧占据了优势,起码大虞三线开战却还没有落下风的样子,但是这种局面能坚持多久,那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勿乞的一缕元神化为一头体型娇小的电鸽,悬浮在半空中望着远处东海郡攻击灵朝的城池。不过拳头大小的电鸽也是神禽的一种,算是下位神禽之一,天生能掌控雷电,尤其是飞行绝迹,遁光速度快得吓人。勿乞的分神化为电鸽,也是为了方便这一缕分神逃命所用,毕竟灵朝的实力极强,他可不愿意被人发现了自己的分神,平白无故的损失一缕神念。

  在勿乞下方,统领三十万大军攻打前方那座大城的,是当年大秦的末代皇帝嬴子婴。数十名大秦大将的子孙簇拥在嬴子婴的身边,他们都是金仙级的实力,符合勿乞和张腾云拟定的协定。

  箭矢如雨刀枪如林,东海的士卒正顶着厚重的盾牌,列成整齐的方阵向城池逼近。

  数百具出自墨门弟子之手的大型战具在无数士卒的推动下向城墙靠近,在距离城墙还有二十里地的时候,这些战具就停了下来,粗大的支撑脚从战具四周放下,深深的扎进了地里。

  一声唿哨响起,战具中喷出了无数拇指大小的铁丸,势如雷霆的铁丸激射而出,宛如瓢泼大雨一样打在城墙上。大地动摇,巨响震得人立不稳脚,强光让人的眼睛剧痛。这些铁丸都是墨门弟子精心调配,每一颗铁丸中都压缩了一道天雷的精粹在内。

  无数铁丸将前方城墙轰击了一遍,城池上的防御被铁丸轰击削弱了许多。随后战具内传出‘咔咔’的机括声,数千柄碗口粗细的长矛带着沉闷的破风声射出,重重的插进了远处的城墙。这些长矛的尾部开始急速旋转,从长矛中垂下了一幅幅宽丈许长有十几丈的黄色符箓。

  用上好的黄色缎子制成的符箓上,朱红色宛如游龙的符文清晰可见。这些符箓都出自鬼谷子门下鬼谷传人之手,全部是克制地脉灵气干扰地脉流动的开山丁甲符。长矛刺进城墙,符箓迅速展开,刺耳的红光化为无数道光流渗入了城墙,钻进了地面。

  一声巨响,城池的城墙轰然坍塌,土黄色地气轰然冲起,数千名守城的士卒哀嚎着被地气冲上了半空,他们的身体被地气搅成稀烂,当即丧命当场。

  东海军发出欢呼声,嬴子婴举起手上长枪向前一指,三十万东海军除了留下十万预备队,其他军队立刻开拨,展开了攻击阵型向城内攻去。一路上都是这般施为,以丁甲符破其城防,随后以优势兵力掩杀,掳掠城中子民财货。用这种手段,嬴子婴已经攻下了两座灵朝的军镇,这是他碰到的第一座灵朝大城。

  灵朝士卒众多,但是灵朝需要固守的城池和军镇也是极多,平摊下来,灵朝的大城中能有数万守军就已经是很了不得的大城。眼前这座城池就不过有一万守军,其中还有四五千人被城墙崩塌时冲起的地气击杀,如今残留的士卒不到嬴子婴大军的百分之二三。

  勿乞低头看了一眼城墙崩塌的灵朝大城,又向远处眺望了一番。漫长的战线上,东海大军分成了上百个攻击点攻打灵朝,每个攻击点都有好几类似嬴子婴这般的小型军团齐头并进。这上百个攻击点又遥相呼应,大致上依旧是组成了东海盟的七大军团,分成了三路主攻大军。

  一切都不需要勿乞伤脑筋,六国的精英们知道如何打仗,知道如何相互配合,知道如何用潮水一样的攻势压制敌人让他们无法喘息无法反抗。在这群变态手上,血淋淋的战争已经变成了一种艺术。

  相对六国的这群怪胎级的人物,灵朝固然猛将无数,但是他们的作战素养似乎比大虞的武将也好不到哪里去。灵朝的这些将领脑子很简单,他们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打开城门摆开阵势和东海军正面作战。

  但是有孙膑、庞涓这样的兵法大家在,这些灵朝将领若是老老实实守在城里等着被动挨打也就罢了,一旦打开城门和东海军野战,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千里外一片山林中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勿乞飞得高看得远,在那边,庞涓的一个曾孙儿统管的大军刚刚借助地势地利打了灵朝两万大军一个埋伏,他甚至没出手,直接破开地壳勾来了地下烈火,将灵朝两万大军烧得干干净净,只有领军的那几个将领侥幸逃脱,结果立刻被东海优势兵力团团围住乱刀砍死。

  勿乞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灵朝在外域天境顺风顺水惯了,他们根本就不会打仗啊!

  正得意的时候,下方嬴子婴突然发出一声闷哼,随后无数声东海军士卒的惨叫声传了过来。勿乞骇然低头看时,正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破布拼凑成的道袍,手持一个铁葫芦的道人正一个人追着东海攻城的二十万大军乱打。

  嬴子婴以及身边的众多将领一个个头破血流,正丢盔弃甲的带着大军向后逃窜。

  那道人手中高有三尺的铁葫芦里喷出了大片黑烟,无数拇指大小黑漆漆宛如钢铁铸成的马蜂正漫天乱飞,逮着一个东海军士卒就是狠狠一针扎了下去。这马蜂也不知道是何等异种,东海郡士卒起码都将天地真身诀修炼到了天仙境界,**强横可以硬抗雷霆。但是那马蜂的毒刺却能轻松刺进他们的身体,毒气一发作就是拳头大小的脓包,黄水绿汁不断的流淌了下来。

  三十万大军中随军的祭司足足有五千人,眼看这道人祭出的马蜂如此歹毒,五千东海祭司同时飞上空中,大把灵符飞洒而下。更有祭司取出了拳头大小的水罐,带着刺鼻药草气味的黑漆漆的药液喷洒而出,每个东海士卒身上都被喷了一身。

  药液洒在士卒身上发出‘嗤嗤’声响,他们身上的伤口不见好转,反而迅速扩大糜烂。这些祭司吓了一跳,急忙停下了泼洒药水解毒的工作。

  嬴子婴的脑门上一字儿排开了三个拳头大的脓包,脓水滴答让他看不清道路,狼狈的一脑袋撞在了一株大树上。不过他**结实,数人合抱的大树被他撞得稀烂,他宛如发狂的野猪一样带着数十万飞速逃窜的东海大军向后方狂奔。

  那道人追杀了一阵就收起了那些马蜂,他得意洋洋的对狼狈逃窜的东海大军笑道:“贫道乃蛊阴山方外闲人蜂道是也。大虞人皇无道,贫道顺应天意下山助灵朝圣皇一统人族,此乃莫大功德的勾当。今曰饶尔等一命,若是再敢来犯,需要怪贫道辣手无情!”

  勿乞差点吐出一道电光将这个不过三十六品金仙修为的蜂道劈死。这桥段怎么这么熟悉?当年勿乞看闲书的时候,封神演义里的那些道人不都是这个口吻?

  “混账东西,你们还真在盘古大陆上玩一套啊?方外闲人?这算不算外来势力插手?”

  沉吟片刻,勿乞无奈的摇了摇头,人家以私人身份参战,哪里算外来势力呢?

  苦恼的皱起了眉头,这下麻烦大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