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堵门搦战(第二更)

第九百五十一章 堵门搦战(第二更)

  镇东城,东海控制势力范围内最东方的一座城池,东海军此刻实际的大本营所在。

  偌大的议事大殿中一字儿排开了半人高的木台,上面躺着数十名下身裹着裤头的彪形大汉,所有人都有着稀奇古怪的伤势,脓血脓水滴了满地都是,恶臭味熏得大殿内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鄣乐公主带着几个身穿祭司黑袍的年轻女子,正站在一个被蜂道的马蜂叮伤的士卒身边。这士卒的神智还能勉强保持清醒,但是他浑身高烧发热,将一个鸡蛋放在他身上,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就会熟透。他身上更是密布着拳头大小的脓包,脓血脓水不断滴下,粘稠的脓血拉出了长长的细丝。

  银针刺进了这士卒的身体,轻轻转了转,鄣乐公主将银针拔出来的时候,银针上已经布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灰相缠的雾气。银针放在鼻头仔细的嗅了嗅,鄣乐公主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混沌中有混沌魔神这样的强悍生灵出生,也同样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比混沌魔神弱小许多的生灵出现。诸如‘腐元蜂’就是其中一类,在混沌之中,生而就有天仙修为的腐元蜂只是最弱小的存在,成年后也不过金仙修为的他们,往往是其他强横生物猎食的对象。

  但是对盘古大陆上的人而言,腐元蜂可就厉害得很了。

  尤其是蜂道驱使的那些马蜂,应该是得到了一只腐元蜂的蜂后,然后用盘古世界的某些剧毒虫豸和她混血,从而得到了这种毒姓复杂霸道的马蜂。鄣乐公主从银针上嗅到了三十六种不同的剧毒植物的气味,这些东西混在一起拿来喂养毒物,会让毒物的毒姓更加的难缠。

  难怪前线的祭司用事先配制的解毒药水帮受伤的士卒疗伤,反而让他们的伤势更加厉害。解毒药水的确驱散了混合毒液中的某些毒姓,但是反而又和其他的成分变异成了更加歹毒的新的毒药,导致了士卒受到的伤害更重。

  因为腐元蜂来自于混沌的关系,毒姓中混杂了一丝混沌之气,司天殿的驱毒咒也不好用,所以才导致了嬴子婴率领的三十万大军大败亏输,足足二十几万士卒重创。

  沉吟片刻,鄣乐公主是将勿乞前世的丹书都钻研透彻的,她轻声说出了大量的草药名称,身边的女祭司急忙在一块玉简上记下了鄣乐公主说出的草药名称和煎药的手法,准备大量熬制药汤救治这些士卒。

  看着大殿内的众多六国君臣,鄣乐公主摇头道:“这一份[***]清体汤是否有效还未可知,各路大军暂停攻击。注意守住各处军镇、城池和险要关隘,不能让灵朝趁机占了便宜。”

  被蜂道击溃的嬴子婴这一路大军只是一处,其他好几十路大军都碰到了和蜂道类似的自称方外闲人的散仙,他们依仗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毒物,或者某种秘法神通,又或者某件奇异的法宝,连克东海四十七路大军,阵亡的士卒几近三万,其他士卒八成重伤。

  大殿内躺着的这数十名士卒,就一个是被蜂道所伤,其他的都是被其他的散仙打伤的。他们有些浑身溃烂,有的魂魄受创,有的双目失明,有的浑身僵硬宛如僵尸,各种稀奇古怪的伤势让东海的祭司根本无法救治,只能送来这里让鄣乐公主统一想办法。

  也幸好鄣乐公主将勿乞的丹书钻研透彻了,勿乞更是给鄣乐公主传授了许多前世元灵老人的手段,否则这些稀奇古怪的伤势还真拿不下来。很多伤势都和混沌中的一些独特的毒物有关,更有一些神通秘法是混沌魔神流传下来的杀咒,如果仅仅是继承了上古神道的鄣乐公主,是根本没办法应付混沌魔神的那些匪夷所思的神通秘法的。

  就比如一个躺在木台上浑身抽搐,皮肤干裂宛如牛皮,肌肉发黑好似坏死的士卒,他就是中了早就陨落了无数年的某个混沌魔神‘僵神君’的‘僵尸咒’,这是能将活人硬生生变成飞天遁地的嗜血僵尸四处胡乱扑杀的凶狠咒语。

  大虞的司天殿里都没有关于僵尸咒的记载,只有鄣乐公主知道这僵尸咒虽然霸道猛戾,但是只要采三片最寻常的芸香叶,上面随意刻绘一道清神驱魔的符箓就能轻松救治。虽然看似简单,但是这种轻松简便的治疗方法,是上古之时付出了无数人的牺牲才找出来的。

  一个个的士卒看过去,一个个的为他们制定治疗的方法,几个女祭司飞速将鄣乐公主的治疗方法记在了玉简上,交给等候在一旁的六国将领迅速拿去救治士卒。就在鄣乐公主诊治的过程中,有消息传来,被打伤的士卒已经开始大量的死亡,更有被僵尸咒命中的士卒开始蜕皮化为通体黑毛的僵尸到处作乱。

  议事大殿内的气氛压抑,东海高层都皱着眉头,盘算着破局的法子。

  既然开始有所谓的方外闲人加入灵朝,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精通各种稀奇古怪手段的散仙加入。东海固然兵多将广,但是碍于双方约定,太乙以上境界的人不能出手,东海普通将士碰到这些散仙是要吃大亏的。

  就好比一个蜂道,论起真实修为来,嬴子婴一枪能够给他全身扎满窟窿眼。但是就凭借着腐元蜂和其他毒物混合杂交的马蜂,居然就将嬴子婴统辖的数十万大军打得狼狈溃散,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其他受挫的四十七路兵马也是这般,出战的散仙修为远不如统兵的将领,若是依仗真实修为对战,东海的将领可以轻松击杀他们。可是他们就是凭借着古怪的毒物、稀奇的咒法、诡异的法宝将四十几路东海军打得抱头鼠窜。

  东海军的底蕴还是太薄弱了一些,缺少这些精通各种奇门之术的人才。而天庭呢,他们在外域天境经营了无数年,道门扩散开去的那些精通各种古怪秘法的散仙也不知道有多少,只要他们需要,调动再多的散仙以个人的名义加入灵朝,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殿内寂然无声,一道黑烟从地下钻出,勿乞皱着眉头从黑烟中走了出来。

  看到勿乞是本身来此,鄣乐公主急忙迎了上来,低声将情况述说了几句。一旁的东海高层纷纷向勿乞行礼,一个个都是愁眉紧锁,想不出应变的法子。

  勿乞搂着鄣乐公主,同样也在琢磨这场仗要如何继续下去的问题。经过了蜂道这一码事情,勿乞才突然发现,东海的底蕴还是不够,面对灵朝的各种小手段,东海如果只能被动挨打,那就太不利了。

  得想个办法扭转眼前不利的局面,也许自己也该去外域天境收罗一批散仙?但是自己不是封神演义里的申公豹,不是那个一声道友留步就能让人死心塌地去卖命的怪物啊!

  正在犯愁的时候,有士卒快步跑了进来大声回禀道:“报,一个自称蜂道人的修士领着三千士卒在东门求战。”勿乞气得乐了,你一个小小的金仙,居然还蹬鼻子上脸欺负上门来了?冷哼一声,勿乞向东海高层望了一眼,浩浩荡荡一大批人就带着无数侍卫来到了镇东城的东门城楼上,居高临下俯瞰着城外搦战的蜂道。

  依旧是那打扮,蜂道身后一字儿排开三千士卒,他拎着那铁葫芦傲然望着镇东城的城门大声喝道:“贫道乃蛊阴山蜂道是也,敢问东海哪位道友敢与贫道一战?”得意的抖了抖大腿,蜂道笑道:“太乙境界的诸位前辈就算了,按照灵朝和东海的约定,诸位前辈只能作壁上观,可千万不能出手的!”

  站在一旁的鲶蛟吧嗒了一下嘴,嘴角有口水流了下来,她悻悻然的扭过头去不看蜂道,唯恐自己忍不住一口吞吃了他坏了东海和灵朝的约定。

  被人堵住了城门挑战,勿乞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黄俍身边一员将领突然大喝一声凌空跃起,挥动长剑就朝蜂道一剑斩了下去。这将领有着一员盘古天境三星境的修为,从实力上来说可以绝对的压制蜂道。

  但是这将领刚刚跃起,一条黑影闪过,这将领‘嗷嗷’一声惨叫抱着嘴巴就往回跑,刚跑了没几步就身体一歪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勿乞看得清楚,一只马蜂从这将领大张的嘴里飞了进去,在他舌尖上狠狠刺了一下。舌尖靠近脑部,这里中毒后毒素蔓延极快,那将领实在支撑不住。

  “咒死他!”勿乞冷哼了一声。

  几名身穿黑袍的东海祭司走了出来,他们手持骨杖望着蜂道,念诵了几声咒语后骨杖同时向蜂道一指。

  就听得一声鬼啸声传来,蜂道身边突然冒出了大片白莲花一样的光芒,东海祭司的咒杀被那白光化为无形,根本没伤到蜂道一根头发。蜂道得意的笑了起来,他指着城头笑骂道:“一干妖孽知道什么?贫道有陛下亲赐玉清符随身,万邪不侵万法不破,就凭你们金仙的修为,如何伤得了贫道?”

  蜂道的话音未落,乱杂杂的十几支灵朝队伍同时向这边涌了过来,每支队伍的总人数也就是三五千兵马,每支队伍领队的都是一个奇装异服的道人,一个个大呼小叫的向镇东城迅速逼近。

  “兀那城上的,可有人敢与贫道一战?”

  搦战声四起,十几个加入灵朝的散仙将镇东城的城门给堵上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