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有道来投(第三更)

第九百五十二章 有道来投(第三更)

  “宝贝,起,落!”

  一个身穿黑袍的道人得意洋洋的举着一根看似破破烂烂的木桩,黑漆漆的木桩上套着三个金属环,身前躺着一个浑身抽搐不能动弹的东海将领,近乎疯狂的放声大笑着。

  这个道人甚至只有天仙十九品的修为,但是倒在他身前的东海将领却有着一元盘古天一星境的修为。刚刚这东海将领一出战,那道人立刻祭起了手上不过三尺长的木桩,黑漆漆的木桩化为一团硕大的阴云冲天而起,向着东海将领当头一罩,三个金属环放出森森白光套住了东海将领的脑袋、脖子和腰肢向内一缩,事情就变成了当下这样。

  一脚踩在了倒地不起的东海将领脑袋上,这自称三环道人的老道举着手上木桩放声笑道:“东海还有人敢战否?偌大东海,偌大的名头,无数的精兵猛将,难道就无人敢和贫道交手么?”

  勿乞的脸都发绿了,这是他到了盘古大陆后第一次这样吃瘪。

  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十几个修为最高不过金仙九品,最低甚至只有天仙二十五品的散仙,仗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奇门法宝和奇门术法,仗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邪门毒物,居然连败东海大将一百零八员。刚刚被打倒的那一元盘古天境界的大将,更是黄俍的副将,可是在那三环道人手上,依旧是不堪一击。

  沉默了许久,勿乞沉声道:“三环道人,将我东海之人放回,按照刚才的价码,给你仙石和灵药。”

  三环道人桀桀怪笑着,他一脚将那东海大将踢飞了数十丈远,狼狈的在地上翻滚了数十圈。几个东海士卒挑起了浑身抽搐的将领,灰溜溜的窜回了镇东城。连败一百零八场,东海郡的士气都快降到零点了,再这么弄下去,和灵朝也不用打下去了,直接认输就是。

  抖手将一个储物袋丢下城头,三环道人得意的一把将储物袋吸到手中,笑吟吟的向勿乞稽首道:“东海王果然大方,为了败军之将居然如此舍得,嘿,敢问东海还有英雄好汉敢与贫道厮杀的么?”

  勿乞沉吟片刻,他手一挥,一块金灿灿的硕大匾额悬挂在了镇东城的城门口上——‘七曰后再战’五个大字清晰入目,城外的蜂道、三环道人等一群散仙顿时得意的放声大笑起来,以他们的修为,逼得东海满城头的太乙级大能无法出手,在这么多太乙境界的大能面前连伤东海一百零八员大将,这个脸可是露得大了!

  甚至他们还逼得勿乞挂起了免战牌七曰后再战,这份功绩得有多大啊?等张腾云真的登上了人族圣皇之位,就凭今天的这份功劳,怎么也能在天庭混一个不错的职司罢?

  十几个道人在城外放声欢笑,当夜他们就在城门外扎营,灵朝的士卒们燃起了大堆大堆的篝火烧烤各种猎来的野味,酒肉香气飘出了老远,欢笑声让镇东城上的东海士卒脸色无比难看。

  议事大殿内,东海高层愁眉苦脸的相顾无言。

  那些道人真不怎么强,他们的修为真不怎么的,但是他们使用的法宝、秘术和毒物实在是太诡异,样样都是有来历的强大物事。如果在场的东海高层出手,任何一人都能轻松将他们抹杀。但是太乙境的人一旦出手,后果是什么呢?

  后果就是灵朝的太乙境的大能也将肆无忌惮的出手报复,这就好似地球上的两个有核国家相互丢核弹头玩,最终就是大家一起玩完。

  双方的士卒修为都在天仙以上,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就是金仙级的争斗。两个金仙相互争斗厮杀,散发出的能量余波是这些士卒可以承受的。如果是太乙大能相互争斗,也许一次交手,一次不小心的误伤,双方的士卒就会死光死绝,这样的结果是大家都不想要的。

  所以东海这么多太乙大能,居然被十几个金仙、天仙堵住了大门。

  坐在宝座上,勿乞沉默了许久,他将血蜈剑掏了出来。将血蜈剑一抹,自己留在剑内的神识被抹得干干净净,勿乞将长剑向侍立在白起身边的,白起最得意的一个曾孙儿白无用丢了过去。

  “先天灵器血蜈剑,锋利无匹,白无用,七曰后你用血蜈剑将城外那群道人全部宰了!”勿乞的话里面带着一丝令在场人都发寒的杀意,所有人都默默点头,这是最好的结果。

  嬴政看了看勿乞,又看了看在场的东海高层,他一拍脑袋,黑云缠绕中,当年在蒙山他使用过的功德之器禹鼎冉冉飞出。嬴政将禹鼎递给了侍立在身边的孙儿,大秦太子扶苏最小的一个儿子嬴子莘:“此鼎拿去,七曰由你代表我大秦出战。”

  六国高层纷纷将自己的随身之宝递给了身边的后生晚辈,勿乞能够将血蜈剑交给白无用使用,这就代表了勿乞的态度。以勿乞如今的身份,他赏赐出去的物品是不可能收回的,也就是说,这么一件先天灵器就是送给白无用了,他是不惜一切要求一场大胜。

  勿乞都下了这么重的本钱,其他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若是眼睁睁的看着东海落败,不说六国的利益受损多少,就说他们的面子上都过不去啊!

  大殿内流光溢彩,六国君臣将自己的家底子都拿了出来。但是六国君臣手上有异宝随身的也不过百多人,这只能武装百多个后生晚辈,七曰后一战结果还不知如何,区区百多件异宝面对灵朝实在是有点难以抵挡。

  勿乞轻轻的敲击着面前的桌案,他沉吟许久,才缓缓点头道:“大家先撑过这一段时间,我会想法子解决这件事情。在我等面前,由不得他们灵朝之人得意。”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缓缓点头。

  就在此时,高空中一线金光急速落下,忽然穿透了镇东城重重禁制,笔直的落在了议事大殿前。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诸位有何烦恼,可否说与贫道听听?贫道乃九曜山散修飞魄真人,如今顺应天意,特来投奔东海,荡平那逆天行事之灵朝呢。”

  众人大惊,齐齐向大殿门口望了过去。

  一个身高一丈,肩膀宽度就有六尺,浑身上下都是肌肉疙瘩,黑漆漆宛如铁锭的道人正站在大殿门前,他背上背着两柄硕大的铁锤,八棱黑铁锤上无比醒目的贴着八条血色符箓,森森煞气不断从铁锤中散发出来,令大殿中众人都不由得心脏一抽。

  嬴政冷笑了起来:“道人,你所说的可是真话?”

  飞魄真人不冷不热的说道:“信也可,不信也可,贫道不是为你东海来卖命的,只是奉一位前辈法旨,来和灵朝为难的。只是贫道不好直接找上灵朝,借你东海做个幌子罢了!”

  话音未落,又是一线绿光从高空落下,一个身穿青色长袍,周身青气缠绕,面皮发绿宛如一株大菠菜的枯瘦道人落在大殿门前,阴恻恻的向飞魄真人打了个稽首:“飞魄道友,想不到你居然也来了!”

  飞魄真人望了那青衣道人一眼,诧然道:“瘿仙人,想不到你居然也是我一路人?”

  瘿仙人阴恻恻的说道:“彼此彼此,贫道奉法谕来与灵朝为难,这东海正好给了我们一个由头嘛!”

  大殿内东海高层静悄悄的不出声,六国的君臣他们是弄不清这两人的来路,勿乞却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他和鄣乐公主对视一眼,两人心有所感,这应该是那话儿来了。十八圣结成的圣盟,他们是不会坐视天庭和佛门轻轻松松的如意行事,他们肯定会给天庭和佛门添堵。

  也许那十八圣正在谋算如何对七佛、九道下手,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派出一些和他们有渊源的散仙来找灵朝的麻烦。毕竟十八圣也是合道境的至高存在,他们就算没有开宗立派广收门徒,这么多年来也总会结下不少的香火情,这些散修仙人,应该就是受过他们恩惠,或者干脆就是他们蓄养的供他们跑腿驱遣的仆役吧?

  带着灿烂的笑容,勿乞站起身来,殷勤的向这两个道人迎了过去。

  “两位道友大义助我东海,小王何其荣幸?来人,设宴,今曰尽情一醉,为两位道友接风洗尘!”

  一把抓住了飞魄真人和瘿仙人的手,勿乞拉着他们就往大殿里走。

  飞魄真人和瘿仙人起先还一振手腕,想要摆脱勿乞的手掌。但是勿乞的力量那里是他们能震开的?他笑呵呵的拉着两人来到了大殿,硬是将他们按在了座位上坐定。

  其他人也都看懂了勿乞此行的用意,一众高层有意无意的释放出了自身的气息,刚刚还带着几分倨傲气息的飞魄真人和瘿仙人顿时浑身一僵——苍天在上,这东海怎么有这么多太乙级的人物?而且好几个明显修炼的是道门仙法,这东海到底是人族势力还是道门势力?

  飞魄真人和瘿仙人的姿态立刻降低了许多,他们笑呵呵的向勿乞稽首问好,眼睛不断的眨巴着,骇然打量着满大殿修为比他们高深许多的东海文武。

  一道又一道灵光从高空落下,短短一个多时辰,居然有近百名奇形怪状的散仙投奔东海。这些散仙原本都傲气冲天,但是被勿乞给了他们一个小小的下马威后,他们一个一个变得无比的谦逊。随后勿乞特意加以热情笼络,很快就是所谓的宾主尽欢热闹场面。

  七曰后,镇东城外又响起了冲天的号角声,灵朝的散仙再次搦战。

  在这七天中,来到镇东城加入东海大军的散仙已经超过三千!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