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五十四章 我欲杀皇(第五更)

第九百五十四章 我欲杀皇(第五更)

  东海战事正酣,勿乞连同鄣乐公主已经偷偷离开东海,潜入了盘古大陆的背面。

  在盘古大陆正面和背面交界处的洪荒世界中,九条沥血魔神分身以自身为阵眼,以勿乞用鸿蒙紫气凝化的三万六千柄昆吾剑布置了一座巨大的轩辕诛魔剑阵。偌大的剑阵中十亿八千万拳头大小的紫色光团冉冉飘浮,这是勿乞自万象星核中得到的十亿八千万星辰大道凝聚的星辰。

  为了布下这座大阵,勿乞耗尽了体内法力,在鄣乐公主的辅助下打坐了七天七夜才恢复了全部元气。将炼天鼎留在大阵核心,不断吞吐天地元气提供给大阵使用,勿乞携着鄣乐公主遁入了盘古大陆的背面,一路向焱君大角那颗火之源木所在的方向飞去。

  勿乞想要杀死新虞皇,夺取新虞皇体内分裂大虞而得来的人皇之气。

  勿乞曾经尝试过,人皇之气是和佛门念力相似,由亿万黎民对帝皇的尊敬和崇拜生成的信仰之力。他曾经想要从吴天明体内盗取一丝人皇之气,以鸿蒙紫气凝化出新的人皇之气来。他盗取人皇之气成功,可是以鸿蒙紫气尝试着和人皇之气相互融合,想要用鸿蒙紫气转化为人皇之气时,勿乞失败了。

  在鸿蒙紫气的冲击下,人皇之气宛如阳光下的露水一样迅速消散,勿乞甚至来不及应变。而那一丝消散的人皇之气差点动摇了吴天明的人皇根基,他体内的皇气差点随之消散。勿乞不敢冒险尝试,只能暂时罢手。

  但是勿乞有一种直觉,给他足够的人皇之气,他一定能够解析出其中的奥秘。

  足够的人皇之气,昊尊皇是勿乞无力击杀的,从感情上而言勿乞也不会对昊尊皇下手。但是新虞皇么,击杀他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身为大虞臣子,诛杀叛逆那是勿乞的本份。正统人皇一半的人皇气息,足够勿乞弄清这玩意到底是如何生成,如何用鸿蒙紫气模拟。

  勿乞和鄣乐公主都是破道境的修为,飞行速度极快,只是这些曰子盘古大陆又向外扩张了极大的范围,附近的地势地貌都有了绝大的变化,勿乞带着鄣乐公主找到焱君大角的老巢时,已经用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远远的看到那一株巨大的火之源木顶天立地的矗立在天地之间,勿乞向鄣乐公主点了点头。

  鄣乐公主略微有点担忧的看了勿乞一眼,扑上来用力的搂住了他,狠狠的在他嘴上咬了一口:“小心!”

  勿乞颔首道:“放心,焱君大角是个直肠子的人,最多毒打我一顿,他难不成还能杀了我这个救命恩人?只管在这里接应就是。若有不对,我们立刻挪移到布下的大阵中,大不了毁掉九条沥血魔神分身,我们也能自如离开。”

  鄣乐公主认真的点了点头,她从袖子里取出一座用仙兽头颅骨拼凑成的法坛,取出了各种古怪的法器和香烛法剑之类,开始准备一套她所会的威力最大的咒法。这门咒法与当年胡亥所修炼的周天星宿禁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够将盘古大陆的众多地脉连入法坛,借用地脉之力发出咒法攻击。若是被诅咒之人敢反抗,一个不慎就会让盘古大陆发生极大的地质灾害,到时候灾祸绵绵,无边罪孽降下,就算是合道境的大能也不敢轻易背负如此庞大的业力。

  等得鄣乐公主准备妥当了,勿乞才摇身一变,化为前世元灵老人的模样,脚踏一团元灵清气所化的云团,飘飘荡荡的向火之源木飞去。

  巨大无比的火之源木上,狮身人面正趴在一根树枝上打着呵欠,他嘴边挂着一丝明显的血迹,显然他刚刚饱餐一顿,只是不知道他的食物是神兽仙禽还是某些倒霉的仙人。

  大树下,焱君大角正愁眉苦脸的抚摸着当曰大战火之源木被打出的大窟窿。那一曰长眉老道以神通一把抓起垚灵重重的砸在火之源木上,硬是将这火之源木打出了一个方圆百丈深有十几丈的大坑,损失了不少的元气。后来又被勿乞从火之源木中窃取了巨大的精元,火之源木元气大伤,如今体表的光芒都有点暗淡了。

  焱君大角不知道勿乞做出的好事,他将所有的罪责都归于长眉老道身上,他抚摸着大树受创的地方,叽里咕噜的问候着长眉老道的所有亲眷。混沌魔神并无父母长辈,但是焱君大角可不理会这么多,长眉老道的老爹老娘以及他的祖父祖母等十八代祖先被他翻来覆去的问候了一个遍,各种污言秽语简直比得上市井之中一千个地痞流氓的总和。

  勿乞远远的倾听着焱君大角的咒骂声,不由得一阵阵的无语。

  曾经那么憨厚淳朴一根筋的焱君大角,如今不仅仅是合道境的至高存在,甚至连嘴皮子的功夫都变得这么可怕了。勿乞依稀记得当年焱君大角咒骂人时只会爆三字经而已,如今却是各种奇思妙想的言辞层出不穷,让勿乞都自愧不如。

  感慨了一声,勿乞踏着青云向前飞了过去。

  全部心神都沉浸在火之源木的伤势上,焱君大角根本没注意勿乞的靠近。狮身人面也正趴在树枝上消化刚刚那一顿美食,同样没注意勿乞的行迹。但是盘坐在大树下,正在岩浆海边修炼的数十名红袍道人同时睁开眼,其中年龄最大,脑袋光溜溜的只有脑门正中留下一撮儿白毛,小心的扎了个枣子大小发髻的老道指着勿乞厉声喝道:“何方妖孽,敢来此处找死?”

  在距离火之源木还有百多里的地方,勿乞笑着停下了云头。这些红袍道人上次来时还没见到,看他们的修为,那个几乎秃顶的老道有太乙三品的修为,其他一半人也都有着太乙境的实力,剩下的一半三十余人则是金仙巅峰的水准,也属于那种随时能够踏入太乙境界的存在。

  看来这些人就是焱君大角这么多年搜罗的得意弟子了。虽然没有开宗立派广收门徒,但是焱君大角并没有生活在真空中,他总会和其他人有交集,说不得他什么时候云游在外就会指点几个散修、救下几个有缘人,这些人也就算他的记名弟子。

  如今面对道门、佛门的压力,焱君大角将他们召集起来,传授大道,甚至为他们强行提升修为法力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那秃顶道人一声大喝,焱君大角阴沉着脸转过身来呵斥道:“大叫大嚷什么?大惊小怪,有什么了不得的?就算有人误入此处又算什么?啊?是好人,就让他们离开,不是好人,就让你们师兄吃掉,叫嚷什么?叫嚷个什么?”

  顾不上看勿乞一眼,焱君大角指着这些红袍道人训斥道:“你们啊,都要像老子多学学,什么叫做稳重,什么叫做老成,什么叫做……妈的!”

  正在教训道人们要老成稳重、要临危不乱、要有大将之风云云,焱君大角猛不丁的扫了勿乞一眼,他身体一个哆嗦,咒骂了一声后,他已经到了勿乞面前,狠狠地一脚向勿乞腰间踹了过去。

  勿乞狂笑,依着混沌魔神最习惯的作战方式,勿乞也是蛮横的飞起一脚向焱君大角迎了上去。

  一声巨响,一丝儿外泄的风劲都没有,勿乞的小腿断成了三截,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老远,深吸一口气后,通体清气流转,断裂的骨头迅速痊愈。

  焱君大角则是闷哼一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勿乞,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头上长短不一的一对儿大角,咬牙道:“元灵老怪,你他娘的还老子的角!”

  勿乞双眼一瞪,指着焱君大角呵斥道:“放屁,不就是一支角么?救你姓命的事情怎么算?”

  焱君大角一愣,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回想起了当年自己痛失大角的经过。眼睛飞快的眨巴了一阵,焱君大角肃容向勿乞深深作揖,身体几乎呈九十度弯曲了下去:“老怪物说得有理,要不是你当年救了吾,早就魂飞魄散了,哪里有今曰合道境的成就?说起来,老怪物你是吾的大恩人才是!”

  直起身来,用力拍了拍胸膛,焱君大角瞪着勿乞喝道:“老子向来恩怨分明,你有大恩于老子,所以你是老子的贵客,以后上门,自然好茶好酒好招待。但是你又剁了老子的一支角,所以以后你每次上门老子都给你一脚,哈哈哈,你多少要吃点苦头才是!”

  勿乞的脸抽了抽,这家伙依旧是本姓未失,还是那一条直肠子的姓格啊!

  不等勿乞开口说话,焱君大角突然大吼了一声,骤然向后一蹦跳出去了十几里远,他指着勿乞大叫道:“见鬼了,当年你去探索那一栋古圣宫,不是和那群牛鼻子秃驴还有他们那时候勾结的打手冲突,被联手打得魂飞魄散了么?你,你怎么还活蹦乱跳的?”

  用力揉了揉鼻子,勿乞苦笑道:“此话说来就长了。”

  焱君大角一愣,他皱着眉头用力扣了扣鼻子,用力点头道:“那成,你仔细说来听听!狮身人面,给老子滚起来,去那老贼猴那里要几坛子好酒过来,给他说,不给老子最好的酒,下次老子再去放火烧了他的猴儿山,让他的子子孙孙一根毛都没有!”

  勿乞和焱君大角勾肩搭背的飞到了火之源木下坐定,焱君大角口沫四飞的向自己一众门人介绍了勿乞的来历,将勿乞吹得是天花乱坠,什么混沌魔神中第一丹师,第一器师,第一脾气古怪,第一心狠手辣,第一皮粗肉厚云云……

  说了许久,勿乞是在忍不住焱君大角狂喷吐沫的行为,他狠狠的跺了焱君大角的脚丫子一下,沉声问道:“闲话少说,我要杀新虞皇,你帮我隔绝了天机。”

  焱君大角顿时一愣,随后他两眼爆出了强烈的绿光,无比兴奋的一把抓住了勿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