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五十五章 混淆天机(第一更)

第九百五十五章 混淆天机(第一更)

  什么是天机?

  天道就是一条河流,时而清澈时而浑浊。众生就是在河流中挣扎的鱼虾螃蟹,偶尔有几条能跳出河面向四周望一眼的,就是明道境的修士;能够趴在河道的礁石上安稳的向四周顾盼,但是不时会被河水打回河流中的,就是破道境的大能。

  唯有合道境的修士,他们宛如水蜘蛛一样在水面滑行,还能不时蹦上高空向四周偷窥几眼。

  不论明道、破道、合道,从河水中看到的那些东西就是天机。河水清澈的时候,视力好运气好的人就能看清那些游鱼的动静,就能卜算出芸芸众生的命运。河水浑浊的时候,他们也能明悟河水浑浊的原因,或者是天灾,或者是[***],从而明智保身避开那些不可测的危机。

  只要是到了道境的大能,就能施展神通手段将河水搅浑。

  明道境的修士,也许只能搅浑一小段河流;破道境的修士就能将大段的河道搅得翻天覆地,让外人无法看清河流中隐藏的几条小鱼小虾的命运。但是到了合道境,只要他们有意出手,整个天道河流都会被他们翻转过来,宛如一桶水里面倒进一瓶墨汁,然后还狠狠的摇晃一阵,让整个天道都混沌漆黑,再也无人能看清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然,出手的合道境大能自己会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混淆了天机,就算天机混乱了,他将神通秘法逆向追溯回去,还有几分把握从中掌控自己想要掌控的东西。

  就好比如今七佛、九道联手将天机搅得稀烂,外人想要从中找到任何蛛丝马迹都是近乎不可能的。但是七佛、九道自己,他们知道混乱的天机的流向,他们只要顺着流向小心的摸索,依旧能够掌控很多很多的东西,那些随波而动的鱼虾螃蟹的动静,也瞒不过他们的双眼。

  一如勿乞想要击杀新虞皇,作为天庭的重要棋子,分裂人族皇气的工具,新虞皇的存在起码会被复数以上的合道境大能盯着。毕竟新虞皇要分裂人族皇气,若是他被昊尊皇杀了,人族皇气归于大虞,天庭以前所有的谋划都做了无用功。

  这可不是在新虞皇身边多安插几个高手护卫就能解决的问题,天庭用新虞皇做棋子,就要小心有其他的高明棋手直接将这颗棋子摧毁。所以一定有合道境的大能透过天机关注新虞皇的一举一动,哪怕有人对他生了杀意,说不得都会引起这些大能的注意。

  勿乞定下计划要击杀新虞皇,他能够很好的将这一缕杀意隐藏在自己体内,不至于牵扯到如今已经混成一团的天机让七佛九道发现自己的盘算。但是如果勿乞想要击杀新虞皇,哪怕勿乞自己已经能够在天道中很好的隐藏自己,甚至天劫都无法找到勿乞的本体存在。

  但是一如一个隐形人去杀人,哪怕你平曰里无形无迹无人能找到你的踪影,但是你在杀人的那一瞬间,那个被杀的人被人众目睽睽的盯着,你出手杀人,就会被人发现你的存在。对于那些合道境的恐怖人物而言,只要你露出了丝毫的蛛丝马迹,他们就会立刻从茫茫天道中追查到你的本体,进而发动最可怕的报复。

  甚至在勿乞靠近新虞皇出手的那一瞬间,天道有感,新虞皇身上就会散发出某种奇异的气息,引发那些大能的关注。只要有丝毫的警兆让这些人发现,勿乞就不可能击杀新虞皇。

  所以他必须找一个能够混淆天机,将那天道大河搅得稀烂,任凭谁都无法从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焱君大角瞪着大眼仔细的倾听勿乞的计划,一道禁制护在两人身边,就连焱君大角的那些门人都无法知道两人究竟商量了些什么。勿乞说,焱君大角不断的点头,一对大角上的火焰很是兴奋的冲起来有百多丈高,烈焰呼啸发出的响声煞是欢快。

  听完了勿乞的话,焱君大角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勿乞肩膀上:“成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就觉得这段时间有点不对劲,感情根子在这里?哎,你说凭什么就只能他们扰乱天机啊?我们也可以横插一手嘛!大家都看不清卜算不透,这才公平不是?”

  用力砸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焱君大角叽里咕噜的抱怨了起来,无非就是难怪最近他总觉得很多事情有点稀里糊涂的,计算很多事情都计算不清,但是偶尔他会察觉有人飞快的窥视了他一眼,但是仔细去纠察的时候却又找不到那人到底是谁。

  勿乞暗自点头,这就是天机被人遮盖的后果。外人占了先手,让你什么谋算都难得算清,而你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在外人的注视下,你的所有的门人弟子的行踪更是瞒不过别人,他们随时可以针对你的举动进行预先的布局,用最小的力气瓦解你的所有动作。

  早在勿乞去轩辕峰那一趟时,勿乞就感觉到原本稳定的天道开始被人搅浑,到了这两年他的这种感觉越发的明显。他每次静修时,都能清楚的察觉到天道法则剧烈的震荡,让他有一种浑身黏糊糊好似被蒙住了一层雾气的感觉,让人很是难受。

  勿乞只是破道境的修为,换言之,他还被动的随着天道挣扎盘旋,固然他在天道中是隐形人,但是他本体还在这大河中。就好似水里的鱼儿,有人故意将河水搅成了漩涡,鱼儿是第一个知道的。而焱君大角这些已经脱离了河流的人,对此的反应就会慢一些。

  两人一番谋划,焱君大角抱怨了一通后,他很是麻利的一把撕开了面前的虚空大叫起来:“喂,喂,都还清醒着罢?听我说件事情,那几个秃驴、牛鼻子不怎么厚道,你们将心神沉入天道中感应一下,这群家伙可是在我们前面下手了!”

  十几个声音从焱君大角撕开的空洞中传了过来,众人都是大为惊诧。就听得垚灵在抱怨道:“怎么回事?他们居然提前将天机给彻底搅浑了?唔,阢神,我们当中就你脑子转得最快,怎么不提醒我们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啧,我们吃大亏了!”

  阢神阴沉的声音传来:“这么多年,我们谁蒙蔽过天机?”

  没人回答,焱君大角的脑袋晃了晃,朝勿乞龇牙咧嘴的一笑,随后焱君大角大声道:“呃,废话少说,这么多年我们都是稀里糊涂的过,谁也没弄过这些玩意。唔,蒙蔽天机这种事情,也就那几个秃驴牛鼻子喜欢玩这个勾当。我们习惯一拳一脚的分胜负,他们喜欢偷偷摸摸的玩阴谋诡计啊!这事情不能怪阢神没提醒我们,我们谁也没这个念头不是?”

  十八圣几乎是整齐一致的吧嗒了一下嘴,同时问候了一句七佛、九道并不存在的祖先。

  勿乞只是连连摇头,这十八圣基本上都是和焱君大角一般无二的人品,怎么就让这么一群人混上了合道境的修为?只不过,勿乞眸子里精光一闪,按照七佛、九道的行事手段,如果是有人和他们一般精明,一般精于算计的想要合道,怕是立刻会受到他们的联手打击吧?

  如此说来,焱君大角之所以能够合道,还正是托了他一条筋的福了。

  随后勿乞立刻又想到了自己,未来自己若是要合道,七佛、九道他们会不会对自己下手?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他们肯定会对自己做一些手段。尤其是自己相对于七佛九道而言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人,一个从来没存在过的人突然合道,不引起他们的强力反弹才怪了。

  必须未雨绸缪,给自己找个最安全的保身立命的法子。也许得好生和这十八圣谈谈了!

  阢神阴恻恻的声音传了过来:“大角,少废话,以你的脾姓,根本想不到这一点。是何方高人指点?”

  勿乞缓缓起身,向虚空做了一揖:“诸位道友,元灵此厢有礼了!”

  一连串的惊呼声传来,尤其是蒼木公的叫声最是刺耳:“耶耶耶?是元灵老怪?你不是早就被弄死了么?感情你还活着?哎?修为还不错啊!”

  十几道神识从那孔洞中探了出来,对着勿乞周身上下乱扫了一通。勿乞收敛盗得经内诸般秘法,任凭他们随意打量自己。这十八圣并无恶意,从他们的神识中的气息就能分辨出来。

  阢神的大笑声传了过来:“妙不可言,元灵老怪,你居然没死,那就再好不过了。以你的手段,我们若是能拖住七佛、九道,你去欺负他们门下弟子,应该没问题吧?”

  勿乞微微一笑,稽首道:“正要去欺负欺负他们,有劳诸位将天机彻底搅浑了就是。既然要扰乱天机,那就是谁也别想从中得到好处才对,总不能每次都是他们独占便宜罢?”

  笑声绵绵而起,十八道诡异的法则波动从盘古世界各处涌出,迅速没入了茫茫不可见的天道之中。

  娲皇宫中端坐的娲皇氏一愣,突然笑出了声。

  坐在娲皇宫前的七位佛祖同时骇然睁开眼,愤怒的低声咒骂了一句。

  一片白茫茫云海中,九位道祖正围坐成一圈,正中一团金光正随着他们的呼吸而膨胀收缩,隐隐可见有数万条模糊的人影在金光中飘浮。天道骤然大乱,九个道祖浑身一个激灵,手上印诀同时大乱。

  茫茫天机变得乱杂杂一团,再也没人能从中得到任何信息。

  所有人眼前都是漆黑一片,对所有人都达到了绝对的公平。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