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五十八章 天女迷醉

第九百五十八章 天女迷醉

  ‘叮~~~’的一声脆鸣响起,勿乞浑身一震,他下意识的向寝宫东方望了一眼,沉吟片刻顺着烛台钻进地面,小心的向这玉罄声传来的方向遁去。

  就在新虞皇寝宫外,新搭建了一个小小的茅庐,三尺高的铁门槛煞是醒目,但是茅庐空有门槛并没有门户。方圆一丈的茅庐内,一个黑衣道人盘膝而坐,面前一条鲤鱼造型的玉罄悬浮着,道人口诵真言,化为点点金色莲花从嘴里喷出,打在玉罄上就发出清脆的鸣叫。

  勿乞附身在茅庐一根枯草上,仔细的打量着这黑衣道人。做道人装束,却修炼的是佛门功法,这道人一身佛力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勿乞以鸿蒙法眼观之,他简直就好似一颗小太阳悬浮在这茅庐中,将这普普通通的茅庐照耀得辉煌无比。

  这人绝对是当今佛门有数的大能,虽然他所有法力都收敛于体内,但是勿乞能感觉到他距离破道境界也就是半步之遥,无非是捅破一层窗户纸的功夫就能踏入破道之境。或许当今的佛主弥陀都没有他这样的修为,这人到底是谁?

  仔细的端详着这黑衣道人,勿乞突然骇然发现,这人脖子上并无喉结,而且脖子纤长皮肤细腻,身上更隐隐有清香传出,这黑衣道人居然还是一个女修。勿乞沉吟片刻,他仔细的看了这黑衣道人一阵子,又往新虞皇的寝宫望了一阵,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那八名天女,恐怕就是这黑衣道人的手笔。将分神凝化于天女体内,与新虞皇曰夜交媾,自身清净不染尘埃,一颗心却在无边红尘中挣扎打滚,宛如万丈悬崖之上行走钢丝,从那死境中挣扎超脱,宛如蛋壳中的雏鸟,一旦破开红尘牵扯立刻得成正果。

  这黑衣道人不仅是在保护新虞皇,更是借助新虞皇淬炼佛姓,以求突破到破道境界。

  如此说来,那八名天女寄托的宝物也就在黑衣道人的手上?勿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黑衣道人,在他身上梭巡了许久,目光最终集中在道人面前飘浮着的那鲤鱼型玉罄上。

  沉吟片刻,勿乞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茅庐,窜回了无忧宫,和分身合为一体。勿乞离开的那一瞬间,黑衣道人突然睁开双眼,很是狐疑的向四周顾盼了一阵,随后又掐指计算,想要算出刚刚自己心血来潮那一丝悸动到底从何而来。但是勿乞遁法玄妙,本来就不留痕迹,如今天机又被十八圣联手弄得稀烂,黑衣道人耗费了极大的功夫,也没能算出个端倪。

  冷哼一声,黑衣道人缓缓点头道:“红尘污秽,看来已经将贫僧心境玷污。唔,若是能挣扎超脱,则大道有成。陛下,还请施展贫僧传授的秘法第十八式,贫僧当配合陛下突破当前境界。”口诵真言,一朵拳头大小的金色莲花喷射而出,重重的撞在了玉罄上。

  一声玉罄响起,新虞皇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一道热气从小腹中直涌了上来,他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八位天女在床榻上做天魔舞,络绎与新虞皇交合,滚滚热流不断涌入新虞皇体内,不断从轰击着他修为上的瓶颈障碍。

  无边幻象在黑衣道人面前浮现,与新虞皇交媾的八位天女似乎都变成了她本人,她面皮一阵阵赤红,一阵阵发白,她不断的诵读真言,强忍周身各种不适,默默的从那无边**中抽出一丝丝精纯的佛门禅力,不断融入本命舍利之中。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过去心不可的,现在心不可的,未来心不可得。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经文化为点点金莲,从新虞皇的头顶冉冉飘落,印入他周身要穴,大片金光将他重重包裹在内。

  接下来的几天勿乞忙得不亦乐乎,借着新虞首席供奉的名头,勿乞在新虞作威作福,每天将新虞的官员们宛如使唤孙子一样指派他们去帮自己采集各种药草,一旦有不随意的地方,他对新虞的官儿是动辄打骂,弄得新虞负责供奉殿事务的官员们苦不堪言,都以靠近无忧宫为畏途。

  折腾了几曰,勿乞搜集齐全了他所要的一些辅助药材,然后丢下了一句自己要闭关修炼,就躲在了无忧宫内不出来。外人若是想要靠近无忧宫,会立刻受到他布置的禁制的强力反击,短短几曰的功夫,一些有意无意靠近无忧宫的新虞祭司、供奉和官员被打得死伤狼藉,顿时再也无人敢靠近无忧宫半步。

  在这几天内,勿乞祭出了炼天鼎,以元灵幽境中的先天神木阴阳和合花为主要材料,配合数十种带了后天合和之气的灵药为辅料,精心炼制了一剂‘极乐**香’。这药的效果见不得人,但是效力极其强横,当年元灵老人创造了这个药方子,曾经在几个混沌魔神身上偷偷尝试过。

  尝试的结果就是原本是至交好友的七名混沌魔神变成了生死冤家,四男三女七名混沌神魔被那极乐**香蛊惑,连续一个月的极乐交合让躲在旁边的元灵老人看得是乐不可支,却也让这几个混沌魔神再也无脸见人。这事情在混沌魔神圈子里轰动一时,但是除了元灵老人,谁也不知道那七个混沌魔神到底哪里抽风了闹出这样的事情来。

  由此可见勿乞的前世元灵老人是个什么样的混账东西,他被人群殴而死实在是活该。但是也说明了这极乐**香的威力有多霸道,那些天赋异禀的混沌魔神都承受不住这药力,其他人想要抵抗这药效是多么的困难。

  掂了掂手上加量百倍的极乐**香,勿乞怪异的笑了一声。收起炼天鼎,收起所有的禁制,勿乞摇摇摆摆的出了门,一条分身化为牙道君,找上了供奉殿的官员要他们陪自己去有熊城各处游玩,他的本体则是遁入了地下,再次来到了黑衣道人的茅庐内。

  过了这么几天,新虞皇依旧在兴致勃勃的和那几位妖娆美丽的天女肉搏,黑衣道人显然到了紧要关头,她脑后有九重佛光冉冉升起,佛光正在逐渐融合,若是能将这九重佛光融为一体,她的本体佛力和那八位天女带来的诸般红尘炼心的所得就能彻底融合,就顺利的踏入了破道境界。

  新虞皇的寝宫中,新虞皇嗷嗷嚎叫着对身下的天女发动冲击,隔壁的茅庐中,黑衣道人面红如血,正急速的念诵真言,冰清如水的心境一边镇压天女反馈给本体的奇异感受,一边无比谨慎的默运禅功踏过那至关紧要的一步。

  勿乞揭开了极乐**香的瓶塞,一道无形无味的烟气升腾而起,化为两条扭动交缠的灵气钻入了黑衣道人的鼻孔。黑衣道人本来就红得好似要滴血的面孔骤然变成了紫红色,她身上的所有敏感部位同时迸发出让她惊恐不知所措的热流,滚滚热流宛如火焰席卷全身,瞬间冲毁了她的心境,将她的理智吞噬一空。

  滔天欲火熊熊而起,黑衣道人浑身皮肤成了艳红色,什么佛法什么禅功在勿乞亲手炼制的极乐**香前都变成了笑话。黑衣道人双眸中喷出无边欲火,浑身毛孔汗如雨下,汗水粘稠宛如胶水,散发出令人迷醉的香气。

  低沉的呻吟声从黑衣道人的嘴里传来,她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双眼翻白,浑身战栗不已。

  床榻上,八名天女突然双目圆睁,原本美丽端庄祥和可亲的天女突然摇身一变化为恐怖的罗刹女,她们的肤色微微带上了一层血色,端庄的面孔带上了一层银荡凶狞之色。她们欢笑一声,同时扑到了新虞皇的身上,施展各种佛门欢喜宗的秘法挑动新虞皇的激情。

  正在和天女激烈肉搏的新虞皇只觉快感绵绵而来,他也似乎嗅到了一丝微妙的香气,所有理智瞬间被吞噬。

  勿乞来到了新虞皇的寝宫中,他眼睁睁的看着新虞皇的身体干瘪了下去,周身精气神被那些天女转化的罗刹女吸得干干净净,就连魂魄都被这些罗刹女吸得一丝不剩。天女、罗刹,一体两面,无非是随人的心念转化罢了。

  勿乞则是冷笑了起来,果然佛门、道门的那些老家伙做了手脚,若是他们自己的人死了,倒是能顺利的逃出魂魄等待封神。但是被他们派出的人击杀的人,居然连魂魄都无法留存。看来自己要提醒东海的高层,不要到时候弄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那就让人心痛了。

  ‘啪嗒’一声,新虞皇的干尸碎裂,化为一团灰烬喷散,他体内九条犹如活物的紫色蛟龙长啸一声就要破空遁走,勿乞冷哼一声,大袖一卷将九条龙气强行收下,将其纳入体内收藏妥当。

  八名罗刹女趴在床榻上剧烈的喘息着,她们的神智被极乐**香所迷,根本没有发现外界发生了什么。

  勿乞淡淡一笑,转身就遁移了出去,找到了正在外游荡的分身,和他顺利的合为一体。陪同勿乞的分身在外闲荡的只是一些修为浅薄的小仙人,他们哪里能发现得了勿乞的行迹。

  不多时,皇宫内金钟长鸣,不祥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有熊城。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