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撕破脸皮(第三更)

第九百六十九章 撕破脸皮(第三更)

  重新被拔出地面的万灵城之巅,万灵宫最大的花厅内,一个用美玉抠成的硕大花瓶被砸得粉碎。高有一丈的花瓶被硬生生掼在地上,那一声巨响吓得花厅内外的太监、宫女魂不附体,一个个谨小慎微的低着头,不敢发出半点儿声响。

  张腾云宛如疯子一样将花厅内所有珍贵的陈设砸得干干净净,就连数十块内部都生出了玉髓玉膏,可以当做起死回生的灵药的玉珏都被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乳白色、淡青色的玉髓玉膏在地上淌了一地,这些珍贵玩意碰到了空气就很快凝结,所有灵气消散,再无半点儿神效。

  刘邦和吕不韦一左一右的坐在花厅上,冷眼看着暴跳如雷的张腾云。

  身为天庭选定的人皇人选,向来顺风顺水的张腾云何曾吃过这样大的苦头?他带了庞大的军队兵临东海,却被突然冲出来的佛门幽冥一脉的菩萨、罗汉杀得大败亏输。

  首先是那黄泉之水突然涌了出来,污秽之极的黄泉之水让措手不防的灵朝大祭司和归附的仙人九成九的法器法宝被玷污,一应法器法宝失去了灵姓,这些大祭司和仙人的实力当即被腰斩一大半。随后是普渡六道大菩萨带领众多菩萨罗汉组成了六道轮回黄泉大阵,借助六道轮回宝轮的力量宛如割韭菜一样疯狂斩杀灵朝士卒,无数士卒被六道轮回碾碎,再无起死回生之力。

  黄泉之海中无穷无尽的黄泉夜叉咋咋呼呼的跟着幽冥一脉菩萨、罗汉的大阵向前冲杀,衔尾追杀灵朝军队数千万里,一路追杀打得张腾云差点没吐血。那黄泉之水实在是太过于污秽,灵朝上下就没什么人能抵挡那黄泉之水的侵袭,所有人都好似被杀虫剂喷中的蟑螂一样浑身无力抽搐,就连张腾云这个太乙巅峰的大能都被黄泉之水弄得昏头转向,根本无人能组织起有效的反抗。

  如此一路被人盯着追杀,张腾云身边的通天大祭司和修为达鸿蒙盘古天境的大将陨落数百,惨重的损失让张腾云心痛得差点没晕死过去。至于普通士卒的死伤,张腾云根本不想听战后的统计,连续三个奉命向他汇报死伤士卒具体人数的臣子被他当着众多朝臣的面一雷轰杀,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到底损失了多少士卒。但是可想而知,那是一个会让张腾云吐血三斗的天文数字。

  这次的打击突如其来,而且惨重无比,谁也没想到会有人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居然会将幽冥世界的黄泉之水引来盘古大陆,而且还引来了如此庞大的数字,那数量足足有好几个东海的总容量之多,硬生生的用黄泉之水冲垮了整个灵朝军阵。

  张腾云气得五内如焚,气得三尸神暴跳,气得眼珠里都充满了血丝。他在万灵宫内肆意肆虐,仅仅一天的功夫被下令拖出去打死的宫女太监就有数百人之多。除了心智深沉的刘邦和吕不韦,再也无人敢在他面前出现,只能任凭他在花厅中发泄无边的怒火。

  一声脆响,花厅内最后一件陈设品被张腾云打得粉碎,碎片散了一地都是,张腾云满腔的怒火也好似随着这些碎片豁然散开,几乎是那件物事粉碎的同时他就恢复了平静,冷着一张脸坐回了宝座。

  天色渐暗,几个宫女哆哆嗦嗦的走进花厅,将几个新的烛台换了上来。烛台内是用鲛人油制成的蜡烛,气味略带清香能清神静心,光焰明亮同时没有丝毫烟尘,比之什么夜明珠之类的照明物事更加难得。

  勿乞就端端正正的坐在一根蜡烛的烛心上,他化身一丝火焰藏在火光中,带着满肚皮的笑意看着张腾云三人。在他身边的一根蜡烛的烛心中,绮霞正扭着小腰在烛火中飞来飞去,但是以绮霞的神通,她在烛火中闹得快要翻天了,张腾云三人依旧没能发现她在一旁搞怪。

  花厅内沉默良久,三人对着满地狼藉碎片发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张腾云开口了:“出手的,是佛门幽冥一脉的普渡六道大菩萨,那些人形容怪异,和佛门其他佛陀、菩萨大有不同,是假冒不来的。”

  刘邦和吕不韦同时点了点头,刘邦沉声道:“普渡六道大菩萨,昔曰小王奉旨去大灵鹫山参加金盆兰会,倒是在与会的佛门大德中见过他。那一曰他当面顶撞佛主弥陀,佛主弥陀也只能对他笑容相向,是佛门一等一棘手人物。”

  冷哼一声,张腾云冷笑道:“可否知道,为何他会袭击我灵朝大军?欸?为什么?”

  绮霞眉开眼笑的在烛火中扭动着小腰,宛如风车一样在烛火中急速旋转。随着她的动作,一阵清风从花厅外吹了过来,吹得烛火摇曳,空气中的清香更盛了几分。

  刘邦沉吟许久,他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这才有点犹豫的说道:“天庭和佛门约定,此次事后,天庭管天,人皇管地,佛门治鬼。佛门已经选派一百零八尊轮回佛准备入住幽冥世界,强行接管幽冥一脉对六道轮回的掌控权。难不成是为了这个缘故?”

  张腾云不快的瞪了刘邦一眼,他怒道:“若是佛门内部起了纷争,普渡六道大菩萨就应该带着那群黄泉夜叉去攻打大灵鹫山,他为何要对我灵朝大军出手?而且征战之时,吾连声呼唤他数十声,问他为何攻打我灵朝大军,他居然毫无答复,这岂不是荒唐?”

  吕不韦皱着眉头,一对老眼中精光闪烁,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刘邦也是皱着眉歪着脑袋在绞脑汁,他不时抬头和吕不韦交换一个眼色,但是显然两人都无结论。

  看着这一幕,勿乞笑得嘴角抽搐,绮霞在一旁越发得意的转动着身体,七彩光芒隐隐透出烛火外,勿乞狠狠瞪了她一眼,绮霞又急忙乖乖的坐在了烛心上,但是依旧不安分的扭着身体,眉飞色舞的向勿乞眨巴着眼睛做着鬼脸。

  好几线极细的星光从高空飞落,七八个身穿霞衣星冠的星君带着熠熠流光出现在花厅中。刘邦急忙起身,恭敬的向这些星君稽首行了一礼:“小王见过诸位星君。”

  几个星君也急忙向刘邦还礼道:“汉王客气,客气。”

  一旁的张腾云也站起身来,态度谦和的向几位星君稽首为礼。听他们的招呼,这几位星君分明都是天庭有着极大权柄的重臣要员,分别是巨门、天枢、天权等几位星君。

  勿乞好奇的看着这几位,不知道他们急匆匆的赶来灵朝有什么事情。

  张腾云若无其事的招来了太监宫女,将花厅内乱糟糟的碎片打扫干净,换上了新的陈设,搬来了几张座椅让诸位星君落座。巨门星君微微一笑,手掌轻拍,一道星光自高空落下,将整个花厅笼罩在内。其他几位星君也同时出手,各色彩光在屋子里急速盘旋了一周,随后压缩成无数绿豆大小的符文烙印在花厅每一块砖瓦每一根梁柱上。

  勿乞和绮霞相对而笑,这种手段倒也高明,若是其他人用遁法藏身此处,免不得都会被他们清理出去。但是面对勿乞和绮霞这两个怪胎,那里是这么轻松能对付的?

  用禁制禁锢了整个花厅,巨门星君这才冷哼了一声,带着几分煞气的低声说道:“几位陛下已经知晓这里的事情。佛门幽冥一脉袭杀灵朝大军,此事紫薇灵应大天帝已经向大灵鹫山发出质问信函,但是佛主弥陀的意思是——佛门幽冥一脉向来不奉佛主号令,故而此事佛门无能为力。”

  张腾云气得眉心青筋直跳,他低声怒喝道:“佛门无能为力?难道不是他们有意纵容?”

  天权星君淡然道:“另,据我天庭在佛门潜伏的耳目回报,佛门幽冥一脉之主普渡六道大菩萨当年的恩师,百代以前的佛门佛主大庇尸佛,同样经历数万世轮回,如今正是大虞西疆静朝皇帝。”

  ‘咔嚓’一声,张腾云将掌心茶杯捏得粉碎,刘邦、吕不韦骇然相顾,刘邦疾声道:“难道佛门,他们又和以往一般,与我天庭合作之余,还要做别的手脚?若是不能汇聚外域天境所有人族国家皇气,如何能和大虞相争?”

  勿乞瞪大了眼,呆呆的望了绮霞一眼。

  这小魔头一番胡作非为,居然将天庭和佛门的关系搅得一团糟?这到底是勿乞运气太好,还是天庭、佛门的运道太差呢?这可有趣了,大庇尸佛如今是静朝的皇帝,同样在拼命的搜刮人皇气息,而大庇尸佛当年的徒弟,佛门幽冥一脉之主普渡六道大菩萨居然带着无数兵马将灵朝大军杀得溃败。天庭和佛门这下不起嫌隙也是不可能的,就是不知道那十六位应该如何处理这次的事情?

  张腾云将掌心茶杯揉得稀烂,他径直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道祖如何看待此事?”

  巨门星君站起身来,恭敬的稽首一礼道:“道祖法旨,此时由吾等自行解决。”

  张腾云和刘邦交换了一个眼神,刘邦冷笑道:“如此看来,只能便宜东海了。”

  张腾云咬牙道:“速速发兵,抢夺人皇之气。顺便,给佛门一个教训。”

  刘邦、吕不韦同时站起身来,恭敬的向张腾云屈身行礼。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