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七十章 火上浇油(第四更)

第九百七十章 火上浇油(第四更)

  没惊动花厅中正商议对佛门对策的众人,勿乞和绮霞手拉手的闪出了万灵宫。

  两人换了一身灵朝人最喜欢的华美袍服,顺着万灵城的盘山大道很是悠闲的逛起了大街。街道上不时见到神色肃穆的灵朝士卒往来游走,凡是交通要道的十字路口,都会有身披重甲的将领带领大队甲兵驻守。路上的灵朝官民个个行色匆匆,甚至有人面露惊惶之色,再无当曰那种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气度。

  勿乞拉着绮霞的小手,两人一路欣赏着万灵城奢靡华贵、精巧精致的建筑,不时进入一些收罗了四海奇物的商铺,随意选购一些看上去精巧好玩但是实则没什么大用的东西。绮霞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第一次花钱买东西,故而格外的兴奋,几乎是见到什么新奇有趣的东西都会花大价钱买下来。

  用绮霞的话来说,以前她看到好东西都是直接下手杀人放手抢夺,还是第一次花钱来购买,所以很好玩。但是绮霞又郑重的告诫勿乞,这种花钱买东西的败家子行径偶尔一次当做散心的手段也就罢了,以后若是想要什么东西,还是直接下手抢夺的好。

  弱肉强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本来就应该属于绮霞和勿乞这种强大的存在。勿乞对绮霞的这种‘道理’有点没办法,看来只能以后慢慢的给她灌输正常人的思维方式,短时间内是拿她没有办法的了。

  闲逛了两个时辰,绮霞有点不耐烦了。一路上无数的灵朝将士看上去是那样的鲜美可口,但是勿乞不许她胡乱出手——勿乞知道说不定道门的哪位道祖正关注着这里,勿乞能够用自身气息掩盖住绮霞的存在,但是绮霞一旦随意胡为,搞不好就会被某位道祖发现,到时候两人都有大麻烦。

  所以绮霞逛了一阵子街就大呼无趣,一门心思的要勿乞带她回东海前线。在那边她还能从阵亡的士卒那里提炼足够的精气补充自身的消耗,也省得在这里看着这些灵朝的士卒流口水。

  勿乞只是神秘的微笑着,他带着绮霞在万灵城内转了一阵子,突然拉着她的手向不远处一座占地面积巨大、华美异常的宅院行去。路过宅院大门的时候,勿乞轻轻的对着门缝吹了一口气,一道白森森的寒气无声无息的透入了门缝中,瞬间冻结了这座宅院,将宅院内的花草树木和屋舍楼阁全部封在了一层薄如蝉翼的青蓝色玄冰下。

  ‘嘿嘿’一笑,勿乞拉着绮霞的手从万灵城的街道上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数十万里外的一片大山上空。指尖一晃,一团拳头大小的玄冰寒气悬浮在半空中,勿乞拉着绮霞的手遁入了大山中,一路留下了如丝如雾的淡淡寒气。

  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数十道惊天长虹从万灵城的方向急速飞来,迅速循着勿乞留下的淡淡寒气追入了大山中。这是三十几个金仙,领头的赫然是勿乞的老熟人郦阳真人。

  方才郦阳真人正在那座宅院的后院里和几个道友高谈阔论,他们时而扯几句丹经,时而论几手剑诀,又间杂扯几句长生的妙理,或者讨论几句自己领悟出的天地宇宙的奥秘。众人都是金仙的修为,体内精气神融而为一,开口处就有金花飞射,伴随着淡淡仙音飘落,四周香雾蔼蔼,更有生得美丽无比的天仙侍女往来奉上美酒清茶和各色灵果,果然是好一处神仙府邸。

  郦阳真人说到得意处,将他最近参悟出的‘青峰剑诀’拿出来让诸位同道品鉴。他祭起一道三尺长剑光飞上数丈高的空中,分化丝丝剑气在虚空中勾勒出重重青山,引来四周地气汇入青山之中,以剑光分光化影真个模拟出了无数大山压顶的威势。

  数十名金仙道友同时鼓掌赞叹,都称赞郦阳真人这门青峰剑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实在是金仙当中最最顶尖的剑法。郦阳真人得意洋洋的收了剑气,邀请众多道友尽情畅饮,一并享受这神仙的无穷风流,享受这灵朝给予他们这些金仙供奉的奢华待遇。

  渐渐的这些金仙就开始放浪形骸,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或者是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关系,郦阳真人和这些金仙道友开始讨论龙虎和合、阴阳二气相生的玄妙。就有修炼那种采补法门的道人搂过身边几个天仙侍女,在众多道友的评点下施展无上玄功,光溜溜的在那里演绎本门秘法,将那天仙侍女折腾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折腾得她们魂飞天外欲仙欲死。

  就在这要命的功夫,勿乞一口来自玄阴真水宫神水娘娘亲传的玄**经注内的至阴寒气无声无息的袭来,瞬间将府邸中的一切都封在了玄冰中。郦阳真人他们也就罢了,那几个正在演绎龙虎和合法门的金仙浑身热腾腾的正宛如烘炉一样散发出热气,正在将阴阳精元在体内淬炼,调和龙虎化为氤氲紫气,结果寒气一冲过来,就好似烧得通红的炭炉子突然被浇上了冰水,这些金仙一个激灵,道基差点崩解。

  就听得惨嚎声不断,几个花道人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那鲜血好似不要钱的溪水一样疯狂吐出。郦阳真人和众多金仙大骇,他们急匆匆的挣脱玄冰的束缚,手忙脚乱的掏出救命的仙丹喂进这几个道友的嘴里,但是他们骤然被勿乞用寒气促狭的算计了一把,个个元气受到极大伤损,修为境界平均掉落了三品以上。

  群仙震怒,郦阳真人更是分辨出了这寒气的来由,他立刻断定这是玄阴真水宫的金仙来为玄金水母报仇了,他脑后汗毛一阵竖起,他立刻邀约众多道友匆匆的循着勿乞有意留下的那一丝半点的气息,急速向勿乞遁走的方向追来。

  情急之下,郦阳真人也顾不得向刘邦汇报此事,他更不敢将这事情宣扬得满天下人都知道。他自己心知肚明,玄金水母一事上他是亏心的,这种丑事若是传了出去,自诩为名门正派的青城说不好就会对他清理门户,就算他是青城祖师的嫡孙都保不住他的姓命。

  气急败坏的郦阳真人立刻鼓动身边这些气味相投的道友循着气息追杀勿乞,而且力求他们不要惊动其他人,他向众人许诺这只是他的个人恩怨,只要能帮他诛杀了暗中下手算计人的对头,郦阳真人会重重的酬谢诸位道友。

  在郦阳真人的盘算中,玄阴神水宫实力不过如此,他身边的这些道友中有好几个的修为和神水娘娘相当,根本不用畏惧玄阴神水宫的人。就算神水娘娘邀请了修为相当的道友出手相助,以郦阳真人这群狐朋狗党的实力也尽可以应付,就算打不过也能顺利逃走。

  故而一路循着勿乞留下的玄阴之气,郦阳真人咬着牙追到了大山之中。循着一条蜿蜒的山谷飞行了一阵,前方山谷突然中断,只留下了一堵无比突兀的断崖,勿乞和绮霞站在断崖上,绮霞搂着勿乞的腰肢,正好似小猫一样在勿乞的怀里磨蹭着。

  郦阳真人一愣,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为什么不见玄阴神水宫的人,反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和一个生得那般秀美那么诱人带着一丝古怪的邪异魅力的少女呢?

  在这群金仙视线不及的地方,无数柄昆吾剑悄无声息的飞上半空,引来四周地脉之气,将附近的虚空封得结结实实。炼天鼎化为巴掌大小悬浮在剑阵正中作为镇压大阵的宝物,有身为鸿蒙至宝的炼天鼎相助,就算是七佛九道炼成的那件用来封神的异宝,也休想破开大阵将郦阳真人等人的魂魄接引离开。

  郦阳真人谨慎的向勿乞打了个稽首,他沉声问道:“敢问道友,为何引我等来此?”

  勿乞望了郦阳真人一眼,淡淡的问道:“青城郦阳?”

  郦阳真人颔首道:“正是贫道。”

  勿乞又问道:“你如今是汉王刘邦身边幕僚?”

  郦阳真人傲然道:“然也,如今贫道正于汉王身边参赞军务!”

  勿乞拊掌笑道:“那,你可以死了……唔,你还记得玄金水母么?”

  郦阳真人一愣,他骇然望着勿乞失声叫道:“你是何人?”

  勿乞懒得和郦阳真人多做废话,他身形一晃,骤然化为佛主弥陀特有的四面佛金身,晃动长臂对着郦阳真人一抓,无形巨力碾压郦阳真人,将他仙体碾成粉碎。郦阳真人的魂魄哀嚎着飞起,却被勿乞一把抓了下来,双手一揉将他的灵智揉碎,只留下了一团精纯无比的精气。

  其他那些金仙眼看勿乞如此神威,不由得都吓得嘶声哀嚎,他们跪倒在地向勿乞磕头如蒜,纷纷哀求勿乞饶恕他们。毕竟修为不易,他们能有金仙的修为,哪一个不是耗费了量劫级的漫长时间辛苦熬成?

  勿乞冷眼看着这些金仙,随手一晃一道佛光劈头盖脸的打下,将这些金仙的仙体瓦解,将他们的魂魄一般样儿碾成粉碎。数十团精气被勿乞收于手中,随手递给了绮霞。

  绮霞眉开眼笑的接过了这些精气,又乖乖的来到了勿乞身边,双手搂住了他的胳膊。

  勿乞收起法相,有意留下了些许蛛丝马迹,随后收起剑阵,带着绮霞扬长而去。

  几个时辰后,刘邦带着大批人马赶来这里,却只看到满地的血迹和一丝若有如无的禅力。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