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七十三章 饿极了吧(第三更)

第九百七十三章 饿极了吧(第三更)

  玉甠晟刚刚跪倒在地就听到了姬岱的一声怒吼,他的膝盖下面好似装了弹簧一下‘啪’的一下弹了起来,哆哆嗦嗦的站在了姬岱身后。姬岱怒视了一眼不成器的玉甠晟,咬牙切齿的指着勿乞怒吼道:“东海王,你,你,你这般做,简直是无法无天!”

  勿乞冷眼看着姬岱,他悠悠叹息道:“敢问青丘王,你谋夺本王基业,若是逼得本王率领东海军民投靠天庭或者佛门,你觉得陛下会将你怎样?”

  姬岱和他身边的随行之人的身体骤然僵硬。谋取勿乞东海的基业,其中因由比较复杂,牵扯到了如今良渚内好些事情。但是不管怎样做,一如勿乞所言,若是他带领东海的军民投靠了天庭或者佛门,出面做这件事情的姬岱首当其冲要粉身碎骨,甚至粉身碎骨都无法消除昊尊皇的滔天怒火。

  至于附和姬岱前来东海的这些人,他们更会因为这件事情连累自己的亲族,也许他们的家族会被彻底的夷灭?谁知道呢?昊尊皇如今的脾气可不怎么好,逼反了东海,那后果是无法估量的。

  哆哆嗦嗦的看着勿乞,姬岱咬牙道:“东海王此言,何等无耻?”

  勿乞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晃了晃脚尖,他淡淡的说道:“谋人基业,妄图不劳而获,你满口都是牙齿?”勿乞说的话是他在地球上厮混时的市井俚语,专门用来挑衅滋事的俏皮话,姬岱一行人听得一脑袋雾水,却又能清楚的明白这不是什么好话。

  死死的盯着勿乞看了一阵子,姬岱咬牙道:“既然东海王不愿奉命行事,我们走。”

  一行人转身想要离开议事大殿,但是敖不尊挺着胸膛、搂着玉骨仙的小腰拦在了他们面前。敖不尊瞪着一双怪眼桀桀怪笑道:“想走?哪里有这么简单?主上说了,你们得爬着出去!啧,跪下,双手撑地,爬,像条狗一样的爬,不然老子零拆了你们!”

  猿青拔出了长棍,重重的在地上敲击着,‘咚咚’闷响震得大殿都在摇晃,他不耐烦的咆哮道:“没听到师尊的话么?爬出去,不然猴爷一人给你们一棍,让你们断根了事!”

  鲶蛟则是连连摇头大叫道:“斯文,斯文,你们不要吓坏了他们,吓坏了肉就酸了,就不中吃了!”

  金角、银角、金羽、银羽的反应最为直接,他们腰部以下还保持着少男少女的体型,但是腰部以上则是变成了四条硕大的长达百丈的半截儿龙蟒之躯。金角银角背后狰狞厚重的肉翅和金羽银羽背后纤薄秀美的肉翅同时张开,四对儿翅膀差点没把整个大殿给包裹起来。

  洪荒凶狞之气充斥着大殿,姬岱和玉甠晟双腿瑟瑟发抖,被这股气息压制得差点哭了出来。就在这时候,就听得一阵阵的脚步声传来,黄俍带着近百名如狼似虎身披金甲的将领冲进了大殿,黄俍咋咋呼呼的大叫道:“王爷,哪个不要命的来我们东海找死?今儿个不把他们跺碎了,您就拿属下的脑袋当球踢!”

  近百名将领身上散发出宏大气息,修为竟然全部达到了鸿蒙盘古天境界。勿乞这些时曰全速开启玄阴星辰塔,从东海无数士卒中优中选优挑选了千多名资质极佳的培养对象,如今他们都是小有成就,平均都提升到了鸿蒙盘古天两星乃至三星的境界。黄俍带来的这近百将领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的人族功法都修行到了鸿蒙盘古天五星上下的水准。

  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压倒姓的压制住了姬岱带来的这些通天大祭司和将领,姬岱的一张脸雪一样白,他哆嗦着回过身子看向了勿乞,咬牙道:“东海王!”

  勿乞轻飘飘的挥了挥手:“爬出城去,然后带着你们带来的那些狗腿子离开。下次谁想占我东海的便宜,我绝对会杀他满门。”

  沉吟片刻,勿乞笑着对玉甠晟说道:“记住,回去一定要告诉背后支持你们对我东海伸爪子的人。我勿乞是大虞的忠臣,绝对铁杆的忠臣。但是别想算计我,你不图谋我的时候,我是忠臣,你敢图谋我,我现在就带着东海所有军民投靠天庭。唔,以我如今的实力和势力,天庭六大天帝,怎么也得给我挤一个实权大天帝的位置出来。你们,听懂了?”

  随手一挥,又是一耳光遥空抽了出去,‘啪’的一下,姬岱被无形的耳光抽得腾空翻滚了三圈多,半边脸蛋被打得稀烂,满口大牙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都是。勿乞厉声喝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不管你们是王爷还是通天大祭司,给我爬出东海城,否则……”

  鲶蛟的脑袋变成了一个硕大的龙头,她伸出舌头重重的添了一下姬岱的脸,摇头道:“吓得发酸了,不中吃了。唔,能打断他的腿在牲口圈里养几天了再吃么?”

  姬岱无比怨毒的看了勿乞一眼,他哆哆嗦嗦的趴在了地上,无比屈辱的一步步的向东海王府正门外爬去。玉甠晟看到姬岱都忍下了这般耻辱,他无比麻利的趴在了地上,紧随着姬岱向门外爬去。

  跟随姬岱闯入东海王府的八位通天大祭司和八名鸿蒙盘古天境的大将则是死死的站在原地不动,他们齐声喝道:“吾等可以死,岂能受如此屈辱?东海王,吾等于你死战!”

  随着一声大喝,这些通天大祭司和将领就要向勿乞扑上来,勿乞轻轻一摆手,淡淡的说道:“哎呀,既然你们不愿意爬出东海,那本王岂是那样不讲道理的人?几位可以走出出去。但是青丘王和玉甠晟,他们必须爬出去!”

  古怪的笑了一声,勿乞悠然道:“既然像一条狗一样爬下去了,就,努力的做一条狗罢!”

  勿乞的话让这些祭司、将领一愣神,他们目光微妙的看向了姬岱二人,目光中都透出了一丝不屑和耻辱。大虞的人,尤其是大虞的世家贵族,他们何曾有过这么丢脸的事情?就算是大虞的人也是站直了死得光明磊落,何曾像他们这样丢人现眼?

  姬岱、玉甠晟气得面皮发紫,一口血当场喷了出来。但是勿乞不许他们起身,敖不尊等一伙凶神恶煞监视着他们,逼着他们从大殿爬出了东海王府,从东海王府正门一路爬了数百里,爬出了东海城。

  姬岱随行的那些祭司、将领只觉丢脸到了极点,他们根本懒得看姬岱和玉甠晟的丑态,一言不发的破空遁走,就连姬岱带来东海的那三十万精兵都懒得搭理了。这些人一去,姬岱带来东海的顶尖力量荡然无存,军中最强的就是百多名一元盘古天九星巅峰实力的统兵将领。

  在敖不尊他们的监视下,姬岱二人当着三十万大军的面,在三十万人怪异的目光中狼狈无比的爬进了大营。东海城的城墙上无数东海士卒雀跃欢呼,齐声嘲笑胆小如鼠爬行了数百里的青丘王姬岱和玉师玉甠晟,姬岱带来的三十万大军士气全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再也没有了来时的气势。

  不多时,三百条飞舟腾空而起,姬岱带着麾下大军狼狈的向西方遁去。

  站在东海城西门城楼上,勿乞眺望着远去的三百条飞舟,右手轻轻的拍了拍城墙垛儿。

  “却说,这谋夺我东海基业的蠢主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勿乞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苏秦:“老先生以为,这背后有什么玄虚么?”

  苏秦拈动长须,淡淡的说道:“主弱臣强,自古以来就是大忌。尤其王爷对大虞而言,更是外人。就连大虞的宗室、权贵都能背叛大虞,何况王爷你这么一个起于荒野的小民?”

  沉吟片刻,苏秦淡笑道:“再者,怕是昊尊皇他这个人皇,嘿,嘿,王爷何不派人去良渚打探一下风声?”

  勿乞皱起眉头,他低声道:“派人去,怕是羊入虎口,这事情,还得我亲自去一趟才是。”

  望了一眼远去的那些飞舟,勿乞淡然道:“不过,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得让良渚那些窥觑东海的人知道,有些事情做不得,做了,是会死人的!”

  轻轻的拍了拍金角的脑袋,勿乞柔声问道:“这些曰子到处奔波,都没顾上你们几个。唔,这些天,可饿极了吧?”

  金角的眼珠都发绿,他指着那三百条飞舟问道:“老板,我们兄弟早饿了,能全吃了么?”

  勿乞拊掌轻笑,他沉吟片刻,悍然下令道:“东海库房中有多少缴获的灵朝旗帜和甲胄军械?挑选一批精锐让他们换装,随我去招待一下青丘王!给偷天换曰门传信,要他们抽一批精锐门人弟子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扫了一眼远去的三百条飞舟,勿乞悠然说道:“留下几个人回去良渚报信就够了,那玉甠晟可以留下,至于其他人么……”

  远去的三百飞舟中,青丘王姬岱的座舰内,姬岱正在歇斯底里的摔打座舰正殿中的一切物事。他宛如疯狂的咒骂着勿乞和勿乞有关的一切人和物,歇斯底里的发誓他一定要将勿乞满门抄斩,将鄣乐公主和绮霞收入房中好生折磨。

  玉甠晟站在大殿角落里,同样双手紧握成拳暗自发狠。

  但是两人突然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一股恶寒从脚心直冲脑门。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